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创资本熊伟铭:2016年余额不到100天,只火了直播和自行车?因为今年早期投资没主题啊!

2016-09-27
应用依赖底层技术的更新迭代

“我们今年遇到的情况呢,就是我们在尴尬地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出来。”华创资本熊伟铭说道。


熊伟铭是一位经验非常丰富的投资人。

2012年,熊伟铭加入华创资本任合伙人,主导了一呼医生、猎上网、么么嗖、微知等医疗、企业软件及服务等领域早期公司的投资;

此前,他曾任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合伙人。加入贝塔斯曼之前,他曾于2005年加入美国中经合集团(WI Harper Group)担任合伙人。

在加入中经合之前,他是Piper Jaffray证券公司分析师,负责跟踪并分析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业务发展。

今年早期创投没有主题

这样一位投资圈老司机,在2016创新中国总决赛上接受邦哥采访时,却表示,现今早期创投领域最大的特点是没有主题。

如大家所知,今年比较火的公司,只有直播类和自行车两个。除此之外,行业投资非常分散,“大家投资速度的减缓,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标的的减少,迅速的减少。”

这种标的,在几年前并不稀缺。从钱的流向上来看:

  • 2010年到2014年,O2O是一个重大主题标的;

  • 2012年到2015年,互联网金融持续发酵三年。

这两个领域,都是某种程度上的“互联网+”,但是+到后期,互联网在行业中的重要性减弱,行业重新回到垂直行业的属性。

  • 今年国家对于P2P政策的规范,这4年来的发展,颇有点梁山好汉的意味,野蛮、胡乱生长,有了规范之后,互联网金融也同样要遵守金融行业的规范规则和玩法。

  • O2O也是一样,还是要讲人效,要算账,不能只是补贴,从2010年拉手开始算,到现在南北统一,只剩美团一个团。

这两个主题推动了前几年的创投行业,现在是找不到这样一个主题了。

现在互联网+传统行业还在+,但是过去几年能+出来的东西都已实践,在目前的技术基础设施情况下,已经不会再+出来更多的的奇思妙想。

“O2O也好,互联网金融也好,都是应用,当这个应用就到了一个水平后,就意味着,反过来,该基础设施升级了。”

熊伟铭在2016创新中国总决赛上

现在是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在酝酿的阶段

纵观互联网前几年的历史,可以发现:

移动互联网web,做到极致的时候,3G门户每天的PV是16亿;

然后基础设施发生改变,出现了大屏幕iPhone,带来了2010年到2013年的一大波移动互联网工具创业;

然后其他基础设施Ready的时候,才出现了美团、Uber、滴滴等+得上的行业。

现在又卡住了。

现在个人终端已经是实现了1996年IBM提出的“全球计算”概念,足足用了20年。当终端覆盖完全之后,就是今天看到的“人工智能”,干脆让机器来干这个事。

现在是一个新的基础设施在酝酿的阶段,但新的技术是到底是后台的人工智能,还是前台的VR或者MR,或者新的热点在其他领域发生,比如说在美国非常火的太空技术、交通出行领域的无人驾驶。

当基础设施ready的时候,在上面开始跑应用,然后当这些应用触及到那些还没有适当的基础设施领域的时候,那个领域加快发展。

“我们今年遇到的情况呢,就是我们在尴尬地等一个新的基础设施、一个功能出来”。

新的基础设施是VR 还是AI?

一个技术要想变成大众的基础设施,最关键的是,要与人类的基本需求息息相关。

首先,衣食住行肯定是基本需求。

熊伟铭还认同扎克伯格的看法,“连接”是基础需求。互联网为什么会变成全球普及?因为大家都有连接需求。人类为什么要travel?因为要骑马见那个人,然后车、飞机等,互联网从另外一个维度加强了连接,提高了连接的效率。

连接的需求亘古不变,只是在没有科技的时代,在蒸汽机发明之前,是线性的增长,有了科技的帮助,实际上是在几何级地变化。

以此理念为基础,哪个更有可能成为下一代的基础设施呢?

VR为什么热呢?VR是一种新的输入设备。如果不玩网络游戏或者是不发邮件(输入),谁会用26个字母的键盘?有VR之后,就不需要键盘这个设备。

AI的好处在于输入的信息已经足够了,人不用再说,设备就知道你渴了,或者你要去出门,立即帮你打车……省了很多人类日常的琐事。

早期的电话,后面真的有一个人在插线、接线。直到后来出现一种程序控制的电话,就不用有一个人去插线。以前懒得干的事就可以被AI替代,人可以去干一些有创造力的事。AI大幅度提高了人的工作效率也改变了组织方式。

从96年到现在,终端就花了20年来解决。AI也是非常长远的一个事情,可能也得花20、30年。也会促动一些其他的终端设备,比如物联网之类。

电影《Her》讲了一个人类爱上人工智能的故事

短期的机会存在于“中国市场的补课”

