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版“合伙人”:创业4年产值200亿,或催生一家上市公司

创业邦 2020-07-03 13:27

2019年在资本市场上很是风光的青岛,今年势头依旧强劲。

6月22日,又一家青岛企业开启了上市程序:青岛有屋智能家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屋智能”)在青岛监管局完成辅导备案登记,正式启动IPO。

与之前准备或者已经上市的企业不同,有屋智能是在独有的“青岛合伙人”模式下壮大起来的企业。

2016年,海尔家居、有住、克路德、博洛尼等联合发起创立少海汇生态圈。

4年时间,少海汇通过紧密价值共享的合伙人管理制度迅速成长,2019年年产值突破206亿,成为智慧家居行业唯一一家全球独角兽500强企业。

有屋智能在加入少海汇生态圈后也驶入快车道,仅仅4年之后,便向创业板发起冲击。

4年“酝酿”一家上市公司,少海汇堪称“神速”。有屋智能的成功,让少海汇生态圈的合伙人模式更加受到关注:传统装修行业中的企业,在生态圈中拥抱了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开创了各自的“绝活”领域。

利益共享的生态圈模式

多年之前,阿里的成长经历,为互联网时代的中国企业狠狠上了一课。

没有绝对核心的技术,要想成功,需要拥有独特的商业模式。

经过互联网教育之后,平台思维、生态思维等开始为更多人熟知。

在北方,除却北京之外,真正领略到两种思维的城市和企业少之又少。

直到2019年,青岛刮起了一阵平台思维和生态思维风暴,在城市发展和产业布局层面才终于用互联网的眼光重新审视产业结构。

当然,青岛也有个别企业早早探索互联网语境下的发展之路。回过头来再看,少海汇2016年初便用“平台”的思维来搭建“生态”,是走在了很多企业前面的。

以至于当时,少海汇的人经常面对“你们是个公司,还是个集团”等疑惑,而不得不反复给人解释“我们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组织,是个新型生态圈”。即便如此,很多时候仍然难以被人理解。

生态圈是一个平台,是一个链条。它将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捆绑在一起,从“小而弱”变为“大而强”,打通产业链的同时,组成了一个合伙人团体。

若想自己的企业赚到钱,必须想办法让别人挣钱。在共同利益的驱动下,生态圈企业激发出巨大潜能。

少海汇成立4年,产值翻倍——

2016年,核心成员企业年产值过百亿,生态圈成员企业36家;

2017年,核心成员企业年产值150亿,生态圈成员企业42家;

2018年,核心成员企业年产值185亿,生态圈成员企业48家;

2019年,核心成员企业年产值206亿,生态圈成员企业63家。

作为一种模式,必须要有相应的机制。不然,成员企业容易沦为一盘散沙。

少海汇生态圈模式的核心一点是企业交叉持股。这解决了合作中的信任问题,让成员企业可以互相享受最惠待遇,降低了交易成本。

以准备上市的有屋智能为例,其对外投资共有7项,包括济南虫洞智能家居设施有限公司、青岛海尔全屋家居有限公司、青岛博屋家居用品有限公司、青岛有屋科技有限公司、青岛汉德密智能家居有限公司、博洛尼智能科技(青岛)有限公司、青岛有住万得创意家具有限公司。这些企业基本都是生态圈内的“伙伴”。

此外,生态圈内的企业不是一成不变,少海汇有明确的进入和退出规则,可以保证平台内的企业有机会进行优胜劣汰,在平台内的企业必须保证为同平台的企业提供行业内的最佳服务。同时,建立战略会议机制,保证平台企业战略统一,“劲往一块使”。

杨澜体验“有屋虫洞”

大企业协同创新

模式的成功,产值从来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成长性,往往更有说服力。

2020年7月1日,在“物联场景生态引爆”为主题的少海汇创业周年庆上,少海汇创始合伙人刘斥表示,已经进化到4.0版的少海汇生态圈,通过62家成员企业更加紧密的合作,在智慧家居领域建立ToB企业业务产业群、ToC消费者产业群两大产业群。

ToB平台,海骊凭借创新的EPC装配式解决方案,连获多家ToP订单,业绩逆势增长。

ToC平台,随着有屋智能进入上市辅导期,创业四周年的少海汇很可能诞生第一家上市公司,这也是全屋智能第一股。

同时,首个面向智慧家居行业的互联网平台少海汇生态圈app发布,通过整合少海汇62家成员企业、319家智采平台企业资源,赋能全屋智造工厂和供应链,提供智慧工厂定制、智慧办公定制、智慧集采、企业服务等云定制服务。

