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TDengine 开源史:开源是成为赢家的唯一机会

GGV纪源资本 2022-03-15 08:40

一家软件企业,到底选择开源与否,其实取决于很多因素。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GGV纪源资本,作者张颖,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以下是GGV投资笔记系列第一百零八期。

受访嘉宾:陶建辉 涛思数据创始人&CEO

2019年,陶建辉创办的“涛思数据”宣布将其时序数据库产品“TDengine”开源,这一举动曾着实让行业惊讶:一款面向物联网、车联网、工业互联网以及其他典型时序数据处理场景的时序数据库(Time-Series Database)究竟能在GitHub上获得多大关注?核心代码的开放会让一家初创企业获得更多机会,还是反被制约?然而上线3个月,Star数量上万,并连续获得三轮融资,这使涛思数据的战略逐渐受到认可。

实际上,第三次创业的陶建辉选择将“开源”作为了一种产品迭代与营销的有利方式。在他看来,开源是在激烈的物联网市场进行洗牌、成为赢者的唯一机会,而只有成为赢者,才能享受到“赢者通吃”所带来的更大市场占有率。开发一款难以替代、高市场占有率的产品,才是他在近50岁时仍然选择创业的真正愿景。

开源被公认为中国软件类创业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而涛思数据恰好是GGV纪源资本在中国所投资的第一家开源软件企业。作为一位开源先锋,陶建辉的观点或许值得更多创业者借鉴。

图片

软件开源从30年前已经开始,但真正兴起,则归功于近几年一些企业获得的商业认可:MongoDB市值最高达到300多亿美金,Elastic市值最高超过100亿美金。尽管目前中国的开源企业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涛思数据创始人陶建辉表示:“我相信这个市场一定会起来。而只有通过开源让创业者实现梦想,赚到钱,才能带动开源这个模式真正火爆起来。”

而如果基础软件或中间件不走开源的路线,几乎不可能取得市场——这些领域已经有太多的开源软件公司。在涛思数据成立之前,竞争对手InfluxDB已经存在,而且也已经开源,如果涛思的TDengine不开源,便可能无法赢得这场战争。换句话说,当别人完全免费开放的时候,如果涛思还关上大门,就不太可能赢得世界。

更何况,在陶建辉看来,开源,对技术创业者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营销方式。“它让很多程序员都知道你的产品,也让CTO等决策者更愿意采购你的产品,免去了很大的沟通成本,能直接获取到信任感。所以,开源不仅是一种商业模式,也是一种营销手段。”

亮马桥小纪,

实现财富自由需要几步?创业CEO为你出谋划策。35岁危机的终极法门?10w+爆文作者助你排忧解难。程序员们的最好归宿?热门开源软件资深前辈与你细细分析。 等等,你说的他们,竟然是同一个人吗?!本期视频,小纪和你一起掀开神秘嘉宾的多重身份,他就是涛思数据创始人、当红开源时序数据库TDengine的主要作者陶建辉,从开源到创业,一起揭秘老陶成功的秘密吧!

没有杀手锏,不要轻易开源

一家软件企业,到底选择开源与否,其实取决于很多因素。

刚创业时陶建辉便想开源,但一开始没敢,他觉得自己没有想明白:到底代码写到什么程度可以开源,哪些部分可以开源,该用什么渠道推广?这些都需要仔细思考。

陶建辉认为,对于开源类产品来说,定位极其重要。底层技术,哪怕同样是时序数据处理,如果产品定位不清,就很难在GitHub与市场上火起来。而他将TDengine定位为物联网大数据平台,本质上瞄准了全球化数字化转型所造就的大趋势——“万物互联”。“技术创业者一定要找到一个顺应市场的定位与方向,而不只是专注于技术本身。如果你不能满足市场需求,而只是’唯技术’地创造一款开源产品,无论代码写得多好,都很难获得开源界的认可。”陶建辉表示。

第二个开源的前提是开发一款用户量够大的产品,而用户量大的产品往往只有两个方向:Linux、Android这类操作系统,或者数据库与中间件。对于一个简单的应用系统来说,开源几乎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类软件往往用户量不大,定制化又很多。

除了操作系统、数据库这两个方向之外,另一种增加用户量的可能是面向全球市场,毕竟中国市场只占了全球IT市场的大概10%,只有同步瞄准另外90%用户市场,做开源的产品意义才会更大。

