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司机携妻为武汉送消毒水:“她担心我,死活不愿下车”

棱镜 2020-02-02 09:41

QQ截图20190419112928.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作者江晓川,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我不想让老婆跟我一起去武汉,但她死活不愿意下车。”

回想起几天前的经历,家住江苏无锡的90后货车司机顾师傅既有对妻子的愧意,更多还是感动。

大年初二晚,顾师傅接了一单生意:货车版“滴滴”——满帮集团联合爱德基金会,要给武汉捐赠消毒液,托人将物资从湖州运到武汉。

对老司机顾师傅来说,往返1400公里的路程算不上长,他知道湖北民众需要这些物资,但要进入疫区,家人们担心他的安全,通通反对。

最后,他还是说服家人,接下订单。但妻子不放心,坚持要和他一起,两人连夜启程,开始了农历新年后的第一单。

回到无锡后,他和妻子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生活,一岁多的女儿只能交给父母照料。

“我知道武汉是疫区,回来还隔离了,但我没什么后悔的。”这是他在隔离第三天对《棱镜》说的一句话。

也就在对话的同一天,在1月30日举行的发布会上,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锋表示,根据当前应对疫情工作需要,运送物资到湖北省的货车司机需要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返回之后无发烧、咳嗽等症状,允许其继续运送物资。

以下是货车司机顾师傅的自述,为方便阅读,有调整和删节。

老婆放心不下,要我带她一起出车

我姓顾,家住江苏无锡,是一名货车司机。大年初三,我开车和老婆去了一趟武汉,给当地消防队送消毒水。现在我在家附近一家酒店做隔离,身体还好,14天的隔离结束后,我可以和老婆一起回家。

大年初二晚上,我在运满满app上看到有人下单,要马上送货去武汉。这个软件跟滴滴类似,要发货的人在软件上下单,司机接单。

我打电话过去问了问情况,对方要从浙江湖州发货到武汉,是满帮跟爱德基金会给武汉捐的消毒水。

我知道消毒水对武汉现在非常重要,但我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是疫区,所以跟他说晚一个小时再回复他。当时,我和老婆、父母,叔叔阿姨,还有一岁多的女儿在家一起过年,准备休息几天。

我说了这个单子的事,但家里人很担心,都不同意我去武汉。

我想起在网上看到短视频,有志愿者们过去武汉,送东西帮忙,他们还都是无偿的。现在武汉情况这么危急,当地人需要这些救灾的物资,我觉得自己应该去一趟。

虽然武汉是疫区,但我觉得也没那么可怕,里面还有上千万人,不可能人人都染病。再说我们过去也很少跟人接触,就卸个货。我就试着跟家里人解释,说服他们,讲了好长时间。

最后,我还是把单接了。老婆放心不下,要我带着她一起出车,女儿就暂时让爷爷奶奶帮忙照看着。这是我第二次带老婆出车。年前有过一次,是去上海,旅途短,刚好她在家没事儿。

但这一次,到现在,我都不想让老婆一起去武汉。你看我一个人去,我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就可以了,她要一起去,我反而更担心。

可她死活不愿意下车,说“在家担心,放心不下”,要不然我也别接这个单。

没办法,这个事也特别紧急,没时间再争了,我还是带着她上路了。

1.png2020年1月31日,农历大年初七。顾师傅和妻子在无锡政府指定的酒店中隔离。11天后,小两口将可结束隔离,回家与父母及一岁多的女儿见面。摄影/顾师傅

消防队的人专门给了五盒方便面,说没啥好招待的

当天晚上接了单,我们立马就开车去湖州,走省道一个多小时,找了个地方休息。初三一大早,约的八点钟上货,我们七点多到了。货物有好几吨,总共几百箱的消毒水。

2020年1月27日,农历大年初三。顾师傅一早把车开到了浙江湖州约定的上货地点,工人们开始往车上装消毒水。摄影/顾师傅

中午货装完之前,我们简单吃了口饭,然后开车去武汉。700公里多一点,开了大概10个小时,一路上车不多,很畅通,到武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单接得比较急,本来朋友也建议我们要穿上防护服,但临时不好买,我们就准备几个口罩,带着过去。家里没什么吃的,到湖州之后还有商店在开门,我老婆就买了些方便面、面包和矿泉水。

到的那天,武汉已经封城了,幸好有消防队的人在高速公路口接应。跟交警确认我们送的是物资,又连忙把身份证拍照留底,量体温,还往驾驶室里喷上消毒水,搞了一大通,交警才把我们的车放进城。

