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首富的体育投资理论

2019-12-08 14:13

编者按:文章来自懒熊体育,作者颜强,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吉姆·拉特克里夫有着足够的财富,他能买下任何一个英超俱乐部,不论是他从小支持的曼联,还是他亲自调查过多次的切尔西。但是作为英力士集团的老板、英国首富、"二战之后英国最成功的实业家",他最终没有对英超做任何投入。

他还真研究过好几家英超俱乐部,"我要是告诉你,有多少家俱乐部找过我,你会大为吃惊的。"拉特克里夫如是说。

他曾经两次去到过切尔西的训练基地,第二次出现时被媒体发现,于是有了"阿布不想继续玩"的说法。他还研究过挂在市场上经年的纽卡斯尔联队,甚至对喜鹊的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上座率、商业化程度等都做过一些研究,然而他对其增长前景并不乐观。利兹联也极力向英国首富做过自我推销。

最终拉特克里夫买下了法甲的尼斯,成本大约是1.1亿欧元。他的出手,让李健和郑南雁能迅速从尼斯退出,保证了一定的投资利润。

67岁的拉特克里夫,已经有着"爵士"(Sir)勋位,被称为"石化大王"。他并不是对英超太排斥,但这位身价超过200亿英镑的巨富有着自己的体育投资哲学。"英力士永远不愿意成为任何领域内的'蠢钱'(dumb money),永远永远不。"

蠢钱?那是否意味着投资购买英超俱乐部是在烧“蠢钱”?

拉特克里夫在切尔西科巴姆基地转完后,听说阿布对俱乐部的估值是30亿英镑,他转身就走。格雷泽家族真会卖曼联吗?“不,这个节点上他们不会,”拉特克里夫说,“生意上看,他们处在一团乱麻中。他们选帅就不正确,买球员也买得不好。曼联就是现在的‘蠢钱’,所以你会看到像弗雷德那样的球员……”

拉特克里夫对英超俱乐部的要价感觉不可思议。所谓的六大俱乐部,家家估价都是20亿英镑起步,具体到切尔西这个俱乐部,还不包括球场重建的成本。哪怕对英国首富而言,这样的价格都太高了。

“你接触这个行业,很快就收到一堆天文数字,”他继续解析,“但这是有价无市,大家估价都这么高,谁真出过类似价格收购过?阿布买切尔西的时候,成本多少?1亿英镑?(实际上是7400万英镑,外加近7000万英镑债务)格雷泽收购曼联时,价格多少?5亿英镑?(实际上2005年的收购价是7.9亿英镑)。你可以说这些俱乐部价值30亿英镑乃至40亿英镑,但谁都没真正掏过这样数目的钱。”

他的英力士集团在做任何投资时,都会保持审慎态度,“否则我们发展不到今天的地步。我们的DNA里,就包括理性投资”。在顶级富豪里,拉特克里夫对待财富的态度,一直是“赚钱不容易,你不能随意浪费”。这或许也是他在法国投资职业足球的原因——尼斯俱乐部基础扎实,有一个现代化的训练基地,新修的球场由地方政府承担成本,球队成绩也时不时可以向往一下欧战资格。1.1亿欧元的价格,要在英超找一个具备欧战尤其欧冠可能性的俱乐部,无非痴人说梦。

拉特克里夫说,法国在去年再夺世界杯,在球员培养和输出上也远胜英国。英力士集团的调查显示,法国球员在国际足球转会市场上,几乎是价值最高的,考虑到人口基数原因,只有葡萄牙能相提并论。他当然期待职业体育竞技带来的刺激,但他必须保持投资上的谨慎。

所有的足球俱乐部投资人,都说过要谨慎投资的套话。更多欧洲人会认为,购买一个职业俱乐部是很疯狂的烧钱行为。苏格兰名宿索内斯就问过拉特克里夫一个问题:“如果你喜欢足球的话,买一张球队季票还不够吗?”

拉特克里夫在英格兰西北的奥尔德汉姆出生,他投资体育有几个原因,这当中包括童年记忆、激情。他还清晰记得全家从兰开谢郡搬到赫尔城之后,他如何在看台上卖“金球彩券”的,那是首富发家路的起点,“那活计真不错,每次能挣4英镑,还能在看台上有免费看球位置,我干那个干了3年”。

英力士集团的体育版图构成包括法甲尼斯、职业自行车队英力士车队(前天空车队)以及美洲杯帆船赛对本·安斯利爵士的赞助。拉特克里夫说自己现在有更多闲暇时间来观察其他行业。1992年,他抵押了自己的房产来创业;27年后,他已经是这个国家乃至世界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石化帝国,雇员超过22000人,年产值600亿美元。他个人对英力士集团控股60%,剩余股份归属于他的两位长期合伙人。

这是实打实白手起家的人物,用他自己的描述,几个搭档都是“北方文法学校的孩子”——这意味着中产阶级背景。这样的孩子,都会热爱体育,都会有一点幽默感。当他们长大成人,尤其事业有成,更会对孩童时的志趣有着更多追忆。

