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岁的孙正义还能亲自实现愿景吗?

BT财经 2020-07-01 08:3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T财经(ID: btcjv1),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6月25日,孙正义在软银集团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即日起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同日,马云也辞去了软银的董事会职务。

两人同时卸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马云去年从阿里巴巴退休后,开始投身社会公益;而孙正义放弃了60岁退休的规划,依然带领软银在投资界冲锋陷阵。

本该是老朋友在生意场上告别的温馨画面,却因为软银的愿景基金这两年频频失利,为孙正义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位曾经在马云走投无路时投资2000万美元、获得2900倍收益的风云人物,如今为了自救,不得不出售价值14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略显狼狈的孙正义正在跌下神坛,此时卸任阿里董事,是否将加速这一过程?他曾经的“愿景”还有机会实现吗?

昂贵的愿景

如果理想能用金钱来衡量,孙正义的愿景价格应该在全球名列前茅。

2017年,因为不想重蹈“缺3000万美元所以错过了成为亚马逊股东机会”的覆辙,孙正义发起成立了愿景基金,并凭借自己对雅虎、阿里巴巴等成功投资的故事和超高的谈判技巧,吸引了苹果、微软等商业巨头的投资,并成功拉来中东土豪——沙特主权财富基金。

愿景基金一期基金规模最终达到惊人的1000亿美元,要知道,2017年整个美国风投行业的投资总额也只有753亿美元。成立第一年,愿景基金回报率高达60%。

全世界都被这巨无霸震惊,同时也期待着野心勃勃的孙正义的一举一动。

2018年,孙正义提出了“群战略”和“Web型组织”,立志要把各行业第一都纳入自己的网络体系,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股东,通过被投资企业的“自我繁殖”和“自我进化”,让软银集团持续成长300年。

孙正义称,他将推动软银集团由事业公司向战略性持股公司的转变,并将97%的精力转向投资。

有了1000亿美元加持,孙正义拍板投资速度更快、出手更大方了。这笔千亿美金的巨款,原计划4年投资完,仅在2年内就被孙正义挥霍一空。

然而,昂贵的愿景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2019年,Uber造成了基金51.79亿美元的亏损,共享办公WeWork造成了45.82亿美元的亏损,加上其他投资损失,愿景基金共计亏损75.02亿美元,经营亏损总额高达约175亿美元。

2020年更为凄惨,2月Brandless、3月OneWeb、6月Wirecard分别申请破产保护,WeWork的估值继续不断缩水,商汤科技被指估值过高,OYO本该估值达7700万美元的股权被以3美元名义价格交易。

孙正义也坦诚说明了现实:“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大约有15家可能破产,另外15家将显著增长,其余的都将归于平庸。”

与此同时,市场对孙正义的怀疑达到顶点。

与创业者谈5分钟就决定投资、严格控制在半小时内结束会谈、投资金额过高以至于投资者砍价“能不能少给点”……

孙正义的另类做法,令人怀疑他是不是已经丧失判断力,只是为了花钱而投资?亦或是现在时代已变,之前疯狂烧钱清野的互联网扩张模式已经失效,孙正义已经落伍了?

时代的力量

孙正义当年投资阿里巴巴的辉煌战绩,或许有一部分因素要归功于当年的时代背景。

马云向孙正义求助时,正值中国互联网产业刚刚萌芽。进入21世纪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浪潮汹涌,企业与市场共振成长、疯狂提速,打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互联网巨头。

阿里巴巴的成功是时代的缩影。经过二十年的发展,互联网产业格局基本已定,市场几乎被巨头们野蛮收割干净,造神时代落幕,不再是闭着眼睛都能捕条大鱼的时代了。

而孙正义奉行的那一套做派也逐渐行不通了。他总是习惯性地给出过高估值,并投入超过企业需要的钱,来推动他们快速扩张,实际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帮助企业良性发展,反而揠苗助长,创造出一个又一个泡沫。

当市场发觉孙正义“抬高估值后放在二级市场收割”的投资套路后,就没人会愿意当接盘侠,尤其是全球现金资产短缺、现金为王的时代。

去年10月,WeWork暂停上市计划,就是因为软银增资时对其估值高达470亿美元,而IPO目标估值价仅为200-300亿美元;今年以来,WeWork估值更是跌到29亿美元。

没人愿意为泡沫买单,市场上更是有“愿景基金是比IPO更好的退出方式”的说法。

此外,靠烧钱快速圈地的企业基础大多不牢固,难以吃撑庞大的资金盘,遇到风险时就会异常脆弱。

今年申请破产保护的OneWeb破产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软银停止为其继续注资——像温室里的花儿,太容易枯萎,又有哪个投资人敢接手?

愿景基金另一个被人诟病的做法是在同一领域同时投资多家公司。最典型的当属出行行业,愿景基金同时投资了Uber、滴滴、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

各家都想扩展全球市场,烧的都是愿景基金的钱。不知道孙正义看着自家两个“孩子”用他送的武器“互殴”时,心里怎么想。

软银对雅虎和阿里巴巴的投资撑起了孙正义十几年的神话,跌落神坛,恐怕还需要另一个阿里巴巴同体量的正确投资或者是比例很高的投资盈利才能再度翻盘。

然而,现在有潜力发展成巨大体量、还未被发现的行业太稀缺了,挑战现有各行业巨头似乎也是难于上青天。

不过,说孙正义彻底失败,恐怕也太武断。

毕竟,愿景基金旗下还有一批AI、大数据等科技公司,这些公司所处的行业还在起步阶段,等发展到一定规模,可能会像之前的互联网电商领域一样迎来一波大爆发。

孙正义能否再一次抓住时代机遇,赌对下一个阿里巴巴?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日本的缺位

