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航、 宵禁、银行爆雷,中国放贷人在国外“扛”疫

志象网 2020-03-21 09:39

F29CA9A91D59EB0B30A67C655A09CA5E.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作者陈燕妮,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印度班加罗尔百尺路上的聚缘饭店里,光顾的人越来越少。半年前,因为国内现金贷团队的光顾,每天晚上,这里的包间都爆满。

“听说有的中餐馆都倒闭了。”汪兴(化名)告诉志象网(ID:passagegroup),印度签证暂停以后,大部分中国人进不来, 生意少了很多,班加罗尔80%的公司也开启了在家办公模式。

截至3月19日,印度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升到了173例。当晚,印度新闻信息局宣布,3月22日至29日,所有国际商业客运航班禁止入境。总理莫迪首次就印度新冠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呼吁国民减少外出、自我隔离。

对现金贷从业者而言,印度是2019年最热的市场。疫情并没有给这个行业按下暂停键,但停航、签证问题,加上印度第四大民营银行YES Bank爆雷,他们的春天似乎还远未到来。

紧急抢救的一周

3月5日,YES Bank被印度央行接管,柳明(化名)开始了连轴转,在国内远程和印度同事一起加班加点,直到一周后,柳明才有些空聊聊这段印度互金史上少见的遭遇。

“春节的时候留了一位中国同事在印度值班,另一位同事刚好在签证暂停前一天回去了,其他人还在中国远程办公。”他告诉志象网,同事落地印度后,也在家隔离了14天。

幸好有两位中国同事回到了印度。这次爆雷冻住了现金贷玩家的放款、回款的资金,令不少中国人措手不及。

一位现金贷从业者对志象网透露,头部玩家在YES Bank的资金可能过亿,有80%的中国玩家是通过三方支付服务商Razorpay连接银行放款和回款。仅柳明的公司就有1000多万元资金冻结在YES Bank。

一听说资金被冻结,柳明公司连夜开始和在印度的同事忙活起来,增开若干个支付公司账户,紧急启动银行API(应用程序接口)直连。“虽然和银行API直连的体验更差,但是没办法,毕竟银行是传统公司技术要差一点。”

公司目前最看重的是还款,只能不停给用户发短信提醒更改还款方式。“我们能做的就是见招拆招”,柳明很无奈。

印度街头夜景

YES Bank爆雷算是“黑天鹅事件”。因为YES Bank在印度私营银行中排名第四,在全国银行中排名第十,据印度银行业人士估计,它的总资产规模可对标国内的民生银行或中信银行。谁也没想到规模如此大的银行会爆雷。

此外,YES Bank在印度银行界以业务创新能力强著称,扩张激进,与印度Fintech(金融科技)行业牵涉颇深。根据印度国家支付公司(NPCI)数据,32家三方支付服务商中,有20家的UPI(统一支付接口)和YES Bank相连,如Phonepe、Razorpay、Paytm和Cashfree等。2020年1月,印度13亿笔UPI交易中,来自YES Bank的UPI交易占4成。

柳明告诉志象网,YES Bank的IT对接技术是印度银行中最强的,市面上主流的支付服务公司都使用它的技术,并把资金也存放在YES Bank。

PhonePe的底层技术来自YES Bank,受这次爆雷影响最大。但是由于Razorpay的后台和产品体验比较友好,所以大多数中国现金贷玩家也接入了Razorpay。“我们用Razorpay也是因为用户用‘脚’投票,它的还款率比其他渠道高”,柳明补充道。

YES Bank账户里的钱能不能转移出来?柳明认为只能等解冻和央行的重组计划。3月17日,央行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重组计划,决定分两阶段实行融资救助计划。

目前,Razorpay宣布给账户余额低于100万元的现金贷公司兜底。其策略是先让小客户解冻,让他们有信心继续放贷,维持市场活力。据了解,大部分公司资金规模在一两百万元。

据柳明透露,Razorpay目前还有7张NBFC(非银行金融机构)牌照未解冻,由于所涉金额较大,前者无力兜底。

幸运的留守者

“街上的人只剩原来的五分之一”,汪兴告诉志象网。受疫情影响,今年想大干一场的玩家似乎看不到希望了。

汪兴在春节期间一直留守班加罗尔。截至3月19日,班加罗尔所在的卡纳塔克邦确诊病例已经高达14例。他决定让公司员工回家办公,为了保证效率,还制定了每小时沟通和工作量指标考核的管理方案。

