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闹剧:孙正义和三个印度高管的故事

志象网 2020-03-05 15:09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志象网,作者王一,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3月2日,软银集团CEO孙正义现身曼哈顿,在会上,他又道歉了,后悔对WeWork的巨额投资。

2019年10月,WeWork上市中止后,软银集团遭受密集批评,旗下愿景基金的投资方式和风格吸引了多数火力。2016年,愿景基金第一期从中东土豪募集到1000亿美元,此后开始在全球不断撒钱。被诟病的,不仅是他们的投资哲学。让孙正义头疼的,也不仅仅只是软银和愿景基金的惨淡业绩。

上周,在时隔两年后,华尔街日报发布一篇调查报道,揭露了软银内部令人跌眼镜的高层内斗。主角便是愿景基金的印度裔CEO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利用“黑公关”、“美人计”,他成功赶走了两位印度同胞,其中一位是被视为孙正义接班人的尼克斯·阿罗拉(Nikesh Arora),另一位则是软银的前首席财务官萨马(Alok Sama)。

谁是米斯拉?

拉吉夫·米斯拉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印度出品CEO”。

1962年,他出生在印度,先后毕业于Mathura Road德里公立学校和大名鼎鼎的印度理工德里分校,在获得机械工程学士学位后,他来到美国。他的个人抱负从美国才开始展露: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先后拿到机械工程学士和计算机应用硕士学位。

印度人对MBA的热衷,类似某种宗教狂热,拉吉夫·米斯拉没能免俗,他后来在MIT斯隆管理学院。

但是,毕业后,他没有去做码农,而是去了华尔街。加入软银之前,他在金融行当工作了24年。

美林证券是他的第一份工作,在那里从事衍生品营销和交易,工作8年之久。此后,他加入德意志银行,并在这里工作了12年,这也是他前软银时期最长的工作经历。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德意志银行被推到风口浪尖。美国媒体曾爆料,拉吉夫·米斯拉是华尔街的秃鹫之一,曾疯狂下注次级债市场。他的黑历史,先被收录成册,后被拍成电影《大空头》。

这部讲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电影由“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获得了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影片提名。

离开德意志银行后,拉吉夫·米斯拉来到了瑞银集团(UBS),担任全球固定收益、货币和商品业务负责人,在欧洲、中东和非洲辗转了4年。

在2014年10月正式加入软银之前,他还短暂地在Fortress投资集团担任高级董事总经理和合伙人。

拉吉夫·米斯拉在软银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既表现出过硬的专业能力,也不乏果断的领导气质。再回过头来看的前半生,一切都有迹可循。

他在老本行上继续保持了高水准,去年7月软银以320亿美元收购英国芯片制造商ARM时,他在资产配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高度竞争的金融行业担任16年的高管,也让他深谙资本市场的规则和玩法,为孙正义的“1000美金造未来”计划助了一臂之力。

他的强硬风格看似与他印裔高管俱乐部的老乡们泾渭分明:谷歌的Sundar Pichai和微软的Satya Nadella均以谦逊温和闻名。

但印裔高管更独特的杀手锏,其实是在复杂环境中求同存异和谋求共识的能力。

印度是世界上最为多元和复杂的民主体制,印度人似乎天生有种化解矛盾的能力,甚至有一本起名叫《Conquering the Chaos: Win in India, Win Everywhere》(政府混乱:赢在印度,全球通吃)对这种现象大书特书。而这也正和目前软银的处境不谋而合。

愿景基金

拉吉夫·米斯拉2014年10月加入软银,在债务交易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他,始任战略财务总监。但是,几乎是前后脚,2014年10月,孙正义从谷歌挖来了比米拉斯小六岁的印度同乡阿罗拉(Nikesh Arora)。

但他与孙正义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十多年前。2006年,拉吉夫·米斯拉在软银收购日本沃达丰里贡献巨大。

但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和孙正义一道,从零开始建立起了1000亿美元规模的愿景基金。当时,沙特希望打破对石油的依赖,王室正在寻求多元化其投资组合,两个人一路向西,来到了中东。赶早不如赶巧,他和孙正义将这笔钱装进了口袋。

