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兼职半年,月赚12000,我劝你不要写网文

财经小锄头 2021-06-09 15:37

作者:小锄头

原创:财经小锄头(chutou0325)

2008年初,南方发生了一场大冰灾。

冷流肆虐,水电断绝,交通瘫痪,一根蜡烛卖到了50块钱,一斤大米卖到了10块钱,到超市给手机充电,一次收费20块。

那个寒假特别难过,灾害影响了20个省,物资短缺、生产停顿、生活无保障……似乎一切都在考验一个家庭的财力,但对于一个刚上初中的学生来说,去租书店借一本书消磨时间,实在是惬意极了。

那一年,我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堂哥恰好来家里玩,就拿着我的借阅卡借了一本厚厚的网络小说——《异界修神传奇》,第二天看完之后就丢到了我手里。

禁书!

鬼使神差,我翻开了第一页。

从此,再也没有走出来。

出来看小说,总有一天是要写的。

虽然没什么太多好说的,但也先自曝一下成绩吧。从2017年开始算起,我在起点前后更新了两本书,更新时间是460天,总字数183万字。

稿酬收入一般般,第一本扑街算是练手,这里公布一下第二本书的稿费,创作时间大概是半年,于2018年6月基本更新完成,分成收入5.5万左右,加上前不久签的免费买断,估计最终在7万块钱左右,稿费收入月均1.2万的样子。

离开网文圈已经近3年,时至今日QQ读者群仍然活跃,偶尔还有人私信问下一本书什么时候发,当初无意中在小说中留下一个公众号名字,偶尔发了几张地图和人物,没想到单篇阅读量能达到几千。

粗略一看似乎还行,而且越到后面每个月的稿费越高,很多书友和朋友问我,为什么这么匆匆就完结,每当这时我一般讪讪而笑,偶尔还奉劝一些新人,趁早绝了写网文发家致富这个心思。

网文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很多人上班上到抑郁了,看了几本小说就想呆在家里敲敲字走上人生巅峰,心里的小算盘都盘出包浆了。

比如下面这一条知乎提问:

下面,我将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蓝本,给大家说说我是如何入坑,这个行业对新人来说到底是否友好,网文未来的发展大势如何。

90后,其实都是网络文学的原住民,就拿我来说吧,从13岁开始看网文,什么《盘龙》《凡人》《星辰变》《斗破苍穹》《遮天》等等,一本都没漏下。上中学的时候,只要有时间,那必然要去租书店或者网吧走一遭。

冥冥之中,似乎也为我走上网文作者这条路,埋下了伏笔。

看多了,就觉得不得劲,特别是书荒的时候,随便点开一本书,凡人流、兵王、保镖、退婚流、扮猪吃老虎、打脸、热血、后宫等等……每一本,都感觉似曾相似,熟悉的套路扑面而来,自己动笔写一本书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除了创作欲,还有一个个激动人心的财富神话——“中原五白”个个年赚上亿,天蚕土豆一书封神,猫腻1字5元,即便是腰部作者,一个月赚三五万也不是什么问题……

写一本网络小说,就是一次创业。

2017年3月,大四实习的那一段时间,我终于下定决心回家全职搞一下网文。

这是一个非常疯狂的决定,稍微了解网文行业的人都明白,这一行的金字塔结构严重畸形,网文圈一直流传一个比例,说能签约上架的作品可能还不到98%,签约之后能走到上架收费的作品更是少之又少,而最终订阅还过去的,能靠这个职业养家糊口的,最少也是小神(一般认为起点作品入精品算小神)的级别了。

而我,作为一个22岁的青年,刚大学毕业就呆在家里,在外人看来确实有逃避现实的嫌疑,亲朋友好不管是出于何种想法,都觉得是不务正业。

但初生牛犊不怕虎,谁又甘心自己的“才华”被埋没?

这是冲动吗?

不是。

试问,哪个迷茫的小年轻,谁能扭转一个时代的号召呢?

