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反省错失防控先机:为什么落后同起点的韩国这么多?

秦朔朋友圈 2020-04-03 08:37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秦朔朋友圈(qspyq2015),作者肃爽,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进入4月美国已经成为新冠肺炎的疫情中心,从最初的“可控”到如今的“暴增”,疫情曲线展开得并不平和。截至4月2日上午10点数据,美国累计确诊病例突破21万,死亡4757人。

3月12日,美国权威传染病专家、担任6任总统顾问的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在国会听证会上谈到疫情防控时承认:这是一次失败。

| 美国新冠确诊病例从3月初的两位数猛增到4月的六位数,来源:Worldometer

在反省美国错失防控先机的当下,提及最频繁的参照要数它太平洋对岸的盟友——韩国。

| 韩国新冠病例新增病例持续增长,但传播速度曲线显示平稳,来源:韩国疾控中心

对于美国的新冠疫情,西雅图的医院动用机器人治疗第一例确诊病例,相信很多人至今印象深刻:特殊的隔离舱、机器人听诊、周密的隐私保护,先进、未来主义,也很美国。

2月最后一天,美国的确诊病例才68人,一切都很平静,但到3月的最后一天,根据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的确诊人数突破18.8万,至少4000人死亡。3月26日,一直关注新冠疫情的比尔·盖茨在接受CNN采访时,指出原因:美国新冠疫情的检测混乱,政府部门未能承担公共卫生的责任,导致美国错失防疫窗口期,这也是当下美国多数公共卫生专家的普遍意见。

美国和韩国,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一致,又是盟友,这是韩国作为美国参照的重要原因,而在应对新冠疫情上,两国起点完全相同,结果却截然相反,在多个命定似的时间点上,韩国体现了“快、准、狠”的优等生特质,而美国则成了步步完美错过的学渣。

1月20日:共同的起点

美国西雅图郊区埃弗里特市的普洛韦斯特地区医疗中心收治了一名30多岁的男子,该男子1月15日从中国武汉乘机返美, 19日到当地医疗机构就诊,1月20日新型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是美国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同一天,大洋彼岸的韩国疾病管理本部(KCDC)在其网站发布通告,证实该国确诊了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确诊病例。感染者系30多岁中国籍女子,入境前一天就出现发烧、发冷和肌肉酸痛等症状,19日在仁川国际机场入境时被检出高烧等症状之后被隔离,随后转入指定的仁川医疗中心。

1月20日成为美韩两国防疫的同一个起点。虽然近期韩国新增病例又回到三位数,但它在不封城、医疗资源不发生挤兑、拉平曲线等方面的成果,还是有目共睹的;反观美国部分城市发布禁足令、疫情严重的大城市已经出现防护设备、医疗资源紧张、死亡人数不断上升等局面,这一成一败背后的重要因素,是病毒检测。

| 美韩疫情发展图示,截止到3月16日,来源:Businessisider

病毒检测有助于识别传染者、评估疾病的规模,如果把防控比作一场战争,就是帮助你识别对手,对美国来说,就是没有大规模检测。

2月4日:打出抗疫第一枪

2月4日,韩国打响“防疫进攻战”第一枪。

这一天,韩国第一家商业实验室拿到政府紧急使用许可率先上市检测,以往该审批流程耗时长达一年。2月12日,第二家公司得到批文,超过100个商业公司参与到病毒检测大军中。到3月31日,韩国5100万人口中完成超过41万次的检测,确诊人数9700多人。

2月4日,美国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CDC)设计的病毒检测盒子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审批,但换来的是病毒检测乱局。

按照监管流程,只有FDA审批通过的检测盒子才能发往各州和地方实验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专家Jennifer Nuzzo称,如果美国的病毒检测是从2月4日大规模铺开,情况将大为不同。

但发展现状却是这样的:

