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首周,风口下的「007」与低谷中的「不得不」

吴怼怼 2020-02-14 07:45

头图.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吴怼怼,作者Cici。

在新冠疫情的防控当头,尽管全国上下陆续迎来复工潮,但由于封城、封路、封小区的普遍执行以及对员工聚集传染的顾忌,线上远程办公成为一些企业不得不接受的选择。

这带来很多问题。协同软件的崩溃只是一方面,除此之外,员工私人时间与工作时间的界限被模糊,一些人24小时待命,从996变007。而企业管理者因为无法看到员工在做什么,又产生了新的信任危机。

这里有五个人的复工故事。

同样需要做实验,但高校科研民工和国企员工面临着不同处境;尚未拿到复工证明的房地产企业,策划部门还能推进工作;愁云惨淡的线下演出行业,复工后反而变得更加忙碌;被认为迎来意外风口的线上教育,员工的频繁加班是否真的对应行业的繁荣?

01

1月23日前后,线下演出行业陆续发布延期/取消演出的通告,同时告知观众退票流程。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1月-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已超过20亿元。

损失是逐渐加重的。

王利发所在的戏剧行业,业内第一批通告如今看来相对「乐观」,取消演出的波及范围基本只到2月中旬。但随着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的蔓延,一些3月中旬的演出也被取消,甚至还有演出商取消4月份的演出,一些延期的演出选择先退票,后续开票再做宣传,因为谁也不知道延期会延多久。

演出取消.JPG

春节后第一周的复工理应迎来全面萧条,摸鱼或许是常态,但王利发有所在的部门却陷入忙碌——忙着处理退票事宜。外行看来只是「原渠道退款」一句话的事,但实际操作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以往引以为豪的多渠道售票成为了问题的来源,除了自营渠道如微店、官网、淘宝之外,王利发的领导们在正式复工前就在跟各个售票渠道沟通商讨,最终决定谁卖票谁负责退款,好在每个渠道都有各自划分出来的票版。

IMG_9932.jpg

IMG_9936.JPG

作为公司在线教育的一员,吴星纬在春节期间就在做一些零星工作。正式复工以后,他们被要求用钉钉在9:30之前外勤打卡上班,晚上18:30之后打卡下班。

实际上,吴星纬连简单聊一聊的时间都是硬挤出来的。错过晚饭前的20分钟空闲,下次跟他取得联系就要等到晚上9:00以后。不过,这种忙碌对于于吴星纬是一种常态,并非疫情所致。

在线教育总体迎来巨大流量,具体却还要再看细分领域,这次疫情下,K12业务是主要受益方,但带宽费用、课程内容、课程体验等多个环节都面临着巨大考验。

吴星纬所在的组负责出国留学课程的设计和上线,一切都算常规。这跟其特殊性有关,比如出国留学一对一课程,线上的性价比就远高于线下。当线上本身是主要选择时,当下流量的增长就并不明显。

吴星纬的忙与不忙,取决于项目,时间不定。在线教育的员工流动率很高,尽管部门一直在招人,但也同时在走人,像一个同时进水和放水的水池,他这两天看到一位同事的钉钉状态写着「离职交接中」,就知道又有人要走了。

如果只论工作内容,吴星纬完全可以远程办公,但因为负责课程反馈,涉及与其他部门的沟通,远程工作确实降低了效率,他无法以「现场监工」的方式敦促技术解决需求。

但该开的会一个都没有少,时间也并没有缩短。

03

在各行各业的复工复学计划中,学校往往是最保守的。

没有任何学校能够承担得起学生聚集下的巨大风险和舆论压力。一些省市推迟到2月下旬,同时表示还要「视情况而定」,有个别省市直接推迟到3月。

开学.jpg

北大.jpg

04

同样需要做实验,国企员工陈优乐也陷入了困境。

尽管家乡并非重点疫区,但由于封城、封路以及高铁停运30%带来的运力困难,陈优乐在2月2日只能买到2月9日返回上海的车票。

领导最开始对于「最早9日返回」这件事并不开心,因为返回上海还需要在家隔离几天才能去公司办公。但很快,陈优乐的「最早」又被意外延迟。

这家国企为员工提供公寓,但却害怕担责,因此告知外地员工返回后无法入住。公司行政试图联系酒店,但一时没有正式结论,陈优乐不敢贸然行动,只能选择留在家里。

正式复工后,公司发放了内网VPN,但这对于需要硬件支持的陈优乐所在的组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

越临近正式复工,陈优乐收到的通知越来越多,但往往是朝令夕改。比如公司先是要求每组1/3以上的人进公司上班,一天后这个数字就变成了1人,并且这位值班员工必须得开车上班,不能乘坐任何交通工具。

2月10日,上班第一天,陈优乐收到了一张到岗同事发来的照片。公司食堂被改成考场上单人单桌的模样,也根本不需要分时段用餐——以往能从窗口排到门口的队伍消失不见,放眼望去只有3个人在吃饭。

2月12日,陈优乐返回上海,住进了公司统一安排的酒店,自行隔离14天,陈优乐开玩笑说,「这是在给酒店送温暖,他们现在估计都没有生意。」

并非所有公司都有这样的「大手笔」。

刘彦婷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大本营位于杭州。在全国飘红的疫情版图中,浙江则是重点疫区。

公司要求员工返回,但员工想回也没有那么容易。

2月6日,刘彦婷收到公司通知,要求10号返回杭州,在家办公一周到两周,再视情况而定。

其实刘彦婷所在的策划部门,主要工作就是写PPT,疫情的唯一影响只是不能去线下调研而已,其他都还好,尤其是春节期间又接了一单。

刘彦婷租房所在社区告诉她,不要返回杭州,如果一定要回去,必须要有政府审批通过的复工证明,同时需要配合接受居家隔离14天的规定。在此期间,房门上锁,物业帮忙递送外卖、蔬菜等生活用品。

询问hr后,刘彦婷得知10号之前肯定拿不到复工证明。

公开文件显示,企业想要获得一张复工证明,并非易事。截止到2月8日晚上12:00,杭州市共有29814家企业提出申请,最终核准数为162家,这个比率只有0.54%。

根据《杭州市企业复工疫情防控导则》,服务业企业中的房地产相关企业在2月20日起,达到防控条件后才能复工。

2月10日,复工第一天,刘彦婷开了一个视频会议——所有人包括领导在内都没有打开摄像头。

这个会议一共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半,但刘彦婷说,已经比过往的会议短了很多——这也许是在家办工最意外的收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