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硬科技,2020能拿到钱吗?

2019-12-28 17:07

image.png

12月17-19日,创业邦100未来商业峰会暨2019创业邦年会在北京四季酒店举行,元禾原点管理合伙人费建江、Qualcomm全球副总裁兼Qualcomm创投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沈劲、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创业邦执行主编曲琳在会上进行了以《除了硬科技,2020能拿到钱吗?》为主题的圆桌对话。

犀利观点如下:

1、不一定是硬科技才能拿到钱,还是有很多细分行业资本很关注。

2、如果明年要出来融资,千万别在估值上太纠结。

3、对于创业者来说,不好的时候更考验精细化管理能力和水平。

曲琳:我们今天问的问题主要是围绕创业者真正的需求来问。首先,几位投了很多硬科技公司,现在是不是不跟硬科技沾边就不好融资了?

费建江:硬科技是今年比较火的行业,看到很多机构投资策略和领域都是硬科技,不是沾硬科技才容易拿到投资,软的东西还是有机会的。我们也可以看到有不少基金专注在消费领域,消费领域跟硬科技有一些有关系,但大多数没有关系,比如吃的、喝的、代餐、奶茶,这还是有机会的。

现在有很多机构开始看to B服务,比如SaaS类型的,包括一些工业互联网,这也是偏软的东西。我们自己在基金里最主要的方向,医疗领域这两年也是很火的,无论新药研发,或者器械、诊断方向,器械和诊断跟硬科技有关系,新药研发算不算硬科技我就不知道了,这也很火,我们也抓住了一些机会。不一定是硬科技才能拿到钱,还是有很多细分行业资本很关注的。

沈劲:10月份高通创投公布了面向5G生态系统的投资基金。谈到5G,往往大家首先会想到5G相关的芯片或者网络设备等。[1] 但其实在我心中,我还是比较看好5G赋能的应用,这个听上去科技含量可能没有那么硬,但是就是要找到能够借力5G的行业应用。比如,游戏至少是八年前投资的热点,最近投游戏公司的很少,5G来了以后,使得一些做游戏的公司又有了新的活力,这是2C的方向。我们最近就过会了一家云游戏公司。

我觉得投5G、投AI不一定都是要投非常硬的科技。特别是AI,AI目前主要在行业应用方面。算法方面有没有重大突破?其实算法上基本还是以改良、以小的创新为主,翻天覆地的突破我们目前还没有看见。但是因为AI的体量非常大,在每个垂直行业只要做深做透,把AI+5G应用起来,这个市场还是非常大的。在这个方向上更多还是依靠团队对行业的理解,而不在于AI算法有多巧妙或者是哪个名校名师带出来的学生。所以这是我们对明年投资的一些想法,也是我们准备投的一些方向。

曲琳:意思是得借力,力对了,估值本身也是高的,市场也是大的。

许四清:在座差不多40%投资人,60%创业者,投资的热情像钟摆一样有周期,周期就是整个经济环境的周期,而且我们投资人绝大部分没记性,二级市场尤其如此,一级市场好很多。硬科技肯定是前面5年投资欠账的领域,硬科技的突破是非常缓慢的,现在大家投的硬科技很多是属于平常说的成果转化类,实验室级实现,转化到了实际的应用场景中去,这些数量非常有限,而且基础是基础研究,其实硬科技推动不管在美国,还是中国,都是国家推动的。美国表面是学校,后面是政府资金,中国同样大学申请各种研发项目培养出来的,大家今天看的这些东西都是十多年前开始,倒是实验室摸索了十多年才起来的。

第一个说法是硬科技只是当做转化的,看起来门槛挺高,但是一下过热同样会出现泡沫。第二个说法是软的东西和硬的东西不重要,只要产生了价值,能获取更广泛的受众、客户、用户,这样就是有价值的,而且往往投资和创业都是有很强的反周期现象。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最优秀的创业公司,有很多是2008-2010年出现的,经济最不好的时候会出现很优秀的创业公司,我们统计有很多这样的公司,今天在市场里活跃的上市公司,都是那时候出现的。在座创业者不用担心你做的硬的、软的,大家不论什么样创业者,实践里出现的创业者往往最具竞争力,因为在行业里踩过坑,交过学费,这样的创业者,天使投资人特别愿意看。

曲琳:投资人到底最近在看什么项目?你们看到哪个项目会感觉这个细分赛道还得往下看一下?

