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衰落的时候,没有一个名字是无辜的

锌财经 2020-02-05 08:2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财经,作者金乌,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00多年前,日俄战火弥漫在中国的土地,为了救治处于战火之中的人民群众,中国第一个红十字会“上海万国红十字会”在中国上海租界诞生。 

彼时,红十字会自掏腰包并募捐善款,救治灾民。据统计,一年多里的时间里,万国红十字会庇护难民131177名,救治伤员26000人。

《申报》也曾在报刊上刊出:“红十字会是国家文明的标志。”

20世纪30年代,江湖地位极高的杜月笙任职红十字会的副会长。当时的中国恰逢动荡,各方势力在华相互较量,因此,行善救命的红十字会需要杜月笙这样的人物来挑起担子。

1931年,杜月笙先后在浙江创办了宁波市时疫医院和仁济医院。1933年5月,他又与虞洽卿创办虹口平民时疫医院。杜月笙深知民间疾苦,部分人付不起高额的诊费,就让医院免除重症病患费用,并无偿提供其余服务。

此举将红十字会在民间的声望推向顶峰。

相较于曾经的雪中送炭,如今的红十字会除了忙中添乱、磕磕绊绊的运作,腐败滋生、物资去向不明的问题也时有发生。

2020年1月30日,武汉协和医院的职员在互联网上求助,表示物资库存已空,而此时来自世界各地驰援的物资,还呆在仓库里等待盘点。本应送往一线的物资,也存在分配不均等问题。

两天后,不知名的车子还能从“吝啬”的武汉红十字会搬走一箱标着3M的口罩。

当下红十字会,有如此之变迁,或许是大多数人都始料不及的。

混乱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日本秋田县花冈町有着986名中国人被抓到这里做苦役,压迫下必有反抗,1945年6月30日,他们深夜举行反抗,反抗以失败告终。至此,先后有418人受虐,客死异乡。

1995年,“花冈受难者联谊会”向当时迫害过他们的企业日本鹿岛建设株式会社于东京提起诉讼,这是中国民间对日本侵华期间恶行索赔的第一案。2000年日本鹿岛建设株式会社向中国红十字会信托5亿日元,设立“花冈和平友好基金”用于赔偿。

基金设立后,中国红十字会将2.5亿日元用于寻找花冈事件遇难者以及幸免者的家属,2.5亿日元用于赔付。但不久后,事件就没有消息。有媒体质疑中国红十字会扣下了花冈基金。

谣言满天飞,中国红十字会赶紧回应款项有剩余,内部有审计。但被要求公开款项去向明晰,却藏得严实,就难以让人对款项的用途信服。

到了2006年,款项去向不明依旧是中国红十会的痛点。

2006年,37岁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理事齐中祥,兼任红十字基金会“温暖中国”项目的办公室主任,一时间风光无限。

此时他管理的“温暖中国”排面也铺的满满当当,跳水女皇高敏亲任项目的温暖大使,之后还邀请到全民偶像赵本山为其代言。

即便排面铺满,到了2011年公布的《关于“温暖中国”项目执行情况的若干说明》也是简陋至极,款项含糊不清。审计报告对共涉及的6000多万元善款,有着大的流向,却没有具体明晰。

而其中的超声刀迷局,至今依旧是个迷局。温暖中国行动的合作方,中新瑞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向定点医院转赠“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简称“超声刀”)。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在说明中表示一台超声刀的市场单价为980万元。业内人士在不久后就爆料,价值和价格并不对等,同等级超声刀市场价12万元每台就够了。

经各界调查,除了价值和价格的不对等的问题,红十字会还向被捐赠医院每台收纳60万的管理费,100台超声刀,共计6000万的管理,但高达6000万的管理费除了纪录时短暂出现后,就不见具体踪影。

尽管事件不断发酵,款项的后续成为皮球被各方来回反复的踢,事情最终还是归于沉寂。红十字会的糊涂账,也与这个和谐的时代格格不入。

吸血

即便在世界瞩目的事件中,中国红十字会也混乱不堪。

2008年,汶川大地震让全世界心痛,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试图发挥自己的力量,助力汶川度过难关,而中国红十字会就是其中人们捐赠的渠道之一。

但在捐赠物资中的整合的混乱也不间断。据传,有爱心人士想要通过中国红十字会购买热水袋捐赠给灾区,但中国红十字会报价高达每只27元,但如果私人购置仅需不到一半的价格,再如果想私人热水袋捐赠灾区,中国红十字会增收10元的派发费用。此外,在捐赠的物资清单中,甚至出现一顶帐篷万元的天价。