2010年,中国网民数量为4.5亿,短短八年后就蹿升到了8.29亿,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排名第一。

在人口红利的催动下,各种阅读APP如野草一样肆意蔓延,这是一个属于草莽的年代,紧贴年轻人的网文市场自然也风云激荡,对网文创作者来说,也极具诱惑。

巨头,也在插手这一片大蓝海。

2013年,腾讯上线创世中文网,成立腾讯文学,网文老将、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挂帅,网文野心呼之欲出。

12月,百度以1.9亿元的价格收购纵横中文网,并用贴吧、百度搜索等注入流量,并与旗下的爱奇艺PPS遥相呼应。

2014年4月,掌阅公版上线,积极与各大智能机厂商合作,捆绑装机,用户疯狂增长突破了6亿。追书神器、快读、免费小说阅读网等盗版APP,也如流寇一般肆虐。

2015年,腾讯文学斥资50亿元鲸吞盛大文学,将起点中文网、榕树下、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晋江文学城等原创和分发平台都收归旗下,整合成了一个庞大的阅文集团。

同年4月,阿里文学成立,囊括了书旗小说、UC小说、淘宝阅读等多个频道。

至此,网文江湖正式被撬动起来,从2013年到2016年,网文的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4.9%。2016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数高达3.33亿,也就是说每十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三个人是网络文学阅读者。

2018年,阅文赴香港上市,市值达到上千亿,再加上网易云阅读、搜狐阅读、塔读文学、掌阅、17K、黑石、磨铁等等,一个庞大的新兴热门行业冉冉升起。

时代的裹挟下,没有一个人能心如止水置身事外。那几年,恰逢我读大学,辗转几个网站,马甲换了几个,不断扑街之下,写了几十万字的我,自我感觉文笔有大进步,心中那团火焰更加躁动不已。

于是,这才在毕业之后,毅然决定闭门写网文。

结果,仍然是出师未捷先扑街。

那本书是仙侠类型,文笔尚可,但是放在一堆仙侠文里毫无新意,签约不是什么难事,几轮零散的小推荐后,读者寥寥无几,上架收费后,成绩更是惨不忍赌。

失望、懊恼、迷茫……种种滋味糅合在一起,没有失败过的人,或许很难体会那种感觉,在领了起点几个月的低保后,最终不得不匆忙将之结尾。

或许是心思通透,一下子开悟了。

以前,写小说是凭着一股执念,写仙侠类型是因为这一类书很有市场,收益不错,奔着钱去的心态比较大,这样一来,确实也很难写出仙侠中的“仙”味,每天都绞尽脑汁不知道后面该写什么。

写故事,还得选自己擅长的东西。

我擅长什么呢?

历史。

从小就喜欢看各种历史故事,每次开学新书发到手里,第一本看的书总是《历史》,后来学会自己找历史书看,也更喜欢研究历史背后深层次的原因,甚至是找一些西方历史佐证和比较,津津有味。

过去,我从未尝试过写历史争霸文,因为它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分类,就算是出类拔萃,订阅收益也绝不会太高。

但是,经历过第一本书的失败后,反而得出了一些经验——写陌生的东西,磕磕碰碰,写擅长的东西,必能行云流水。

无意中get到创作真谛,真正抛掉逐利之心,反而才有逐利的可能。

或许,也正是知识储备和兴趣,让我有幸在创作经验不足的情况下,仍然能够积累一大票铁杆粉丝。六千字签约,十几万字上架,首订只有100多,但每个月都在增长……

直到有一次,去外婆家吃饭。

老人家拉着我的手,一脸愁容:“崽啊,你还没找到工作么?”

那一刻,我哑然失声。

事实上,写小说遇到困难远不止于此。

很多人第一次写网文,都存在闯一闯的心态,万一就火了呢?

任何一个作者群里,都不缺乏这样一群人:经常被朋友和同学吹捧“文笔好”,渐渐的自己也飘飘然了,以为自己真的能吃网文这碗饭,直到陆陆续续切了几本书,才终于承认过去的文字有多么生涩,然后又总是喊着开新书,结果一直停留下前面几章,几年过去了新书还没发出来……

一旦写网文,那就要做出选择:如果全职,那么就意味着要全天坐在电脑前码字,很少能有机会与外界沟通,一个人承受孤独,长此以往肯定效率低下;如果是兼职,那么下班肯定不会再有休息时间,非大毅力不可为。

即便你能严于律己,坚韧忍受,但人作为社会动物,必须要考虑到亲朋与四邻的眼光的。当某一日,你的邻居阴阳怪气对你说:“年轻人不能总是坐在家里,还得去外面见见世面,我家崽……”

你该如何回答?你的父母,心中是何滋味?

