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一位山东男人的硅谷突围

BT财经 2020-06-04 14:21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BT财经,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1

硅谷新贵能成为新的业界奇迹吗?

Zoom 是一款多人手机云视频会议软件。随着疫情的爆发,线上办公成为刚需,视频会议软件随之大火。

根据Zoom公开的数据,2019年12月时每天有1000万会议使用者。到了2020年4月,Zoom每天有3亿人次的会议使用者。

虽然欧美多数国家和地区已经放松了管控,但是此次疫情带来的影响必然会长期延续下去,很多公司已经在考虑远程办公的长期持续,此前Facebook和Google都已经宣布年底前半数员工会一直在家。

对于Zoom 而言,无疑都是发展上的利好消息。

6月1日,Zoom股价高开高走,大涨13.53%,报收203.764美元,股价创历史新高,总市值574.5亿美元。

6月3日,Zoom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财报显示,第一财季总营收为3.28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1.22亿美元相比增长169%;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7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0万美元相比增长134倍。

自今年1月份,Zoom的股价大涨了近三倍,Zoom的市值约等于美国七家航空公司的市值总和。持有22%股份的创始人袁征的身家也水涨船高,突破了100亿美元。

是的,你没有看错。今年最火的硅谷黑马Zoom,创始人确实是一位华人。从0到100亿美元,这条路袁征走了23年。

2018年,袁征还曾问鼎美国求职网站Glassdoor全美100强CEO榜单,成为首次荣登榜首的非白人CEO。

1970年,袁征出生在山东泰安的一个矿工家庭,他回忆自己从小爱看书,特别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袁征本科时候就读于现在的山东科技大学,研究生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学习数学和计算机技术,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计算机工程师。

九十年代,互联网产业快速兴起,比尔盖茨的创业故事成为了许多对互联网心怀向往的年轻人的奋斗圣经,而美国作为信息科技的中心成为众多心怀梦想创业人士的天堂,袁征也不例外。

1994年,比尔盖茨在日本发表了一个“信息高速公路”的主题演讲,袁征正好被公司派往日本学习,在现场聆听了此次演讲。这一场演讲彻底击中了袁征,他无比向往美国的硅谷。

在后来的采访中,袁征说:“当时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去美国硅谷看看。”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袁征开始努力学习英语,不断尝试申请美国的工作签证。在坚持了两年,经历了八次被拒签后,袁征终于在第九次时候拿到了签证。1997年,袁征前往美国工作。

2

刚到美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虽然在国内已经有工作经验,但是由于语言障碍,袁征求职屡屡碰壁,常常被当做廉价的劳动力从事临时工作,还不得不借住在美国的亲戚家。

不过山东人爱学习,不怕吃苦的劲头让他没有放弃。袁征努力学习各种计算机语言,终于进入到了视频会议公司WebEx做起了程序员,他是这个小公司第十名员工。

需要特别提及的是,WebEx的创始人是同为华人的朱敏、徐郁清夫妇。

朱敏作为改革开放后的公派留学生,以优异的成绩前往斯坦福大学读书,而后在美国闯荡。

2000年,WebEx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一度达到十几亿美元。后来,WebEx被思科收购,朱敏套现1.2亿美元。

袁征进入思科,继续做 WebEx 的会议系统。袁征在工作期间也不断融入了美国当地文化圈,语言已不再是障碍,逐步从基础的“码农”成长为小组长,而后更是成为了思科的高级副总裁,手底下管理着八百多人。

随着在思科的工作越发顺利,袁征的内心离开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他回忆道:“好几次想要离开WebEx创业,但每次都因为有感情而放弃。我虽然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却发现每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并不高兴,因为我每次造访WebEx的客户,都发现他们不高兴。”

原因也并不复杂,客户们对当时视频会议产品的体验并不满意,虽然有很多企业在做相似的项目,但是没有一家拿出成熟的产品。

袁征想要改变。当初设计WebEX的时候只是为了方便人们分享PPT,并不是为移动互联网设计的,他想要重写代码,思科不愿意。

“最终当我试图做出改变时,我没有办法再对其他人产生影响。我意识到自己不是拍板做决定的人,这让我很沮丧。”

