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民谣主推手”、十三月掌门人卢中强:不谈商业化的理想,结果都很悲壮

娱乐独角兽 2019-06-29 08:25

93c64923e4b2e45ac211ead7ea01b5fd.png

编者按:本文转自娱乐独角兽,作者Mia,创业邦经授权后转载。

“那家做民谣的十三月唱片在这里?”按照导航走到这家长途客运站,一时有些错愕。幸好,往里走很快柳暗花明,摆满绿植的大型办公LOFT、用于举办沙龙的空间、摄影棚、录音棚、排练室一一出现。原因是“因为我们有好几个录音棚,如果在市区的话会扰民……”

办公室里放着一个小小的热带鱼缸,和一台椭圆机,和整个办公区域的SOHO气质如出一辙。面前坐着十三月文化创始人卢中强,头发剪得很短,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个子不高,精悍而健谈,拥有着传说中“老板里最好的歌喉”,穿着一件黑色T恤,上面印着“及时行乐”四字。他最近携与中国唱片集团合作的“国乐复兴计划”参加戛纳音博会,刚刚回国两天,仍在倒时差。

卢中强的母亲是黄梅戏演员,他四岁开始学音乐,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低音提琴专业,毕业后从南京前线文工团来到华纳,为老狼叶蓓担任专辑制作人,此后担任过《同一首歌》音乐总监。在偶然契机下,卢中强转型为唱片公司CEO。

万晓利、苏阳、山人乐队、马条、谢天笑、川子等小半个民谣圈摇滚圈的音乐人都曾是十三月唱片旗下签约艺人,当旗下“民谣在路上”厂牌已诞生10年,“新乐府”厂牌已诞生5年,十三月的商业版图发生了哪些变化?

“这时和那时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音乐市场的变与不变

在这个周杰伦在法国演唱会上被歌迷点唱《学猫叫》,小潘潘登上麦田音乐节舞台的时代,互联网短视频平台正在迅速消解着传统音乐制作行业的城墙。

不过,在卢中强看来,“十多年过去了,其实音乐行业并没有什么变化,那时的网络神曲,和这时的网络神曲,本质上惊人地相似。”只不过,神曲平台从“彩铃”换成了抖音。

当提到一首叫《老鼠爱大米》的歌曲和“手机彩铃”这个名词时,或许会唤起90后的古早记忆。2004年,还在华纳做制作人的卢中强发现了《老鼠爱大米》这首歌,他的编曲版本彩铃单月下载量达到600万次。这件事让他看到了商机,于是辞职创办“网络秀”,签下郭德纲的彩铃独家代理,还亲自为郭德纲制作了相声歌曲《刚刚好》。

“因为有彩铃,所以才有钱去做民谣。”09年前后,万晓利、苏阳等一大批优秀的民谣音乐人聚集在了十三月,而他们也成为了“民谣在路上”这一音乐IP的首批台柱。而老狼、朴树、李宗盛、周云蓬、杭盖、二手玫瑰等非签约艺人也曾先后参演。音乐选秀综艺间接点燃了民谣,2015年,马頔原唱的《南山南》因《中国好声音》大火,2017年,赵雷《成都》因《歌手2017》大火,许多评论认为“民谣的春天来了”。民谣音乐人的商演价格也水涨船高。在民谣复兴的征途当中,十三月和举办了几百场巡演的“民谣在路上”扮演着主要推手的角色。

时至今日,上述艺人约满不再续约,纷纷以独立工作室形式单飞,仍和十三月保持着深度合作关系。在十三月楼下举办的活动中,仍时常见到万晓利的身影。“其实现在的出口会变得不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会愿意独立经营自己,而且经营得非常好,像好妹妹乐队、陈粒一样。”包括获得十三月天使投资的众乐纪和陈鸿宇也是。新生力量不断涌入,例如晓月老板是十三月现在签约的艺人之一。

“单纯从音乐判断一个艺人很难,签约艺人时,他的流量可能是我们的重要考量。”基于此,十三月和哇唧唧哇展开了合作,将把18岁的《明日之子》九大厂牌选手钟易轩打造为音乐人。“他们有很好的流量池和孵化机会,我们有专业的音乐制作技术平台。”

2007年,十三月文化举办了国内最早的大型户外音乐节雪山音乐节,从2009年至今,十三月文化策划了瓜洲音乐节、即墨古城国际民谣季、南京森林音乐会、陶溪川·宇宙音乐节、青岛金沙滩音乐节、江城民谣音乐节、长沙橘洲音乐节、丰收音乐祭等众多户外音乐节。而音乐节也如其预判的一样,在最近几年蓬勃生长,并且与文旅、衍生集市、亲子相结合,衍生出了更大的蛋糕。

