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美国医学社会学家看中国冠状病毒:冷静下来,停止恐慌!

2020-02-04 14:24

图虫创意-256615766207758550.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伊理雅通,作者罗伯特·巴塞洛缪,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本文原作者罗伯特·巴塞洛缪(Robert Bartholomew)博士 ,是美国医学社会学家。2020年1月27日,他发布此文,原题为《冠状病毒不是僵尸末日》(The Chinese Coronavirus Is Not the Zombie Apocalypse)。我们翻译此文,希望能帮助大家换个角度看待疫情,期待能引发思考,并减少不必要的恐慌。

01 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比流感更严重

我并不是在淡化这种已经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新型冠状病毒的严重性。有人因此去世,每一次死亡都是一个悲剧,但这并不是我们文明的终结。相反,一些媒体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例如有些新闻标题耸人听闻:

“武汉是致命冠状病毒的中心。”

“中国的形势很严峻。”

一份报纸刊登了一名武汉医生痛哭失声的画面;

另一份报纸展示了一堆尸体,但那是假的。

《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英国报业集团)引用了一位研究人员的话说:“这次我很害怕。”据报道,另一位科学家模拟了类似的传染病,他预测病毒将导致6500万人死亡。但是这篇文章的标题并没有说明的是:这个推测指的是最严重的情况,即病毒要比SARS更致命、并且比流感更容易传染的情况——实际上这种情况极不可能发生。

重要的是要正确看待风险。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比每年的流感更严重。关键区别在于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疫苗,因为疫苗的研制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新型冠状病毒听起来很可怕很危险,因为它是新的、神秘的、并且起源于外国。 

它疑似的来源更为它增添了神秘的色彩:在武汉市有一个奇特的动物市场,那里卖一切东西,包括从牛头到骆驼、狐狸、獾,以及各种老鼠和爬行动物;而新型冠状病毒疑似来源于这个市场的一条蛇。

在新闻报道中,中国卫生官员在治疗病人时穿戴橡胶手套、口罩,护目镜和防护服。这些镜头看起来令人感到恐怖,但是我们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修正图片传达的信息。每年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死于流感病毒。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简称CDC)估计,仅2019年一年,美国就有大约4万人死于流感。两年前的流感死亡率是十年来最糟糕的,大约有61000人死于流感。大多数网络资讯会告诉你这个数字已接近8万,但是CDC后来把数字下调了。尽管如此,许多关于流感的传说从未更改它们原创的数据。

在美国2018-2019年的流感季节,去世的人中,约75%在65岁以上,约17%在50-64岁之间。这两个年龄段占所有死亡人数的91%。但是仔细观察,您会发现其中许多人都患有一系列原有疾病,这让他们的免疫系统变得很脆弱。

来自中国的早期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大多数死亡病例原本的身体健康情况欠佳。一份初步报告显示死者的平均年龄是75岁。正如迈克尔·福门托(Michael Fumento)所观察到的那样,这种病毒对中国的打击几乎肯定会比西方发达国家更严重。不是因为我们有更好的药物,而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流感患者经常死于由于医疗条件差而引起的继发感染;而在美国这样的地方,人们很少死于此类感染。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并不等于被判死刑,但如果您年纪大或有潜在的疾病,则应该采取预防措施。这也是医生每年给流感患者的建议。

所有迹象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比它的两个表亲SARS和MERS温和得多。2002年在中国爆发的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被追踪到果子狸,并且死亡率约为10%。在17个国家中,只有8,000多个病例。SARS是冠状病毒的一个变种。2012年,该病毒的另一个变种在中东爆发,被称为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MERS的死亡率更高,约为35%,但只有2500个病例,而且比SARS更难传染,其传播与骆驼肉有关。

和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好消息是: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看上去比SARS和MERS更容易传播,但它的严重程度要小得多。这符合一个普遍规律,即病毒越致命,就越难被感染。

当局面临的最大问题,也许就是新型冠状病毒相对温和。患有SARS和MERS的人,会病得很重,所以很容易被确诊。但是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可能没有症状。根据早期的统计,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大约为3%,但考虑到许多人已经感染了病毒,但还没有病到需要治疗的程度,真实的死亡率可能要低得多。

