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复工到经济复苏,不是选择题,是一道城市的经济产业综合题

智能相对论 2020-02-18 20:44

图虫创意-247337588876378222.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智能相对论,作者魏启扬。

一场全民防疫大战将中国经济短时按下了暂停键,但这个强大的民族很快就翻身过来在经济保卫战上加速冲锋。

2月15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会场,并对证监会今年的工作进行表态,包括继续推进科创板制度创新,鼓励更多的硬科技企业上市,推动新三板的改革平稳落地等等。

虽然暂时没有公布具体的实施细则,但从其发布这些信息的场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以及全民战疫与复工双重大考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来看,已经透露出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那就是要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秩序恢复,特别是要想方设法为企业发展创造条件。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除湖北等疫情较严重的省份外,其他地区和企业要将复工复产作为重中之重,避免出现一人生病,大家跟着吃药,非疫区地方政府则要避免过度防疫管“死”经济。

人民日报也在2月13日头版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仍要坚持今年经济发展目标任务,不能缓一缓等一等。

其实,很多城市在2月10日复工后不久就已经在进行相关部署了。比如长沙连开两场经济工作会议(先是2月12日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主持召开“全市企业上市工作座谈会”,后是2月16日是“全市经济运行调度会”)。杭州也在2月10日复工当天出台“1+12”惠企政策,明确表示要实现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由于2020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也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各地主政官员肩上的经济担子都不轻,提前部署固然能抢到先机,但各地能否在遭遇疫情袭击的特殊背景下,完成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项目标任务,看的还是政府的执政能力和当地产业经济的成色。

疫中复工是一场大考,考的是统筹兼顾和“危”中找“机”的能力。

我们注意到,除湖北以外,全国很多主要城市的疫情防控已趋稳定,我们根据公开数据,选择上海、杭州、广州和长沙4个城市作为样本制作了下图。

图片2.png

从图中可以看到,这几个城市自2月3日以来,新增确诊人数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其中杭州和长沙这两个城市2月15日的新增确诊人数均为零。

这也是说,由于疫情防控举措得当,这些城市可以投入更多精力到发展经济的“第二战场”中来。

实际上在疫情爆发之初,浙江、广东、湖南几省就因为防控措施得力而广受好评,很多媒体和普通民众都将其与区域经济的发达程度进行关联解读。

广东省早在2月6日就印发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复工复产促进经济稳定运行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了五方面共20项政策措施,支持和推动受疫情影响的各类企业复工复产。

浙江省则将大数据作为疫情防控中的基础设施,企业在线申请复工,市民在线申请健康码等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政府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负担。

与广东和浙江这两个经济强省相对应的,与疫情中心湖北邻近的湖南在此次复工大考中交出答卷的得分也颇高。

湖南根据自身的产业特点进行提前部署,关于复工安排,既没有一哄而上,也没有畏手畏脚,而是有着实事求是的铺排和合理的节奏。

像长沙早在1月底就开始部署企业复工复产工作了,尤其对疫情防控必需等“四类”企业进行全力帮扶。据悉目前长沙的规上工业企业复工率已达80%。

2月15日,长沙市人民政府又发布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渡难关的若干意见》,出台了围绕稳定用工就业、减轻企业负担、优化金融服务、支持持续发展等四个方面的20项措施支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不得不说,如果说全国的战疫复工、恢复经济发展是一局棋,那长沙在这场对弈中已经抢了“先手棋”。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长沙拥有上市公司67家,其中A股上市61家,位列中部省会城市第一,不但超越了合肥(46家),还超越了武汉(58家),甚至比天津(52家)和重庆(53家)两个直辖市也还要多。这些企业将成为长沙经济在疫情期间和疫情过后极大的推动力量。

疫中复工是一次磨炼,更加坚定产业智能化升级的决心

疫情期间,由于各地严格的防控措施,复工申请需要层层批复,加之有的地方封路、封村、劝返、拒入,再加上隔离时间等问题,复工的难度显而易见,特别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其复工的难度尤甚。

有媒体报道,一些性急的浙企老板们早已包好大巴开到村口,只等封村结束第一时间接员工回厂复工。温州为解决企业用工问题,政府还出台政策,对企业出资包车接外地员工来温州就业的实行补助,按照政府、企业2:1比例共同分担解决。

A股上市公司腾达建设董事长、上海市路桥商会会长叶林富在一次疫情影响的课题调研中曾介绍,“公司中标了包括上海、杭州等多个城市的土建项目,但农民工返城困难、招工困难,导致许多工程无法按期复工”。

