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左晖创业难,贝壳守业更难?

BT财经 2021-05-26 09:23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BT财经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贝壳找房(NYSE: BEKE)刚迎来2021年一季度业绩开门红,创始人左晖却骤然辞世,痛惜之余,投资者不得不为贝壳的未来揪心。

创办贝壳并推动它登陆美股以来,左晖“贝壳+自如+链家”三大品牌构成的地产中介帝国在行业内的领跑优势越来越明显。从市值上来看,目前贝壳的市值已经高达4000亿人民币,对比之下,我爱我家(000560.SZ)的市值为100亿元左右,58同城(NYSE:WUBA)2020年退市时市值停留在不到600亿元,贝壳断崖式领先稳坐C位。

最新消息显示,5月24日贝壳正式宣布,由联合创始人、CEO及执行董事彭永东接替左晖任董事长。与此同时,公司COO徐万刚被任命为执行董事,左晖则为“永远的荣誉董事长”。

创业难、守业更难。失去左晖掌舵、强敌环伺的贝壳,能够守住地产中介“商业帝国”的江山吗?左晖已经完成布局了吗?

高研发费用狂奔领跑

贝壳2021年一季度交上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熬过了跑马圈地烧钱扩张,公司也即将迎来利润释放期——在左晖离开后的今天再去看这份成绩单,不免令人更加唏嘘,难怪有人惋惜左晖“走得不是时候”。

就在左晖辞世前不久,贝壳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贝壳找房2021年一季度营收录得207亿元,较2020年同期增长191%,但比2020年第四季度的227亿元有所下滑。净利润录得10.59亿元,2020年同期亏损12.29亿元,这也是贝壳连续第二个季度单季归母净利润破10亿元。

相继从“跑马圈地”扩张烧钱和2020年疫情“黑天鹅”这两大泥沼中走出来,贝壳或许即将迎来利润释放期。在房地产万亿级市场里脱颖而出的这一黑马,将会给市场带来怎样的惊喜,一直吊足了投资者的胃口。

再来看财报里的另外三个值得关注的指标:核心业务增速、研发费用和经纪人数量。

先看核心业务,增速保持强劲。从诞生之初,二手房和新房业务轮流成为贝壳总交易额(GTV)的驱动引擎。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总GTV为1.07万亿元,同比增长224%。其中,二手房(存量房)业务GTV为6734亿元,新房业务GTV为3434亿元,二者分别同比增长244%和195%。另“新兴及其他业务”也贡献了527亿元GTV,同比增长197.3%。

虽然从GTV角度来看新房业务仅为二手房的一半,但从营收角度来看,二者已经相差不多:二手房业务在2021年第一季度贡献营收102亿元,新房业务营收为99亿元,二者同比增速也都在200%上下。

再看研发费用,2021年一季度贝壳研发费用支出为6.38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4.51亿元,显示出尽管处于业内领先,贝壳依然没有减缓步伐。据财报,贝壳找房已经覆盖了2.44亿套房屋,累计完成对1092万套房屋的VR采集,较去年同期几乎翻番,3D楼书、AI户型解读等更多功能也在不断丰富。

最后来看平台上聚集的经纪人数量。做平台生意的贝壳在2021年一季度跨店合作比例提高到76%,外部(非链家)贡献的房源占比提升至83%。平台聚集的经纪人达到52.8万、经纪门店4.9万家,巨型旗舰平台身影已经浮现。

一骑绝尘但强敌环伺

在房地产这个万亿级市场一骑绝尘,贝壳的竞争者也在火速入场,58旗下安居客、我爱我家、阿里和易居联手打造的天猫好房都是劲敌。

火药味最浓的竞争,来自58集团背景的安居客。4月阿里巴巴因涉嫌垄断被巨罚182亿元、互联网平台谈“二选一”色变的敏感时机,58同城董事长姚劲波在社交平台称贝壳找房搞“二选一”,甚至直接呼吁按照4%标准罚贝壳40亿元。

彼时姚劲波晒出了两张有“自愿与平台合作且期间不得为其他渠道提供房源”等字眼的贝壳合作合同,来佐证贝壳垄断房源。但贝壳也第一时间回应自创立起就坚持依法经营。那贝壳究竟有没有搞垄断?新华网上《财经国家周刊》文章援引了多方观点,发现在当下阶段尚难以清晰衡量房地产行业参与者是否垄断。

从目前的公开报道来看,尚无市场监督机构对贝壳涉嫌垄断做出裁决,但暴风雪前的风声似乎已经响起。5月25日下午,36Kr援引路透消息称,市监总局对贝壳启动反垄断调查,但旋即贝壳公关负责人向“银柿财经”表示这是一起“乌龙事件”。截至发稿,尚无市监部门的官方通报。

但贝壳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很可能继续被反垄断“戳脊梁骨”。比如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曾表示“贝壳最大的问题是拥有了定价权”,房天下董事长莫天全也曾经在全国两会期间表示,当下房源信息集中在头部经纪公司的手中,买、卖方的议价能力被削弱。