许四清:我们看的比较多的一个在金融领域,我觉得机会还是比较大。金融领域有很多工具类、辅助类的领域,在过去几年产生还是偏少一些,今天就是这样,帮助交易做决策的,用各种各样的赋能技术,甚至把量化模型开源了的,这个很大胆。像类似这样的,我们觉得机会很大。

第二,5G会产生很多应用,我自己也做过运营商数据,做过2B服务,5G网络建设之后,5G建设的基础设施投资要比4G多很多,差不多是倍数关系,甚至更高。这样一来5G运营商必须考虑5G怎么才能挣钱,因为5G数据包不比4G贵多少,所以5G切片服务就是在5G组网之后,从宏站到小微基站可能会带来一大票基础设施的变动,这个有点像当年的中国移动梦网计划,当初只是稍微开放了短信等通道,未来在5G上如果开放应用服务,就会培养出一批服务商和运营商一起运营和分账,我认为有可能会催生一代上市公司,而且不仅仅在中国,有可能会扩展到全世界,就像美国的软件随着硬件卖到了全世界。这是一大波红利,5G红利应该是中国近代工业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没有过在一个大型技术领域在全世界站在最前沿,华为、中兴组网把建网红利吃透之后,中国应用服务吃软饭,靠软件挣钱的机会前景非常好。这是我特别看重的,估计在整训创业项目的时候,这个项目还偏少,特别渴望下一期出现项目。

曲琳:这样项目在我们原来看来是艺高人胆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沈总觉得呢?

沈劲:我们是企业创投,金融、消费类项目我们基本不涉及。但是我们既然设立了5G基金,肯定要在明年投出一些项目。

5G怎么投?首先我非常期待一些新的商业模式出现,到底是什么,我确实不知道,但是值得在座的创业团队摸索。我们当时推移动互联网的时候,谁也没有说共享经济会出现,但是后来就有了。我相信在5G时代,会出现新的商业模式,这是我非常期待的。

第二个方面,大家都说to C大方向已经转到to B了,但是to C来得快一些。to C里有哪些机会呢?能不能支撑百亿人民币的企业?我觉得应该有很多涉及新的技术,所以这是2020年我比较希望看到的。

曲琳:都说5G要等,沈总如此靠近行业尖端,您认为还要等多久5G红利能够真出来?

沈劲:不用等,不能说等到5G来了才创业。比如我们最近投的云游戏,像这样的公司创业三四年了,然后5G这股风来了以后,借上力了。其实原来在4G时他们已经做了一些工作,现在靠5G,突然之间体验马上又上一个台阶,日活每个月都在翻番。所以这个现在正在发生,但是我们讲的比较多的智能制造、无人机等场景,这些还需要时间。to C应该是现在正在发生的。

许四清:我特别同意5G在B端产生的机会容易被预见,C端产生的机会很难被预见,但是会催生一大票公司成长起来,最先成长起来的肯定是to C,究竟是什么真的不知道,有些可能是大概方向上能模糊知道是哪些方向,肯定今天大家都说投硬科技,千万别忘了,5G网络一开通,风吹起来,就不知道谁又飞起来了。我特别认同这个,我们这次可能会摆得更快一些。

曲琳:费总以前当过银行行长,您怎么看?

费建江:我跟沈总是一样的,我们金融类公司也一个都不投。我自己从传统金融机构出来的,我一直觉得金融机构的核心要点就是风控,我之前所有的金融,互联网金融公司风控没有真正解决,所以我们之前一个金融类公司都没有投,还是很幸运的。

但是我们自己现在还在关注的有几个方向:

第一,比如机器替代人提高效率这块,就是我们持续关注的方向,今天比赛有个做协作机器人的项目,我们在国内也投了一家。另外跟今天另外一个专场有点关系,这两年整个国内新药企业成长特别快,有一堆公司出来。但是我们最近采购发生特别大的变化,在一些比较高价的药,对患者来说是特别巨大的负担,但是采购之后药厂面临怎么样把药卖给患者,让患者采购它,前两天看到一个公司就是在做这样的东西。在中间把药厂和患者和保险公司三者做了完美的结合,设计出不同产品,让患者可以用得起高价药。行业发生重大变革的时候,我们觉得这就是新的一些公司可能有新的机会出来,我们对药产业很理解,我们有TMT团队在互联网,包括科技,正好跨界类型的公司可以看得到,这个方面可能接下来有很好的机会。