2017年9月接受印度经济时报采访时,拉吉夫·米斯拉还原了这段轶事。

“去年8月我第一次与(孙)正义进行了讨论。当时我们刚刚在6月份以320亿美元收购了ARM,而正义认为我们正处在未来5 - 10年的技术革命的尖端:机器学习、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将影响和重塑所有行业——从医疗保健、金融服务到制造业。我们觉得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新的工业革命。鉴于我们刚刚进行了320亿美元的收购,我们在财务上捉襟见肘。”

二十年来,软银一直拿自己的钱四处投资。而当财务紧张时,软银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出售阿里巴巴的股份,但拉吉夫·米斯拉说他和孙正义“认为它们有更多上涨空间”,决定继续持有,二就是出去筹资。

“我们准备了一个PPT,出去找人,因为神的恩典,我们筹到了资金。”拉吉夫·米斯拉说。

这显然是谦虚的说法,实际上,他是一个谈判高手。

曾与他一起工作的人称他为“强硬的谈判者”。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软银投资Uber的谈判中,拉吉夫·米斯拉曾向Uber的早期投资者表示,如果交易不成,软银将转而投资竞争对手Lyft。

这种“狠角色”的领导风格,也与孙正义一脉相承。

找孙正义要投资的体验是这样的:十分钟的对话里,孙正义时常打断,然后他说,“停,我知道。我听够了,你想要多少钱?”当创始人回答之后,孙正义给出了一个他所要求的四到五倍的数字。

如果创始人提出任何疑问,孙正义则会“威逼利诱”,迫使他们妥协。

曾有媒体评论称,孙正义对“奇点”(计算机智能超越人类的那一刻)的迷信可能让他在软银董事会里过于“曲高和寡”。尽管双方利益一致,但他本人更看重长期增长和前沿技术进步,而其他投资者可能更看重短期利益,这可能为他说服其他人制造困难。

但拉吉夫·米斯拉看上去与他步调更为一致。加入软银后,他曾解释称,加入了软银是“因为在不同的行业工作非常具有刺激性和教育性”,“我们在地球上正在进行的最新工业革命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他补充说。

在成立后的两年时间里,愿景基金共投资了24家公司,横跨美国、欧洲和亚洲,已经撒出了300亿美元。拉吉夫·米斯拉也一路平步青云。

2017年6月,拉吉夫·米斯拉进入软银董事会。根据当时股东大会的通知,他会拿到包括现金和股票在内的1120万美元。

一年后,他又升任董事会执行副总裁。

两年后,他被任命为愿景基金的首席执行官。当时,距离被视为接班人的阿罗拉离开软银还不到4个月,同为印裔的拉吉夫·米斯拉离集团的权力中心又近了一步,着实耐人寻味。

印度宫斗

2016年4月,就在阿罗拉离职之前,他的声誉正遭到内外批评。

2016年1月20日,英国律师事务所Boies Schiller发布了第一封匿名股东公开信,质疑阿罗拉对印度初创企业的投资,并要求对某些利益冲突进行调查。信中写道:“阿罗拉之前的行为显示,他十分乐意将其私人利益——以及其同伙的利益——凌驾于那些雇佣他担任高管的公司利益之上。”

记者们也收到他们私人银行记录的截屏。有关这两名高管的投诉已经提交给了美国和印度金融监管机构。但两人都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拉吉夫·米斯拉的发言人称,“这些指控都是过去已经被否定过的虚假谎言,米斯拉先生并没有精心策划针对前同事的活动。”

2017年5月,《华尔街日报》报道了针对这些人的活动。大约一年后,《华尔街日报》向软银提出了关于意大利人Benedetti和指控活动的问题后,集团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同时委托律师事务所Shearman& Sterling LLP牵头,专职调查指控活动的来龙去脉。软银在2019年结束了这项调查,然而并没有弄清事情的真相。

在软银内部,阿罗拉的处事风格与拉吉夫·米斯拉完全相左。他行事风格直接,有时候甚至是粗鲁。阿罗拉在旧金山办公,但需要跟在东京的软银日本高管们保持沟通。对阿罗拉快速抓权的做法,此前一直居于领导地位的日本高管们也感到很不满。