也正因此,在决定开源的时候,陶建辉就将TDengine的英文版用户手册与介绍全都准备好了,并且选择将代码放在GitHub上。此外,涛思的早期同事大多是海归背景,如今在硅谷也成立了办公室并招聘了全职员工,这些准备的目的都是让TDengine真正面向全球市场。

图片

(TDengine典型架构)

如果用这样的标准去衡量目前市面上的初创产品,其实适合开源的产品并不多。创业公司希望进入已有竞争对手的市场,又需要与现有产品产生相当大的差异化,靠照搬别人的产品是绝对火不起来的。同样在时序数据处理这个赛道上,陶建辉确实想打败InfluxDB,那么TDengine就必须在性能上超越InfluxDB。毕竟前者在全球已经相当多的用户,而且也在开源。

开源这个市场比互联网行业甚至更残酷,它更加“赢者通吃”,或者说头部效应明显,更容易形成垄断,毕竟市场第一名是用户齐心协力选出来的,还免费,理所应当用户会涌向被认为是“最好”的那款。用户极少的小众产品几乎很难在开源领域存活。

手里没几把刷子,很难打赢这场仗。开源创业者要拥有领先的产品、技术,还要有高超的市场推广能力。GitHub上开源的项目远超1000万个,但像TDengine这样Star已经达到17500的项目全球不到1000个(根据2022年1月28日数据统计)。

图片

(TDengine已在GitHub开源)

“开源所需要的市场推广是全方位的,不是仅靠发一篇公关稿、写一篇技术博客能解决的,它需要技术产品团队写很多中英文博客、制作视频、参加各种展会,以及接受各种采访。如果创始人没有一定的营销能力,同样很难成功。”陶建辉对开源产品的推广模式有着自己清晰的认知,“以往大家有一个误解,认为说代码一旦开源,放在GitHub上自然就能营销成功,毕竟是免费的。但现实是,即使免费,用户也不一定会青睐你的产品。”

社区版开源之后的第二年,TDengine将集群功能也开源了。两者的区别在于,用户数据量小的时候用单机版就足够,而一些物联网终端数量较大的场景,例如汽车企业、电力公司、石油公司等,由于采集的数据每秒钟都会上百万条,因此需要靠多台数据库服务器组成集群,通过水平扩展的能力来处理。

陶建辉提到,最初,提出集群版开源的想法,销售部同事们很不乐意,因为集群版是特别好卖的功能,成单率极高。但陶建辉还是坚持了这一想法。他表示,为什么一定要开源,是因为开源的本质是为用户带来真正价值,集群版是一个真正能给很多企业级用户带来价值的产品。

在当时,陶建辉的思考是,在“性能上比InfluxDB突出”的这一点还不足以形成TDengine在市场上的震撼力,用户很可能选择在InfluxDB的基础上购买它的集群版,不会特意更换为TDengine。而一旦TDengine把集群版开源,用户就更有动力切换了。如果不把这个最有力的武器拿出来,很难打败InfluxDB等竞争对手,毕竟它们开源的时间比TDengine更久。

不过,在做出这样冒险的决定之后,陶建辉发现,集群版开源不但带来了更大的用户量,也让现有客户更放心了,说明产品将会更稳定、更成熟。

目前,TDengine产品代码已经达到了100万行量级,对于这些付费用户,涛思提供一对一技术支持,所有涉及到这100万行代码的维护与更新都会有专业人员来负责。如今销售、售前、交付人员已经有数十人了,公司整体人数也达到近百人的规模。

开源是手段,还是“宿命”?

开源这个模式很符合陶建辉个人的性格:藏不住秘密,还特别爱分享,喜欢在自己的公众号与朋友圈分享生活与观点。

刚创业时,陶建辉拜访了一些技术圈的好朋友,其中包含当时已经选择开源的PingCAP。但真正让陶建辉打消一切顾虑的最主要原因是他相信物联网这个趋势,也笃信开源这个模式。前面的两次创业,陶建辉创办了实时消息推送产品“和信”与智能硬件“快乐妈咪”。不同领域的耕耘经验,让陶建辉深知物联网这个赛道不会像to C市场那样,一夜暴涨几十倍,但它持续每年都在加速增长,产生的数据量极其之大。

