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大片远去了,有人怀念,无人继承?

娱乐硬糖 2020-09-26 19:23

编者按:本文来自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2020版《花木兰》正片流出后,在国内瞬间掀起争议,直到今天,影片的豆瓣评分依然没有破5。

苍白的剧情尚可用合家欢、动画改编来解释,花木兰的单人打斗也算发挥了刘亦菲的一贯水准。但片中的战争场面,相信很多中国观众看了都忍不住要说一句:就这?

偌大一个CG皇城被一小撮潜入的敌人给拿下,木兰率一支先遣小队前来救主。拢共九个人还要一字排开,在大银幕上看着尤其离谱。

相比之下,连2009年的赵薇版《花木兰》都显得有诚意得多。尽管在这之前,它夹杂在那几年的《赤壁》、《画皮》、《狄仁杰》里,票房、口碑都毫不突出。

除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些迟来的好评背后,大概还有“距离产生美”的缘故。你,还记得上次在影院看这种千军万马的古装大片是什么时候吗?

当年曾叱咤银幕、成为奥斯卡选送专业户、后来又被铺天盖地吐槽的古装大片已经远去很久了,硬糖君很怀念它。

大片与大导

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是天然的创作素材库。电影传来中国之前,戏曲舞台上已经在上演着才子佳人、神妖魔怪的古代故事。中国电影诞生之初的二三十年代,古装武侠片、神怪片成为商业片大势。1928年,张石川执导的《火烧红莲寺》引发观影热潮,三年内连拍18集,在中国电影史上留名。

之后,抗战与建国后特殊的历史环境令内地的电影创作转向现实主义、革命题材,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完全去商业化。武侠片、神怪片则随影人转移到香港。六七十年代,邵氏公司崛起,李翰祥擅风月片,执导了最早一版《倩女幽魂》电影,胡金铨、张彻则为武侠片确立了美学风格和经典意象。

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进入黄金十年,英雄美人风云际会。徐克将武侠片推到新高度之余,还在程小东的《倩女幽魂》系列中担当监制。王晶的《鹿鼎记》与《倚天屠龙记》虽然剧情魔改,但奇迹般地深得原著神韵。

连不怎么拍古装的王家卫都拍了《东邪西毒》。由于墨镜王拍片太拖,好友刘镇伟花27天用原班人马套拍了贺岁喜剧《东成西就》向金主交差。隔年,他自己的《大话西游》系列与《东邪西毒》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终成就了完全另一种风味的经典。

改革开放后,内地的电影创作也在松动,一方面放开与香港影人合作。另一方面,第五代导演进入影坛,执掌的电影体量越来越大,开始向历史题材出手。

1999年,陈凯歌执导的《荆轲刺秦王》上映,影片耗资超过8000万。为这部影片专门建造的“秦王宫”后来成为许多古装影视剧的取景地,包括张艺谋的《英雄》。

张艺谋《英雄》

大导古装片的命运似乎在这两部影片中已经写就。他们将自己过往拍摄文艺片时的精英趣味原封不动带到了古装大片中,导致影片往往有大片的表、无类型的里。大众在观看时常会感到沉闷乏味、高深莫测,甚至历史常识受到挑战。

张艺谋运气好一些,《英雄》搭上了李安《卧虎藏龙》(2000)的东风,撬动梁朝伟、张曼玉等香港明星出演,并有武侠动作元素包裹,得以享誉海内外,以2.48亿票房登顶2002年的票房榜,开启国产大片时代。之后的《十面埋伏》(2004)、《满城尽带黄金甲》(2006)也都打入了当年的内地票房榜前三。

陈凯歌则是张艺谋的反面。《荆轲刺秦王》当年遭受非议、票房未达预期。2005年的《无极》则被网友恶搞成《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017年的《妖猫传》至情至性、美轮美奂,但依然评价两极分化,仅取得5.26亿票房。为拍片而建造的襄阳唐城倒是又造福了一大批古装影视剧。

这,可能就是歌儿的命吧。

新人换旧人

《卧虎藏龙》、《英雄》等成功案例的带动,加上中国电影市场化的客观需要,21世纪初,国内大银幕上卷起了一阵古装历史大片风。大导们前赴后继加入其中,连非学院派的冯小刚都拍了《夜宴》。

内地大导的问题在于文人气息、自说自话,但北上的港台导演也没好到哪去。他们按照以往拍武侠片、动作片的经验处理历史战争题材,常常被嘲格局窄小、常识短缺。久而久之,观众不再愿意为这些华丽空洞、劳民伤财的大片买账,吐槽起来毫不留情。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一个烂梗可以嘲一年

特别是,港导擅长的武侠题材在新千年早已日薄西山。武侠剧、仙侠剧在小荧幕上随处可见,堆高了观众的阈值,促使行业转向西游、封神、聊斋、白蛇等神怪选题,或者在历史、武侠中加入更多超现实元素,试图以特效吸引观众。