英力士对拉特克里夫来说,更是一个值得花精力提升的品牌。英力士目前已经进入了日常生活领域,例如对Belstaff这种服装品牌的收购,以及在汽车行业上10亿英镑的投资。拉特克里夫认为,很多人都觉得英力士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实际上英力士也在转型,所以提高品牌知名度很重要,尤其在远东和中国市场。

他有一句座右铭:“放大那些难以忘怀的岁月”(maximising the days that are unforgettable),很有诗意,这或许就是巨富们在完成财富积累之后对精神层面上的追求。投资自行车车队,和环法英雄们谈笑风生,应该就是他现今的一种享受。

拉特克里夫保持着非常健康的生活方式,他跑过30个马拉松,精力极其充沛。基普乔格挑战马拉松2小时纪录的尝试,就有英力士的赞助。拉特克里夫说,这个1小时59分的项目,是他参加安第斯山一次8000公里摩托车越野时产生的。这对他身为一个工程师同时又是一个运动爱好者,带来了巨大满足。"在他32岁最好的年龄时,耐克尝试失败了,"拉特克里夫说,"我们做一些不同的准备。"这些准备包括极尽努力地寻找最合适的赛道(最终是在维也纳),包括对助跑团的安排、各种空气动力学指数、对导航车速度的极致控制。

"每一个细节都必须准确且完美,"这是拉特克里夫的总结,"投资体育也是这样。"他还能记得1999年在诺坎普,亲眼目睹曼联打败拜仁慕尼黑捧起欧冠的神奇。那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体育经历,基普乔格的挑战同样如此——"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周边的人个个热泪盈眶,我也是如此,最后那一分钟,他距离终点还是如此的遥远。他当时在向观众挥手,我心里想'tmd,赶紧跑吧。'你难以置信他最后40秒的速度,我感觉大多数人都难以想象、难以理解他是如何做到的。在2分50秒内完成1公里,这是神迹。"

海洋是这位首富的另一种热情源泉,过去一年,他坐着自己243英尺的探险游艇,穿行于北冰洋,3周2000公里,"四望无人,连船都没有,与你为伴的,只有北极熊。"这样的旅行,有着极大的风险,而风险恰恰也是莫测的魅力。所以他赞助安斯利爵士出战2021年美洲杯,成本1.1亿英镑,因为他懂航海。他有明确的计划和目标。

足球投资肯定是最难判断的,和航海、自行车以及马拉松不同,拉特克里夫认为投资人很难控制这种投资成效。之前拉特克里夫和他的团队,曾经在瑞士的洛桑俱乐部试水,效果不够成功,于是他放弃英超,转而尝试尼斯。

“我们知道了有哪些事情是不能干的。”这是拉特克里夫的总结。在洛桑的第一个赛季,他们大幅投资购买球员,但结果却是降级。尼斯在2016—17赛季于法夫赫带领下,夺取过法甲第三,之后在欧冠附加赛被淘汰,但获得了欧联机会,这是尼斯在欧洲的足球定位。

“我们必须在投资方向上保持稳定统一,”拉特克里夫如是说,“在大笔投资前,一定要有成绩预估。这也是一大挑战。曼联在弗格森退休后,买球员投资多少?收效却是那么糟糕。我们的策略,是尽可能保证明智的投资,尽可能在草根足球、寻找年轻球员上有所投入。有些俱乐部能做到这些,像南安普顿、里尔都不错,但曼联不行,一些传统都失传了,要重新捡起来需要足够长的时间。”

投资者的耐心是绝对重要的,老板也不应该对俱乐部过多干涉。拉特克里夫就到现场看过一场尼斯的比赛,还是坐着球队大巴去的,尼斯输给了巴黎圣日耳曼。足球方面的业务,拉特克里夫交给自己的弟弟鲍勃主管。他的英力士集团,在全球26个国家和地区涉及20种不同产业,因此拉特克里夫大部分决策,都是通过每月例会搜集的情况,然后通过手机快速做出。

拉特克里夫在尼斯的初期投入,包括购买阿贾克斯的丹麦前锋多尔贝里,价格为2050万欧元。俱乐部所有权的变更,对主教练维埃里而言,也是一种挑战。法甲的格局中,这几年都是巴黎圣日耳曼一统天下,其他球队差距都不大。巴黎之外,相对平等的竞争环境,也是吸引拉特克里夫的原因之一。

“这是一个理智决定,英力士在尼斯有个基地,自行车队也在这里训练,”拉特克里夫说,“这种投资,是为了竞技成功的投资,而不是为了赚钱的投资。要想赚钱,那就别投资足球和体育,继续投资化工好了。”

英国首富的体育投资理论里,显然没有财务投资的概念,或许他和许多投资体育的富豪一样,都想在这片看起来很难赚钱的领域里,尝试一下自己的智慧。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