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为何又“放下身段”?

城市进化论 2020-09-24 17:40

图源丨摄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城市进化论(ID:urban_evolution),作者吴林静,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今日,一则《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以下简称“落户办法”)出炉,让不少人直呼:上海又在“放下身段”抢人了!

又?放下身段?抢人?——顺着这句话,城叔来捋一捋发布这则《落户办法》的上海,意欲何为。

为何是“又”?

目前,落户上海的方式分为应届生落户、居转户、分居调户、投靠落户、人才引进、归国人员落户,共6种。今天出炉的《落户办法》主要针对“应届生落户”一类。

上海应届生落户办法的上一个版本,是2018年8月更新的。当时提出:清华、北大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直接落户。

虽然政策并未对“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做明确的解析,但依然引来大家对清北毕业生的羡慕或嫉妒。

当时,城叔也做过分析【猜你想看:“饥渴”又“挑食”的上海

从2017年清华、北大的就业去向来看,北大毕业生选择上海就业的,本硕博加起来只有67人,占比2.77%;清华选择上海就业的本、硕、博毕业生比例为4.1%、13.1%和9.7%。

相比之下,选择珠三角甚至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的毕业生,都能压过上海一头。更不必说留在北京的,留京人数占据了清北毕业生的半壁江山。

那么,2018年上海“抢清北毕业生”的落户政策发布之后,效果如何呢?

城叔查看2017年至2019年清华、北大《就业质量年度报告》看到:

2018年,北大本硕博毕业生就业流向上海的有163人,占比提高至6.20%;2019年,北大本硕博毕业生就业流向上海的增至183人,占比提高至6.48%。这样看来,上海的《落户办法》确实小有成效。

△2017-2019年签约到上海的北大毕业生数据 数据来源:北京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同样的,《落户办法》更新后,清华大学毕业生选择上海就业的比例也有所提高。2018年选择上海的本、硕、博毕业生比例为25.2%、13.8%、9.1%,2019年这一比例为24.0%、13.7%、10.2%。

△2017-2019年签约到上海的清华毕业生数据 数据来源:清华大学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放下身段?

2018年版的上海《落户办法》就提出,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可直接落户的绿色通道政策。

两年之后,被上海“特殊对待”的高校毕业生范围开始扩大。

2020年版的《落户办法》提出,不仅北大和清华,上海的“双一流”高校应届毕业生,只要符合基本申报条件,也可以直接落户。这就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共四所上海本地高校。

为何要放开本地高校的落户条件,是否是上海对他们的吸引力也不如从前了?通过2017年至2019年的数据对比,确实出现了削弱的迹象。

毕竟是本地高校,毕业生就业还是以上海为主,不过比例出现了下降。这三年,复旦大学本硕博毕业生就业选择上海的比例从75.17%减少到72.75%,上海交大本的比例从69.46%减少到65.89%,华东师范大学基本持平。

△ 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华东师范大学2017年至2019年应届生就业留沪占比,同济大学未公布 图片来源:各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在此之前,这些本地高校的学生,毕业工作想要落户上海,和外地赴沪的毕业生是同样待遇——凭分数落户,门槛是72分。城叔算了一下,这个门槛并不低。

评分选项包括毕业生要素和用人单位要素两大类。具体包括学位学历、毕业学校、学习成绩、外语水平、计算机水平等基本要素;荣誉称号、竞赛获奖、科研创新、国家就业项目服务期满等导向要素;就业协议、引进重点领域人才、承担重大项目、自主创业等用人单位要素。

简而言之,如果你是重点大学的优秀毕业生,还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落户上海就比较有可能性。但是要同时满足“重点”“优秀”和“好”,并不容易。

何为“重点大学”,上海列了一份大学名单,给大学划分等级,其中哈工大、北京协和医学院等众多“一流学科建设高校”被划进了二类高校;何为“优秀毕业生”,成绩排进前25%才有优势,最好再获得国家、省级荣誉,或者竞赛获奖,或者有发明专利;何为“好工作”,有一年以上的就业合同是基础条件,最好是专业与上海需要的产业相匹配。

新一轮改版后,上海只对6所高校开放了落户政策,与其说是“放下身段”,不如说是“打开了一道窄窄的门缝”。

老龄化城市的算盘

其实,本地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去向,即使比例稍有下降,上海依旧是主流,绝对数量依然可观。想要通过《落户办法》达到对北大、清华那样的提振效果,并不容易。

仔细想想,谁才是新版《落户办法》想要笼络的群体?是四所高校凤毛麟角的优秀毕业生,还是数量庞大的普通毕业生?为后者放宽落户条件,上海打得是抗衡城市老龄化的算盘。

上海统计局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上海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518.12万人,占户籍总人口35.2%。2014年,这一群体的数量是413.98万人,占户籍总人口28.77%。5年时间,老年人口增加了104万人。

另一方面,60岁以下的户籍人口,2014年为1024.71万人,占户籍总人口71.23%;2019年这一群体减少至953.04万人,占总户籍人口的比例降为64.78%。

△ 2014-2018年上海各年龄段人口数量分布(单位:万人) 数据来源:上海市统计年鉴

且与全国其他省市自治区相比,上海的出生率也明显偏低。2018年,北京的出生率为8.24‰,上海仅为7.2‰,在全国属于垫底水平,而同期广州、深圳的出生率均高于10‰。

根据上海市统计局数据,早在2017年该市就已迈入“深度老龄化”。按照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

上海市统计局在2018年发布了一篇《上海人口老龄化现状和预判》,里面提到,上海人口老龄化,总量规模大、增量速度快,人口老龄化问题是上海社会发展过程中必然面临的最严峻挑战。虽然上海市户籍人口老龄化显著偏高,但“占全市常住人口40%且整体年龄偏轻的外来常住人口,大幅拉低了全市老龄化程度”。

所以上海更新了《落户办法》,不仅仅是“抢人”,更是在抢年轻人。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