如陈嘉上开启、乌尔善接手的《画皮》系列,徐克的《狄仁杰》系列,周星驰的暗黑西游系列,郑保瑞的合家欢西游系列,许诚毅的《捉妖记》系列。

不过,创作者的偶尔给力抵不过观众一直在流失。在《画皮2》上映的2012年,徐峥的《泰囧》以黑马之势取得12.67亿票房,成为当年的榜首。在此之后,中式大片不再为古装所垄断,公路喜剧、犯罪悬疑、青春爱情、硬核科幻、主旋律军旅、革命历史题材、动画电影……都出现了相应的票房爆款。

显然,在经历了古装与海外大片的长期轰炸后,那些年的观众更希望看到贴近身边现实、与自己有关联的故事。

兴趣发生转移的也不止观众,创作者也一样。以近两年的国庆档为例。去年国庆档三雄分别是内地三代导演联合执导的《我和我的祖国》、刘伟强的《中国机长》与李仁港的《攀登者》。今年管虎的战争片《八佰》成为救市之作,密钥将延期到10月下旬。

9月下旬至国庆档容纳了三部春节档大片,分别是陈可辛执导的体育传记片《夺冠》、主打跨国营救的成龙电影《急先锋》以及光线的国漫电影《姜子牙》。

此外还有三部新片,包括立足于今年扶贫主题的拼盘喜剧《我和我的家乡》,陈可辛监制、许宏宇执导的创业青春片《一点就到家》,以及横空出世的国漫电影《木兰:横空出世》。

不难发现,不管是兴趣使然还是任务驱动,许多依然活跃的成熟导演都向主旋律“投诚”。而受他们提携的青年导演,如文牧野、曾国祥、许宏宇等,大多凭现实题材起家,即便不受外力左右,兴趣点多半也不在古装上。

徐浩峰、路阳是少有的还在坚持拍武侠、并且拍出成绩的人。不过,他们的作品都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商业大片。前者编导一体,作品有鲜明的个人印记。后者的《绣春刀》系列打斗场面过硬,内里却更像是政治惊悚片,越想越反武侠,显然也满足不了观众对于江湖豪情、快意恩仇的期待。

青黄不接,过去几年中,古装大片市场一度被几股“劣币”把持。

一类是网文IP改编、当红流量主演的粉丝电影,仙侠领域以两部豆瓣4分+成为重灾区;一类是消费港片、港星情怀的圈钱片,如《封神传奇》、《奇门遁甲》;还有一类后起之秀是中外合拍片,既想要中国古代背景、又想吸纳西幻冒险元素,最终显得不伦不类。

何人能继承

古装大片远去了,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比如剧集。这些年的头部古装大剧——《天盛长歌》、《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不管剧情如何,制作水准是直逼电影,战争场面气势雄浑。纯网的分账剧中也出现了《侠探简不知》、《少年游之一寸相思》这样有几分传统武侠趣味的作品。

《侠探简不知》

网大界对古装也爱得深沉。这可能是网大与网剧以及传统影视形成差异化的一种手段,也可能是网络观众的选择。当然,也不排除公版IP不要版权费的现实考虑。总而言之,这里聚集了许多港片熟脸、港片IP以及港片爱好者。

据说是徐克粉丝的项氏兄弟主攻“港式玄幻”,所执导的2020网络版《奇门遁甲》评分比2017院线版竟然还高出近1分。

另一炙手可热的网大导演林珍钊上半年推出了新版《倩女幽魂》,68岁高龄的元华饰演燕赤霞。今年8月,他还拍摄了一部吴樾、柳岩主演的《张三丰》。

长此以往,网大究竟会因为同质化、快餐化而走上港片老路,还是真能为新武侠、新玄幻提供土壤,倒也值得观察、值得期待。

另一值得关注的领域是动画电影。从上个世纪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宝莲灯》到本世纪近十年的《大圣归来》、《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变化的是制作技术、故事人设,不变的是主创对于东方美学和本土神话的坚持。

投资1200万、从配音到OST都是全明星阵容的《宝莲灯》已经很有商业大片相,以2900万票房成为1999年的内地票房榜第五。2019年的暑期档黑马《哪吒之魔童降世》是首部IMAX国产动画电影,视效是其主要卖点之一。

曾与《哪吒》联动宣传的《姜子牙》接连选择春节档、国庆档两大热门档期,定在大年初一与10月1日上映,在真人大片面前丝毫不怵,片方对其的定位与信心可见一斑。

今年下半年或2021年待映影片中还有一些比较受关注的古装片。如北京文化的《封神三部曲》(乌尔善执导),两部阴阳师电影《侍神令》(改编自网易游戏《阴阳师》,工夫影业联合华谊出品,陈坤、周迅主演)与《晴雅集》(改编自梦枕貘同名小说,郭敬明执导,赵又廷、邓伦主演),以及安乐影业的《赤狐书生》(江志强监制,陈立农、李现主演,主打兄弟情)。

不过,看近期华谊、万达等影业巨头发布的最新片单,古装更加边缘化。结合影视寒冬的情况,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有些可惜。

硬糖君始终相信,中国观众对古装的热情是难以磨灭的,不管是出于民族历史文化的感召,还是最表面的对于衣袂飘飘的心喜。影市停摆半年,网络步步紧逼,院线正需要体现大屏优势的视效大片,古装缺位,着实说不过去。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