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罗敏走在圈子的边边上

银杏财经 2020-05-01 10:58

王健林曾经在演讲时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罗敏像是被这样的话开了“天眼”,以至于后来的创业经历,不是小打小闹就是“不足为外人道”。

编者按:文章来自银杏财经,作者:金羽银杏,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你这是歧视,你必须向我们道歉!”

罗敏蹭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手指着身旁的另一位老板,色厉内荏。言语中他把自己的阵营扩大,说的是“我们”,一边快速扫着台上,迫切希望有人和他一起揭竿起义。

台上是一个女留学生,想找一份行政工作。罗敏听后不顾身边人的打断,直说花50万留学,拿3000的月薪,这样的留学没有意义。身边人说这是罗敏一个“凤凰男”的想法。

“凤凰男怎么了?为什么我们四线的屌丝不能在北京实现逆袭,不能做CEO?”罗敏被激怒了,站起身来义正言辞。

罗敏跳脚,这是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里很有戏剧性的一幕。

呛声老罗“凤凰男”的是高知家庭出来的“博二代”陈昊,旁边帮腔的是北京土著许怀哲和同样有留学背景的刘佳勇。站在罗敏对面的,是行业规则起草人、百合网慕言;隔岸吃瓜的是求职者心仪的咖啡之翼、当时舆论浪口的韩束和背靠腾讯的58同城······

罗大一通反问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声援,座上的老板,要不说罗敏“偷换概念”,要不作壁上观。最后慕言盖棺定论:你如此敏感,是没有放过自己,包容不了对自己的白手起家。

综艺节目从来不缺炒作成份,但不容忽略的事实是,那次罗敏一个人,站在老板圈之外。

01

基因锆石

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罗敏以屌丝自居,出身或许就是硬伤。

四线城市、三流大学、二本专业、一流野心。这样的配置在“清北帮”、“交大帮”、“海归帮”中,像柴达木盆地一样磕碜,再加上趣店成功后,罗敏随口就是:“我公司估值**亿美元”,这种话在业内,就是自讨没趣。

罗大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短板?当年毕业之后,他想读研镀金挤进“北大帮”,揣着2000块一路北上。不静心,无学术,被200多位企业家“劝阻”后的罗敏考研落榜,被北大帮排斥在外,开始单枪匹马闯江湖。

王健林曾经在演讲时说:“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罗敏像是被这样的话开了“天眼”,以至于后来的创业经历,不是小打小闹就是“不足为外人道”。

2006年,Facebook在国外刚兴起,社交产品站在风口让人眼红。那时国内,王兴的校内网做得最好,于是罗敏找了几个同好的北大毕业生也做起了校园SNS“底片网”。

同样是对标校内网,陈一舟选择在学校食堂发鸡腿搞“有奖注册”,而罗敏却剑走偏锋,以男性用户为突破点,找兼职扮美女来套路注册,把网站弄得很有陌陌早期的味道。

食色性也,策略差不多,不过,陈一舟是有圈子的。一句“谁投校内就是跟我过不去”炸断了王兴的血管,成功收购校内网。而罗敏就没这么幸运了,一年不到钱烧光了,底片网转眼就黄。

梅花创投吴世春说,打工用不着人脉,但创业缺不了人脉。看到了陈一舟在VC圈的豪横,罗敏也动了心思,没过两年就搭上了天使投资人鲍岳桥,拿了200万。

当时鲍岳桥也是刚做VC,连“纪念品”的项目都是网上手动搜索,自己还没摸到创投圈的门槛,更别说给别人什么帮助了。两次创业,罗敏发现,小打小闹只能招来“菜鸟”,自己翅膀不够硬的话,不如先去别的大树下混个脸熟。

转头罗敏就去了好乐买和酷讯,终于,在去酷讯做VP面试的时候,他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贵人之一------梅花创投吴世春。