尽管周围的亲戚、朋友、同时都在劝阻,认为高级副总裁的工作非常完美,而在互联网行业40岁“高龄”创业风险实在太大了,但在2011年,袁征还是带着手底下40名工程师离开思科,创立了Zoom。

袁征希望能做出一款简单有效的产品。而坚实的工作基础和代码能力使得袁征很快做出了自己想要的产品,过硬的业界履历使得他获得了投资者的认可。

Zoom早期投资人的Patrick Eggen就曾表示:“Zoom的成功大部分要归功于它的技术。袁征知道打造一款好产品是最关键的。”

2012年,Zoom正式投入商用。

袁征带领团队拿下的第一份合同来自于斯坦福大学的继续教育学院,当时的竞争对手是微软旗下做视频设备的公司,对方为斯坦福提出了42种方案,而Zoom只给出了3种。

“他们的IT团队实在太聪明了,居然能想出42个方案,换作我我可能都想不出10种。”

然而,方案不求多,求的是适合。

袁征的方案针对斯坦福大学工作实际需求,为其设计的系统包含了多点交换、数据接入、视频录制储存的功能,能最大程度地满足学校跨校跨国教学的需要。

这份六位数的合同给了Zoom继续创业的信心,而斯坦福大学的“背书”也让很多教育结构开始采取Zoom作为办公软件,帮助袁征打开了市场。

袁征很务实,从一开始他就以企业作为自己的目标客户群体。原因是在规模较小的垂直领域,服务于商业的软件比服务于个人的软件更容易获得付费用户,这让Zoom在一众疯狂烧钱的独角兽中显得格外突出,因为它营收相对平衡。

2019年4月18日,Zoom在纳斯达克上市,当天收盘涨幅高达72%,上市当天,公司市值飙升至159亿美元。

而这一年里,Zoom跑出了好的令人难以相信的股价增长曲线。

3

今年2月26日的博客中,袁征写道:“我在山东长大,从山东科技大学毕业,这是我仍然珍视的地方。中国和全世界的医护人员救治病毒、抵抗病毒扩散的努力工作让我深受触动。”

Zoom对所有新注册的中国用户免费。

随着美国疫情爆发,Zoom也对教育机构、医疗机构敞开免费的大门。一时间,全球9万多所学校开始用Zoom授课。随着各州政府下达“居家令”,Zoom在工作领域的火爆超过了教育行业。

疯狂的用户增长下,暴露出的服务能力不足、隐私和安全问题,这是袁征为了用户数量而下决心“免费”时没预料到的。

4月初,纽约市政府禁止全市学校使用Zoom进行线上授课;谷歌于4月8日宣布禁止员工在公司电脑使用桌面版Zoom;NASA等相关机构也宣布因安全缘故,暂停使用Zoom……

“感觉我们好像成了靶子,”袁征回应道, “现在我们每天都能看到一些负面的消息。我只是突然不知道这一切从何而来。”

虽然早已加入美国籍,但袁征的中国背景,还是成为了被攻击的对象。

4月1日,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美国国会回答问题时称, “公众认为我们可以通过Zoom进行国会投票。可Zoom是一家‘中国实体’,我们被告知不要信任它的安全性。”

Zoom大约有700名研发人员在苏州,而袁征选择国内开发的原因主要是控制成本,国内工资远低于美国,但中美贸易摩擦或许会逼迫袁征做出调整。

4月5日,袁征以视频直播的方式对公众表达歉意:“作为CEO,我确实搞砸了,我们需要赢回他们的信任。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同时,他也下了改变的决心, “未来90天,Zoom将暂停功能更新,将全部的资源和精力放在识别、解决信任、安全和隐私问题上。”

6月1日,据国外媒体报道,Zoom将为付费用户的视频通话增加更强的加密功能。这一决定像是在“野蛮”增长四个月后的往回收紧,在用户数量飞速增长后,Zoom要找到其中有更高价值的用户。

线上办公成为风口,各大巨头纷纷前来抢夺市场。

Microsoft 旗下Skype新增功能,Facebook 和Google也在加码线上会议,宣布减免费用。

一款简单的软件确实高效,但是在巨头抢占了互联网生态的背景下,Zoom在导流、端口等方面的劣势也相对明显。

带领Zoom在硅谷突围只是第一步,袁征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含图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布,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