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首富破产,43亿元资产被冻,谁是他的救命稻草?| 创新集

创业邦 2020-07-14 20:47

2015年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第317位、曾经的黑龙江首富、誉衡集团实控人朱吉满

「创新集」是创业邦推出的“大企业创新”领域栏目,通过解读知名大企业创新的实践案例,全方位展现大企业创新的现状、趋势和方法论,助力大企业搭建健康的创新生态体系,快速实现数字化创新转型。

这是本系列第14篇报道。

作者 | 高嵩

编辑 | 刘岩

头图来源 | pexels

2015年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第317位、2015到2018年连续4年入围胡润“百富榜”,曾经的朱吉满是名副其实的黑龙江首富,凭借誉衡医药帝国,雄踞东北一方。

但近3年三轮带量采购、大幅降价等一系列冲击,全然颠覆了医药行业的旧逻辑,誉衡耗资百亿元的多宗医药并购,在连续商誉减值“爆雷”后,两家控股上市公司2019年累计负债过百亿元。

誉衡是东北传统药企转型创新的一个缩影。借助资本力量,过度并购扩张使其面临破产重整困局,但其转型过程并非没有可取之处,誉衡生物10亿元销售额潜力的创新药PD-1已经冲刺上市。传统大企业的创新转型升级怎样安全着陆?誉衡的经历值得反思。

从黑龙江首富到黑龙江“首负”,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之下,朱吉满用了不到3年时间。资本是把双刃剑,在创新转型过程中,如何利用好资本并扬长避短,是朱吉满掌控的誉衡医药帝国破产重整中最值得反思之处。

2020年7月7日,两家A股上市公司信邦制药及誉衡药业接连紧急发布公告,两家公司背后为同一家控股方——誉衡集团,面临破产重整。

2年前,誉衡集团还很难与破产产生任何联系。彼时,誉衡集团的掌舵者朱吉满仍然风光,在2018年胡润“百富榜”名单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元问鼎黑龙江首富,号称“东北王”。

但也是在2018年,誉衡集团已经暴露出风险隐患。仅在当年,誉衡集团控股的誉衡药业连续遭遇3次强制平仓,到当年底,誉衡药业的负债已经高达50.83亿元。而其控股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在2018年巨亏12.97亿元,亏损额比过去8年累积的净利润还多。这一切,可以说为誉衡集团的破产重整提前埋下了伏笔。

“并购机器”埋33.6亿元“雷”

誉衡药业的公告显示,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誉衡药业超7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照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25.33亿元。其中,3636万股将于近期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拍卖。

而信邦制药公告显示,由于控股方誉衡集团被破产重整,誉衡集团持有信邦制药近3.6亿股股票全部被冻结,按照7月7日收盘价计算,被冻结资产价值17.22亿元。

朱吉满夫妇控制下的誉衡药业在医药界被称为“并购机器”。相关统计显示,自誉衡药业上市以来,总共花了129亿元巨资,在资本市场上实施并购重组,案例高达27宗,但完成率只有14宗。

而多年的大举并购使誉衡药业累积了大量的商誉,这些商誉从2018年起以减值“爆雷”的方式悉数崩塌。

截至2018年,誉衡药业的商誉达到33.6亿元,占总资产的35.25%。2019年,誉衡药业一口气计提了26.15亿元商誉减值,致使2019年亏损达26.62亿元,这也是誉衡药业上市以来首次出现亏损。

商誉“爆雷”仅是表象,誉衡积累的商誉之所以会在过去几年大幅减值,与医药行业风向的变化有关。

誉衡集团控股两家公司,销售费用规模都一直很高。年报显示,信邦制药2019年销售费用达4.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6.5%,而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0.55%。誉衡药业2019年销售费用为26.8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53.17%,而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3.7%。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誉衡药业此前还曾因为销售费用增长过快被深交所问询。

2016年到2018年,誉衡药业净利润下滑,销售费用却成倍增长。2016到2018年誉衡药业净利润分别为7.17亿元、3.1亿元、1.26亿元,同期主要产品销量分别为3.48亿盒/支、2.33亿盒/支、2.3亿盒/支,但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61亿元、10.65亿元、29.38亿元,两年销售费用增1025.67%

誉衡是东北传统药企转型创新的典型缩影,其沿用过去成功路径,大举进行并购,强调营销忽视研发,收购企业核心产品相对陈旧,很多产品在之后几年都成为此轮医药行业清理过剩产能的重点。

但值得注意的是,其布局的创新药企誉衡生物旗下PD-1创新药取得阶段性成功,这也是其并购过度扩张失败教训中,一点值得借鉴的成功经验。

转型靠并购,受政策猛烈冲击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朱吉满当年掌舵誉衡集团成功的开端,也成为了誉衡集团如今遭遇商誉减值“爆雷”,破产重整的真正缘由。

朱吉满掌舵的誉衡集团,起家于一款名为“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这款骨科辅助用药为他赚得了关键的第一桶金。

2000年,朱吉满看上了一家名为黑龙江康复研究所附属药厂的公司。此前,这家公司几近停产,连续多年亏损,但其开发的“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朱吉满看来非常有价值。

