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复工:从大飞机、大火箭,和一块熔喷布说起

蓝媒汇 2020-03-06 07:59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磊子。

“大飞机”复工,“大火箭”复工,“小汽车”复工,天津的制造业标杆企业全面恢复运转。

有网友在微博评论里调侃:“要不是停工,我都不知道天津的配件厂还能影响到奔驰的全球战略。”

大年二十九取消休假的泰达工人师傅不会想到,他们生产的熔喷布、“泰达芯”,市场价格暴增20倍,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稀缺资源。

全球性的合作分工已经形成了难以想象的网络化结构,没有谁可以独撑局面,无论上游还是下游,一个环节,一种原材料,随时可能会影响全国乃至世界。

疫情下,没有一个城市是孤岛。也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独自复工。

复工的“大飞机”与“大火箭”

3月2日,天津一架全新空客飞机交付起航。

这是天津空客天津总装公司向尼泊尔喜马拉雅航空公司交付的一架A319飞机,也是空客亚洲总装线复工后向中国境外交付的第一架飞机。

在此之前,由天津港接卸的飞机大部件已经陆续抵达天津空客总装线,复工之后,这里造飞机的速度会超过去年同期,知名的空客A320飞机每个月能组装6架。如果正常推进,今年就能实现每月2架的A330产能,到明年,这里还将生产出更大的宽体飞机:空客A350。

2008空客天津A320总装线落户以来,空客天津项目已经向全球交付450余架A320飞机和16架A330飞机。目前,这些飞机正在世界各地飞行。

在天津总装的空客飞机价值几何?根据澎湃新闻消息,2019年3月25日,空客与中国航空器材集团签署了300架空客飞机的采购协议,包括290架A320及10架A350,订单总价值350亿美元。

空客隔壁,是另一家知名的民用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天津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已经在2月中旬复工。复工后的维修机库中,日常停放着挑战者和环球等型号的飞机进行维修。庞巴迪的顶级公务机同样价值不菲,每一架都达到了几千万美金。

庞巴迪维修机库

这一片厂房是天津含金量最高的区域之一。

另一个含金量更高的项目也成为复工的焦点。2月19日,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天津大火箭在抓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有序推进火箭生产,确保国家重大航天任务按期完成的情况。在天津大火箭生产基地,火箭的生产正在有序进行。

根据南方网报道,大火箭基地“出产”的长征五号B已经在2月17日抵达海南文昌发射场,它将成为“天宫”空间站的主要运输工具。

大飞机、大火箭开始运转,标志着天津“飞起来的”项目已经全面复工复产。

“急疯了”的奔驰

“跑起来”的项目,还得先说说奔驰。

一则来自网上的消息:2月6日,北京奔驰向天津发函,恳请其在天津武清区的19家供应商能在2月10日复工,并且允许供应商提前将成品库存运往北京奔驰。奔驰还表示,如果北京奔驰不能在2月10日复工,经济损失每天将超4亿元人民币。

彼时正是全国抗疫局面严峻阶段,启动战时机制的天津可以说是管控最为严格的城市之一(参见“战时机制”下的天津:一座突然较真儿的城市)。这个函件在当时就引来热议,有网友问:奔驰这是有多着急?

2月10 日,媒体报道,戴姆勒集团CEO在德国证实,奔驰在北京的工厂已经开始复工。而根据天津日报的报道,即使执行着最严格的疫情期政策,武清区的配件厂仍然提前在2月13-15日开始复工复产,“‘通武廊’三地交通部门互相对接,积极开辟绿色通道,确保把武清、廊坊生产的汽车配件准时运送到北京奔驰汽车生产厂。”

这是天津最早复工的一批工厂,算是解了北京奔驰“每天4亿”困局。网友在微博评论里调侃:“要不是停工,我都不知道天津的配件厂还能影响到奔驰的全球战略。”

作为北方的制造业重镇,天津企业在全球分工协作网中占有重要一席,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急疯了”的奔驰的确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

武清的配件供应商只是冰山一角,光是在天津滨海新区就有一汽丰田、一汽-大众、长城汽车等整车企业。天津的几百家汽车配套企业还为华晨宝马、长安福特和沃尔沃等提供配件服务。战时机制下,天津三大龙头车企生产线也在2月17日开始陆续复工运转,这意味着丰田、大众、奥迪、长城等品牌的汽车将持续生产下线,产量正稳步提升。

