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错器官,年入2亿:莆田系医院竟赴港上市?

深探 2020-05-10 10:26

编者按:文章来自资本侦探,作者 | 王舷歌,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在中国医疗产业领域,莆田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淋必治”打假是陈年旧闻,但莆田系的百度风波众所周知,而在那之后,莆田系医院还被曝涉黑,2018年3月广东省深圳警方还破获了一起莆田系民营医院强迫交易、诈骗案:一位女士到深圳惠爱门诊部看病后,被诱导接受高价微创治疗,并被滞留在二楼观察室,院方要其凑够医疗费用后再进行医治。

就在最近,旗下拥有5家医院的莆田系公司国丹健康拟第二次赴港上市。这背后暗示着莆田系的“实力”——他们数量庞大、野蛮生长、饱受争议、力量雄厚。

目前,国丹健康医疗经营的5家民营医院中,有4家为深圳具有一级综合医院同等规模的综合医院,1家为中山具有一级中医医院同等规模的中医医院。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在中国广东省2018年民营医院中,国丹健康医疗医院就诊总人次排名第七,占市场份额约1.5%。以2018年民营综合医院数量计算,国丹健康医疗则为广东省第二大盈利性民营综合医院集团。

根据招股书披露,在上市前的股权架构中,国丹健康医疗的控股股东是来自福建莆田的李金圆、李爱金,他们合计持有74.17%的股份。李金国是首届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的常务副会长,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其实就是莆田系的联盟。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合影 摄影:翟星理(来源:界面新闻)

· 切错器官,诊错病情 ·

事实上,从财务角度来看,这家公司并没有太多可挑剔的地方,也一直处于增长状态。

根据招股书,2017、2018及2019财年,国丹健康医疗分别实现收入2.02亿、2.14亿及2.15亿元人民币;毛利率分别为38.9%、37.8%以及38.9%;净利润分别为2872.1万元、2507万元及1837.2万元。

公司2019年的收入增长则主要由健安医院、中山国丹中医院两家开业时间相对较晚的医院拉动。其中,健安医院收入于2019年同比增长5.08%,占比进一步提高1.4个百分点至32.8%。

而在2019年,其违反指定医疗机构服务协议导致退款及罚金约340万元。

具体分业务来看,国丹健康的收入主要由门诊医院服务、住院医院服务和药品销售三大部分组成。

其中,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门诊医院服务收益,占总收入的一半左右。而住院医院服务有所下滑,2019年的住院医院服务收益从6.1千万下降到4.8千万。主要原因是,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就诊人数较2018年的10645人减少至7118人,导致2019年住院医院服务收入占比由2018年的28.6%下降至2019年的22.2%。

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住院人数下降主要受到公司主动管理影响。其中,为严格遵守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医疗保障局订明的指引,公司自愿收紧住院病人入院手续,仅允许患者停留相对较短的时间,并且仅允许患有相对严重疾病或受伤的患者接受住院治疗。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国丹健康整体的经营状况很平稳。但如果翻页看到招股书中的“风险因素”,国丹健康的情况就不得不用“触目惊心”四字形容了。

报告期内,国丹健康医疗仍有两宗医疗纠纷尚未了结:

一宗是切错器官。2017年11月,一名持续性腹痛患者被送往雪象医院,并被诊断为胆结石及肾结石。

该患者称,第一次手术后的併发症乃因医院错误地切断患者的胆总管而非胆囊管所致,且医院并无告知彼有关情况,亦并无及时采取补救治疗。患者声称,于第二次手术中,在进行治疗前,医院并无告知患者及其家属有关风险及选择,造成多种后遗症。患者进一步声称,其病历并无得到妥善编制及存置。

另一宗则是未能诊断伤情。2017年11月,一名患者于雪象医院附近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并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在手术过程中,发现亦有其他器官受到损害,手术后,医院告知患者家属,手术成功。

翌日,患者在医院死亡。

而根据中国经营网的报道,2017年10月至2019年11月,国丹健康也存在3宗已解决的医疗纠纷,分别发生在雪象及健安医院,背景包括患者麻醉后心脏及呼吸停止、患者在接受肺积水治疗后死亡、患者在进行输尿管结石清洁手术后出现急性肾衰竭。

同时,国丹健康医疗曾因滥收费用问题遭医疗保障局罚款,集团亦存在信贷风险。

· 资本玩家 ·

但就是这样一家“问题”公司,拥有闯关港交所的勇气。而这也不是李金圆第一次进入公开资本市场了。

希思医美2012年落户深圳,2016年12月有,希思医美申请挂新三板挂牌,2017年2月获准通过。2017年3月28日,深圳希思医疗美容医院股份有限公司挂牌上市敲钟仪式在北京西城区金融大街金阳大厦举行,希思医美登陆新三板。

公开资料显示,希思医美的控股股东为李金圆,实际控制人为李金圆、李爱金夫妇,二人对公司构成共同实际控制人。

这里的李金圆也正是国丹健康医疗的控股股东。

然而希思医美的业绩却不怎么样。2018年-2019上半年,希思医美持续亏损,公司将原因主要归于深圳市场医美行业竞争加强,客人同比减少。连续两年亏损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希思医美在2019年4月23日随即开始实行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改为“ST希思”。

值得注意的是,国丹健康旗下的雪象和仁康曾是希思医美的子公司。此外,李金圆对国丹健康旗下的罗岗医院、健安医院、中山国丹中医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国丹”)的收购也参杂着李金圆控股的其他公司身影和李氏家族的多个成员。

左手希思医美,右手国丹健康,李金圆玩得一手好游戏。

2001年国家放开医疗市场,民营医院开始大量涌现。据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日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5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0.4万个,医院3.3万个。

其中,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1万个。无论从规模还是增速来看民营医院均已超过公立医院。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未来我国民营医院数量仍将以较高增速增长,2018年至2023年复合增长率将达11%,民营医院数量占比将进一步扩大至76%。

这是一个巨大的赛道,但能在这样的大市场里走多远,还需要专业能力、市场能力甚至良心的综合提升。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