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赵薇夫妇被赶出资本圈后

蓝字计划 2021-07-13 09:05

作者|凸鲁

编辑|周大锤

原创首发|蓝字计划

即使被赶出证券市场,赵薇和黄有龙这对坠落的股神夫妇,也未曾在世人眼中消失。

6月25日,黄有龙因拖欠3亿港元债务,连同担保人一起被告上法庭。

2016年8月、10月,黄有龙向明诺国际财务前后借走1亿5000万港元,他只还了10个月,然后再没兑现过。

这笔欠款,如今本金加利息已累积近3亿港元,约2.5亿人民币。明诺国际财务没办法,只能起诉。

在这之前,赵薇的770万股权数额也被冻结。

23年前,赵薇凭借小燕子一角晋升亚洲顶流,一夜爆红。11年后携手黄有龙进入金融圈,点石成金。

风水轮转,往日娱乐和资本携手的玉女金童,如今声名狼藉。

站在顶峰的时候,赵薇曾说自己看得很明白,“明星是个虚荣的职业,保持清醒才不会被虚荣心带着走。”

到头来,还是逃不过说得容易,做到难。

进入娱乐圈以前,赵薇对“安全感”充满渴望。

长江绕过安徽中南部的无为市,奔向上海,汇入太平洋。生长在这个富庶的鱼米之乡,小镇青年赵薇有个梦想,要向广阔的大海前进。

中考那年,赵薇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爸妈问她要什么奖励,她的回答是“去首都”。

买了张硬座火车票,年幼的赵薇一路向北,火车驶进北京火车站,她下了车,被亲戚带到了远在房山的家。

房山离北京市区很远,赵薇觉得自己被骗了:北京怎么长这样?

或许,那时小燕子的刁蛮已经初见端倪,十来岁的小姑娘天天在家闹,嚷嚷着“我要去北京!我要去北京!”

这趟旅途没给她留下什么美好的记忆,离开的时候,赵薇心想着:我以后还要来北京。

回到家乡不久,赵薇再次考上芜湖师范学院,如果走毕业分配,多半会成为一名幼师,外人眼里的铁饭碗。

可赵薇并不开心,说这份职业空洞且渺茫,“我们一辈子在寻找的,其实还是一种安全感。”

安全感来得很意外。

1993年,《画魂》剧组到安徽取景,在芜湖师范学院招群众演员,赵薇客串了一位青楼女子。

其他同学演完,都把这段经历抛到脑后,只有赵薇忘不掉演戏的感觉,她说服家人,允许她考艺校。

据说那年,赵薇绑着石膏去芜湖师范学院请病假,然后直奔上海谢晋恒通明星艺术学校学表演。离家那天,父母哭到不行,她在一旁偷乐。

后来从艺校毕业,赵薇终于如愿以偿来到北京。

参演的电视剧《姐姐妹妹闯北京》收视率不俗,让她崭露头角,在戏里,米小雪和姐妹分开,重启新生活,而戏外,师范生赵薇走进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大门。

就像每个小镇青年一样,赵薇对选择十分敏感:“哪条路能让我最快看到外面的世界,我就走哪条路。”