吴世春其实也并非科班出身的VC,不过他的大厂工作经历和创业经验填补了这个短板,再加上长袖善舞,提出“创业要离钱近,离BAT远”,从不与人交恶,久而久之“梅花帮”渐成气候。

对于罗敏来说,吴世春的“贵”不在于他建议酷讯不要招罗敏,也不在于他在对罗敏创业的持续注资,吴世春的重要体现在他作为创投圈中的人,给老罗介绍了很多潜在人脉,帮他攒了一个圈子。

02

江西二踢脚

有人说,《非你莫属》和《职来职往》不一样,后者是老板VS求职者,而前者的亮点在于台上老板互相打架。

罗敏在节目中人缘很差,主持人涂磊轻描淡写地说,大多数人都不喜欢他。慕言更是直接对某位求职者说,“别把我和罗敏比”、“我俩一个天一个地”。

吊诡的是,在吴世春眼里,罗敏是一个很会交朋友的人。

罗敏和吴世春同是江西老乡,在北京相识,罗敏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吴世春是自己命中的“贵人”。吴世春年长罗敏6岁,自然要提携小辈。

在不少场合中,吴世春也以“伯乐”的身份自居,显然很吃这一套。不仅拉着酷讯的陈华一起投资罗敏的项目,还介绍了李想、曹毅等人给他认识。后来,曹毅拉来了周亚辉,紧接着蚂蚁金服也进来了。

按吴世春和朱天宇的说法,罗敏很喜欢向比自己价值高的人请教,开口就是一顿爆说,然后问对方“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你觉得那个人怎么样”, 不管人家待不待见,该打电话打电话、该发微信发微信,根本没有不好意思。一个CEO能做成这个样子,很多人都觉得是“真诚”和“没架子”。

好乐买李树斌、酷讯陈华、VC鲍岳桥、吴世春连同朱天宇、李想都吃这一套,顺理成章地成了趣店最早的投资人。靠着自己的交友能力和趣分期之前的好数据,此时罗敏身边已经有一帮信得过自己的钱袋子了。

北京的公司太多了,和京东、百度、国美比起来,趣店根本不够看。平时混圈子的时候,老罗张口闭口都是估值多少亿美元,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钱。而这些表现,在涂磊、慕言等和罗敏没有利益关系的人眼里看来,他还是一个“土大款”,一个“凤凰男”。

怎么结束这样的看法?趣店还在靠发传单吸引用户的时候,罗大在东戴河止锚湾放孔明灯时就默默的说,他要去纳斯达克敲钟。

几年后,趣店盘子越来越大,可罗敏并没有选择纳斯达克,而是转身进了纽交所。

每个证券公司,上市形式都不太一样。纽交所上市有一套完善的程序,不仅包括正式的早餐会和隆重的敲钟仪式,还有满场数百位交易员起身鼓掌的经典场景。相比之下,纳斯达克的自助早餐和电子签名就显得过于程式化了。

除了趣店,宜人贷等一大批中国新金融企业都放弃了大佬扎堆的纳斯达克,选择了历史更悠久、金融味更大的纽交所。

“新金融”仪式感一烘托,讲出来的故事才更可信。

在上市后的第一次年会上,罗敏说趣店的目标是要做千亿美金的公司。自己的生日宴上,他更是立下了“不达千亿,不领薪金”的flag。

就像当年罗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样,他想做受人尊重的企业,想做受人尊重的人,想被社会认同。这样的罗大,钱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资源。

03

千亿大梦

趣店鼎盛之时,“我是罗敏” 推出第5篇文章,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搜索18个高材生,许以100W+的年薪,并取了个响亮的名字——CEO特战队。

当年没能圆梦北大,但是罗敏靠着特战队计划,让一群海归和名校毕业生围在自己身边,成为亲信,叫自己“罗大”。

一群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90后,被罗敏放在公司一线,花大价钱养着,18个人每年花掉趣店1800万,换来的只有“提携后辈”一个好评。

