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一线卫视的综N代该弃了吗?

壹娱观察 2020-10-08 10:2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作者王心怡,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走过了八个年头的《歌手》在湖南卫视的招商会上宣布停播,另外,时隔六年《百变大咖秀》官宣回归。

这大概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有关五大卫视招商会最引人关注和讨论的话题之一。有人表示不舍,有人欢呼“青回”,一线卫视综N代们的影响力和强大的受众基础,持续发挥着作用。

综N代以其积累下来的口碑和受众、基本保障的广告赞助,成为卫视不能轻易舍弃的项目。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五大卫视招商会上,王牌综N代基本全数回归。

湖南卫视的《向往的生活》《中餐厅》《声临其境》等节目都出现在招商片单中,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青春环游记》等项目也在回归名单中,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蒙面唱将》、东方卫视《我们的歌》、北京卫视《上新了·故宫》《跨界歌王》《跨界喜剧王》等节目也都悉数登场。

不可忽略的是,不少综N代表现疲软也成为早就出现的情况,或陷入口碑危机,或收视率不断下滑。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创作者们也试图找到破解之法:更换网播平台、推出新的主题、更换嘉宾以带来新的碰撞、增加年轻化这些新鲜元素等等,但改变的结果却并不全部收获良好的效果。

在卫视不断推出新综艺以创新能力再度抢占受众和市场,从而增强竞争力,以及优爱腾芒的网综们不断迭代、新老节目持续保持冲击力的情况下,卫视招商会上的“定海神针”们,处境依然艰难。

卫视综N代层出不穷的自救之法

前脚总导演刚刚在招商会上宣布明年《向往的生活》将去到一个安静的海岛,后脚节目官微就发出了“马尔代夫”的信息,是玩梗还是官宣,真假难辨。

知乎上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向往的生活》越来越追不下去了?”中,有一篇王征宇委托他人转述的回应,回应中有这样的表述:“《向往第四季》最大的问题,来自于他的两个不变。1、人没有变,人物关系没有变化;2、规则没有变化、玩法没有变化。”“所以,这季以后,再往后的《向往》,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翻天覆地,要么壮士断腕。”

如果回应是真,可以想见,将在海岛回归的新一季《向往的生活》或许会发生不小的改变。

这或许是综N代自救的方法之一。

毕竟,虽然不变可以获得情怀加持,让节目保持内味儿,但新鲜感对于观众同样重要,总要有些新的刺激才能吸引更多受众关注。

与《向往的生活》相似,不少卫视综N代都试图通过更换常驻嘉宾、推出新的玩法、选择新的在线播出平台等方式,来进行创新,以保持活力和竞争力,维护“老粉”同时又要吸引更多新受众。

《中国好声音2020》选择谢霆锋、李健、李荣浩、李宇春担任导师,更偏年轻化的导师配置,或许能更多地吸引年轻观众的注意。同时,节目并未登陆优爱腾,而是选择了西瓜视频作为网播平台。

据云合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2020》上线第十天位于有效播放霸屏榜第四位;9月21日—9月27日的周榜中,也位于前十行列,排在它前面的几档综艺也只有《极限挑战宝藏行》是台综。从某种程度来说,换了在线播出平台的《中国好声音2020》效果还算不错。

同样更换播出平台的还有《非正式会谈》。《非正式会谈》第五、六季由湖北卫视与哔哩哔哩共同打造,并在哔哩哔哩全网独播,文化访谈、脱口秀正式拥抱B站受众,并持续保持高口碑,被不少网友称为“宝藏综艺”。

《非正式会谈》第六季B站独播

不止这几档节目,今年不少卫视综N代改变的步伐仍在继续。

比如开篇提到的《歌手》就更换了主题、玩法:“当打之年”与往届歌手的再次回归,以及更多新人、音乐形式的歌手踢馆,既延续了音乐性,又呈现出年轻化、多样性态势。

与前三季相比,《中餐厅4》将餐厅开回了国内,游轮上二十一天的体验,双主厨的设置,以及“美食+户外”的新形式,让《中餐厅4》整体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可谓一次全新的改变。

《奔跑吧第四季》固定嘉宾基本“大换血”,原版人马只保留了李晨、杨颖和郑恺,新加入的蔡徐坤、郭麒麟、沙溢则在娱乐性、综艺感、流量、话题度等各方面都能够提供补足,至少在嘉宾配置上,节目的基本盘已经成立。

同是浙江卫视的另一档节目《青春环游记》也推出了第二季,近乎完全不同的嘉宾、完全不同的节目设置和玩法,增添了不小的创新感。

除此之外,为了进一步契合当下社会热点,卫视综N代又推出了“衍生”玩法。《极限挑战第六季》完结后又推出《极限挑战宝藏行·三区三州公益季》,前不久还因为节目中嘉宾采摘西藏珍稀植物事件引起争议。

《奔跑吧》也推出了《奔跑吧·黄河篇》,并出现在浙江卫视招商片单中。有消息表示该节目将于11月播出,接档《中国好声音2020》。

卫视综N代各出招数来进行不同程度的创新,想要延续IP影响力和价值,在面对网综和卫视新综艺时保持竞争力。

然而,综N代并不是改变就能收获好的口碑,让收视、播放量有所升高,综N代依然面临着起伏。

良好的招商与起伏的市场反馈,“定海神针”们要被放弃了吗?

