掌握这3点,看清CEO

GGV纪源资本 2020-05-31 15:04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ID: GGVCapital),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5月15日,GGV CFO私享会邀请到两位重磅嘉宾,徐舸Michael Xu,饿了么前CFO;符绩勋 Jixun Foo,GGV管理合伙人。本期主持人为悦航阳光CFO李心。

现场共有60位 CFO一起参与了线上交流,嘉宾对话中不乏金句:

-“全球化”受阻趋势下的供应链重塑,可能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 做一家公司时,人是最重要的,尤其是CEO的特质。

- 一个好的CEO绝不能是独裁者。

具体分享如下:

李心:

面对全球政治和经济剧烈变化的大背景,VC机构的投资领域有什么变化?

符绩勋Jixun Foo:

疫情下大家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多改变,比如居家隔离,办公、上学线上化,以及全球疫情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化,这些都加剧了国与国之间的矛盾,这个是一个大的背景和前提。

有些趋势是长期的,它不会随着疫情的减缓就过去了,是一个新常态。所以我认为在一个大的背景前提下,“全球化”受阻趋势下的供应链重塑,可能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再加上我们看看中国本身的一些情况。我们看到了消费的红利,从PC到移动,从线下到线上,大家在线上的时间越来越长,所以也带动了很多新的消费。但现在,C端红利在很大程度上没有以往那么大了,近几年我们看的很多项目可能都会偏于企业互联网,或者说产业互联网化。

近期也因为疫情的关系,我们看到更多的线上办公、协同,所以我更认为,企业的互联网化,帮助社会提升效率会是大的趋势。

另外,我也觉得5G的到来,会带动更多智能终端发展。而这背后可能还孕育着很多机会,因为我们今天的终端更多是说手机、电脑,但在将来终端可能用在家,也可能用在工业上,如果终端能更加智能化,它隐藏的是从终端的传感器到数据的积累传输,到存储等大后台的机会。

其实在某些终端的产业消费已经被市场带到线上了,如出行、生活服务等。但是在很多垂直的产业里面,不管是在农业,还是药品的分发,或整个药品的研发,有很多产业还没有被信息化,智能化,所以我们觉得在这些产业当中还是存在很多机会。

李心:

就着这个问题我再继续问一下Michael,从CFO的视角看,在选择加入公司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论可以分享?

徐舸Michael:

在选择公司的过程中,最终去了好公司还是去了坏公司,运气占了很大的比例。剩下的工作就是剔除一些明显不能去的公司。

首先,我们要选择有很高的天花板的公司、行业。至于说这个天花板有多高,我相信每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都会跟你说这个市场有多大,但你要仔细去分析市场,比如说母婴产品,大家说有五千亿的规模,实际上很多市场之间互相是不能串的,也许完全没有五千亿的规模。

其次,我们加入的公司大多都是处于快速扩张期的公司,一般来说企业都是亏损状态,所以我们要探讨的是这家公司在常态下它应该出现什么样的P&L(Profit and Loss损益表),而且能够清楚地勾画出来。从当前的P&L,到未来常态状态下P&L出现的路径会是什么,比如说成本的降低是通过什么方式,补贴的降低通过什么方式,等等。

最后一点就是在人上面,公司最终是人做出来的,所以CEO的特质非常重要,我做了这么多年CFO,特别有切身体会。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话题,怎么样看CEO?

我会比较倾向于这几点:第一,他有多次创业经验,知道怎么样避坑。第二,他是从那些最好的大学毕业的。

原因在于,我们都知道有两种人,一种叫street smart,另外一种叫academy smart,street smart的人有很强的拼劲,很强的商业头脑,他能够把公司从零带到一。但是从一到一百这个过程,CEO的宽度与广度非常重要,这个过程非常考验一个人能否看到事物的本质,这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反映一个人的哲学思维。但这也不代表全部,只是个人的偏好。另外CEO是否有个人魅力,你跟他谈的过程中你就能够体会到。

还有就是相对来说受过较好教育的CEO,他会比较尊重规则,我会和尊重规则的创始人在价值观上有更大的契合度。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没有一线VC或者PE的投资且连续加持,如果一线基金每轮都跟投,那这个项目大概率是个好项目。

李心:

就着这个问题我再继续问一下绩勋,从投资人角度,在投资一个企业前如何辨别创始人和创始团队?