大二那年,她毫不犹豫地跳上琼瑶阿姨的大船。

那时,琼瑶没去过《还珠格格》剧组几次,整颗心都在蒋勤勤的《苍天有泪》那,谁都没想到《还珠格格》反而成为爆款。

赵薇意识到《还珠格格》的火爆,是在被门房老大爷大骂一顿以后——写给赵薇的信,从全国各地汇入北电,堆出几个房间,大爷要把来信地址一个个抄下来,快被逼疯了。

拉上同学,提着装满信的袋子回宿舍的路上,她才后知后觉:自己好像火了。

上到六七十岁的大爷大妈,下至七八岁的孩童,都被《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打动。

从此,大陆诞生出第一个流行偶像。

黄晓明、陈坤等人都以“赵薇同学”为荣,粉丝们海量打印小燕子的照片,还拯救了不少濒临倒闭的印刷厂。

社会学家称之为,“小燕子风暴”“赵薇现象”。

“姓名”搭“现象”,在赵薇以前,一直是日本明星的专属——“木村拓哉现象”“高仓健现象”……这是对偶像影响力的高度认可。

赵薇随后又参演《还珠格格2》《情深深雨濛濛》等琼瑶剧,继续拱火,这把火熊熊燃烧,穿越世纪末,来到2001年。

这一年小燕子的春天还算美丽,等到夏天却风云突变。

《时装》杂志为赵薇拍摄的一张照片闯了祸,衣服上的图案中有一个红色的太阳,还射出红色的光。乍一看,赵薇像是披着日本军旗。

排山倒海的负面舆论向赵薇倾轧而来,好在那时网络不够发达,舆情也好控制,小燕子又越过了这道坎。

经此一役,赵薇意识到明星光环带来的安全感也很脆弱,她希望自己能成为“独立女性”,像偶像杨澜一样。

赵薇在“独立女性”路上大步向前,是在遇到丈夫黄有龙之后。

在《康熙来了》,赵薇说自己和黄有龙是通过一位前辈介绍结识,那时对方递给她的名片上,写着“广州金叶子酒店董事长”。

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有龙身上的标签只有一个——神秘富商。俩人结婚时,他留给公众的感觉,好比玄幻小说里被冷藏多年的天才,关键时刻凭空亮相,艳惊四座。

从已知的消息来看,黄有龙是湖北武汉人,幼年离家,生意遍布大陆、香港、新加坡等地。但根据新京报记者的调查,这并非是事情真相。

黄有龙是湖南省邵东市佘田桥镇人,一位政府官员说:“好多资料都介绍说他是武汉人,不知道是不是他(黄有龙)自己这么说的。”

对此,同乡的村民们推测道,“为什么说自己是武汉的呢?我们这个地方太小了,说出去不好听。”

村民描述中,黄有龙一家并无过人之处。父亲黄孝成也和其他村民一样,以养鸭种地为生,而小时候的黄有龙则性格内向,不大合群。

1980年,黄孝成带着家人搬离龙塘村到外打拼,然后几乎与村人失联。等到黄有龙成名人才衣锦还乡,在老房子旁边盖起三层小楼,偶尔回家祭祖有个落脚。

和赵薇恋爱之前,黄有龙曾创造过一位“港姐股神”。

叶翠翠是2005年的港姐冠军,“样靓身材正”。在2008年上半年,她认识了富豪黄有龙。黄有龙通过量身打造度假村广告来靠近她,为了见一面,会在楼下等六、七个小时。当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求爱行为,出现在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身上,叶翠翠也不禁被折服。

两人在一起后,叶翠翠在黄有龙的辅助下投资、炒股,购置了两套豪宅,赢得“港姐股神”的称号。

可惜这段感情只维持了三个多月。黄有龙想尽快结婚,要求叶翠翠给他生个孩子。叶翠翠以太年轻为由不肯答应。

被拒绝的黄有龙很果断,从此和叶翠翠不再联系,并且很快找到愿意和他结婚的人。

如果没有脚踏两条船,赵薇和黄有龙算闪婚。虽然具体日期没公开,但根据两人在2008年隐婚的消息看,黄有龙在2008年和叶翠翠相处三个月后分手,再和赵薇相恋,同年结婚,也称得上神速。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赵薇,似乎对婚姻没有什么幻想,“婚姻这个东西,我自己认为是不值得去强求。对于我来说,我甚至是一个对婚姻不抱希望的人,而不是我对婚姻抱着很大希望去走进婚姻的人。”