2月8日开始,各州陆续反映试剂盒子检测效果无效,CDC通知各实验室停止测试并表示会对试剂盒进行修正。到底是实验室污染还是设计环节问题导致检测失效,直到现在无从知晓。从此,CDC主导的病毒检测陷入停滞。

| CDC的新冠病毒实验室检测试剂盒,来源:纽约时报

从时间上看,美国的防疫行动并不晚。1月29日,白宫就成立新冠肺炎特别应对小组,授权副总统彭斯全权负责;1月31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宣布美国进行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前一天,WHO宣布新冠疫情为全球紧急事件。

但没想到正是因为这个紧急状态,导致FDA更新的审批流程成为病毒检测的另一大阻碍。

私人和大学的临床实验室通常有自行开发检测手段的自由,但在紧急状态下,FDA的审批程序趋向严格,而不是像韩国那样“特事特办”,诸多申请FDA“紧急使用许可”商业和高校实验室发现,程序变复杂,材料不仅要网上寄还要提交纸质版;FDA还要求申请者提供比美国本土确诊病例更多的病毒样本,即便拿到许可,还要经过3周的实际检测。一些申请者被弄得不厌其烦。

对此,FDA局长Stephen Hahn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解释,此举是为了确保检测质量,“一个错误的检测结果比没有检测更糟糕。”

2月19日:疫情的变数

2月19日,韩美两国卫生官员发现,疫情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柯克兰德金县(King County)在西雅图以北,大概20分钟车程。从2月19日开始,当地一家养老院里至少18人去世,虽然工作人员意识到有不明病毒在传播,但生活还是照常。

直到3月上旬,因看到去世老人的病毒检测报告才知道这是新冠肺炎。考虑到当时,美国因新冠肺炎死亡的病例只有31人,而金县养老的病死率却有61%,令人吃惊。

之后,这家养老院先后确诊了51个新冠肺炎病例,64名雇员中一半因为病毒检测试剂短缺无法确知是否感染。

除了试剂盒短缺,2月初,美国CDC诊断标准非常严格,规定必须有接触史、武汉旅行史以及出现症状,金县养老院的第一个确诊病例显示无病毒暴露、无旅行史,这表明,社区传播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在美国卫生专家开始意识到试剂盒短缺带来的严重后果时,韩国的防疫也突现拐点。

2月19日,韩国“新天地”教会出现集体感染事件。此前一个月韩国的累计确诊病例一直稳定在30例。2月19日韩国一天新增确诊患者34例,其中14例去过大邱市的“新天地”教会。

此时,韩国境内的“超级传播者”——第31号确诊新冠病例进入大众视线。这位61岁的韩国女子在2月18日确诊,发病前后总计参加四次宗教活动,前后接触教会中1000余人,邻近的庆尚北道清道郡医院院内感染也随后暴发。

2月29日:大规模病毒检测

2月29日,韩国的新增病例单日达到909例,创下新高,但此后疫情发展曲线被慢慢拉平,这得益于韩国选择病毒检测的“闪电战”。

“新天地”教会集体感染发生后,病毒检测大规模铺开,对遍布全国的“新天地”教徒进行检测,2月19日后,韩国境内报告病例从两位数涨到四位数,就是密集大排查和全国范围内检测的结果,到2月底,韩国检测超过12万次,曲线也慢慢拉平。而美国联邦政府日检测能力到3月11日也还只在1万次左右。

2月的最后一天,是美国大规模病毒检测的开始。

这一天在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官网,挂出了加快诊断的新政:各商业和学术机构实验室可以在FDA许可之前设计和生产试剂盒,每个申请主体有15天的申请时间。

这次抄韩国作业,是由各方施压下促成的。

2月24日,代表美国100多家实验室的美国公共卫生实验室协会向FDA局长斯Stephen Hahn提出允许州和地方公共卫生实验室自行进行病毒检测。两天后哈恩在回信中予以拒绝并称,“错误的检测结果可能会导致严重的不良公共卫生后果”,同一天,49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CDC要求扩大各州的检测。

《纽约时报》报道显示,2月26日,总统的卫生顾问打电话过问,HHS、FDA和CDC三部门召开会议商讨办法,本着“没有结果会议不解散”的宗旨,FDA承诺放松对医院和商业实验室申请的管制。