符绩勋Jixun Foo:

不管是CFO要加入一个公司,还是投资人选择投资一个项目,其实都有很多共性。我们在选一个行业,选一个赛道,或者在赌一个趋势时,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讲投的是钱,作为CFO来讲更多的投的是人,这背后的交集就是我们都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看一个项目的时候,可能会看很长一段时间,当时间足够长的时候,你就能更好的去判断一个人。每个人都是有一个网络的,所以从人的角度是可以多维度去看的,而不仅仅是跟CEO交流,你可以多和周边的人去交流,有些是他在职的合伙人或者同事,有些是已经离开他的同事,包括他的投资人,这些都可以帮助我们从不同的维度去了解一个人。

我们在投资的过程中也是比较小心的,判断的时候往往也不仅是我一个人判断,我会邀请创业者到我们公司,我会和其他合伙人,其他同事,以及周边的一些人脉来协作,一起来对人有更全面的把握。直到最终我们觉得人对了,我们才会出手。

李心:

再问一个“人”的问题,从投资人角度,你觉得创始人是大方好,还是花钱少好?

符绩勋Jixun Foo:

如果你让我选,我会选大方好。一个好的创业者,一定要有宽广的胸怀,他的胸怀使得他能够承载更多的人围绕着他一起发展和成长。比如说小鹏汽车,何小鹏早年在UC,后面我鼓励他出来再创业,做了小鹏汽车,他在UC的时候,跟梁捷是原来的两个创始人,后来他们引进了俞永福,他把CEO的位置让给了永福,把他们一部分的股权也让给了他,永福就带领着UC从一到十,再到后面跟阿里并购,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项目。

小鹏是一个有胸怀的创业者,在中国大部分创始人更愿意自己做主导。做车这个事情链条很长,小鹏是互联网产品出身,没有接触过供应链和工厂,他不可能在这个领域面面俱备,这时就需要通过个人魅力,通过让出股权、期权来吸纳周边的能人和他一起完成这个使命。好的创业者赢在格局,他一定要有大的胸怀可以承载更多的人,也需要能够接受别人的意见,一个好的CEO不能是独裁者。

李心:

Micahel,在你的经历中,有没有遇到有很强领导力的CEO,在企业逆境的时候,能够带领企业走出困境,再创辉煌?

徐舸Michael:

在我的经历中,像江南春,马云,还有张旭豪,他们都有这样的领导力。举例说,江南春是一个大家看得到的逆境突破的创业者,2008年的11月份,分众公布了三季度季报以后,它的股价跌到几块钱,所以那个时候我也承担了很多质疑声和谩骂,一度也很无奈。

但是老江从来没有说过做不下去了,他一直保持一种非常高涨的热情,这种热情体现在,他能够做到一年中去拜访七百个客户,分众一共三千个客户,这七百个客户占了分众85%的收入。

这个意义在于:

第一, 他让客户坚定了对分众的信心,知道这家公司不会倒。

第二,他牢牢地掌握了客户,本质上分众是一家销售公司,老江清楚地知道客户每年的真实投入是多少,增长是多少,销售提成系统应该如何设计,正是这些让他能不断的刺激销售,带着销售们一起往前走。

第三,我们又把所有收购的不好的公司都慢慢卖掉。当然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我们非常诚恳地告诉投资者,我们在错误的时间做了错误的决定,以后这种问题也不会再犯,我们的核心业务,就是分众LCD和楼宇业务,可以从报表看到具体的情况,这使得投资人又重获信心。

老江本人对于业务、客户、团队都牢牢的把握,作为创业者本身,也一直保持着高能量水平,所以我觉得分众是一个最好的从逆境翻盘的例子。

李心:

谢谢Michael,同样的问题也给到符总,您是怎样甄别一个创始团队的潜力,以及他们的逆风翻盘能力的呢?

符绩勋Jixun Foo:

用我们投的哈啰出行来举例吧。最早的时候我们投杨磊,当时他不做单车生意,而是做一个叫车钥匙的公司,主打停车服务。那时候杨磊从爱代驾出来,拿了一点天使的钱,想发力做停车服务。当时我觉得这个模式逻辑好像还不错,就给他一笔A轮的钱,但车钥匙这个项目折腾了大概一年左右,模型并没跑通,杨磊就找到我说做不下去了。

当时大概是2016年的6、7月份,他想转型做单车,我说前面已经有OFO、摩拜了,他们体量都很大了,融资节奏也非常快。但是他还是坚信自己在做的事情,就做了两个城市的测试,一个福州,一个杭州,然后拿了数据给我看。

我比较欣赏他的一点是,他很多事情都是用数据来说话的,用数据的方式来解剖这个市场的机会在哪里。去分析OFO、摩拜当时的挑战在哪里,他会怎么做成这个事情,这里不仅有产品和技术的考虑,还有战略上的考虑。交流之后,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拉着我的两位合伙人一起再跟他交流,后来我们就决定给他再投500万美金,之后是不断的追投。另外,我们也帮助团队引进了阿里跟蚂蚁的资源,再后来哈啰就变成了这个行业的老大。

所以回答你的问题,我更希望听到的是创业者真实的想法,你行就行,不行要懂得认输。其实懂得认输不是一件坏事,懂得不浪费时间反而是件好事。我更在乎的是你在失败背后的一些思考,你的思维逻辑,你的选择,以及为什么你会选择放弃去做新的方向。

作为投资人,投错的概率一直是有的,但是创业者最重要的是在不同的阶段如何去做好不同的选择。回顾当年的阿里,当年的百度,其实每个企业都会有个十字路口,创业者在十字路口如何选择,背后的思考逻辑是非常重要的。

李心:

想请问一下Micahel,从您的亲身经历来说,和投资人互动中,哪些经历让您印象深刻?

