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的《后浪》是献给A站的

蓝媒汇 2020-05-07 07:16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AI蓝媒汇(ID:lanmeih001),创业邦经授权发布。

作者丨叶二;编辑丨顾盼

《后浪》一时凶猛。

即便不乏争议,很大程度上B站实现了破圈。这是B站近几年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随着《后浪》一浪接着一浪,B站无论是品牌,还是声量都放大了不小,市值也再度接近100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这波由B站一手主导的以何冰演讲的方式,以老一辈的口吻向年轻人表达羡慕、认可、鼓励等多种情绪,引发的更多时候中老年群体的集体共鸣。

不信翻翻自己朋友圈,转发《后浪》最多的是不是前浪们、中浪们。基于此,很多人都说,B站拍的《后浪》就是给前浪看的。

以此逻辑,这个《后浪》也可以视为是B站献给A站的。

业内都知道,A站才是二次元文化的萌芽起点,甚至B站亦是脱胎于A站。但在后续发展中,A站这个前浪活生生地诠释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这句话。

后来在被快手收购后,A站得以恢复元气,并不甘心就此被拍在沙滩上,开始重拾二次元大旗,试图对标B站分流其二次元核心用户。

就在数天前,A站还借着B站“心动挑战混剪大赛”这个被饭圈文化侵袭,以至于让B站用户很不爽的营销活动,打出了“AC在,爱一直在”的标语,意图吸引对B站泛化感到不满的核心二次元粉丝。

但《后浪》一发,A站的进击之势便如泥牛入海。毕竟A站重拾二次元还没起色,人B站已进化了。

三年前B站搬家还专门请了道士开坛做法,现在就借着五四青年节去新闻联播打品牌广告了。你看B站这升级速度。

而在B站用演讲《后浪》致敬年轻人的青春与热爱的差不多同时,A站还在微博上抖机灵:“夜深了,给大家来点沙雕表情包吧。”

二次元前浪

总有一些前浪们不愿意就此退出主流舞台,不肯承认这个世界终将是后浪的。他们的核心观点就是些老掉牙的“一代不如一代”,核心依据是“前浪们一涨房租,后浪们就受不了了”等等之类。

可就算是这些乏善可陈的嘴硬,依然跟A站无关,后者早早地被拍在沙滩上,一个浪花都看不见了。

A站是二次元的前浪。

2007年6月6日,一个名为Acg_xilin的ID将Acfun这个网站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这是中国最早一批至今还存活的弹幕视频网站,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弹幕”。

也就是说,A站是弹幕视频网站开山鼻祖,亦是国内二次元文化的网络首发阵地。

但这个前浪对现今时代的贡献就两件事情。

一件是催生了B站。

2009年6月,A站由于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触及了用户的忍耐底线,导致老会员bishi另立门户创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并对外宣称这是A站的后花园。bishi正是A站最早的一批会员之一。

另一件是孵化了斗鱼。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将自己一手创办的A站以400万元左右的价格卖出,从此撒手不管。买下A站则是陈少杰。后者从A站这里孵化出了斗鱼。陈少杰最开始从Acfun生放送做起,靠着A站的流量做游戏视频直播,并于2014年1月1日改名斗鱼并最终和A站脱离了联系。

截止目前,B站市值逼近百亿美元,斗鱼也有约20亿美元市值。而A站在2018年被快手收购前,市值不过10.4 亿人民币,也就不到2亿美元维度。

可不就是典型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过并非完全是后浪们凶猛,前浪A站的衰败很大程度上还是基于自身原因。

比如在2016年,无论是短视频、直播,还是二次元,A站本有足够的机会切入风口。但无奈的是,这一年之内,A站便经历了3次高管人事变动。几乎每一次资本进入,都会伴随着管理层格局的改变与震荡。

团队人员的频繁更换让A站的产品改进速度不尽如人意,同时也暴露了A站部门内斗的问题,放到产品端,便是卡顿的App、黑屏的视频和日益无趣的内容。

再之后,不光二次元江湖中再也没有A站的座次,“吃枣药丸”(迟早要完)也成为了A站身上的标签。

努力挣扎

也就是在2018年被快手收购后,A站有了继续挣扎的可能。

那场被调侃为“快手老铁娶亲二次元萌妹”的收购完成后,快手先是找到了原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文旻,委派其去执掌A站,又用了近一年时间派了大量的技术人力去改造A站,填补A站过往历史发展中存在的底层窟窿,简直是“视如己出”。

只是完成改造,无非是人才、资源、金钱等长期支出,这对于快手来说,并不难。但之后呢。

A站在产品成熟之后如何拉新获客,重新在二次元阵地发出响亮声音,这一部分才是最难的。

事实证明,A站也的确未能破局。

2019年年中,A站开始发力。当年8月A站发布超级UP主扶持计划,称未来一年,AcFun将倾注5.7亿资源奖励、扶持优秀UP主。

同时A站亦在买番剧上持续大手笔。

比如在2019年A站拿下全球高人气动画《瑞克与莫蒂》1~4季,尤其是第四季的独播权。在今年A站也连续拿下了《达尔文游戏》《王者天下》《富豪刑警》等人气番剧。根据市场不完全统计,2020年春季43部新番中,B站拥有版权的新番共有32部,占全部新番的74%,A站拥有6部新番版权,占全部新番的14%。

量虽不比B站,但这已算是A站多年罕见。不过即便如此,A站的发展或依然未及预期。

根据七麦数据,A站近一年在IOS端免费榜单上的排名徘徊在六七百左右,分类娱乐榜单上徘徊在50名左右。易观数据显示,今年3月A站的月活用户仅为287.2万,环比下降5.9%。而根据QuestMobile此前公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春季大报告,B站3月月活用户超过1.21亿,同比增长32%。

在2019年年底,A站意图在2020年打造20位百万粉丝级别UP主。不过截止目前已过去5个月,站内头部UP主如老绅、长安一条柴、胖胖的山头等粉丝均在几十万左右,A站除了官方运营账号,尚未出现粉丝超过百万的UP主。

甚至在A站本周播放量最高的视频还是朱一旦的《非浪》。

朱一旦同为B站知名UP主,《非浪》是其根据B站《后浪》而做的风格类似的作品,更关键的是在视频中,朱一旦的背景板是 “danlidanli”的logo,很明显这就是仿照B站的logo“bilibili”。

显然身为前浪,证明自己未被彻底淘汰,A站还需更进一步折腾。

关联企业
哔哩哔哩
弹幕视频分享网站
战略投资 / 文化娱乐 / 上海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