本来约好,我只要送货到高速口就行,但在高速口卸货就得把货转移到消防车上。那边只有两辆消防车,装载能力有限,要弄好长的时间,得到凌晨。

我们商量,不如直接下高速去仓库。

初三晚上九点多钟下的高速,然后开到距离高速路口几公里的仓库。我下车把货车围布帮忙给解开了,本来消防员说他们自己解,让我们就待在驾驶室别下来,免得感染。但围布是我自己系上去的,怎么解我最了解。

解下围布,十几个消防官兵涌上来就开始卸货。大晚上的,他们站成一排,一个接一个,半个小时就把货卸到仓库里。卸完货,还没怎么休息,他们又直接拿着一堆消毒水出去消毒了,非常辛苦。

武汉情况紧急,所以也不允许我们久留,卸完货我们连夜准备上高速。

走之前,消防队的人,专门到驾驶室,给了我和老婆五盒方便面,说现在武汉没啥别的东西好招待的,让我们拿点方便面垫一下肚子。想想现在武汉物资都这么缺乏了,他们还给我东西。

上高速时,交警再次查身份证,量体温,确认没问题才准离开。

离开武汉,我们走到蕲春服务区,前一天连夜去湖州,那天晚上实在太累了,在服务区停车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再开车回的无锡。

我听说这次捐赠不止我一辆车去武汉,但因为都在平台上接单,各地的司机都有,我们也互相联系不上。我认识一个山东临沂的师傅,就是从江苏盐城拉消毒水去武汉的。

隔离14天,看不到孩子也会想

回来下高速,就开始量体温做检查。

政府说因为从疫区来,所以要就地隔离。我们得在指定的酒店隔离14天,到2月11号。

初五,也就是正式隔离的第二天,我爸给送来了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虽然就在家旁边,但我们和家人也没法见面。东西送到大堂,再由医护人员转交。

其实接单和送货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要被隔离的事儿,回来才知道。从湖北回来的都要隔离,我跟满帮反映了这个情况。

满帮安慰我们说:“这个你们放心,回来安顿好,这次隔离的误工损失,运满满会补贴。”其实这个时候了,只要差不多就成了,也没有谁会斤斤计较。他们说,一定会对司机师傅负责的。

现在我们吃饭,早中晚餐都是工作人员准时准点送上门,放在门口,我们自己拿屋。

我们也问过要怎么付钱,工作人员说现在非常时期,政府也没有明确说,东西先吃着,不用担心钱的事。满帮说后续如果有另外的支出,他们会据实报销。

我在酒店登记的时候,前面已经有一些人在隔离了,估计我们镇上得有几十个人。隔离点还挺多的,我们镇,隔壁镇,都有指定的隔离点。

隔离也没意思,出不去,就只能刷刷抖音。有时我会跟孩子视频,闲的时候就打一个电话,看不到孩子也会想。她在家挺好的,跟我爸妈相处也很好。现在一岁多,已经会小跑,还在学说话,有时候会叫“爸爸妈妈”,有时候就不高兴叫。

我老婆回来后还有点咳嗽,还发热,我有点担心。去了趟医院做了检查,没什么事儿,应该是着凉了。

我知道武汉是疫区,但我没什么后悔的

我是1996年生人,2012年出来工作,到现在已经有8年了。老婆小我两岁,结婚之后我们有了女儿,现在一岁多了。

刚开始工作时,我在厂里做些杂工,后来学了两年厨师。当时年纪轻,也没怎么好好学。我爸也是卡车司机,之前跑长途,从无锡运货去广东,一个人跑车太辛苦,就让我回来帮帮忙,在路上好有个照应,我也就回来了,开始学着跑车。

后来我买了车,开始自己跑。我爸现在还在跑车,但也不跑长途了,主要跑短途。

我有一辆6米8的江淮中型货车,通常在江苏南部、浙江北部和上海这一块跑车。平时接活也不太挑,只要车能装,我都接。这辆车买了有一年多,当时一共花了二十万出头,有十万的首付,十万的贷款,加上利息每个月还5000多,差不多两年能把钱都还清。

2020年1月27日,农历大年初三,浙江湖州。趁着工人们忙着给车上装消毒水,顾师傅抽空给自己和刚买一年多的货车,拍了个合影自拍。摄影/顾师傅

现在每个月挣的钱,除去车子的贷款,基本还能负担家里的开销。如果临时有些意外的开销,也在朋友那里周转一下。总体上跟我一开始预计的差不多。

说实话,接这个单,价格也挺吸引人,因为是春节,加上又有疫情,还只能放空回来,他们出价比平时高不少,刨去烧油和过路费,还能挣一些。毕竟要养车养家。

这次跑一趟武汉,基本没有坑,跟我理解的状况大体差不多,就出了一下高速口,其他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我知道武汉是疫区,回来还隔离了,但我没什么后悔的。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