值得一提的是,在救灾期间,100多艺术家自发联合进行作品义卖,共筹集款项共计8472万元,通过委托中国红十字会,助力灾区重建。但款项交付后预计的重建工程不见踪影,款项去向也再无音讯。

艺术家们不甘心自己的爱心就这么不见,向中国红十字会质问善款到哪去了。

汶川地震 图源网络

过了一段时间,中国红十字会发布回应这笔款项未纳入灾后重建经费,改投至博爱家园项目,但具体的款项支出亦没有明晰,具体怎么消费只有中国红十字会自己清楚,或者自己也不清楚。

与此同时,同为地震灾情,中国红十字会向甘肃省红十字会岷县彰县地区,紧急转运1900箱矿泉水,文件披露这批物资的价格达19.44万元,平均捐赠的一箱矿泉水价值100元。

过渡的溢价让人咂舌。

管理混乱,价格不稳定最容易滋生腐败。

2005年,陈某出任温州红十字会的出纳员。年底陈某收到了8000元善款,她一时欲望难平,将善款偷偷贪污下来。

陈某彼时内心慌张,深怕被抓包,但8000元在当时是一笔巨款,放回去又舍不得。

过了一段时间,事情未被揭露。陈某放下了心,这笔不义之财来之轻松,让陈某欲望飞涨。整整五年的时间,陈某不断用善款来维持自己的开销,甚至用于购置房产。

直到2010年底,审计部门查款账面反映库存商品806.35万元,而清点仓库,却发现空空如也。

截至2011年6月28日,温州红十字会追回发出的物资仅402.56万元,剩余的不知踪迹。

腐烂的底部5年后才被发现,管理可谓失职,引起举国震惊。中国红十字总会深度批评了此次事件,但腐败并没有停息。

2011年,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一餐消费近万元的餐饮发票也被曝光,作为一家慈善机构,红十字会的公信力受到广泛质疑。

上海红十字会相关负责人的抓紧回应:当日吃饭的费用是卢湾区红十字会的工作业务经费,非社会各界捐赠的救灾救助款。

一顿高达近万元的工作业务经费,消费水平可谓不低。

同年,有人举报部分商家向武汉市红十字会通过阴阳合同租借救灾用仓库,价格为每年10万。

事情曝光后,当地国土部门调查后,表示立刻进行处置。声明之后人们以为事情就依旧平息。时间推移三年,有媒体追踪调查,武汉红十字会仍旧进行违规出租救灾仓库。

违规出租救灾仓库的不仅仅武汉红十字会,全国各地均有曝出救灾仓库被违规出租。

当时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赵白鸽公开承认,红十字会违规出租仓库,并表示财政解决红十字会2/3的经费,红十字会通过出租救灾仓库赚取经费养活员工。

但阴阳合同钱款入了谁的口袋,无人可知。底下的腐化“风生水起”,头部也不太平。

腐败

2015年,四川省红十字会一把手文家碧被审判贪污受贿,在狱中忏悔自己“收钱收到了极致”。

2009年,文家碧刚刚担任四川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不到一年文家碧就在红十字会的捐款项目中,找到了漏洞。

一年后,文家碧第一次运用了这个漏洞,四川一所幼儿园园长朱晓飞想为自己的幼儿园争取一笔捐款用于经营。而彼时四川省正是汶川大地震后,世界各地善款的汇聚地。

朱晓飞托关系找了文家碧,文家碧表示需要30万元去“协调关系”。此后文家碧不断通过“协调关系”来中饱私囊。

受贿逐渐满足不了文家碧越发增强的欲望。文家碧将四川省红十字会1.5亿元资金买了银行理财产品,将获利的74万存入私人账户。四川省红十字会成为了文家碧一人的提款机。

2016年4月27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文家碧犯受贿罪、贪污罪一案。二审判决书公布,相较于一审,文家碧被减刑4年,最终获刑16年,让人唏嘘。

正如那句话“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中国红十字会之所以如此不被信任,是从内延伸出来的腐烂。

2011年,郭美美的红十字商业总经理事件就是这股不信任堆积而成的剑刺入红十字会,一则谣言就能让红十字的声望跌入底谷。

彼时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人表示:为何一个女孩能够毁了中国红十字会百年来的声誉。

到了2018年,中国红十字会表示:想重塑中国红十字会声誉,提升公信力。但如今武汉疫情爆发后,红十字会的所作所为依旧让人们失望。

就在今日,湖北省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张钦被免职,两位湖北省红十字会高层领导被处分警告,但若想从根源消除人们对红十字会的不信任,这并不是治本的方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