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从马云身上赚到的钱,正在用实力亏回来

贝克街探案官 2020-04-15 09:03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贝克街探案官(ID: bkjta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日本,东京,孙正义。

上次孙正义出现在新闻头条,还是在推特上由于声称要免费提供100万份核酸检测盒而被日本网友骂到取消这个决定。

这一次孙正义终于用软银,上了新闻。只是这个新闻,太过负面。

2020年4月13号,软银公布了全年业绩预估。软银自身预估全年亏损将达到1.35万亿日元(约合875亿元人民币)。

但是此前市场预期对软银十分看好:预估全年盈利将达到302亿元人民币。

然而软银给了市场一记响亮的耳光。

软银业绩出现如此之大的暴雷,源于孙正义在2016年极力推进的愿景基金去年出现了巨额亏损。据悉,愿景基金上一财年的净亏损,达到了惊人的1.8万亿日元。

除了巨额亏损,软银去年一年的销售净额也下滑36%,仅为6.15万亿日元。由于其美国子公司Sprint与T-Mobile合并,并被移出资产负债表,导致最终软银销售也出现大幅缩水。

被誉为“投资教父”的孙正义,由于投资阿里巴巴获得巨幅盈利而广为人知。但是近年在投资上的“糟糕”表现,让人不禁怀疑:

孙正义,在投资上究竟是独居眼光,还是毫无建树?

孙正义的失败哲学

纵观孙正义从20年前到今天的投资哲学,可以看出,孙正义的投资,堪称“乱棍下去,打到谁就是谁”。

在投资雅虎成立雅虎日本时,孙正义投资了诸多项目,但无一成事。在给马云2000万美元投资前,孙正义更是在互联网领域内手笔频频,但是最终为他带来收益的,也只有马云。

转眼20年过去,孙正义的投资依旧如此。

在愿景基金的支持下,孙老板大肆散钱。重中之重,就是WeWork。

不知WeWork管理层在融资时对孙正义是如何谈判的,但是孙正义明显对WeWork信心有加,即使是在WeWork冲击IPO失败后。

2017年,孙正义秘密造访WeWork,不到15分钟的参观后,孙正义抛给了WeWork的CEO诺依曼一份投资计划,金额上写着:44亿美元。

接下来的两年中,软银和愿景基金多次投资WeWork,前后投资近百亿美元。同时,软银借助投资,也收购了WeWork多达三分之一的股份。

但是CEO诺依曼的不善管理,WeWork模式被华尔街看淡,在WeWork提出首次IPO想法后,其估值由软银的470亿美元光速掉到了不足150亿美元。

其后的故事众人皆知:孙正义已经撤回了对WeWork的30亿美元再次收购股份计划。软银因为WeWork市值狂跌,亏损3740亿日元。

不止WeWork,优步也是孙正义“看走眼”的时候。

软银对于优步可谓是“保驾护航”,优步能有如此大的精力和毅力持续不断地开拓新市场,甚至布局未来空中出行,软银的投资功不可没。

软银前后向优步投资逾百亿美元,和WeWork一起是孙正义眼中最为看重的“炸子鸡”。

但是自从2019年5月优步IPO后,优步的市值和股价就在不断下跌,跌掉了孙正义的“眼镜”。

优步在IPO首日,股价就下挫5%。而如今优步的股价仅为27.99美元,较45美元的上市价相差甚远。

孙正义期待的优步股票大涨特涨,没有发生。

到目前为止,软银所持有的优步股票,已经亏损了足足33亿美元。

此外,孙正义看上的OYO,意图在共享酒店住宿业大展宏图。但是,OYO由于没有平衡好扩张和盈利关系,已经让软银颇为头疼。2019年,OYO亏损扩大了6倍,但是营收仅增长4倍。

不仅大公司频繁暴雷,小公司更是雷声不断。

作为“美版拼多多”,Brandless自从2017年上线后就作为DTC电商平台亮相。“去品牌”、“低价格”、“走直销”等特点,让Brandless在一众电商网站中脱颖而出,入了孙正义的法眼。