此时拉吉夫·米斯拉身在伦敦,办公室在软银控股的Sprint公司,远离软银的决策中心。加入软银之后,拉吉夫·米斯拉向公司提出的第一批投资目标中,有一家印度的娱乐公司,而这个案子遭到了阿罗拉的反对。

媒体报道,这时米斯拉和阿罗拉结下梁子。

更多的公开信被发表,促使软银董事会对阿罗拉展开调查,但都发现这些指控是虚假的。在后半阶段,另一位印度高管萨马也被添加为攻击目标。

但阿罗拉辞职后,萨马升任软银集团总裁,成为孙正义最重要的副手。2016年7月,萨马在软银243亿英镑收购Arm的交易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得到孙正义的器重。拉吉夫·米斯拉对此感到非常沮丧。

2016年年中,就在阿罗拉辞职前不久,拉吉夫·米斯拉几乎要放弃了,并打算离开软银。随后,有关计划中的愿景基金的讨论开始升温。2016年10月,软银推出这只基金时,拉吉夫·米斯拉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并被任命为该项目的负责人。

事实证明,萨马是个障碍,他质疑了米斯拉向愿景基金增加债务的策略。据《华尔街日报》审阅过的一份复印件显示,2016年10月,自称代表部分股东行动的Giannakopoulos给董事会新写了一封信,指控萨马的不当行为,包括通过对离岸工具的“可疑”使用以收取咨询费。

据知情人士透露,米斯拉还要求两名印度商人向政府监管机构提交一份有关萨马的投诉。

《华尔街日报》此前曾报道,2017年春天,投资者讨论将资金投入愿景基金时,向软银提出了关于萨马的问题,一度阻止萨马进一步深入愿景基金。

中间人和桃色陷阱

而这出印度闹剧,中间人则是一位意大利私募基金投资人Benedetti。

2015年,通过法国银行家Bertrand des Pallieres介绍,米斯拉与Benedetti相识,两人在伦敦会面之后,Benedetti便答应帮助米斯拉削弱阿罗拉在软银的地位。

此人还透露,Benedetti给了米斯拉一个特殊的手机,用以沟通此项计划,两人有时会在伦敦的宝格丽酒店(Bulgari Hotel)见面。

米斯拉具体给Benedetti许诺了什么样的条件作为回报,似乎当时并没有说清楚。但Benedetti以为的是,他将会收到米斯拉在软银所得收入的分成。此外,如果阿罗拉真的被踢出局,Benedetti会得到软银驻伦敦的一个高管职位。

《华尔街日报》看到的文件显示,2015年4月,米斯拉通过他在渣打银行的一个账户,向Benedetti控制的、注册在英属维珍群岛的一家公司转账50万美元,作为攻击行动起始阶段的资金。一场阴谋就这样开始了,他们还给攻击目标阿罗拉起了一个代号,叫做“Mr. West”。

知情人士说,当月Benedetti向东京派了一个团队,布置了一个所谓的“甜蜜陷阱”。按计划,一位或多位女性将引诱阿罗拉进入一家酒店的房间里,这个房间会装满摄像头,用来拍下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但阿罗拉没上勾,计划失败了。

大约同期,Benedetti聘请了K2情报有限公司(K2 Intelligence LLC)驻伦敦办事处,对阿罗拉和萨马进行调查,并向媒体公布调查结果。Benedetti还招募了瑞士私人侦探Nicolas Giannakopoulos加入活动。

据知情人士透露,Benedetti将阿罗拉的辞职视为自己策略的成果,他希望米斯拉可以实现此前承诺,获得应有的分成以及一份工作。

为了达成对Benedetti的承诺,在2017年6月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米斯拉把Benedetti介绍给了Michael Klein。Klein曾是花旗集团(Citigroup)的银行家,在欧洲和中东地区都有深厚的客户关系网。不久之后,米斯拉聘请Klein为软银投资Uber和其他潜在投资提供咨询,并给其提供了600万美元的报酬。

不过,因为报酬问题,Benedetti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最近几个月,他与米斯拉的关系恶化。这位意大利商人的助手说,Benedetti告诉他们,他录下了米斯拉详细讲述他削弱软银竞争对手计划的谈话。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