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瑞士洛桑开始奔跑的电子竞技

鹿鸣财经 2019-12-14 14:19

编者按:本文转自鹿鸣财经,作者巴扎黑,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一周前在瑞士洛桑,国际奥委会的第八届峰会结束,在官方的声明中再一次更新了有关电竞的内容。相比于之前每次国际奥委会(IOC)关于电子竞技一有什么样的表述,摇旗呐喊的助威者和冷眼旁观的唱衰者都不在少数。

几年折腾下来,围观群众们大有“狼来了”的感觉,对于今年的变化显得无动于衷。但如果仔细阅读这次IOC的声明就会发现,相比于之前的表态,IOC第一次给出了非常实际的解决方案,峰会建议国际体育组织用两种方式逐鹿电竞“蓝海”:或考虑如何管理他们的电子、虚拟形式的体育运动,探索与游戏出版商合作的机会;或考虑打造体育利益相关者和电子竞技社区之间的对话平台。

这可能也是电子竞技发展历史上最贴近现实状况的一种协同步调的方案。

如果要理解这次IOC表态背后的深意,我们就需要简单的回顾一下电子竞技在中国以及在全世界发展过程中与各类组织互相接触的过程,进而可以从中找到一些有趣的角度。

很多人都知道,大概二十年前为了解决金融危机之后持续的社会问题,电子竞技在就在韩国获得了政府的大力支持。那也是很多玩家开始认识到自己熟悉的电子游戏经历了有效的组织而变成一种新兴的竞技体育项目。

通过WCG的努力,全世界各地的选手来到韩国,体验在专业体育场馆举办的国际性电子竞技锦标赛。而韩国政府也和电子竞技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一直到时任韩国总统的文在寅竞选的时候仍然会制作星际争霸项目的地图来争取年轻人的选票。同样是通过WCG,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也了解到了电子竞技,随后迅速推动了电子竞技成为中国的第99项体育运动。

从2003年年底一直到2008年的5年时间里,总局的领导一直在摸索电子竞技可能的模式。在当时,电子竞技远没有达到今天的观众量级,还是一个小众的运动。在电竞呈现出只有国家牵头,但后续的赛事内容和渠道,俱乐部管理和运营、版权和赞助都无法与走在时代前面的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相匹配。

最终的结果历史已经验证,在08年金融危机的大环境变化下,电竞为自己的发展不均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那是一个全球性综合赛事和各国家组织拖拽着电竞发展的年代。

失去动力的灰暗时代一直到2013年才过去,国家体育总局再次牵头,由腾讯协调组成了17人的队伍参加第四届亚洲室内运动会。同一时间,英雄联盟作为网游模式下的电竞项目在全世界的爆发让人们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地方。

我们说之前电竞是拥有强有力的全球性赛事组织,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电竞爱好者都以参加WCG世界总决赛为荣。但在同一年,最重要的国际综合性赛事WCG却在这时停办。

之后的事情,可能更多的读者就已经熟悉,一直到2017年的电子竞技市场都是靠着游戏发行公司的市场预算在前进,虽然赛事的规模一再刷新记录,我们看到腾讯游戏、Riot Games、SmileGate、Valve和Blizzard这些电子游戏的版权拥有者不遗余力的推动着电子竞技的发展,电竞的声势也越发高涨。

同样,问题也是明显的,各家游戏厂商和三方赛事品牌各自为战,整个行业形成了巨大的割裂,没有任何一项赛事和组织可以像当年的WCG一样凝聚大部分的电子竞技爱好者,就会出现去整个行业声势不错,但细分市场之间无法形成联动的局面。

由此可见,电子竞技一直到2017年,整体的发展步调问题并没有趋于合理。

国际综合性赛事和组织与游戏厂商在2013年完成了电竞上的驱动力的更替,就像一个人之前只是左腿向前,之后又变成了只是右腿向前。如此这般,自然是无法正常的行走的,更不用说一路奔跑了。

所有的转机都出现在2018年。如今回看的时候我们无法准确的划分其中的原因,到底是游戏厂商的投入激起了浪花,还是整体的观众数量从量变达到了质变,又或者是全球经济环境上的一些的微妙变化导致了2018年变化的到来。

2018年5月,亚奥理事会公布有6个电子竞技项目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示范项目。

2018年7月,首个由奥委会主持的电子竞技论坛举办。

2018年8月,作为示范项目,电子竞技在印度尼西亚首都亮相。

2019年3月,电子竞技作为正式比赛项目进入东南亚运动会之一。

2019年4月,两个电竞相关岗位正式获得人社部确定。

2019年6月,“海六条”发布,引进优秀人才,建设国际电竞港。

2019年12月,六枚东南亚运动会电子竞技项目的金牌正式产生。

在这两年时间里,我们看到游戏厂商和国际体育组织终于完成了步调上的协同,从亚洲电竞协会到亚奥理事会,从亚运会示范项目到东南亚运动会正式项目,从电竞联络小组成立到峰会给出电竞发展方向。

这中间国内国际组织和电子竞技项目版权拥有者的游戏厂商终于开启了互相促进的前进模式,不仅在赛事组织上,更在生态建设上共同推进整个产业的合作与共赢。

当了解过去的发展和变化,重新再来审视一周前奥委会峰会上言简意赅的两句表述时,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解读。

“或考虑如何管理他们的电子、虚拟形式的体育运动,探索与游戏出版商合作的机会;或考虑打造体育利益相关者和电子竞技社区之间的对话平台。”

和原有的体育项目使用一致或者类似规则的模拟体育项目,奥委会建议国际体育组织去和游戏厂商协调版权的问题,潜台词就是真实项目和虚拟项目拥有同步发展的可能性。而在非模拟体育项目上,同样国际组织和游戏厂商应该共同去关注参与者和社区当中的个体,这也是体育精神的核心所在。这两个方向无疑都需要国际体育组织和游戏厂商去共同推进,所以才会说在瑞士洛桑,电子竞技做好了起跑的准备。未来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将会看到国内国际组织和游戏厂商共同发力下真正跑起来的电子竞技是什么样子。

时至今日,作为观察者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无论是国内国际的重要组织,还是有生态建设能力的游戏厂商在整个电竞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中都是必不可少的。

事情的背面则必然是又一次鱼龙混杂之后的大洗牌,我们最近一两年在国内迅速出现的各类协会和社会组织就可见一斑。不是哪一个什么组织都能管得了电子竞技,更不是哪家游戏厂商成立一个电竞业务部门就能建立生态。

无论是新成立的社会组织还是游戏厂商,最终考量的还是谁有能力在市场里起到引领的作用,谁有能力可以真正实现资源的积聚共同去创造更多的价值。

虽然电竞市场的竞争不是一个零和游戏,但资源聚集的过程仍然是趋向有生态建设能力和拥有更大观众基础的社区。这一点毋庸置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