不像很多嫁给富豪的女星,心安理得做只金丝雀,缺乏安全感,立志做独立女性的她,选择与黄有龙资源共享,共同巩固财富实力。

据港媒报道,黄有龙和赵薇结婚前身家4亿港元。婚后赵薇淡出娱乐圈,除了筹备电影《致青春》外,财富也在快速积累。

要赚大钱,只靠打工肯定不够,来钱快还是得玩资本游戏。

2009年,华谊兄弟作为首批28家创业板公司之一登陆资本市场,公司股东不仅有王氏兄弟,还有黄晓明、冯小刚、李冰冰等明星,掀起“明星持股”的浪潮。

两年后光线传媒上市,与华谊兄弟在娱乐业分庭抗礼。

这一年也被誉为明星介入资本的元年。文化产业高调“上位”,被正式定义为国家支柱性产业。参股影视公司成为明星跨界新选择,两者高度捆绑。

原本与明星八竿子打不着的IPO、借壳上市、收购、挂牌新三板等术语,现在不断在他们耳边涌现。

根据新京报调查,截至2014年,5年里有50多位明星当上股东,收益多的有上亿元,少的起码过百万。

而赵薇,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时代华文书局曾出版一本书,叫《近观马云》。里面整合了12位老友对马云的评价,其中有史玉柱、冯仑、任志强等资本大鳄,赵薇是唯一的娱乐明星。

在文中,赵薇对马云不吝赞美,说如果能跟马云搭戏,对她来说还是“非常刺激和挑战的一件事情”,毕竟,马云“本身就非常传奇,非常有个性”。

一个想布局电影业,一个要掺和资本圈,俩人的相遇恰如其分。

与百度、腾讯的渗透影市相比,阿里巴巴确实下场稍晚,但作为电商巨头,阿里大可以拿钱换时间。

2014年3月,阿里为解决电影融资推出“娱乐宝”;4月,美团CEO王兴公开表示,阿里巴巴拥有美团网10%~15%股权,美团旗下是电影票务销售占大半市场份额的猫眼电影。

注资美团之后,马云的云峰基金又以12.2亿美元入股优酷土豆,打通其在视频行业的重要环节。

6月25日,阿里巴巴完成对文化中国传媒的收购,持股近六成,文化中国正式更名为阿里巴巴影业。

等到2014年12月,赵薇夫妇出手了,以每股1.6港元的低价,买下阿里影业近约19.3亿股,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几个月后,阿里影业股市大涨,赵薇夫妇账面盈余44亿港元,随后在接近最高的位置抛售部分股份,套现近10亿港元。

海外版人民日报点评这两口子:抛售时机之精准,有如神助。

影视文化公司有种商业模式,就是寻求品牌价值榜上靠前的明星。“大陆第一个流行偶像”“大陆最会拍的女导演、最会演的女演员”等荣誉加身的赵薇,显然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实际上,赵薇的几次出手,身边都有“云峰”的影子。

2015年5月,赵薇夫妇和云峰基金的几位创始人马云、史玉柱、虞锋等人,共同认购瑞东集团股票。一个月后瑞东集团复牌,股票涨幅超过150%,震动港股市场。马云的账面净赚55亿港元,而赵薇夫妇账面盈余达74亿港元。

媒体调侃称,赵薇夫妇“跟随”马云炒股,日赚74亿元。

11月10日,赵薇和虞锋入股中国创意。两人以每股0.39港元认购5400万股股票。8天后,中国创意上市,以每股4.4港元开盘,4.0港元收盘,涨幅达到925.64%。

这一次,赵薇是真的八天赚了1.949亿港元。

这些商海打拼携手同行的革命友谊,也延续到生活中。

赵薇和马云一起泼墨作画、拜访气功大师王林。一起K歌时,马老板的蒙古长调让她惊叹不已。

马云也投桃报李,出席黄有龙他爹80大寿,还在邀请比尔盖茨吃饭、注资恒大足球俱乐部等重要场合,邀请黄有龙出席。

一次饭局上,马云说兄弟聚会,张国立主持是最好的,没有他不行。

张国立笑着调侃道:我说马云马校长,我每天都在读你的心灵鸡汤。你们大老板们聚会的时候你想到了我,请问你挣钱的时候,为什么想到的是赵薇?