徐舸Michael:

市场上的投资人有很多,钱都是一样的,但是投资人能给你的建议是很不一样的。很多时候投资人对业务不一定了解得比公司管理层多,但是他看得广,所以某些时候他能帮公司开阔眼界。

另外,有些投资人在资本市场有非常丰富的经验,经验本身可以带来极大的价值。比如我在优酷土豆的一些经验,后来也给我在饿了么的工作带来了巨大的价值,当然也给饿了么本身带来了巨大的价值。

李心:

从投资人的角度看CFO,您觉得什么样的CFO是好CFO?和CFO建立比较稳定的关系对投资有没有帮助?

符绩勋Jixun Foo:

一个好的CFO应该是一个好的翻译员。公司的业务是很繁杂的,但是一个好的CFO能够简化很多东西,让投资人更快地消化理解业务和财务状况。

我看一个业务的时候心里往往有两个账,一个是业务账,一个是财务账。业务账更重要的是一些关键指标,比如对一个社交产品,可能我会更关注DAU,和每个DAU的平均时长所承载的价值。再比如小红书,它原来想往电商靠,但今天它更核心的价值在于它的用户价值,电商只是一种变现方式。所以对这样的公司,我们考虑更多的是业务指标。所以对我来说,一个好的CFO就是能帮投资人翻译,让投资人更好地理解这个生意,判断这个生意的价值点在哪里。

创始人本身对财务其实是不熟悉的,他不知道如何做相关信息的翻译,所以CFO在上市前到上市后,都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上市后。还有一点,好的CFO还需要能更好地匹配团队,与团队融合,从其中吸取一些价值点,然后去跟投资人沟通。

李心:

IPO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比较现实的事情,目前不管是美国还是国内都有了一些新的动向,从这个角度来说,请问企业在未来寻找IPO的市场的时候,有没有新的考虑?

符绩勋Jixun Foo:

还是得看行业,以及对应的产品、服务,和市场。比如像我们投的酷家乐,它主要做面向家装市场的软件服务,除了中国市场,它现在也有部分收入来自东南亚,同时也在拓展美国的生意。类似这样的公司就有可能在美国上市。

如果你处在对技术敏感的行业,那要么选择香港,要么选择内地。当然内地对上市也有要求,即使现在创业板注册制已经放开了,但还是对利润有所要求。当然,科创板也有自己的要求。所以我觉得这取决于你处于什么行业,还有你的定位是怎样的。

徐舸Michael:

我和绩勋看法基本一致,如果你在国际关系上有较高的敏感度,那可能还是大陆或者香港比较好。但是除此之外,我还是更偏向于在美国。如果对比中美两国的资本市场,我认为中国市场上基金的研究能力、财务会计水平和成熟度都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

CFO听众:

一个财务人员,包括CFO,在企业业务的发展过程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角色?财务人员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既不能出现外行人引导内行人的情况,又要给他们支持,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徐舸Michael:

我很认同阿里的一句话,“你要往前一步,但并不意味着你要对业务指手划脚。”比业务的人员更理解业务,并不意味着去代替别人,而是要无限制地往“更了解“这个方向靠,而正因为你这里汇集了大量的数据,所以我认为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且,有时候前线的枪声并非是真实的。

举个例子,如果你冲在前线,和经销商打交道,经销商一定会告诉你,你们把我的利润压得过低了。但是,公司和经销商是零和游戏,你多一分他少一分,你少一分他多一分,所以这时候前线的声音未必可靠,你要用数据来说话。

实际上饿了么就有过类似的情况,物流代理商一致告诉我们的前线人员,说我们不挣钱,但事实上,数据证明他们挣了很多钱。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我认同阿里的做法,不要试图越俎代庖。因为你不是承担后果的人,所以不要试图去指手划脚,但是你应该知道得比别人更多。

CFO听众:

美国公司的流动性普遍比中概股强,您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建议?

徐舸Michael:

我觉得只要市值足够大,就应该有足够的流动性,但如果市值小的话,流动性的问题只能通过业绩来解决。

而且如果没有长线基金作为你最基本的基石,你会发现你的股票永远上不去,因为只有对冲基金交易来交易去,你的卖压会很高。而长线基金就要看你的业务是不是做得足够好,这才是最基本的问题。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