有些意外,《中国好声音》并未出现在前不久浙江卫视招商会的片单中。

这是否意味着这档老牌综艺面临继续问题的踟蹰不得而知,但从目前不少维度的数据来看,《中国好声音2020》的播出效果还算不错。

除了上述列举的一些数据之外,在豆瓣评分上,目前《中国好声音2020》为6.3分,远高于去年的4.6分,也是近六季以来的最高分。同时,根据CSM59收视率显示,《中国好声音》收视率仍多次位于当天晚间段的第一位。

但与此同时的是,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中国好声音2020》在话题度、热度上都未能产生太大声量:微博热搜话题并不算多,豆瓣评价人数也只有两千多人。年轻化的转变似乎并没有迎来更广泛的关注,《中国好声音2020》陷入矛盾中。

《中国好声音2020》新导师李宇春

事实上,不少卫视综N代都曾或正在面临着口碑、收视至少一方的疲软。

《极限挑战6》依然保持着CSM59城市网收视率第一的成绩,但豆瓣评分定格在4.6;《中餐厅4》收视率基本维持在第三名左右,豆瓣5.0分,也并未创造出如上一季黄晓明般的话题度。

似乎卫视对于王牌综N代陷入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境地。

“食之无味”的很大程度在于观众的新鲜感,毕竟市场竞争激烈,观众的注意力有限,而除了竞对其它卫视以外,优爱腾芒的网综在投入和市场化梯度方面早已和台综并驾齐驱,一直吃老本的“审美疲劳”自然而然会诞生恐慌感。

另外,伴随着大环境变差,卫视生存环境更为艰辛,而一档成功的综N代一直以来都是头部卫视的最大成本,如若综N代长期占据卫视核心资源,在卫视内部条件和资源极其有限的情况下,新综艺和新项目难以被研发以及推向市场。这也是造成外界认为头部卫视创新力越来越差的原因。

此次湖南卫视放弃《歌手》这一金字招牌,在外界看来实则是为了湖南卫视即将大张旗鼓重启的选秀节目提供湖南卫视唯一的音乐竞技牌照。

一线卫视们觉得综N代“弃之可惜”的核心原因是其在招商方面的保证和吸引力。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整理了今年截止到9月29日五大卫视播出的部分综N代冠名赞助情况发现,仅从数量上来看,大多数综N代仍能吸引三个或以上广告商的青睐。其中诸如《向往的生活4》《跨界歌王5》《中餐厅4》等卫视头部长寿综艺,更是有十个以上的赞助。

广告商偏爱综N代不难理解。

随着节目的播出,综N代创作、平台的基本盘基本固定,同时早已积累固定而庞大的受众群体,且受众忠诚度程度较高。这也就意味着综N代的收视率、播放量会得到一定的保证,对于广告商来说,这更像是一个不会出错的选择。

从另一方面,这也就促成了综N代成为卫视招商必打的牌。

新综艺或多或少会存在不确定性,尤其是综艺市场同品类节目争相布局的当下,新节目出头似乎更加困难。综N代经过试水和市场检验,得以“存活下来”,自然成为招商会吸引广告主们的“香饽饽”,而让卫视不能轻易放弃。

再者,综N代也是下沉市场认知度更高的内容,并且基于品牌的认知度较高,卫视们也能在卖给优爱腾芒上赚得个好价钱。

可以看到的是,也有不少综N代试图变化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奔跑吧第四季》已经拿下近几季的豆瓣最高分,根据云合数据显示,8月有效播放霸屏榜月榜上,《奔跑吧第四季》仍位列第一;近乎于完全改变的《青春环游记2》也在口碑上有所提升,播放数据也很亮眼。

从五大卫视招商会发布的综艺片单显示,综N代仍然是其中的重头戏,这表明了卫视不会轻易舍弃这些节目。好的情况是,有一些综N代在经过改变后,逐渐走出了低谷。《奔跑吧第四季》第十一期时,节目迎来了100期,弹幕中不少网友表示“从未缺席”“节目伴随着青春”。

或许,综N代最大的竞争力就是这些长时间的陪伴和积累下的受众,他们会质疑,但同时也会期待。

对于综N代来说,与其犹豫要不要继续,不如专注于节目内容本身。毕竟,至少它们还保有情怀带来的底气。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