不难看出,经过短短4年,作为传统装修、家居行业的“草莽”企业,已经开始拥抱资本市场,并与最前沿的人工智能产业、工业互联网产业融合。

曾经的“夕阳产业”脱胎换骨为“未来产业”。

7月1日,在少海汇创业周年庆上,海骊卫浴全新升级智能场景布局,发布洗衣、洗漱、沐浴、如厕四大智能卫浴场景,提供从设计企划、制造安装再到服务升级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构建差异化品牌矩阵,成为全卫智能场景引领者。

少海汇生态圈已涌现诸多家居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多家成员企业获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认定、高新技术企业研发奖励,有屋智能、泰福、大隈、克路德、沃棣家居等多家企业入选青岛“专精特新”企业,有屋智能、克路德、有住、爱上办公等多家企业入选青岛“百千万”工程千帆企业,大隈入选青岛市互联网工业“555”认定项目、青岛市两化融合项目。

归根结底,生态圈模式让企业产生了“乘法效应”。合伙之后,少海汇联合国内外一线资本,投资智慧住居上下游相关企业,构建起涵盖智慧住居领域的全产业链布局,成员企业告别“单打独斗”,形成强大的发展合力,不断向前迈进。

比如,少海汇原来的企业大部分都是从事传统的装修企业,之所以能在2016年6月28日能在北京发布全国首个全屋语音控制的智能家居产品,是因为少海汇通过资本参与投资控股了多家人工智能企业,北京理工大学团队创业的克路德和来自深圳的ITOO等,有屋虫洞智能家居也是由少海汇多家企业合力研发完成,包括克路德和ITOO等都参与其中。

还有重要的一点,少海汇合伙人的模式,避免了平台成长过程中的“大企业病”,生态圈内的每个企业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企业发展带动平台不断壮大,这一过程中很难出现一个“超级个体”。

正因为如此,2017年11月,《哈佛商业评论》授予少海汇拉姆·查兰管理实践奖,称“少海汇的管理实践将给其他互联网时代患上大企业病的企业以新的启示”。

实体制造生态圈协同

今年疫情之下,多个行业重挫。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月1日—3月25日期间,全国共有15.4万家企业注销。

汹汹疫情宛若企业的分水岭,没有核心技术或者独特商业模式的企业彻底暴露。即使活着,也只能苟延残喘。对比之下,掌握绝活的企业则滋润得多。

合伙人模式的少海汇,经受住了考验,优势突显。

2月10日,少海汇全面复工。复工首日,有屋智能位于济南、青岛黄岛、青岛胶州的全屋定制工厂复工率超90%、产能恢复到80%,泰福智能家居工厂产能恢复至70%,有屋木门位于浙江江山的生产基地日产已恢复2000樘/天,积极与全国各地供应商沟通,确保所需产品第一时间补充到位。

疫情严重的2月份,海骊接连接到了青岛、泰安等地“小汤山医院”和武汉方舱医院整体卫浴需求的建设重任,海骊通过少海汇生态圈立刻协调相关成员企业装配式整体卫浴工厂第一时间组织生产,完成任务。

尤其是在对武汉方舱医院的建设支持上,海骊36小时之内集结所有力量支持工厂生产,要求不计成本、不计得失,不遗余力,为所有物资调配、工人到岗、物流出入等节点开辟绿色通道,争分夺秒建设方舱医院。

这背后靠的同样是少海汇生态圈各成员企业的紧密合作、协同作战。

少海汇创始合伙人刘斥表示,下一步少海汇将以开放的平台吸纳优势资源,孵化更多上市公司、独角兽企业,加速打造千亿平台。

特殊时期,探讨少海汇合伙人模式具有了更多现实意义,也会得到更多启发。

少海汇在智慧家居领域生态圈模式的成功说明,实体制造领域的生态圈模式生命力更强大,也更具复制性,因为实体制造领域互为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之间合作更加紧密,更需要利益共享和风险共担。

究其原因,生态圈内成员企业打通资源,在资本、技术、资源互动交融下,不断创造新机遇、快速做大做强的同时,加强了自身抵御风险的能力,在疫情期间能将影响降至最低。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