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纪源资本吴陈尧:关于投资的想象

Shirlin 2020-06-19 22:22

今年是创业邦第8年推出“40位40岁以下投资人”榜单,旨在寻找那些极具洞见、稳立浪尖的资本伯乐。为了此次榜单评选,创业邦采访了本次上榜的部分投资人,力图解密他们各具特色的投资逻辑,探寻他们投资背后的故事。

这是本系列第1篇报道。

采访 | Shirlin

作者 | Shirlin

编辑 | 刘岩

“投资是一个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职业。”Zoom连线视频另一端的吴陈尧如是说。

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新奇的说法。自信、健谈、真诚且极具感染力,这是我们对吴陈尧的第一印象,这位82年生的投资人,浸润行业许久,看起来却仍然如当年刚入行业时一般富有冲劲和朝气。

吴陈尧出身于互联网行业。曾经在互联网从业年间,很幸运地遇上了PC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相交点,许多前所未有的,极富创新力和颠覆性的互联网产品迅速地出生,长大。

目睹了这一切的吴陈尧,在转行进入GGV纪源资本做投资后,仍然习惯用互联网惯有的“产品力”思维去思考投资这件事——他享受变化和速度带来的不确定性,这让他能够找到更多具有颠覆性的东西。

在更细微的投资策略上,他希望找到通过技术的创新对原有产业进行变革和颠覆的项目,于是在他的投资列表里,出现了金山办公,Boss直聘,追一科技,旷视科技,黑湖科技,森亿智能,百布,美菜等等一系列公司,在他看来,这些项目都巧妙地利用人工智能或是大数据改造了传统行业。

理性乐观派,这是吴陈尧对自己的一句话总结。

在对行业的深刻理解之下,吴陈尧还怀揣着一点点理想主义,一点点想象力,一点点冒险精神,他把投资当成一门艺术,在有限的边界之内,尽可能地遵从内心最本质的声音,在无限的想象空间里,勇敢酣畅地描绘着关于时代、行业以及自我的未知变量。

创造力与颠覆力

在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投资人之前,吴陈尧准备了6年,即使这可能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进行的。

毕业后,吴陈尧加入了阿里巴巴,但却是刚刚并入阿里体系、还保持相对独立的雅虎中国。2008年,吴陈尧又加入了腾讯,负责整个腾讯网的流量变现策略和腾讯平台的广告投放系统。

在腾讯,吴陈尧开始学习产品和商业模式的真正本土化创新,去了解腾讯把握用户核心需求的意识和方法,不到30岁时,他便当上了副总监并开始进入总监升职流程。

穿插一个小故事:2018年9月,马化腾在一次会议上了解到,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只有不到10个。在此之后,腾讯才开始启动历史上规模最大的930组织架构调整。由此可见,吴陈尧任职于腾讯年间的成长速度是极快的。

但同时,那个时代的互联网大公司组织架构也很固定,这让正处于充满热血和冲劲阶段的吴陈尧感受到了瓶颈,他理性评估了自身优势:本科金融出身,对互联网的产品和运营都具有深层了解。

那个时候风险投资行业在中国刚开始进入红利期,吴陈尧对投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基于对未来互联网和产业资本结合的看好,在29岁,他决定转行。

对吴陈尧来说,投资相比于互联网的产品经理,要涉猎的方面更多——从思考的全局性来说,投资要了解底层的商业逻辑,世界运行的规律,思维方式在探寻第一性原理的过程中会产生高度激荡,这一切都让吴陈尧感到新鲜。

一名好的投资人,性格里天生有挑战不确定性的因子存在,吴陈尧亦是如此,不断尝试新事物能够让他在生活和工作中富有激情和灵感。

有一些人受现实因素的局限,习惯呆在舒适圈,不愿轻易尝试陌生环境,而这些似乎不在吴陈尧的考虑范围——起初他去了北京,后来又去了香港,30岁加入GGV时,又来到了上海。在此之前,他只来上海玩过一次。

“我比较愿意去遵从自己内心的想法,愿意为此而成长,即使会承担一些风险”,吴陈尧笑道,“因为我确信自己喜欢做的事,现在的结果也证明了如此。事业和恋爱、结婚一样,有的人可能喜欢,但是没勇气去探索和追求,而我刚好是勇于追求自己想法的那一个。”

投项目的逻辑也是如此,在拥挤的赛道里做一点点模式上的创新改进和把原有要素揉碎、重组的项目并不能让他感到兴奋,真正吸引他的是具备一定创造力和颠覆性的东西。

真正的商业模式创新是可遇不可求的,吴陈尧认为技术的创新将会是人类未来几十年的主题。“在To B时代,技术正好代表着这种颠覆力”,吴陈尧说,“所以我现在看To B项目看的更多。”

比如黑湖智造。

黑湖智造的逻辑是用移动端数据采集加产线协同,和基于优化和机器学习的排期管理和质量控制,去赋能传统制造业。除了要理解并抽象化各种不同类型的制造业的共同规律,还需要了解传统MES软件不能完美满足和适应客户的原因。

而黑湖智造的创始人周宇翔,却不是一个典型的To B行业创始人:他出身于制造业家族,曾在香港的投行做过并购,还在加拿大的最大的养老金基金之一做过投资。

“当像这种背景较好的创始人,愿意来去做这么一个又土又苦的生意,跟长三角、珠三角的工厂厂主泡在一起,一下子让我想去了解这家公司更多。”吴陈尧描述道,“当我确定创始人同时具有激情和冷静的头脑,对改造线下制造业有充分的敬畏之心,也做好了面向困难的准备,我立刻明白,这是值得我们去支持的创业者和赛道。” GGV很快完成了对黑湖的Pre-A轮投资。