音乐节不再只是属于文青的专利,更变成了一二线城市年轻白领的主流生活方式,打通整个产业链、形成完整生态的关键,大多更获得了当地政府支持。国内音乐节比起美国音乐节年均3000万观众人次,还有很大的潜力。当被问及这么多年过去,国内音乐节有无变化时,“音乐老炮儿”卢中强认为,“过去玩的那些音乐类型,跟现在玩的那些音乐类型,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那时也已经什么都有了。”

如果说音乐市场的“不变”体现在本质上,那么“变”主要体现在了形式上。“所谓的地下乐队,其实现在走向了大众。”独立音乐和幕后公司正在积极拥抱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拥抱着95后、00后。民谣在路上抖音粉丝数超过一百万,在喜马拉雅音频平台累计超7000万播放量,《乐队的夏天》与新裤子彭磊、刺猬、九连真人火爆刷屏,也验证着这一点。

2014年,卢中强作为新乐府发起人和陈伟伦、吴梦奇展开了合作,至今不到五年,新乐府与国内外百位音乐人有了深入和持久的合作。其实由十三月来做这件事情,显得顺理成章,毕竟早有基因:“我们签约的第一个歌手是用布鲁斯唱西北话的苏阳,山人乐队用世界音乐元素做云贵音乐。”以现代流行音乐包裹民族元素的世界音乐拥有相当的爆发潜质。“而新乐府与民谣在路上的受众其实是共通的。”

今年春节,他们从全球找来十四个国家的音乐家,做雷鬼的《旱天雷》,用古巴阿卡贝拉合唱团做《步步高》,做电子的《紫竹调》,是为专辑《新乐府·全球大拜年》。目前,新乐府“魔性”神曲《步步高》在抖音上被超过70万个视频使用,播放量超300万,《新乐府 | 黄梅戏》被超过20万个视频使用。就在前两天,“新乐府·国乐复兴计划”的视频入驻“学习强国”平台,在更多的层面上努力尝试着对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传承与传播。

“原来姹紫嫣红都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杜丽娘与柳梦梅,陈妙常与潘必正的悲欢离合,伴随着昆曲咿咿呀呀的唱段,还有钢琴、吉他、贝斯、电声,“电子昆曲”全新复生。白先勇早前尝试过用《青春版牡丹亭》复苏昆曲,而新乐府的努力,无疑也帮助民族传统文化扎根年轻市场的重要举措。

“不谈商业化的理想,结果都很悲壮”:

十三月的商业版图

去年7月,十三月文化获得了华盖资本数千万的B轮融资。对于资本的青睐,他将原因归结为“版权变现的可能”。其丰富歌曲版权库包括《在路上》《七月》等歌曲,和TME、咪咕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广泛展开发行合作,以及版权商业应用开发,为其带来了持续稳定收益。

除了一直在做的艺人经纪、演艺、音乐节、版权授权、线下空间等唱片公司的“传统业务”,十三月的商业版图新布局还包括亲子教育领域、打通链条影视跨界、发力文旅和文化餐饮等。

2017年,新乐府旗下亲子厂牌小私塾音乐节在扬州首演,更引入了《凯叔讲故事》等多个互动课、工作坊。易观日前发布的《2019中国互联网母婴市场年度综合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亲子市场规模已达2.77万亿,预计2020年将超3万亿。在这个万亿级市场中,负责美育教育的亲子音乐节无疑是一片蓝海。“亲子和教育一定是我们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战略方向。”

而在文旅和文化餐饮这一块,其依托全球音乐家驻留计划、位于苏州的乡村音乐会客厅,将音乐主题餐吧和录音棚、亲子教育、现场演出相结合。在青岛的十三月·民谣家也即将于今年开业,集民宿、录音棚、音乐餐吧、亲子教育于一体。在胡桃里模式之外,更多的音乐餐吧创新探索正在展开。

现在,比起音乐制作人这个身份,他更多的时候是做好一个优秀的音乐商人。今年刚写的新歌被他称为“偶尔的玩票”。“理想化和商业化如何平衡取舍?”他回答道:“没有理想化这回事儿。不谈商业化的理想,结果都会很悲壮。”

当要求他预判未来几年趋势的时候,卢中强用他一贯坚定的语气回答道:“趋势都来得太快,又去的太快了,过去大家认为嘻哈火了,但是现在也没那么火了,大家认为偶像选秀火了,但是现在也没那么火了,我们还不如就坚守,把自己擅长的音乐内容做好。”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