熊伟铭告诉邦哥,在IT领域,中长期的机会肯定是科技创新。短期的机会存在于中国市场的补课。

中国的市场,总会有中国特色,比如文创行业,完全是因为过去的中国市场上完全没有,直到网游、网络文学出现,才真正的出现了一大批商业化的东西。

表现在今年则是IP,本质上还是因为在补课。

互联网金融,其实也是中国市场在补课,美国没有互联网金融,就是金融。全世界所有投资人都信奉——没有大乱,就没有大治。没有大乱就意味着没有市场。

华创资本将自己聚焦的领域总结为“新金融、新消费、新实业”。

互联网金融是华创深耕多年的投资领域;

零售则是新品类和新人群,包括海淘跨境、生鲜电商、时尚产品、文创产品;

新实业其实是互联网+,有的领域也+了互联网之后,格局会有很大的变化,有的就不会,因为行业并不市场化,效率无从体现。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变还是挺快的,所以很快大家就会就会用完。IT改造传统——数据化——结构化——大数据分析,这事儿很快就做完了”。

回望1999年,互联网生存大赛中,在网上买不到任何东西;但今天外卖网站无比便利,背后是一盘鱼香肉丝都已经被数据化,现在发展到餐厅的食材也数据化了、新发地的食材批发也数据化了。

“这个时候,数据齐备了,AI可以Play a part了”。

所以,在“新金融、新消费、新实业”之外,华创还在酝酿新科技领域。

熊伟铭坦言,新金融、新消费、新实业,某种程度上都属于“补课类”,估值翻番最快。而科技创新领域可能是得冒一些风险,但它也会使得创投行业慢慢接近硅谷。

右为熊伟铭

企业服务领域的难点

熊伟铭长期研究关注的一大领域是企业服务,现在的聚焦,则是科技在企业服务里面的应用。

企业服务类应用,大致有两种玩法:

一是劳动密集型,产品不太难,很多精力被花费在做销售上,有点像是销售或者运营驱动;

二是做定制化。主要针对大企业。

中国企业的IT需求曾长期只存在于大企业,直到淘宝兴起,淘宝店家有店面管理之类的IT需求,但是淘宝上只有270万商家,线下还有4000多万个中小企业完全没有IT。

又直到微信(微店)出来。目前中小企业只是需要解决一些非常简单的东西,半to c半to b的就能够解决。比如说卖东西,量不大的情况下,微店足够了。

“能用企业服务的那波人还没成长出来”。所以得等客户,又得面临等不等得起的问题。很多企业等着等着技术就更新换代了……君不见2007、2008年做CRM那帮,全都死掉了,现在是新时代,要的是移动CRM。

影响企业服务的一个重大因素,是客户还小。4000万中小企业能够成长出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美国已经到了那个地步,因为人力成本很高,必须用IT来替代”。

再然后,就是技术替代人工。“现在能看到钱的,就是AI在大型企业服务里的应用”。

投资人看项目具有“审美一致性”

邦哥:你看人看项目会和别人不一样吗?

熊伟铭:如果看项目不一样,是因为大家的基金规模不一样。所以有人会投有人不会投。比如说,一个基金50亿美金,另一个基金2亿美金,于是前者可以在十亿、二十亿的时候投滴滴,后者就投不了。基金规模决定了容错率,和在什么阶段的容错率;

第二个原因呢,是人为的原因,大家看得行业不一样。

各自在行业上有一些偏向,比如说出行,没投过滴滴、快的,不知道行业里那些特别纠结的点会在哪。

但你要问我金融领域,我会给你说得非常清楚,你做这个点,那个业务不能碰,所有的坑我能告诉你。找投资也是创业者在找一个合作伙伴,他肯定会找一个驾轻就熟的。

邦哥:看人呢?

熊伟铭:我觉得大家都喜欢同一个类型的创业者。

大家的思路可能是类似的,但完美的创业者很难找,都是有些缺陷,真的会有非常明显的缺陷,要不然大家都投BAT,为什么都有很多人没投?因为这些公司缺陷和优点一样明显。

邦哥:在这个行业时间比较久的,会不会有一些火眼金睛的能力?

熊伟铭:不会啊,不一定占便宜。在我们这个行业呢,我们会犯一辈子错。

邦哥:具体怎么判断人?

熊伟铭:科技类创业比较重要的还是产品,所以首先创始人,最好是一个产品或者技术出身,随时能改。如果创始人本身如果它是一个BD、销售出身,那你还得把这个主意告诉他,他再告诉技术,折损很大时间,沟通成本太高。晚期或许可以,早期不行。

第二个呢,能够听取别人的想法,胸怀容量极难。这些事会影响公司最后的发展,最后呢,就是大家都想找一些德艺双馨,品德又好,又有胸怀,活又好,挺难的,最后肯定是偏向于这样的。

邦哥:这样的贵啊!

熊伟铭:Worth it.你开奔驰跟QQ年限不一样对吧?QQ有可能到最后你还得花很多钱去修,奔驰甚至可能还能有点留存的钱,别太纠结那个钱。在我们的基金的成本可以承担的情况下,那肯定是找最好的。差别非常大,方差极大。

来源:创业邦|http://www.cyzone.cn
反馈
联系我们
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