汪兴是最早来印度考察现金贷市场的人之一。他的公司没有在YES Bank存款,此次并没有受到YES Bank爆雷的影响。

“有两个朋友年前来印度考察,公司都已经买好了,打算过完年回来就开工,结果遇到疫情,签证暂停发放,回不来了。”

汪兴说,很多玩家都准备在春节后进入印度大干一场,但是没想到春节前疫情就爆发了。中国人要在印度开公司、组建团队,但是人过不来,就没法完成组建团队的各项事务,例如面试、考核、管理等等,这些都需要亲自来印度才能完成。

去年年中,汪兴分析过印度现金贷市场规模。印度有贷款资格的人数是2.2亿,其中7000万人活跃在贷款市场。印度移动互联网用户所处的消费周期,与中国2014年到2015年类似,但其传统金融对人民的服务覆盖度比较低。

“中国的互联网起步较早,在中国市场行得通的事情,可以借鉴到印度,再根据印度的情况本地化,如果行得通就是很大的机会”,汪兴表示,“2018年底我开始来印度看行情,当时没有人知道印度市场,都觉得是贫穷落后的地方。我叫非常好的朋友入股,他都不愿意,觉得我是骗子,问我为什么要去印度创业。”

融不到资的汪兴只能用自己的钱养团队,到了2019年6月,市场开始稍微火起来,开始接触一些投资人,但还没人敢下注印度市场。“花了近百万,快坚持不下去了。”

真正感受到印度现金贷市场火热是10月。很多人想进入现金贷市场,成批地从中国飞过来考察市场。这时候,汪兴的公司也迎来了新投资人,“只见了第一面就谈成了,光从融资进程和速度上,你就能看出市场的火热。”他还向志象网透露,今年3月,以前接触过的投资人纷纷回头找他,想寻求新的合作。

一位中国人对着印度首富的孟买豪宅按下快门

汪兴预测,接下来,整个印度现金贷市场的生命周期还有2年。在进入印度现金贷市场之前,他曾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任管理层。

现金贷行业依赖的是用户供贷的行程,借新还旧不断循环。当市场上玩家越来越多的时候,用户承担不起过高的债务,供贷到一定次数就会爆雷。如今新玩家进不来,整个行业的生命周期就相应地延长不少。

他解释,印度一位现金贷客户的金融生命周期大约是6个月。由于业务是由周期性的,消耗用户的速度远比新用户更新的速度快。当开发完市场上所有用户后就没有新用户了。

有人做起危机生意

原先出海圈里疯传温州帮打算春节后,携雄厚资金进入印度现金贷市场。

然而疫情的来临,几乎让每一个出海的中国人都措手不及,也仿佛给急着杀进印度现金贷市场的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

有人想起了考察市场时在中间牵线的乙方服务公司,一些中国公司将印度业务交给乙方代运营公司。

“现在相当于窗口期,不容浪费。如果等解禁后跟其他人一起进入印度市场,那时市场环境就不一样了。”柳明向志象网解释。

恰好,乙方服务公司在疫情期间也开始求变,推出线上课程,为还没进场的玩家做前期准备,例如先注册公司、走合同流程等等。但从业者提醒,代运营火爆以后很多公司涌进来,要小心鉴别。

志象网获悉了一份业内人士整理的“防坑指南”,该指南列出了现金贷行业中暗含的“坑”,例如,人力外包公司招的员工不靠谱、挂靠NBFC牌照被坑、咨询公司帮忙注册公司后不配合转股东和董事、支付公司回款率低服务对接费高、流量公司余额消耗作假等等。

这些企业覆盖现金贷上下游,分布在孟买、古尔冈、诺伊达等城市,刚进入市场的中国公司都交了不少“学费”。

疫情和银行暴雷的双重夹击下,部分现金贷玩家为了维持现金流,开始缩小放贷规模谨慎求生。考虑到疫情的蔓延,柳明决定让工作表现较好或者无法回公司上班的员工,开始试验在家办公,但效果并不理想。

注:文内受访人均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