罗大困死在“精英”包围的梦里,昆仑万维还为他添柴加薪。

周亚辉好名不是新闻。即便他带出了上市公司昆仑万维,在游戏界闯出了名堂,风评也没好到哪里去。

先是和媳妇一起缔造了A股史上最贵的离婚案,投资90后美女创业然后下场开撕。趣店风光时,周亚辉恨不得把自己和“趣店”两个字绑起来,说罗敏就像曾经的自己。

趣店美股上市,当天市值突破百亿美金,创始人罗敏和最大FA吴世春都没说话,周亚辉却先一步在昆仑万维的公号发了一篇万字长文,回顾他投资趣店的前前后后。开篇一句“我憋了好久的满足感终于来了”,主人派头呼之欲出,而趣店四大股东中,周亚辉是最后进场的。

发文没过多久,趣店就爆出一系列负面,校园贷黑历史被人诟病“吃人血馒头”;商业模式被爆抄袭乐信肖文杰;和分期乐打了几年商标官司;裁了4%员工被骂薄情寡义等。很难说,这里面有没有周亚辉万字长文的加持。

罗敏眼里着急,手下90后“童子军”公关却不给力,《回应一切》看呆业界,负面舆论彻底失控。

外面的非议甚嚣尘上,罗敏在办公室里熬了一个又一个通宵,看着对面楼的灯一盏一盏灭下去,他眉头紧锁,不安全感始终围绕着他,一如《非你莫属》上被求职者当众责问趣店社会价值一样。

这是趣店做过的事,罗敏无话可说,也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删除所有不熟悉媒体人的微信。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趣店负面越来越多,那些从校园贷时期就开始投资罗敏的“钱袋子”开始收紧。

趣店上市后180天限售期一过,周亚辉、吴世春、曹毅、蚂蚁金服、还有那直接拿20亿帮趣店拆VIE的神秘80后资本大佬杜力,都先后按下了趣店股票的卖出键。四大股东中唯一没有减持的,只剩不拿薪水的罗敏。

八年圈子一朝散,曾经的百亿市值,转眼蒸发大半,罗敏的千亿大梦,不值一哂。

04

曲线不达标

北京的巨头太多了,京东、联想、国美、小米、百度、苏宁······趣店的涨跌甚至没吸引多少圈外人关注,罗敏用尽浑身气力,最终也不过是抱上了阿里巴巴的一根小腿,这不是想要的认同。

在趣店负面舆论倾泻之前的2017年年初,厦门政府领导找上门来发出招商邀请,没过几个月相关领导就带队再赴北京与趣店团队会面,再一再二的邀请让罗敏感觉很被重视。

自创业以来,罗敏一直想要一栋独立的办公大楼。在北京,独立办公楼意味着头部的财力、威信和人脉。哪怕是趣店风光不再,他日思夜想的愿景也没有变过,只是舆论风波过后,独栋大楼越来越接近一场梦。

厦门的邀约让罗敏心动不已,市领导承诺的海岸线总部基地更是直击他软肋 ,一年后趣店不只向厦大捐了2000万,还将公司分两批,火速奔赴厦门“入赘”。

趣店虽然已经风光不再,但百足之虫还有余温,除了可以为厦门创造GDP,罗敏本人还能为厦门商圈的社会主义建设牵线搭桥。

罗敏执行力在业界有目共睹,趣店股东尽撤有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圈子的核心就不是创始人。与其硬上桌,不如拉班子。

庄家提供的利商政策暗示罗敏,新一代蔡文胜即将从趣店诞生,虹吸效应即将在东海岸爆发,为此厦门还特别授予了罗敏投资顾问一衔。

厦门市政府花了一笔钱,获得了双拼的服务,火红的聘书烧着了罗敏的心和朋友圈。

从陈华、吴世春、李一男、刘楠到松鼠拼拼杨俊、福佑卡车单丹丹、赤子城刘春河和王新明,在厦门中航紫金广场趣店总部29楼,罗敏呼朋引伴,朋友们围坐在身边听他说话,落地窗外是一览无遗的东海,这样的场合很适合讲新故事。