据《财经》记者统计,赵薇夫妇同时经营影视、酒业贸易、4S店等多项业务,截至2016年11月30日总资产合计约1.57亿元。上述相关资产总价值约56.63亿元。

那一年赵薇入选《2016年胡润全球富豪榜》北京最富101人中,是唯一入榜的明星。

江湖人称,中国女巴菲特。

女巴菲特的牌子,一度成为投资人的风向标。

2016年12月26日,万家文化正式宣布:龙薇传媒以30.6亿元收购万家29.13%的股份,正式成为万家的实控人。

这则公告一经发出,股民们纷纷买进,万家文化连续涨停。

赵股神一出手就是30亿,成为100亿上市公司的老板,噱头很足,不仅引来股民闻风而动,就连上海证券交易所也重视了起来。

成立不到两个月的龙薇传媒,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都为零,却收购万家文化这个多年不盈利,没主营业务,质地一般的公司,图什么?

六天后,上交所向龙薇传媒发函询问:收购的钱哪里来的?

龙薇扭扭捏捏说出实情,自掏六千万,其他30亿都是“借”的——从第三方机构借15亿,再质押还没到手的万家股票,融资15亿。

有一点值得注意,借钱的银行是西藏银必信,担保措施是赵薇的个人信用。

这是巨额融资,典型的空壳收购案例,杠杆率高达51倍。重点是,资金尚未落实,就发布收购信息,已经违背信息披露的法律规定。

赵薇夫妇并不缺钱,手上直接间接持有金宝宝控股、顺龙控股、阿里影业、云峰金融、唐德影视等多家上市公司股权。截至2015年年底,这些股票市值约45.22亿元。

堪称教科书般的空手套白狼。

2017年2月,因融资问题,龙薇的收购计划“缩水”至5.29亿元,不足原协议两成。3月,万家文化再发公告,终止股份转让事项。随着监管者和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这场收购以“互不追究违约责任”告终。

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龙薇的这次收购,正处于中国证券市场最为敏感的时期,刚经历股灾的打击,又遇上包括万达院线、乐视网在内的文化传媒领域遭遇重组失败。

新官上任的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坚定实行去杠杆政策,对资本运作的监管力度指向越来越严。

那年12月3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举行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刘主席才发表讲话:这里我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

23天后,赵薇夫妇以前所未有的51倍高杠杆往枪口上撞。

为了挽回声誉,黄有龙发长微博辩解:也许我缺乏金融经验,也过于乐观判断自己的能力和形势,但我从没有过任何违法的想法或者越过道德底线去获取财富,相信法律会调查清楚。

赵薇转发了这条微博,说自己不需要和其他人解释,“不爱我就不爱我了吧!如果需要解释我只能说:谢谢你没爱错我,我一生问心无愧!”

有没有做错,赵薇夫妇说了不算,网友说了不算,证监会说了才算。

根据调查结果显示,龙薇传媒在信息披露上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以及重大遗漏等违规违法行为,又叠加名人效应等因素,严重误导市场及投资者,严重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对万家文化、龙薇传媒的处罚直接顶格——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对黄有龙、赵薇等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并认定其5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赵薇曾不服上诉,不过都被驳回。后来那条微博被赵薇删除,她也宣布退出龙薇传媒,不再担任高管和法人。

燕子扑腾着受伤的翅膀飞走,留下一地鸡毛。

最可怜的还是股民,再次验证了自己的韭菜体质。万家文化从复牌到收购“流产”,股价由18元涨至25元,涨幅近四成,再跌到13元。

无锡方万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绍霞说,“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一定要保持理性,不要在资本市场盲目追星,避免付出沉重代价。”

投资者们蒙受重大损失,纷纷联合起来集中维权。截至2019年5月18日,祥源文化(原万家文化)收到544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诉讼金额超5700万元。

股民告赢上市公司和明星,这在证券投资者维权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甚至引得人大代表樊芸在会议上呼吁:管管割韭菜的赵薇们!

