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创造了奥斯卡历史,那中国电影呢?

2020-02-11 12:37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娱刺儿,作者御寒,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导演都给了《寄生虫》,最佳影片不应该还是它了吧?”

抱着这个想法的人,都被光速打脸了。

北京时间2月10日,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在美国洛杉矶杜比剧院举办。《1917》《爱尔兰人》《小丑》三部公认的年度佳片,《婚姻故事》《小妇人》《好莱坞往事》等各具特色的有力竞争者,以及在各大电影节风光无限的韩国电影《寄生虫》,让今年的奥斯卡成为近几年来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届。

最大赢家非《寄生虫》和导演奉俊昊莫属。该片不仅打破了韩国电影在奥斯卡金像奖上的零记录,也成为奥斯卡成立92年以来,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也是唯一一部包揽最佳导演 、最佳影片 、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国际影片(原“最佳外语片”)四大重量级奖项的影片。

图源:豆瓣《寄生虫》

一直被诟病为“政治工具”的奥斯卡,这一次似乎放下了对“政治正确”的执念,提名的影片大多名至实归,这也让很多人对《寄生虫》的“大丰收”非常不解。在这“神仙打架”的提名片单中,为什么一部韩国电影抢尽了风头?

阑夕又输了

2月9日晚上,知名自媒体博主阑夕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奥斯卡慈善赌局”,押《1917》为最佳影片。

从2017年开始,阑夕每年都会在微博和微信上押注奥斯卡最佳影片。第89、90、91届奥斯卡,阑夕所预测的《爱乐之城》《三块广告牌》《罗马》全军覆没。到了第92届,他依然没有逃脱悲惨的命运。

根据今年的规则,阑夕要求所有参与者私信给他发100元的红包,作为参与标志(他不会收取红包)。如果《1917》获得最佳影片,那么参与者需要将这100元捐赠给慈善机构;如果最佳影片不是《1917》,那么他将向每个参与者私信发100元的红包。

在《寄生虫》获得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导演三项大奖后,阑夕觉得《1917》稳了。所以当主持人宣布最佳影片依然是《寄生虫》时,阑夕用12个问号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寄生虫》 讲述了一个极具戏剧化的故事,通过生活在半地下室出租房里的一家四口,和一户住着豪宅的富有家庭之间的互动和冲突,反映了韩国社会越来越严重的两极分化和阶层差异。

现实主义选题,加上极具戏剧效果的剧本故事,佐以奉俊昊导演极具个人特色的表现方式,让《寄生虫》成为2019年最受关注和好评的类型片。

此类电影,天生就对美国观众和美式的意识形态有很强的吸引力。和豆瓣对标的美国评论网站MetaCritic更新了2010年代50部最佳影片的排名。该榜单按照网站评分的高低生成,《寄生虫》排名第七,是前十榜单中唯一一部2019年度的电影。

2019年5月,《寄生虫》获得了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的大奖——金棕榈奖最佳影片奖,从此开启了它的传奇之路。此后,《寄生虫》和奉俊昊在各大电影节上锋芒毕露,斩获了韩国电影青龙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第77届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美国编剧工会奖最佳原创剧本等多项重量级奖项。

尽管如此,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还是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此前, 由美国梦工厂出品的战争片《1917》一直是最佳影片的大热门。该片讲述了一战时期,两名英国士兵冒险穿越敌境,传递重要情报的故事,由《美国丽人》的萨姆·门德斯执导。

图源:豆瓣

1月19日,《1917》拿下了美国制片人工会奖最佳剧情片。在美国制片人工会奖里得奖的影片,大多都在奥斯卡中斩获最佳影片,包括去年的《绿皮书》和千年的《水形物语》,这也让更多人确认《1917》会把最佳影片收入囊中。

知名影评人崔汀从个人喜好的角度,向娱刺儿(ID:haozhugongshe)解释道:“从各个角度来看,(提名名单中)最让人满意的电影就是《寄生虫》和《1917》,如果奥斯卡组委会抛开了非英语片和英语片的成见,那显然最强的就是《寄生虫》。”在豆瓣上,《寄生虫》也已8.7分略高于《1917》的8.5分。