创业不是简单的请客吃饭,趣店坏账压力如影随形,越来越重。

去年四季度,趣店坏账率已经从年初的1.9%上升到2.4%。而疫情期间,趣店现金贷用户有很多在家待业状态,没工资还账,坏账率只增不减。很多人都说趣店趁机从金融转型,平衡收益是目前最好的策略,但罗敏不这样想。

窗外碧海蓝天,海面帆船点点,即使风浪刚过,罗敏还是没有放弃他的现金贷。

05

现金贷怪圈

在蚂蚁金服离场之后,趣店现金贷的引流问题成为阿喀琉斯之踵。内部创业做大白汽车、做家政都是为车贷和工资分期贷引流,但夭折都很快。不过做唯谱家的时候,接触到奢侈品包袋租赁服务,这让罗敏看到了中国奢侈品的广阔大海。

据麦肯锡《中国奢侈品报告2018》显示,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长放缓,但奢侈品市场却不退反进。2018年,中国境内外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人民币,占到全球奢侈品消费总额的三分之一,且有不断提高的趋势。

《报告》中还显示,以“80后”和“90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分别占到奢侈品买家总量的43%和28%,分别贡献了中国奢侈品总消费的56%和23%。

年轻一代对于奢侈品的渴望成了罗敏的新商机,今年3月趣店推出了跨境奢侈品电商平台------万里目。

万里目主打低价,显然目标客户不是真正的财务自由人士,而是那些想买却没钱的人。当这些人没有足够的储蓄孵化消费欲望,他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趣店现金贷的潜在客户列表中。这样一来,万里目对趣店进行反哺,双方的数据就一个赛一个好看。

刺激年轻人为奢侈品买单,进入趣店现金贷的模式,这就是万里目新一轮的故事。“百亿补贴”+“全球甄选”,凶猛的营销策略之下,万里目在疫情背景下登陆抖音、微博、微信朋友圈等年轻人社交平台密集地推送广告。

万里目的广告文案看起来很诱人:一瓶原价1540元的SK-II神仙水,经各种补贴和折扣后,售价低至699元。素有贵妇面霜之称的 La Mer 海蓝之谜,在广告中也挂出了五折优惠的文案。Gucci、Burberry、Louis Vuitton等数十个奢侈品牌,都在万里目中有不同的打折力度。

但是,万里目的前景并不是那样美好。

低价引流适用于拼多多,但不适合卖奢侈品。价格上来说,用户买低了会担心“假货”问题,而专柜及品牌官方拒绝为网购、海购产品提供正品验证已是传统。再者,引流之后一旦提价,或者百亿补贴消失,用户增长分分钟滑坡,难以遏制。

论资本,拼多多看着趣店的十几亿美金笑了;论资历,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比趣店早生十多年;论市场,阿里、京东为首,唯品会、小红书、洋码头等中小玩家紧跟其后,早已占据大部分奢侈品电商份额。

奢侈品圈显然也没有给罗敏留下太多舞台。

“万里目+趣店现金贷”的捆绑内核与当年趣分期做的校园贷,在本质上没有区别。一个是诱惑家境普通、没有收入的大学生群体消费iPhone等高价电子产品,一个是鼓励职场小白借贷购买奢侈品包包,趣店的社会价值就像穿了隐形衣。

06

结语

中国南来北往的圈子,即将迎来80后的掌权时刻。

王兴、程维、张一鸣、黄铮都是同一个时期的人。说起来,厦门当年找投资顾问,除了罗敏,还有张一鸣。

这是罗敏唯一一次离那群人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

产品服务升级,如需试用本功能,敬请移步至睿兽分析

跳转至睿兽分析打开 知道了,下次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