再比如吴陈尧投的另一家企业森亿智能。

森亿智能是一家利用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的公司,如今业务正在向专科专病领域拓展。森亿智能的医学自然语言处理系统,已经能解析十五六个专科医疗病历,包含住院小结、出院小结、手术记录、病程记录、护理记录、麻醉记录、影像报告、体检报告等一系列类别的病历,极大程度地提高了传统的医疗效率。

吴陈尧坚信,在未来的医疗行业,人工智能必将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医疗是我愿意去赌的一个赛道”,吴陈尧笃定地说。

在吴陈尧的投资清单中,像这种利用人工智能或是大数据技术改变传统行业的项目还有很多,比如旷视科技、追一科技等,吴陈尧认为它们在各自的行业都具备着颠覆性的力量。

当我们问他,做了9年投资,当年的新鲜感与热血是否渐渐被磨灭时,视频另一头的吴陈尧认真思考了良久。他说,你敢相信吗,我的激情与9年前相比,只有增不减。

认知的更迭

吴陈尧很喜欢聊BOSS直聘,这个项目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存在,不仅契合他的投资逻辑,更折射了他在近几年琢磨出的一种崭新的投资方法论。

在BOSS直聘出现之前,求职者和企业之间的信息相当不对称,传统的招聘模式极其浪费人力与时间的效率,BOSS直聘用直聊的方式重新构建了招聘模式的改变。

吴陈尧是在D轮投进去的,GGV的项目大多偏重于B轮或是更早期,做出这个决定,吴陈尧在内部反复讨论了很久。

当时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存在,有人认为BOSS直聘的CEO赵鹏是70后,年纪偏大,VC更喜欢投富有活力的年轻人,更多反对的声音在于轮次太靠后,估值太高,“这是PE该做的事情,不是VC”,有人这样说。

但吴陈尧相信这个项目是可以颠覆行业的,招聘在未来一定会人工智能化,BOSS直聘今天所积累的数据和用户数量,在未来一定会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吴陈尧相信自己对产业的预判,决定赌一把。

但意义不仅于此。

吴陈尧将这种仍在发展阶段,并且未来依然会有高速增长空间、但融资金额和轮次已经到后期阶段的公司称之为“后成长期项目”,这种成长与融资出现错层的现象在如今的To B市场上已经被越来越常见,超出了传统VC的射程范围,“所以必须要以一种新的投资方法论来看这个阶段的项目”——吴陈尧说。

这种项目的价值预判有这几个层面,一是是否有成为category leader(行业龙头)的潜力,二是是否具备持续创新的能力,三是是否具有长期增长的空间,具备了这三点,即使是后期投资,复利效应依然很明显。

比如吴陈尧参与投资的金山办公,去年11月在科创板上市,短短半年多时间,就让GGV从投资至今的账面回报超过了50倍。市面上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包括腾讯,阿里,拼多多。

但是很多VC在资金体量和逻辑上并不具备支持这种项目的条件,所以吴陈尧认为,必须出现一种新的投资方法论,去寻找具备这种潜能的公司。

“足够优秀和伟大的公司,一定是能够不断给你惊喜的”,吴陈尧说。

理性乐观派

吴陈尧最喜欢的一部电影叫《荒野生存》,这部片子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流浪故事。

主角Chris McCandless放弃令人羡慕的生活,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身无分文地踏上去阿拉斯加寻找自我的道路。两年来,他行走于这个世界,没有电话、游泳池和宠物,也没有烟,只有自高无上的自由。这个理想主义的漂泊者,以路为家,行走在大地之上,然后湮没在荒野之中。

吴陈尧用心感受Chris的旅程,这和投资很像,在探索投资的过程中,也会在每个不同阶段遇到不同的人,或许可以一起前行,但最终你必须要一个人完成。

他得出结论,人是属于个体的。探索投资理念的路上,或许可以沿用前任总结的东西,也可以与别人交流,但最本质的逻辑仍然只能靠自己去感受。这种对自我最本质的探索,能够赋予一个人前进的勇气。

去年年末,金山办公科创板上市,成为2019最引人注目的IPO项目之一。

这是吴陈尧来到GGV以后,主导参与的第一个项目,陪金山办公跑了6年,这6年对吴陈尧来说也是对自我认知的一个探索过程。

金山办公是整个To B行业在早期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缩影。每个季度参加金山办公的董事会,吴陈尧明显地感受到金山办公在各个方面做的尝试,包括在To c端上,率先在移动端推出 Office APP,甚至比微软更早。也包括从以license的方式到越来越多的客户接受Saas的方式,以及这个行业从用盗版软件到用付费软件的转变。吴陈尧见证了每一个节点。

金山办公终于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在人潮如织的上市现场,敲锣的那一刻,吴陈尧内心感受到更多的是平静,因为中间见证了太多跌宕起伏。

没有一家公司是会一直一帆风顺的,伟大的公司发展的路径不是线性的,是先平缓再加速,或是一种曲线发展。投资人的职业历程也是这样,真正做出成绩的投资人,职业生涯必定不是平铺直叙的,中国的创投时代中间有很多风口,很多变迁,投资人身处于这种变化之中,必须要去习惯这种不断地变化。短期或许并不乐观,但是把视野放到更高的层面上,把时间线拉长,你所坚持的东西前途一定会是光明的。从每个阶段的起伏中去感知更深层次的逻辑,并且试图将这份感受整合到自己的思维框架中,才是真正要做的事情。

这是吴陈尧的感受。也是一个理性乐观派所坚持的信念。

我们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最终的追求是什么,这次吴陈尧没有思考,“我一直在追求一种纯粹通透的状态,这不局限于是否能投出好的项目,而是不管何时,我都能够保持思考,随时都有回到原始的勇气。”他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