崔汀认为,《寄生虫》本身的质量就非常高,加上奥斯卡评委会一直在求新求变,这样的结果并不算是意外。

事实上,在韩国国内,《寄生虫》并不是2019年最受瞩目的电影。

根据豆瓣网友的整理,2019年, 韩国电影票房排行榜首是年初上映的《极限职业》,该片以超过1600万观影人次(韩国习惯用观影人次计算票房)的成绩,成为韩国历代电影票房冠军;排名第二、三、四的分别是《复仇者联盟4》《冰雪奇缘2》和《阿拉丁》;《寄生虫》以1009.1万观影人次的成绩位列第五。

在奥斯卡上大出风头,足以证明《寄生虫》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韩国本土,扩大到了国际影坛。

“这是奉俊昊个人的胜利”

如果将眼光放到历史长河之中,无论是对奥斯卡还是对国际影坛来说,《寄生虫》的获奖无疑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一个月前,《寄生虫》还在第77届金球奖上获得了最佳外语片的殊荣,导演奉俊昊在领奖时感叹道:“当你一旦克服了那一公分大小的障碍——字幕,你就会发现,原来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多优秀的电影。” 

在电影越来越国际化的今天,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时刻。

对奥斯卡来说,这也是一个突破性的决定。“之前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绿皮书》《鸟人》等等,都比较四平八稳。这一次,奥斯卡做了一件打破常规的事情,这也代表全球的电影都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崔汀说。

《寄生虫》全体剧组

图源:微博@腾讯电影

奥斯卡颁奖典礼结束之后,韩国总统文在寅通过Twitter发表了对《寄生虫》的祝贺:“韩国电影与世界电影比肩,开始新的韩国电影百年,真的非常高兴……为了让我国电影人尽情发挥想象力,没有担忧地制作电影,政府也会一起努力。”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国产电影已经阔别奥斯卡的舞台六年之久。上一部入围奥斯卡的电影是2014年的《一代宗师》,在第84届奥斯卡上获得最佳摄影和最佳服装设计提名。

1月17日,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93进10”的短名单公布,中国内地选送的《哪吒》、中国香港《扫毒2》、中国台湾《谁先爱上他的》均未入选。

在更远之前,中国电影和第五代导演也曾是奥斯卡的座上客。90年代,张艺谋以《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两度入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陈凯歌和顾长卫以《霸王别姬》分别获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奖提名。00年代,张艺谋凭藉《英雄》获最佳外语片提名,《卧虎藏龙》在第73届奥斯卡上斩获最佳外语片等4项大奖。

这样的盛况,对第六代导演来说已成一种奢望。背后的原因有很多,邻国的此番成就,无疑会成为一种鞭挞和督促。

不过,在崔汀看来,虽然《寄生虫》开创了韩国电影的历史,也在亚洲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是这样的电影毕竟是少数。“奉俊昊拍了二、三十年电影才出了这么一部,这是奉俊昊个人的胜利,对于亚洲电影和韩国电影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

“就像黑泽明对于日本电影,或者李安对于华语电影一样,他们并不会成为整个产业的推动者。”崔汀坦言。奉俊昊自己在奥斯卡领奖感言里也说:“我们写剧本不是为了代表国家,但这是给韩国的第一尊奥斯卡奖。”

得奖后很开心的奉俊昊导演(左)

比起复杂的电影产业,与人民群众切身更相关的是:我们什么时候能在电影院里看到奥斯卡获奖影片?

按照往年的经验,颁奖典礼之后,相当一部分入围和获奖影片将会登陆院线。第91届奥斯卡于北京时间2019年2月25日举办,最佳影片《绿皮书》于3月1日就在内地上映,共收获了4.78亿票房。

在本届奥斯卡提名揭晓以后,很多部提名电影陆续定档内地院线。《乔乔的异想世界》(《乔乔兔》)定档2月12日,《小妇人》定档2月14日,《1917》定档2月21日,《婚姻故事》定档2月28日——这本是可以“住在电影院”里的一个月。