这时已经距离第一个病例确诊过去6周的时间。临床和公共卫生专家认为,FDA繁冗的审批流程、CDC过于严格的诊断标准、病毒检测无法大规模铺开,使得美国错过““遏制”病毒的最佳窗口期。

防疫中的“遏制”策略,主要针对社区追踪疫情传播链条,对密切接触的群体与个人迅速隔离,就是将确诊传染者和疑似传染者包围起来,将他们置于健康人群之外。这一措施要求关闭学校、减少集聚也包括西方社会推崇的社交疏离。此次新冠疫情防控中,新加坡和香港也是遏制战略的实践者,早在世卫组织发出全球紧急状态之前,两地就对来自中国大陆航班进行限制,对大量有过武汉旅行史的人员进行隔离观察,也实现了不封城、不挤兑的局面。

遏制策略的关键点,就是钟南山院士所说的“早发现、早隔离”,这其中大规模病毒检测是关键。只有检测,才能回答疫情防控初期最重要的问题:有多少人被传染?

美国现行的监管流程细致且繁冗——有时也旨在保护隐私、防止商业公司谋求暴利,但在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前,这些机制也让卫生机构失去灵活反应的能力。

病毒检测依旧是美国防疫的阿克琉斯之踵

3月22日,一架美国空军17运输机降落在意大利Aviano空军基地,意大利医疗器械公司Copan的总部就位于疫区伦巴迪,当天该公司80万拭子库存被全数装上运输机运到美国。《时代》杂志称安排此次运输任务是总统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白宫希望以此能够每周运回150万拭子。

自从FDA放宽病毒检测监管,美国病毒检测的能力迅速壮大,根据新冠肺炎追踪工程(The COVID Tracking Project)的数据,到4月1日,美国已经实施105.9万次检测,18.7万人确诊。

| 3月25日,特朗普发推称美国的病毒检测已经超过韩国,但网友测算人均还是不及韩国

到3月31日,美国已经每天达到10万次的检测,未来几周,检测能力还将进一步扩充,但随着检测的扩大,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测试盒子的各种部件的短缺,如病毒传输介质、提取组件,以及最其貌不扬也最关键的采样拭子。

这也是17开往意大利伦巴迪,不是帮盟友抗疫而是抢运物资的内因。

此外,还有检测质量的把控,韩国政府在疫情初期签发“紧急使用许可”算特事特办,中途依然坚持对检测的质量把控。韩国政府要求私人实验室将最初的检测结果与政府检测结果进行核查比对,到三月上旬,全国100多家实验室进行比对。

3月22日,美国FDA正式将审批权下放到各州监管机构之后,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实验室加入,质量把控主体并不明确,毕竟一周设计的检测盒子与经过一年临床验证的盒子是不一样的。

美国成为新冠肺炎最严重的国家,广受批评的特朗普总统在疫情期间支持率还涨了3%。危机面前“同仇敌忾”,支持率上涨已成规律,但也看到相比于奥巴马在击毙本·拉登后支持率涨了11%,小布什在911之后,支持率涨了39%,特朗普的3%其实不算多。相比于上涨,特朗普支持率的稳定更值得重视,从上任以来,支持率一直在35%到45%之间,这说明他的基本盘没有变。

| 特朗普的受欢迎程度其实超过我们的想象,来源:FiveThirtyEight

但是如果新冠疫情继续恶化得不到控制、较高的致死率、长时间居家隔离的经济阵痛才是侵蚀他支持率的重要因素。

可见,无论对于公共卫生,还是总统,与新冠病毒的比赛,终究是一场马虎不得的比赛。

参考资料:

  • Inside the Life Care Center of Kirkland nursing home, the U.S. epicenter of coronavirus(Los Angeles Times)How the Coronavirus Became an American Catastrophe(The Atlantic)Coronavirus outbreak: doctors use robot to treat first known US patient(Guardian)Special Report: How Korea trounced U.S. in race to test people for coronavirus(Ruters)The Missing Six Weeks (Guardian)The Lost Month: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S, to 19(NTY)韩国做对了什么(财新)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