最终,朱吉满用168万买下这家制药厂,并创立了誉衡药业。而这之后,朱吉满对誉衡药业进行了改造以符合GMP(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松梅乐”鹿瓜多肽注射液于2004年进入国家医保,成为国内市场上5个骨折愈合注射剂之一,很快为誉衡药业带来了丰厚的现金流。到2009年誉衡药业上市时,这款产品为公司创造的利润高达1.57亿元。

上市让朱吉满看到了资本的力量。10年前,誉衡药业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时,志得意满的朱吉满曾经自豪地感慨:“终于可以不缺钱了。”

此后,朱吉满借助资本的力量,不断复制“收购辅助用药、中药注射剂大品种+强销售”的模式,先后收购了哈尔滨蒲公英药业、澳诺制药、上海华拓、南京万川、普德药业等一系列公司。

朱吉满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对这种模式进行了分析:“一旦发现合适品种,就采取直接购买、合作研发、并购等方式把这个品种收过来。未来三年,我们将有3个一类新药上市。现在的誉衡药业就是一个药品整合商,新药资源只会越来越少,先拿到手再说。”

什么是对朱吉满而言合适的品种?从誉衡集团控股两家公司财报能够得到答案。

信邦制药核心产品为银杏叶片、益心舒胶囊、六味安消胶囊、护肝宁片、脉血康胶囊等,药品占据了其营收超6成,而其药品收入2019年同比下降6.48%。

誉衡药业的核心产品包括骨骼肌肉领域的鹿瓜多肽注射液、玻璃酸钠注射液,心脑血管领域的注射用磷酸肌酸钠、安脑丸/片、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奥美沙坦酯片等,而其药品收入2019年同比下降7.8%。

医药行业资深人士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分析认为,誉衡集团控股的两家上市公司产品多为辅助用药和中药注射剂,限辅政策造成业务下滑,而随着资本市场预期调整,两家公司市值降低,而同时,誉衡此前并购杠杆太大,投资标的又太多,估值下滑时刺破泡沫,最终造成誉衡的困境。

事实上,2019年7月,国家卫健委出台第一批重点监控目录后,辅助用药及中药注射剂成为了医药行业过剩产能的典型,在随后的地方政策以及医保目录调整中,均被严格限制或清退出局。

事实上,在转型之初,朱吉满也意识到自主研发创新的重要性,实际也布局了誉衡生物等的创新药企业。

但在实际操作时,朱吉满并购还是习惯延续过去的思路,比如以30.24亿元收购的信邦制药及以23.8亿元收购的普德药业,其核心业务为辅助用药和中药注射剂,而在整个医药行业全面转型创新的当下,这些过去极为风光业务成为了现今需要清退的落后产能,最终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酿成破产重整结果。

谁是救命稻草?

值得注意的是,誉衡集团虽然遭遇了破产,但其为破产重整,而非破产清算,这意味着誉衡集团还有盘活的希望。而其盘活的救命稻草会是谁?誉衡生物无疑会是亮眼的希望。

尽管誉衡集团过度并购扩张累积的商誉造成了如今的破产重整困局,但其核心控股公司誉衡药业和资本一起合作孵化的创新药企业誉衡生物,借力生物药研发生产服务外包商药明生物做生物药创新转型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广州誉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衡生物)成立于2016年3月23日,董事长兼总经理为朱吉满。其股东中,誉衡药业持股49%,博裕资本持股17%,翼朴资本持股17%,通和毓承持股17%。

誉衡生物旗下委托药明生物研发的PD-1创新药GLS-010注射液,已经于2020年1月30日向国家药监局提交新药上市申请,有可能成为继默沙东、BMS、君实生物、信达生物、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之后第7家上市的PD-1创新药。

PD-1无疑是当前医药行业内的“最爆款”的抗癌创新药。默沙东PD-1产品K药上市首年在中国的销售额便突破10亿元。2019年,君实生物PD-1销售额达7.74亿元,信达生物PD-1销售额达10.159亿元。恒瑞医药虽然没有公布PD-1卡瑞利珠单抗的单独营收,但业内估计其销售额过10亿元。

誉衡生物旗下的PD-1如果上市成功,无疑能够在这个当前体量百亿级别增长潜力千亿级的市场中分羹。

区别于破产重组或破产清算,破产重整被称作“司法康复”或者“司法重生”,重整是指不对破产企业立即进行清算,而是在法院主持下由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协议,制定重整计划,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债务人按一定方式全部或部分偿清债务,同时债务人可以继续经营其业务。

而事实上,誉衡集团控股的誉衡药业及信邦制药都出具了公告强调,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不会影响其正常经营。

但是破产重整,有可能涉及到相关控股公司的控制权转移。

上海市君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凯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表示,法律上的破产程序包括破产重整、破产清算及破产和解。破产重整程序完成后,原股东因股权价值清零全部退出。新投资人即重整方在法院支持下介入,通过部分清偿原全体债权人债务,获得干净的、全部的公司资产。

而朱吉满是希望借助于PD-1这些创新产品上市后的销售增量实现翻盘,还是直接变更控制权变卖资产解困?誉衡生物这些创新转型相对成功的资产如果变卖会不会有新的资本接盘?值得继续跟踪关注。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