陶建辉上一家创办的公司“快乐妈咪”通过智能硬件测量胎儿的胎心、胎动、体重等指标,其中产生的数据就是物联网时序数据,为此产品里还搭建了一个母婴健康大数据平台。快乐妈咪被收购之后,陶建辉清闲了一个月,很多朋友邀请陶建辉看他们的创业项目,他也因此看了不少物联网智能硬件。但这些物联网产品使用的都是通用大数据平台Hadoop,他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简单的数据要用一个如此复杂的方法来处理?同时也看到InfluxDB这样的产品,用更巧妙的方法来处理数据,但代码与性能都有很大提升空间。

图片

这段经历让陶建辉意识到,时序数据处理有希望改变物联网数据市场,未来全球90%的数据都会是机器产生的数据,而世界上居然没有一个垄断的选手在做这个事情。

“垄断”确实是陶建辉的潜在“目标”。涛思数据是陶建辉的第三次创业,陶建辉表示,“我对赚钱的欲望没有那么强了,我更希望做一款留在世界上的产品,“Leave a dent in the universe.”。而这样能留在市场上几十年的产品,一定要争取“垄断”地位,“如果市场份额不够大,一定不可能长久。只有占有全球市场30%、40%甚至超过50%的份额,才有机会活20年甚至30年。”他表示。

开源就是陶建辉实现目标的方式。陶建辉希望通过开源洗牌,对工业制造领域的实时数据库市场进行洗牌,让这个市场将被涛思等一两家开源企业所占据。

从创始人角度,陶建辉也希望能够将公司带上市。陶建辉从中科大毕业,又在美国印第安纳大学攻读了天体物理博士,还曾经两次卖掉公司,他总觉得历史给了自己太多的机会,但是自己却还是没有创办出一家上市公司,于是心存不甘。所以,即使创办涛思时陶建辉已经快50岁了,仍然想要证明自己。

开源创业之人才策略

创办涛思的过程,与之前创业相比变化很大,其中最大的变化在用人与招聘上。陶建辉表示,以前两次创业,一开始拉来一点天使投资,总觉得资金不够,在招聘上不敢迈很大的步子,想的是招人的时候要降低成本。而这一次完全不同,他下定决心,就算没钱,也要花最贵的价钱把最有用的人招进来。

“涛思的薪酬一定要跟华为、阿里、百度这些大厂抗衡。”以前他认为靠情怀能说服人才,其实后来发现,创业者的梦想不足以说服那些人才放弃优厚的薪酬待遇。如今他坚信,一定要给足够的现金,把最厉害的人招进来且让这些人才毫无后顾之忧的参与到创业中。也正因此,涛思初期加上陶建辉只有5位员工——因为涛思的资金不够,但又坚持给大家比以前更高的工资。

陶建辉的第二个用人经验是,不仅要招高薪,而且一定要招有管理经验的人才。这样的人才虽然“贵”,但是让企业更容易扩张,“扩张的前提是管理层要够好,如果初始团队里就有管理经验的人才,他们带七八个人的团队就非常容易。”

第三次创业,还改变了陶建辉对“亲力亲为”的理解,他发现一些含着金钥匙创业的人很难成功,“初始阶段,创业核心成员必须亲力亲为,如果创业项目只靠雇人就能解决,那么这个项目甚至不能算是你的创业项目——难道华为、阿里不能掏钱做同样的项目?”

但真正的亲力亲为,并非是事无巨细地做每件事。例如,开源初期时,陶建辉参与写作了很多推广文档;如今陶建辉还会参与架构设计的深入讨论,以及一些市场活动。为什么创始人会亲自参与这些营销活动?最初原因是是市场团队还在搭建,需要更大的声音,但根本原因是这些事情的风险较大,需要不停试错。 “所谓startup,最大的特征便是充满高度不确定性,一定要创始人核心团队成员先上,而对于完全确定的事情便可以放手让大家来做。”他表示。普通的员工试错成本太高,创始人自己的试错成本是最低的,你可以迅速根据场景判断出某个合作是否可以做,另一个合作不值得做。

更多了解开源的TDengine,点击??“阅读原文”(高薪职位正在开放中? )

图片(涛思数据员工合影)

嘉宾简介:陶建辉,涛思数据创始人&CEO,开源软件 TDengine 主要作者。1994 年到美国留学,1997 年起,先后在芝加哥 Motorola、3Com 等公司从事无线互联网的研发工作。2008 年初回到北京创业,先后创办和信、快乐妈咪和涛思数据三家科技企业。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