孙正义看着一桌子的3美元Brandless产品,拍板决定投资。一下手,就是2.4亿美元。

Brandless的想法很好,但是自产自销的模式让产品质量成了试金石。孙正义期待它成为美版拼多多的愿景没有持续多久,就“打了水漂”。

由于产品质量无法持续保证,Brandless仅一年时间客户流失就高达30%。随后2019年3月,创始人离职,留下Brandless一地鸡毛。

Brandless成为第一家愿景基金投资后倒闭的公司,孙正义投资的2.4亿美元打了水漂。

而孙正义另一笔“脑热”的投资,给了Oneweb。

Oneweb在争取孙正义投资时,画了个大饼:可以为世界各地提供高速网络接入。孙正义一听,和自己创立愿景基金的目的不谋而合。一张手,就是10亿美元。

结果2017到2018年,Oneweb一颗卫星也没有发射。2018年亏损达到2.1亿美元,裁员531人。

由于和竞争对手成本和技术差距过大,今年3月,Oneweb宣布破产。

除此之外,孙正义投资的初创建筑公司Katerra在拿到软银的8.65亿美元投资后,每况愈下。在2019年底,多个项目成本超过预期,不得已裁员100多人。

而另一家此前获得软银5亿美元投资的汽车租赁公司Fair受困于增长乏力,裁员已近40%。Slack在被微软盯上后,如今的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

一期不够,二期来凑

用一个词来形容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就是“大手笔”。

2016年,孙正义用神话般的和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总裁谈话45分钟,拉来了450亿美元的投资。2017年,愿景基金正式成立,软银自己出资331亿美元,总额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

而此前2016年,美国200多支基金全年的风投总额,仅仅539亿美元。

孙正义的大手笔可见一斑。

图注:愿景基金投资的部分公司

拿到了钱,孙正义就开始大刀阔斧的实现他眼中的“未来梦想”。愿景基金的投资目标,也基本上在互联网初创企业中。

成立一年后,愿景基金交出了成绩单,高达29%的回报率让华尔街和世界资本刮目相看。在软银的财报中,愿景基金在2017年第四财季,贡献了650亿日元的利润。

而2018年,愿景基金也表现十分抢眼。当年愿景基金营业利润达到2399亿日元,占到软银集团总利润的3成。

“利润增长主要来自于基金投资回报,”孙正义说道。

然而孙正义的得意仅仅持续了两年。

4月13号出炉的2019年财报,彰显愿景基金受到多支主要投资项目的拖累,巨亏1.8万亿日元。

而100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已经被花掉了足足700亿美元。以这个速度继续下去,原计划投资5年的愿景基金将在今年内消耗殆尽。

广撒网,“all in”,都是孙正义投资的惯用手段。成立的头两年,这样的手段为孙正义带来了颇丰的利润回报。然而在重点项目上的走眼,让孙正义如今蒙受着巨大的财务压力。

为了能够减轻今年的软银财务压力,此前软银已经公布了一项高达410亿美元的资产出售计划,其中甚至包括孙正义多年持有的至多15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票。

除了出售资产回笼资金,孙正义也在继续推动愿景基金二期计划。而二期的目标,更是高达1080亿美元。

但是现在孙正义的滑铁卢表现,让各家投资商都重新拿回了钱包。此前,甚至有消息称二期计划将缩水到500亿美元。

迟迟未能得到第三方投资商的资金,加之软银如今“自身难保”,孙正义已经叫停了愿景基金二期计划。

孙正义的投资帝国,还能撑多久?

阿里巴巴一战封神

让孙正义冠以“投资大师”称号的,当属20年前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的故事。

孙正义用2000万美元,换来了日后超过3000倍的回报。一战封神。

但是阿里巴巴的成功,能够说明孙正义在投资上独居眼光吗?

孙正义在2000年前就开始试水投资,那时他的巅峰之作是投资雅虎。1亿美元的投资,最后换来了200亿美元的回报。

这一战让孙正义在投资领域开始大展身手。日后马云找到孙正义时,他颇为赏识马云,前后一共投资超过1亿美元。

最终阿里巴巴上市,孙正义成为业界的投资神手。

但是,孙正义的投资战略,一直颇受诟病。

“孙正义这个人,要么不投,投就问你扩大十倍投资会怎么样。”

在持有高达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后,孙正义的投资理念被放大到最大程度。以往千万美元的广撒网战略,如今被替换成了高额投资。

孙正义此前十数年间的广撒网战略,只要100个投资项目中有一个能够盈利,就能够大幅覆盖其他项目的亏损,从而实现投资回报。

然而如今软银在优步、WeWork上皆投资超过百亿美元,造成财务压力巨大,是孙正义投资策略的痛点。

在愿景基金成立前,就有投资专家质疑孙正义,“他的能力能否掌控如此庞大规模的基金?”

孙正义的投资哲学,就是在等下一个马云出现,下一个阿里巴巴的出现。

2020年3月,他在纽约皇宫酒店举办了一场路演。会上他说道:“今年和明年将是愿景基金获得回报的最好年景”。他自己也在不断地反思:“我的投资策略是有问题的。”

愿景基金能否早就出第二个阿里巴巴,就看孙正义的未来眼光。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关联企业
阿里巴巴
综合互联网公司
IPO / 电子商务 / 浙江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