其实,大部分父母对这个新兴行业都不了解,或许只是出于对你的爱护,默默支持而已。

就拿我自己来说吧,在闭门写小说的几个月里,家里人经常小心翼翼的问我,要不要在写小说的时候“顺便”考一下公务员,偶尔吃饭的时候,又来一句“某某某在当老师,一个月XXX钱,一天只要上两节课,其余的时间都能自己支配”。

所以,在写作之前你必须问一下自己,你的笔力真的能写出心中的故事么?你真的有写作能力么?你真的可以无视他人眼光么?

这些来自内心深处的拷问,在每一个迷茫之夜,我都经历过。

当然,如果以上问题都是毛毛雨,你又需要考虑一下行业前景了。

也许有人说,网文这个行业还要看什么前景,你看看XXX一书封神……

大人,时代变了!

2018年之后,网文界再也不复之前的盛况,抢人头撒补贴什么的,都已经成为过去式,行业的内卷压抑着每一个作者。

根据阅文集团财报,2020年它的营业收入是85.3亿元,相比于前几年动不动就百分之五六十的增速,阅文2020年增速只有2.13%,创历年新低。

而且,这2.13%的增速来之不易,它的“销售费用”大幅增长了20.46%。可能有些人听不懂财务术语,其实解释起来很简单,大概意思就类似于“一个公司为了多卖2.13%的货,结果多花了20.46%的销售开支,摊薄了整理利润率。”

类似的还有掌阅,掌阅在最近几年营收增速连年新低,2019年陷入负增长,2020年即使拔出泥潭,增速也只有9.47%,与2016年、2017年的超高增速,形成了鲜明对比。

阅文和掌阅是行业的两大龙头,它们营收增速的降低,至少从侧面反映网文市场的总体增速在放缓,作者的总体收入肯定也会受影响。

事实上,有些渠道还在萎缩。

比如,阅文2020年第三方平台的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了22.8%,腾讯自营渠道在线业务收入同比减少18.4%。

然而,2020年底阅文的作家数量已经超过超过了900万,相比于2016年几乎翻了个倍。

900万意味着什么?

在财报中,有一个“在线业务”收入,它包含了付费阅读、网络广告、第三方网络游戏,在2020年阅文的财报中,阅文的在线业务收入为49.3亿,公布了部分广告收入为3.8亿。

我们假设剩下的全部来源于付费阅读,而且全部按照50%的比例与作者分成(实际上第三方渠道等,作者只能拿1/4),那么平摊到每一个作者头上的收入,就是(49.3亿元-3.8亿元)÷900万×50%≈252元/人。

也就是说,平均每个作者一年的收入,仅有252元不到。

阅文还算是很良心的,毕竟是业界第一,有丰富的自有渠道,剩下阿里文学、百度文学以及一众中小网站,作者大部分收入来自分成只有1/4的第三方平台,平均收入可能更糟。

不仅作者群体在内卷,免费的冲击也在侵蚀着付费的市场。

比如,阅文就在财报中毫不避讳的说,平台的付费用户在增加,但被免费吸引走的更多,导致月付费用户数量增长缓慢。

根据QuestMobile 数据,2020年12月,付费阅读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为374分钟,同比增长5.1%,月均使用天数为4.9天;免费阅读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为694分钟,同比增长46.4%,月均使用天数为10.9天。

看到没有,免费阅读用户无论是从时长还是增速,都远远超过了付费用户。2020年,阅文的付费比率只有4.5%,而免费能给作者赚多少钱呢?

至于这些平台为什么要大力发展免费阅读,其实道理很简单。

一方面,七猫小说、番茄阅读等免费阅读APP崛起,开创广告收入模式,倒逼阅文、掌阅、书旗等平台加入;另一方面,免费阅读天然给IP传播提供了捷径,2019年阅文53%的收入来源于IP运营,先用免费阅读传播IP,以后靠拍电视剧和游戏改编赚钱,可比付费阅读赚钱舒服多了,天花板还更高。

这种趋势,现在还只是苗头,但官方免费肯定会比盗版更具有吸引力,IP崛起也是未来一个大趋势。

但是,影视改编和游戏改编肯定是极少数作品,一年的数量非常有限,那么网文作者的收入保障,要靠什么?

结语

2018年,我受够了一个人闭门写稿,不人不鬼又没钱的样子,匆匆将小说结尾,南下去了深圳。

得益于之前的网文经验,文笔尚可,于是干起了财经自媒体,时隔三年之后在这里瞎说大实话,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业,不要轻易全职,掂量好了再入坑。

至于那些正在码字的人,我这里想做一个小调查。

2020年,你写网文赚到252块钱了吗?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