这一点,赵薇倒和偶像杨澜殊途同归。

90年代杨澜穿着职业装在央视亮相,笑容甜美,堪当大众女神。后来她离开央视,去美国留学,和吴胖子结婚,叱咤商海。再回首,不见当年半分清纯,虽成一方女王,大出风头,但也给人留下骗术高明的印象。

刚曝出收购万家时,《中国经济周刊》的记者问赵薇经纪公司,“为什么买万家文化?整件事情跟马云有没有关系?”

对方没回应。

后来事情闹大,马云出来避嫌,“我跟赵薇加起来见面也没超过十次,其中大概至少五次还是因为公益活动在一起。”

可惜根据网友们调查,只在新闻报道里,两人的互动就不止10次。

就算马云和赵薇真不熟,马云的阿里也和赵薇的钱很熟。

和黄有龙夫妻双双被禁入以后,赵薇以母亲魏启颖的名义参股了阿里,手上持股不算多,也就5个亿,黄有龙欠明诺国际财务债务的两倍。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马云站上外滩,向巴塞尔协议和中国金融系统开炮,让赵薇原本稳赚不赔的投资,变成了一场游戏一场梦。

从生意人的角度看,马云和巴塞尔协议过不去并不意外,巴塞尔协议Ⅲ所引入更严格的杠杆率监管标准,能避免更大的资本市场风险,但也挡了蚂蚁的财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曾经在书里分析过蚂蚁的高杠杆率有多惊人:

16年底到17年初,银监会、人民银行进行资管业务整顿的时候发现,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增加到了3000多亿。方式是蚂蚁以30亿放贷规模,融资获得了银行约60亿的贷款,两者相加约90亿。接着蚂蚁通过复杂的设计去资本市场做ABS(资产证券化),摆脱了杠杆监管的束缚,90亿资本金循环40次,形成了3600亿的规模,放大了100多倍。

限制杠杆率,等于直接从脚踝起砍走蚂蚁的利润来源,难怪马云要慷慨激昂地呐喊,“过去16年,蚂蚁一直在坚持探索,如果普惠、绿色、可持续是个错误,那么我们愿意一错到底!”

很可惜,一错到底的代价,蚂蚁未必承担得起。

就在上市前三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发起监管约谈,随后蚂蚁上市未半而中道受阻,拉着阿里的股价一路狂跌。

一夜蒸发的除了近700亿美元市值,还有中国女巴菲特的财富神话,赵薇夫妇资产大幅度缩水,债务挨个暴雷,只是时间问题。

天眼查App显示,黄有龙在内地基本没有布局,名下仅两家公司,深圳市东润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环日投资有限公司。前者持股49%,后者已在2016年注销。

赵薇在2019年有20家公司,还能在胡润百富榜位列第912名。现在只剩14家公司,榜单上已经搜不到名字。

夫妻俩在资本上不存在交集,社交平台上早就没了互动,外界疯传两人离婚已久。

但与消失的黄有龙不同,赵薇被“中国女巴菲特”的皇冠砸伤脚后,包扎一下,又很快振作,重回明星的战场。

打不死的赵薇,在丢了里子和面子后快速崛起,到真人秀宣传自家葡萄酒,捧红新人张哲瀚,坐在《演员请就位》的评委席上,俨然一代宗师。

时间回到2004年,不再是小镇青年的赵薇,终于在东方卫视见到偶像杨澜,接受访问。

杨澜说天真的人不能成功,成功的赵薇笑着接话:“我要真像小燕子那么天真,早死800回了。”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