相比浙江一些民营企业老板的“窘迫”,正在进行智能转型的广东制造业就显得从容不少。

以总部位于佛山顺德的格兰仕为例,其微动开关自动化生产车间作为格兰仕工业4.0项目重要组成部分,生产线与生产数据中心自动连接,与生产质量相关的数据实时展示在数据中心的屏幕上,该生产线的岗位需求从原来的160人减少到了20人,从投料、组装、到检测和包装,整个流程只需要一个人即可完成所有工序的操作。

有着“智造之城”之称的长沙则在这场战疫与复工的大考中又一次感受到了产业智能化升级带来的甜头。

智能智造并不是口号和标签,而是落到实处、可以看到的生产力。

体力活机器人干,任务由系统分配,运送物料有无人车……机器替代人,不仅减少了人与人的接触,企业对用工需求的压力减轻许多,面对市场的信心也增强了许多。

根据长沙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长沙目前已有668家企业进行了智能化改造,整体效率提升了30%。同时,长沙拥有27个国家级智能制造试点示范企业和应用专项项目,数量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一。

对产业发展方向洞察准,布局早,使得长沙产业链和产业生态日趋完善。这也许就是长沙率先复工复产的优势和底气所在。

疫中复工是一张试卷,区域经济的产业协同是最难考题

必须承认的是,企业复工绝对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在产业大生态的语境之下,企业复工势必会牵涉到上下游产业链的协同配套、物流运输等各个方面。

2月15日的《人民日报》就刊载了《一场联动的复工》这样一条报道,说的是生产无创呼吸机、经鼻高流量湿化氧疗装备的厂商——湖南明康中锦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复工经历。

由于涉及到上下游产业配套的问题,直到2月12日时,湖南明康中锦的供应商中还有12家深圳企业尚未复工,后经长沙和深圳两地政府协调,这13家企业才克服困难,形成合力全速运转。

生产“人体测温红外热像仪”的浙企红相科技也曾遇到过同样的难题,这类技术密集型电子产品,缺一颗电阻都无法生产,但是在春节期间,绝大部分供应商都在放假,红相科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临着巨大的生产压力。

很明显,产业链同步协同才能对企业复工产生积极意义,从另外一个方面解读,有两个方面的考量,一是头部企业对产业链的影响能力,一是区域产业的完备程度。前者是以单个企业的能力推动产业链跟上自己的节奏,协同发展;后者则是在区域内形成整个产业的自我“小循环”,即脱离外界经济区域产业也能存活发展。

像杭州的产业结构中,以“宅经济”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占比较高,因而在此次疫情中很大程度上对冲了对其它产业的影响,但温州这类以纺织服装、日用消费品等出口型产业为主的城市受到的影响比较大,相当部分的中小企业面临生存危机。

长沙的情况与杭州类似,其主要的产业链链路清晰,主次分明。长沙全市划分了22条产业链,将招商和产业发展重点向智能装备、智能网联汽车、智能终端和信息安全及自主可控为主“三智一自主”这4个领域集中。其次,长沙产业链的分布比较均衡。在长沙的22条产业链中均有上市公司作为主要支撑力量在区域范围内形成产业生态,在上市公司之外,还有着一批拟上市公司、瞪羚企业、创业项目等形成竞争向上的梯度。而且,长沙头部企业在产业链中具有极高的话语权。在智能制造领域,像三一重工、中联重科、蓝思科技等在各自的产业链中都处于绝对的核心位置,因而这些企业的任何动作都会对产业链的上下游产生极大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凭一己之力改变产业走向”也并非不可能。

总结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普通民众的生活节奏,打乱了企业的发展规划,也打乱了不少城市完成经济目标任务的信心。

可是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经济整体增长的势头不会被一场疫情所动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就表示,中国经济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V型”增长,即经济活动出现下滑后迅速回升,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总体影响相对可控。

这也意味着我们不能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对经济工作松弦,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更要拿出坚定的决心,一以贯之在发展经济的路上进行耕耘和坚守。

只有经历过各类困难的考验,才会明白不忘初心的意义何在;只有经历过各类困难的洗礼,才能体会胜仗归来的淋漓畅快。

目前,很多地方疫情防疫依然吃紧,但有些城市已经自信从容地发出春天的邀请。相信,沃土之上,必会繁花盛开;也相信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提前准备好的人、企业和城市。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