然而,根据目前的消息,2月20日之前定档电影已经全部撤档。更有可能的是,原本在2月和3月上旬上映的电影或将面临全部撤档的命运,

在奥斯卡颁奖典礼进行的同时,爱奇艺也陆续丢下了重磅炸弹,宣布《寄生虫》《小妇人》《乔乔的异想世界》(又名《乔乔兔》,获最佳改编剧本奖)《好莱坞往事》《婚姻故事》《极速车王》(外语直译《福特大战法拉利》,故事有虚构成分)即将在爱奇艺平台上线。随后有自媒体表示,这些电影依然会先在内地院线上映,随后登陆视频网站。

在这个特殊的节点上,对于想在电影院欣赏奥斯卡影片的人说,还需要一些耐心。

全程陪跑的《爱尔兰人》

在1月13日公布的奥斯卡获奖提名中,《小丑》以11项提名领跑,《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1917》均获得10项提名紧随其后,《爱尔兰人》获得9项提名,《小妇人》《寄生虫》获得6项提名。

从奥斯卡的获奖名单来看,除了《寄生虫》创造的“奇迹”以外,其他奖项的结果可以说是中规中矩。

《小丑》的主演杰昆·菲尼克斯众望所归夺得最佳男主角;《好莱坞往事》获得最佳男配角和最佳艺术指导;《婚姻故事》获得最佳女配角;呼声最高的《1917》获得了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和最佳音响效果三项技术奖项。不过,在奥斯卡现场,这些成绩都被《寄生虫》的光环所掩盖了。

图源:豆瓣《小丑》

最出人意料的要属Netflix出品、马丁·斯科塞斯执导的《爱尔兰人》,10项提名全部落空,全程陪跑。

从出品方来看,好莱坞为首的影视巨头依然位于主导地位,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力量只获得了两个奖项,分别是《婚姻故事》(劳拉·邓恩)的最佳女配角和《美国工厂》的最佳纪录长片。

2014年,Netflix以纪录片《埃及广场》开启了冲奥之路。2019年,Netflix凭借《罗马》收获了首个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并斩获了最佳导演和最佳外语片的奖项。

刚刚过去的一年,Netflix出品的影片质量上乘,屡屡出现在年度佳片榜单之中。本届奥斯卡中,Netflix共获得了24项提名,几乎追平过去六年的提名总和。

然而,1/12的获奖比例,尤其是《爱尔兰人》的颗粒无收,似乎更加证实了Netflix在电影产业中的尴尬境地。

根据《毒眸》整理的外媒资料,《爱尔兰人》曾经尝试在传统院线上映,但是传统院线希望保证90天的放映期后再在Netflix上线,而Netflix只能接受30天的窗口期,双方没有谈拢。

2019年11月1日,《爱尔兰人》在少数独立艺术院线上映,而Netflix会员在11月27号即可在家欣赏这部电影,上线首周就吸引了2760万观众观看。

对导演马丁·斯科塞斯来说,这是一个新的矛盾。越来越少的传统影视公司和投资方愿意制作严肃的文艺电影。他曾表示,只有Netflix“允许他们按照他们需要的方式去拍摄《爱尔兰人》”,但是Netflix所要求的“窗口期”,又很难为传统院线所接受。

图源:豆瓣《爱尔兰人》 

奥斯卡的主办单位——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以及多位美国电影界元老级人物,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了对Netflix的流媒体模式对传统影院冲击的不满。在他们看来,这种不在银幕上映的“电影”,只能被看作一种“长视频”。

这种想法,和国内电影人在春节期间,联名抵制《囧妈》和今日头条合作的行为,是一脉相承的。

《寄生虫》的获奖,突破的只是语言的壁垒,艺术本就没有国界,这堵墙有跨越的第一次,就会有跨越的第二次;而Netflix颠覆的则是电影的呈现方式,甚至是电影艺术背后的定义和概念。

虽然不能肯定Netflix在奥斯卡上的失利,一定是源于奥斯卡对Netflix的忌惮。可以肯定的是,Netflix和流媒体的力量大家有目共睹,电影的呈现方式和定性标准,总有一天会随着用户的观影习惯而被动改革。

但是,只要Netflix不在奥斯卡上斩获最佳影片,就是从一定程度上阻止了这家流媒体巨头在颠覆电视行业之后,再次触及电影的根本、颠覆电影的运行模式,这也是传统电影人最后的坚持。

Netflix想要突破媒介和技术的限制,真正让自己生产的“长视频”成为所有人接受的“电影”,或许还要花上一些时间。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