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再难也要乐观 扛住就有希望

2020-11-16 15:55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fengluntalk),作者冯仑风马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冯叔,我在一个二线城市里创业,由于疫情等方面的原因,今年的经营不怎么顺利。几次觉得快要扛不下去了,但是放弃这个生意吧,又觉得很不甘心。有朋友推荐您的书《扛住就是本事》,有些好奇,您做生意的过程中,有觉得扛不下去的时候吗?又是怎么扛下去的?

冯叔:我从 1991 年开始创业,到现在也有 30 年了。应该说,我很少有觉得「扛不过去」的时候,但是,扛得特别艰难的时候不算少。比如,刚创业那些年,公司发生了债务危机,我们经历过被人上门逼债的各种摧残。

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我们欠施工单位的钱,他们就派人天天来堵门。我们被逼急了,一个合伙人对债主说,「我们还不起钱,不是态度问题,是能力问题」。言下之意,只要我们有了钱,一定还。

还有债主找了孕妇,带着孩子,来我们这,坐办公桌上,拉尿、撒泼,恶心大家。我们很糟心,但能怎么办呢?只能忍着,然后赶紧去想办法找钱,还钱。

还有一次,债主把我们逼到一个唱歌的地方,让我们把身上的现金,还有长城卡全拿出来,我们也只能给他。虽然我们心里非常难受,但也能理解这是人性,人家有人家的难处。

在那个「野蛮生长」的时代,我们属于「狗蛋式创业」的一批人。1991 年我们刚开始创业那会,中国连《公司法》都还没有,我们一开始借钱办公司,我们对创业是什么,商业模式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懂套路,唯一知道的就是要折腾。所以,那个时候,出了任何事,面对的处境再难,我们都要扛住。

后来,我们还想了个方法,再面对债主,不等到人家来催,我们提前一个月,主动上门跟所有债权人道歉、解释、求情,能还多少先还多少,剩下的再想办法。这样的话,往往还得到了一些债主的谅解和宽限。

有一次,我们还不上钱,有一个债主说一定要看我住在哪,他觉得,「你不还钱,说不定自己还在住别墅、逍遥快活呢」。

我就带他到我住的地方。那时候,我住在一个一居室里,地上放一张床垫,周围放了一些杂书。他就捡了几本书看了看,然后对我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看这些伟大的书,可真行!算了,我暂时不逼你了……」

后来,我们还清了所有的欠款。不少债权人,到现在大家都还来往,成了朋友。

所以,当你说面对疫情,或者经济下行,或者其它原因导致的经营困难时,我特别能理解这种内心的痛苦。债务危机,或者经营亏损,这是很多企业,尤其是创业者都会遇到的。

从我自己的经历来讲,在面对阶段性的挫折面前,还是要保持乐观。就像是翻山一样,现在在山谷底下走,只要坚持往前走,爬上山坡,翻过山头,就有机会到山的那一边,前面就可能出现开阔的地带或者丰茂的草原。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其实都不在于这个事本身,而在于人们对事情的解释。比如说丧事,通常人们有一套解释,于是哭天抢地;但是庄子有另外一套解释,于是他要唱歌跳舞。因为人们脑子里有不同的解释,所以有不同的行为,最后也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举一个例子。2001 年,美国发生了「911 事件」,纽约世贸大厦倒塌,将近 4000 人死亡。一年后,我们参与世贸大厦的重建。有一次,我和一位银行家去考察。他帮我去跟金融界的一些人谈,来支持我们做这个事。期间,他悄悄告诉我,「老弟啊,这个事恐怕不能做。」他认为,「这么小的一个地方,4000 人没了。这个地方就是个坟场。今后谁还来租这个地方?」

之后,我又和一些经济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聊这个项目。

很有意思的是,经济学家普遍都不看好,他们按照当时的房租、就业情况一算账,发现这个账算不过来。但是社会学家、研究灾难的专家都告诉我这个项目可以做。他们的理由是,「不管多大的灾难,一般 15 年以后人们就忘完了,过 20 年,也就是一代人之后,这个事就没有了。」他们都不认为重建后,大厦还会受到当年灾难的影响。

去年,我们在纽约的项目开业,社会学家、灾难研究专家的看法得到了印证。同「911 事件」之前相比,整个纽约下城地区的房租不仅没减少,反而涨了 15% 以上,旅游人口多了至少一倍。

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经验。遇到困难,甚至是遇到灾难时,要看到希望。人生态度一定要积极。遇到问题,你一点点往前赶,一点点磕,想办法解决它。哪怕问题只解决了一半,那也只剩下了半个问题,总比什么不做只是怨天尤人要好。

鲁迅的小说《过客》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一个过客来到一个茶水摊,分别与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对话,询问前方的路该怎么走。老人告诉他,前方是一个坟地。小孩告诉他,前面是一片鲜花。

同样一个地方,老人眼里看见的是坟墓,小孩眼里看见的是鲜花,可见两个人的视野和心态是截然不同的;而这个过客心里只有一句话:我要走,我要走,我要走。

我在创业和折腾的过程中经常会想起这个故事。我心里有两个地方可以去,一个是坟墓,一个是鲜花,不管哪个,总之就是「我要走」的状态。种想法陪伴着我,让我从开始很被动地创业,到后来哪怕负债累累的时候,始终没有放弃,仍然把丧事当喜事办。

扛住了,就有希望,就有未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