据经济日报报道,天津一汽丰田在全国有487家一级供应商,其中,天津地区一级、二级供应商共358家。一汽-大众天津分公司共有供应商321家,分布在全国20余个省市。

一汽丰田工厂

在复工之前,光是梳理这些供应商,明确企业位置和区域分布,按上下游关联度进行沟通配合,保障服务企业同步复工复产,就需要付出相当多的协同工作。拿丰田举例,公司整车生产需要装配三千多个零部件,如果有一个零部件供应不到位,都会影响到整车生产。再加上工人的健康保障,运输保障,等等细节,都需要作出严格的规定,乃至形成手册和制度。

截至2月27日,滨海新区内汽车配件制造企业已全部复工。

未曾停工的工厂

“大飞机”复工,“大火箭”复工,“小汽车”复工,天津的制造业标杆企业全面恢复运转。

然而这并不是全部。天津企业的“复工标杆”,还得从一家国企说起。

早在1月23日,也就是农历大年二十九,天津就有一家企业紧急宣布取消假期,紧急调动所有资源,加班加点,生产线24小时不停,最大限度保障抗疫需求。

这家企业是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天津泰达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作为国内知名且主要的口罩滤材生产企业,他们生产的口罩过滤材料为熔喷超细纤维,也就是网友讨论热度很高的网红“熔喷布”,能够达到美国、欧盟以及国标的N95及以上的标准,这家企业是不折不扣的口罩滤材行业老大。

泰达洁净的口罩滤材

17年前的非典、11年前H1N1流感,这里的生产线都担负起了重任。这一次疫情,泰达洁净再次立功。

据界面新闻报道,目前国内熔喷布日产量超过10吨的,只有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和天津泰达洁净两家。而由于熔喷布生产设备工艺复杂,短时间内很难上马,目前只有中国石化新建了两条生产线,有望投产。

据天津日报报道,在更早的1月21日,泰达洁净的销售电话就开始不断响起,当天订货量就飙升到了150吨。由于春节假期还未开始,全公司近200员工几乎全部留下,几天后,母公司泰达股份留津员工也全体赶来帮忙。

确切说,泰达洁净不是复工,是压根没有停工。1月23日,工信部部长苗圩专门来到泰达洁净调研,表示慰问;2月21日,国家发改委在给天津市政府的感谢信里,特别提到泰达洁净“积极增产扩能并按要求做好重点口罩生产企业原料保障,表现出极强的大局意识和全局观念。

元宵节前,有市民把一车水果和蔬菜送到公司门口,车上的一张纸版写着:“致敬凌晨三点的泰达”。彼时,厂区四周一片寂静,唯有这里灯火通明、机器飞转。

泰达洁净工厂,凌晨

一直在线上紧急加班的工人师傅也不会想到,他们生产的熔喷布、“泰达芯”,市场价格暴增20倍,已经成为全球性的稀缺资源。

没有一个城市是孤岛

相似的情形还出现在天津友发德众钢管有限公司。1月27日大年初三下午5点,友发德众接到火神山医院供货方的紧急采购信息,需要连夜调配一批方矩管送往武汉火神山医院。他们立即联系集团旗下物流平台,协助寻找自愿前往武汉的货车司机。随后调集厂里5个工种的20多名工人立即上岗。当晚11点,物流货车抵达公司库房,3个多小时后,30多吨方矩管装货完毕,凌晨5点正式启运。1月29日一早,这批钢管顺利送达1200公里外的火神山医院工地。此后,公司又连续向湖北鄂州、河南郑州的定点医院工地运送了两批共408吨方矩管。

2月9日,一封来自湖北省家禽业协会的“请求紧急运输豆粕原料申请函”被送到了九三集团天津大豆科技有限公司。因物流受阻,湖北省相当数量的养殖企业面临“断粮”危机,急需豆粕续命。豆粕是一种大豆提取豆油后的副产品,是家禽和猪的主要饲料。作为华北地区豆粕主要生产供应企业,九三集团迅速行动,第二天,4辆载有总计120吨豆粕的运输车就驰援湖北。另一家食品企业路易达孚(天津),也已向湖北省供应豆粕1.2万余吨,后续还将向湖北各地发送约1.4万吨。