曲琳:三位给我一个答案,硬科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但是很多商业模式也能够拿到融资,也是非常好的机会。

大家一直在说寒冬问题,有一位创业者是90后,他把很知名的公司卖掉,当时卖的价格还不错,但并不是他想卖。另外创业者本身生意是to C的,能够从用户手里收到钱,但是他还是考虑是否融资滚动起来做大。感觉寒冬会让创业者做出一些新的决定,尤其2020年,可能大家都会做新的决定,面对明年如何控制成本,如何管理市值,甚至是否考虑卖。几位对创业者有没有这方面的建议?

沈劲:明年,创业者也许真的是有机会能够把公司的专利、产品和创新做到上一个台阶。[2] 爱彼迎讲到几个成功要素,讲到创业早期最困难的时候曾把奥巴马头像印到盒子上以后卖麦片,公司的文化就是“麦片精神”。所以创业企业遇到困难时,就沉下心来搞创新,加强公司内部创新。作为创业团队,真正创业的本质还是创造价值,而不是讲故事。明年可能就是讲故事少讲一点,真正做管理,做好价值创造。

第二,如果明年要出来融资,千万别在估值上太纠结,原来大家都不太能够接受估值比上一轮低,但其实在美国创业这是很普遍的现象。既然有上升,就有下降。有人继续愿意把钱给公司,这就是融资方面最大的成绩。有时是公司自己不适应,认为以前十几年只有往上,不能往下,其实没有这个道理。在这个方面很纠结,不断低消耗时间,这是最大的失误。如果有投资人愿意给钱,估值不要太计较。

曲琳:降估值融资是有可能的,包括我看今年有项目在美国直接挂牌上市,直接股份可以交易,可能也会有新的二级市场的趋势,创业者、投资人可能会有新的退出方式。

沈劲:我不是特别赞成没有比较成熟的时候去上市,这是风险特别特别大的。原来不过就是关起门来,董事会三个股东说一下就行,现在所有的家底,无论是干的好的还是干的不好的,全部到股民那里公开,说实在股民没有那么好商量。投资人毕竟人数少,而且从本质上投资人是比较支持公司创业的,会容忍他们犯错,股民不会有容忍。这点要靠非常扎实的才能上市。

费建江:外部环境不好的时候,对一个公司来说无非两方面:开源、节流。开源要么就是融资,要么就是找到大腿,找到产业大机构跟他有合作,有现金流。融资不一定要坚持估值。节流就是特别考验创业者精细管理能力,特别行情不好的时候。今天上午我们一起开董事会,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明年精确到几月份实现盈利,而且要保证公司现金流,保证公司能活下去,可能对于创业者来说,不好的时候真的考验精细化管理能力和水平。

许四清:开源节流特别重要,但是所有创业者都要克服一个心理障碍,做大大家都很擅长,做小一般都不会,只有逼到那个份上才会这么干,一般的团队,运营成本就像毛巾充满了水,一拧就能拧出来,估计一般都能拧出一半来。我最近那轮创业的时候,公司是2000年上市,2008年遇到很大危机,300多人公司账上不到两万块钱,最严峻的时候。我和CFO商量好了一分钱不准往外付,我就开始带队收钱。我曾经在上海一个客户门口坐了一上午,他们的钱是投资人投的,外汇一下子结不进来。类似的困难遇到很多,总之就是没钱了。我们最后下决心优化,裁掉100多人,我们效率大幅度提高,什么事儿都没有耽误。我们的产品越做越好,IPO路演的时候,收入上了一大块,效率上了一大块。开源节流说起来虚,但是很少创业者敢下决心对自己下刀子,一定要有这种能力,寒冬必须有能力过冬。虽然很痛苦,但是只要熬过去就是春天。

曲琳:感谢几位嘉宾陪伴创业者到今天,也希望在场所有创业者2020年能够更顺利更美好。谢谢大家!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