对贝壳不利的还有,2021年以来贝壳陆续在国内重点上调中介费,从过去的2%涨至了3%,上涨的1%由卖家承担,购房者的中间费维持2%不变。“极点商业评论”引用一位地产行业观察人士观点表示,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一费用上涨一定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将会增加购房者的压力。

姚劲波借反垄断重锤砸向贝壳,自然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自从58同城从美股私有化退市后,姚劲波一直想把房产中介业务单独打包推向二级市场。4月8日,港交所网站显示安居客正式递交上市申请。

安居客将会成为贝壳的竞争对手吗?有市场观点表示质疑,因为从招股书来看,安居客和贝壳的商业模式不尽相同。从收入结构来看,安居客超95%的收入来源于“在线营销服务”,对比来看“交易服务”业务收入在过去三年的收入占比仅为1.1%、3.5%、2.8%。也就是说安居客赚的是中介信息的钱,贝壳赚的是房产交易的钱,而后者的价值更被投资者看重。

前文提到,资本市场非常熟悉的58退市时的市值在600亿元左右,改弦更张后的安居客就能在港股市场“脱胎换股”、获得比肩贝壳市值的认可吗?可能性其实并不大,毕竟有前车之鉴:2020年中概股赴港第二上市潮流中,阿里、百度和B站在香港市场获得的估值都和美股市场相差无几。

除了安居客,A股上市的我爱我家、易居和阿里联合打造的“天猫好房”也是不能忽视的对手。

比如我爱我家近日就公布了一个三年目标:建立万亿元级别交易额的数字驱动居住服务平台。公司加盟事业部总经理高志刚表示,我爱我家将“把能量开放出来,赋能更多的中小机构”——《北京日报》认为,这样语气和动作令人很容易联想到三年前的贝壳。

我爱我家的加盟业务也已经在2020年就开始铺开。目前,该业务已进驻15座城市、覆盖超1300家门店、聚集一线房产经纪人超6000名。

有“阿里+易居”背景的天猫好房,竞争力不言而喻。阿里有流量、有技术,易居有专业背景,这样的组合一度被看为珠联璧合。

2020年9月,双方召开发布会联合建立不动产交易协作机制,“天猫好房”正式横空出世,并宣称至少在未来的三年内不赚钱、所有收入100%补贴购房者的豪言在当时引爆了市场情绪。在发布会当天,60多家百强房企的董事长或者总裁到场支持,其中不乏万科郁亮、碧桂园莫斌、富力地产李思廉等大佬,架势相当足。

不过相比业务发展,最近成立不到1年的“天猫好房”架构调整引起了市场关注。4月28日,易居宣布收购原本属于阿里的天猫好房85%股权,同时,阿里、云锋基金和易居董事局主席周忻增持易居。交易完成后,易居全面掌控天猫好房,而阿里“退后一步”成为易居第二大股东。

架构调整并未影响天猫好房打造巨型房产交易撮合平台的野心。易居周忻最新表示,未来三年力争实现天猫好房平台日活300万、年交易规模超2万亿元、年营收500亿元的目标。

强敌摩拳擦掌,剑指同一个对象——贝壳。骤然失去左晖的贝壳,将如何迎战?

贝壳路在何方?

据《市界》报道,有业内人士表示,贝壳找房的治理结构比较规范,但左晖的突然离世影响仍在评估当中。也有媒体探访贝壳总部后表示,公司办公秩序维持井然。

据中新经纬,早在2019年左晖就曾公开表示,贝壳是彭永东(时任贝壳CEO)和团队的事。已经入驻贝壳的21世纪不动产总裁卢航表示,在高管团队方面,左晖这几年已经布局良多,他的离世不会对贝壳造成太大影响,预计未来公司仍将会平稳运行。

中信证券也在一份报告里将左晖的去世和苹果创始人乔布斯相比较,公司管理层稳定过渡可能已经得到了充分有效的准备。5月24日彭永东顺利接下左晖衣钵,也在市场预期之中。

有媒体指出,或许是筹备“退位”,近几年左晖已经密集卸任几百家关联公司的职务。自2017年以来,左晖已经陆续退出了500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200多家公司的主要人员。最近一年半,他更是卸任了98个企业的实际控制人、99个企业的最终受益人。

不过当前,他关联的企业仍然高达600家以上。尤其是对于上市实体贝壳的控制上,他拥有38.8%的股权和高达81.1%的投票权。

与此同时,留给继任者的“守业”任务依然艰巨。

首先,十万级别的庞大经纪人团队分布在各个省市,大而散的体系带来的是管理难题。

其次,断崖式领先的贝壳目前是行业竞争者眼里共同的“敌人”,保住头把交椅、防止被弯道超车不容松懈。

最后,左晖曾经设想,贝壳的未来会辐射到装修、家居、社区服务等更多领域的,谁来践行完成他未实现的梦想?

贝壳不缺方向,只待前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