由于大多数人待在家里,对调料的需求陡然增大,比如蒜蓉辣酱——这是天津市利民调料的知名产品。2月4日复工以来,利民的辣酱、甜面酱等产品已经持续发往京津冀、东三省等地。

抖音、快手里的无数美食短视频,可能用的就是这里产的酱料。

为了保证一线需求,柯顿天津电子医疗器械高薪急聘一线员工,保障电子体温枪生产。

1月27日,天津金匙医学科技生产的天津首批“2019-nCoV病毒检测试剂盒”共计1万人份已发往武汉,这家公司后续仍然在向湖北无偿提供试剂盒。

天津正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大年初五紧急生产出30吨消毒液送往武汉雷神山医院。

位于天津的“巴黎贝甜”工厂每天可以生产30万个面包,供应北京、天津、大连等80多家门店。

天津力神电池复工之后,三星电子、谷歌、亚马逊等大客户的海外订单陆续恢复生产。

位于天津的诺和诺德也在持续把救命药送往各地。这家糖尿病患者熟悉的公司,其天津厂是全球战略生产基地之一,面向中国及全球市场供应胰岛素耐用注射器械和胰岛素成品,并向中国市场供应公司其他生物制药产品。在疫情防控期间,诺和诺德天津厂从未中断产品的交付。

……

全球性的合作分工已经形成了难以想象的网络化结构,没有谁可以独撑局面,无论上游还是下游,一个环节,一种原材料,随时可能会影响全国乃至世界。

疫情下,没有一个城市是孤岛。也没有一家企业能够独自复工。

复工的快与稳

做到安全复工,并不容易。

全员出行信息采集、员工本人及家属异常健康状况汇报、入厂体温监测、戴口罩、“高考式”就餐、工作场所通风消毒,甚至还有为复工专门开发的APP……防疫面前,严密措施成为天津企业复工生产的“必选项”。

可以这么理解,这么严密的复工要求,和高效的复工进度,同样源于天津一直执行的战时机制。

梳理近一个月天津日报头版有关疫情的报道,“复工”字样出现了100多次,“战时”字样出现了近80次。

早在2月1日,天津主要领导召开全市各区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议,会上就已经提到“最大限度减少人员流动和接触,做好复工人员管理”的问题。应该说,天津早就在考虑复工以及相关的管理措施。2月4日,天津再次召开市委常委会扩大会议,会上提出“针对企业复工和人员返津等新情况,提高处理急难险重任务能力”,“要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做好“六稳”工作,全力支持和组织推动各类生产企业复工复产”。

2月16日,天津开会研究部署企业复工和防控工作,这次会议传达出来的两个关键词值得注意:“严格周密,稳妥有序”,之后,天津正式进入复工节奏。

“战时”下的复工,不是不复工,也不是一味图快,而是先稳住疫情,再开始全面复工。“不求最快,但求最稳”,这是天津对待复工的基本逻辑。

由于事先安排有序,大部分企业都能快速进入状态。相关政策显示,天津对于复工的安排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从“一企一策”,市、区两级联动,到员工排查、内部管理、信息报告,再到员工用餐、个人卫生、集体宿舍管理、工厂消毒清洁、防护用品使用等各环节,都提出了明确要求。

对2月29日,天津再次升级数据管理,上线“健康码”, 实施“绿码、橙码、红码”三色动态管理,实现“一次申报、全市通用、动态管理、分类管控”。此外,天津还组织了市区两级3000余名干部,用“一企三人两员”的方式指导服务全市4600余家规上工业企业。

不完全统计,天津重大工程等9类企业百分之百复工;民心工程陆续开工;天津地铁、高速、铁路陆续复工;津石高速天津东段等一批工程复工;众多驻津央企建设全面铺开。

津云报道显示,截至3月3日16时,天津463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合计复工4166家,复工率达到90%;1160家规上外企复工复产938家;重点产业复工率也超过90%。

天津规上企业,已经恢复了九成功力。

作为一座老牌工业城市,天津老百姓眼里的“工厂”,实在是一个再亲切不过的名词,“我们厂怎样”“你们厂怎样”,张大民式的对话,曾经是天津人寒暄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殊时期,特殊的复工,天津人心里一定也有更复杂的情感。

这是一个焦急与盼望的春天,这也是一个值得努力的春天。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