有意思的是,作为日本首富的孙正义却在日本本土不受待见。

孙正义自称为“孙子的后代”,直至祖父一代才从韩国迁至日本,少年时期即赴美求学,同日本妻子结婚后才成为日本公民。

受西方教育影响,孙正义表现得总是过于大胆激进、热爱冒险创新,在保守、论资排辈的日本社会,就显得与别人格格不入。在日本,与众不同的人总是受人讨厌的。

即使被讨厌,孙正义还是乐于为日本社会做点什么。

疫情期间,他捐赠了100万个口罩,并与比亚迪合作建立了专门生产线,5月开始每个月免费发放1亿个医用N95口罩和2亿个常规医用口罩。

即便如此,仍遭到日本民众的骂声一片。许多人在网上质问他为什么要买中国的东西,为什么不投资在日本建厂生产?

民众对孙正义有如此大的不满,这或许与他总是“胳膊肘往外拐”,投资长期缺位日本有关。

除了软银集团的业务,孙正义在做投资时似乎极少考虑日本本土企业。究其原因,是因为他关注的互联网和AI领域在日本的发展情况并不理想。

日本经济产业省2019年调查报告显示,日本2019年IT人才存在22万人的巨大缺口,预计2020年IT行业劳动力缺口将达到29万人,2030年更将扩大至59万人。而每年完成AI相关硕士课程人才在日本全国仅2800人左右。

ClaudeBarfield和GünterHeiduk在《互联网、经济增长与全球化,对欧、日、美新经济的展望》一书中提到, “管得太多,管得很严”是日本互联网发展缓慢的首要因素。而“企业之间封闭僵硬的合作关系”导致B2B交易更多是通过私人关系网实现,而非互联网。

日本经济传统讲究按部就班、讲究论资排辈,日本文化中的保守性和严重老龄化的社会,使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思想的年轻人很难发声,没有条件开拓新兴产业。并且由于上世纪电子产业的成功,日本社会产生了严重的路径依赖,安于守成。

巨大的人才缺口,叠加不利的社会和经济背景,让日本这个传统科技强国丧失了先发制人的能力。

根据美国“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MaryMeeker)公布的《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全球30大互联网公司中,日本只有1家上榜。

目前,软银集团在日本能拿得出手的业务主要是两个——通信服务和搜索服务。

软银公司是日本三大移动通信商之一,一直以来担任“现金奶牛” 的角色,为软银集团提供资金来源。

但由于孙正义将绝大部分精力聚焦在投资上,软银公司的现金流也有所吃紧,市场份额在不断下滑。

不过,3月27日软银公司率先宣布将开始提供日本5G服务。在年报发布后的媒体会议上,管理人员表示,软银集团自有的5G网络建设在按计划进行,“5G手机的订购用户与我们预计的相一致”,还称“这个财年末我们计划建立1万个5G基站”。

此外,软银还拥有最大的搜索引擎雅虎日本。

以雅虎日本为核心的Z Holdings集团业务已经涵盖了搜索、娱乐、电商、二手交易、在线教育、在线支付等生活的方方面面。

上个财年,雅虎日本的收入同比增长10%。而Z Holdings与软银集团已经开展的广告方面的相互引流,能通过集团内部互相帮助稳定已有广告主、增加新的广告主。

疫情期间,虽然包括酒店预订等在内的O2O业务受到显著影响,但是线上业务蓬勃发展。软银已经建立起包括云、物流、网络安全和大数据等在内的企业数字化运营解决方案。

由于远程办公的需要,网络安全需求今年3月也出现激增。

虽然孙正义在日本投资不多,但仍抓住了5G、互联网、AI的发展机遇,有机会带领软银集团的实体企业走在日本科技的前沿,抢先占领市场,等待红利释放。缺位的日本可能还有机会补位,成为夯实软银大本营不可或缺的一份力量。

退休的疑云

愿景基金深陷投资泥潭,外界开始关心孙正义是否会因失败而退休、退休后由谁接班。

在6月25日的股东大会上,孙正义虽然罕见地反思了WeWork投资失败的原因,低头认错,但他“告诉公司人事,无论是1亿日元还是2亿日元,即使零报酬也没关系”的说法似乎断绝了提前退休的可能性。

至于接班人,在网上盛传一些真真假假的“黑公关”、“美人计”等内斗流言后,曾被孙正义看好的尼科什·阿罗拉(Nikesh Arora)于2016年正式辞职。目前,最有可能的接班人是愿景基金的CEO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

这位加入软银前在金融界闯荡了24年的印度人,2008年次贷危机时已是“华尔街秃鹫”之一,并且在德意志银行从业期间为孙正义收购沃达丰提供帮助,让孙正义感念至今。

更难得的是,米斯拉与孙正义投资风格一脉相承。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软银投资Uber的谈判中,拉吉夫·米斯拉曾向Uber的早期投资者表示,如果交易不成,软银将转而投资竞争对手Lyft。这简直复刻了当年孙正义对杨致远说“如果雅虎不接受我的投资,我就去投资网景(雅虎当时的对手)”的做法。

不过,米斯拉今年也已经58岁,并且负面新闻缠身。有消息称,愿景基金一期投资失败与米斯拉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是否将接过孙正义的软银帝国,依然是个未知数。

目前来看,62岁的孙正义还没有放下一切、退居幕后的意愿。

眼看愿景基金一期打击不断,二期融资计划搁浅;软银内部斗争激烈,疫情打击下增长受阻,立志存在300年的帝国似乎有些风雨飘摇,孙正义还能亲自实现他的愿景吗?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