新型冠状病毒会传播到世界各地吗?是的,因为已经发生了。但是它会大规模传播吗?这还有待观察。但是即便如此,估计也不会比流感更严重。

02 小心社交媒体:病毒式报道比冠状病毒更危险

1597年,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写道:“知识就是力量”。我们对冠状病毒了解得越多越好。到2020年,我们触手可及的信息比培根所能想象到的还要多。问题在于:网络上的大部分信息是未经审查的。

培根所在的时代距离黑暗时代不远(译者注:黑暗时代,The Dark Ages,指欧洲中世纪早期, 即公元476年到公元1000年时期),彼时医学尚处于萌芽阶段。但是培根拥有一些我们没有的优势:他没有手机,也没有Facebook,YouTube或Twitter;他也无须应对现代媒体的疯狂报道。流行病的新闻,就像性资讯一样吸引眼球。尽管有些新闻媒体对他们的报道非常负责,但是另一些新闻媒体的报道却是彻头彻尾的世界末日:头条新闻通常写的是“致命的”冠状病毒;新闻快讯写的是“病毒致死”;热榜问题是“这次疫情与以往的疫情有何不同? ”

社交媒体确实存在传播恐慌和混乱的危险。它的触手可以在一眨眼的时间里触及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生活在马歇尔·麦克卢汉所说的“地球村”里。不幸的是,新信息时代充斥着错误信息、虚假消息、谣言、假新闻、政治议程、阴谋论、深度造假以及PS过的图片,这些图片能比任何病毒还更快地散布恐慌。病毒式媒体会破坏卫生当局的信誉,并引发严重后果,例如疫区的民众恐慌性囤积和抢购、银行挤兑、股票市场抛售等各种情况。在2014年越南的麻疹疫情期间,网上有谣言称越南政府对民众隐瞒了疫情严重程度,结果加剧了越南民众的恐慌,导致疫情更难以控制。

我们如何平息恐慌?消除恐惧和不确定性的方法是从可靠的来源获得透明和及时准确的信息。但是这个解决方法有两个难点:

其一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对政府和媒体不信任的时代。在美国,民众对民选官员的信任降到了历史最低点。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存在不信任,最近的反政府抗议浪潮和2019年席卷全球的骚乱就是明证——从南美到亚洲,从欧洲到非洲。许多专家将不信任现象的激增归因于社交媒体及其传播信息的能力。社交媒体是一把双刃剑。互联网上充斥着各种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尤其是有关健康的信息。有些说法,例如“疫苗对您有害”,导致了诸如麻疹和脊髓灰质炎等本可预防疾病的重新出现。

其二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即人们倾向于只接受那些支持他们已有观点的证据。

如果弗朗西斯·培根今天还活着,他肯定会敬畏我们的科学进步和人类积累的大量信息。同样,他肯定也会感到很困惑:为什么许多人没有利用好这些信息,为什么他们的观念听起来更符合培根所处的那个时代,而不符合接受科学的21世纪?用卡尔·萨根(Carl Sagan)的话说:“无论何时,只要我们有强烈的情感,我们就有可能自欺欺人。”人类喜欢通过病毒式媒体传播恐慌和错误信息,这造成的危害可能比冠状病毒本身更大。

[1] Bartholomew, Robert E. and Evans, Hilary (2004). Panic Attacks: Media Manipulation & Mass Delusion. Sutton Publishing, United Kingdom.

[2] Bartholomew, Robert E. (2001). Little Green Men, Meowing Nuns and Headhunting Panics:  A Study of Mass Psychogenic Illness and Social Delusions. Jefferson, North Carolina: McFarland & Company.

[3] Collier, Roger (2018). Containing Health Myths in the Age of Viral Misinformation.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190(19):E578 (May 14).

[4] Larsen, Heidi (2018). The Biggest Pandemic Risk?  Viral Misinformation. Nature 562 (7726) October 1.

[5] 2017-2018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Medical Visits, Hospitalizations, and Deaths and Estimated Influenza Illnesses, Medical Visits, Hospitalizations, and Deaths Averted by Vaccin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National Center for Immunization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 (NCIRD). Accessed at: https://www.cdc.gov/flu/about/burden-averted/2017-2018.htm#anchor_1574361280230 (Updated November 22, 2019). 

作者:Robert Bartholomew Ph.D.

翻译:唐诗

编辑:花甲

来源:Psychology Today《The Chinese Coronavirus Is Not the Zombie Apocalypse》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