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未获释,海外市场被打压,华为迎来极限挑战

连线Insight 2020-05-29 08:09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连线Insight,作者向阳。

自孟晚舟在加拿大机场遭到当地警方逮捕,她已被扣押543天。

当地时间5月27日11时,孟晚舟案终于迎来了一个“结果”。一早,媒体早已聚集在孟晚舟住所前,当孟晚舟穿着黑色连衣裙、脚带GPS跟踪器走出时,脸上面带着微笑。

这时她已收到法院的裁决书,知道自己已被认定为“双重犯罪”,没能获得释放。等到孟晚舟到达法院,这一结果才对外公布。加拿大法院作出裁决,驳回了孟晚舟解除引渡程序的请求。

这次裁决是应孟晚舟方请求,针对“美国指控孟晚舟的行为是否在加拿大也都成犯罪”这一问题,即是否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的问题进行裁决。如果“双重犯罪不成立”,孟晚舟将迎来等待一年多时间的释放。

此前,美国向加拿大方面提出拘捕孟晚舟的理由时,给出了四条罪名:银行欺诈,电邮欺诈,合谋银行欺诈和合谋电邮欺诈。

而后双方针对孟晚舟是否符合“双重犯罪”标准进行辩论,但最终法官认为美国司法部对孟晚舟所做出的银行欺诈指控罪名,符合“双重犯罪”原则,即该罪名在加拿大也属于犯罪,因此将继续推进引渡程序。

这意味着,等待已久的结果,只是引渡过程的第一步。孟晚舟滞留在加拿大的时间,还要继续延长。

美国时间5月27日早晨走出住所的孟晚舟

孟晚舟事件的发展变化与华为休戚相关。自2018年孟晚舟接替任正非升任副董事长后,即使任正非曾公开否认,但她仍被外界认为是华为接班人选。

过去一年多,孟晚舟经加拿大警方扣押并得到保释后,一直居住在温哥华的私宅中。不过,这是以交付1000万加元保释金、提供5位担保人、交出个人护照、配戴电子监控设备等条件换来的保释机会。

在孟晚舟被滞留期间,CFO一职已由现任董事长梁华暂代,华为也强调公司业务并未受到个案影响。

和只身一人处于加拿大的孟晚舟一样,华为在海外市场也在被“孤立”,遭遇了美国禁令升级、供应商合作伙伴逃离、消费者购买量下降的险境。

所幸的是,华为的危机应对和孟晚舟公开露面时的微笑一样从容,无论是这场打压下的竞争,或是这场将要持续很久的诉讼,都还有胜利的希望。

辩护策略失败,孟晚舟还将滞留海外

这一次裁决的结果,多少是让人失望的。在判决前,曾有法律人士对媒体提到,孟晚舟胜诉的概率达到了70%。

另有法律人士表示,孟晚舟律师团队对引渡法规定的“双重犯罪”这一重点的捕捉,是比较好的辩护策略。

此前,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扣押,是因为美国检方的指控。指控的罪名是,华为对汇丰银行隐瞒了与在香港设立、用以与伊朗进行交易的子公司Skycom的真实关系,以绕过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这一行为构成了欺诈。

其中涉及到一个重要问题,如果孟晚舟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禁令,但在加拿大也可能不成立。

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满运龙曾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本案中,美国指控必须包含的一个因素,是美国对伊朗的禁令,而加拿大已于2016年解除了针对伊朗的制裁。

他提到,孟晚舟律师团队抓住这一实体法问题,作为首要抗辩,在2019年中的庭审中重点推出,并说服霍姆斯法官做为法院需要首先单独裁定的事项。

针对这一问题,2020年1月20日到24日,双方曾持续辩论了5天。

孟晚舟律师团队表示,美国的欺诈指控只是假象,本质是孟晚舟违反了美国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和对伊朗的金融制裁条例。

那么,即使美国的指控属实,但因为加拿大没有对伊朗进行制裁,所以指控是无效的。

最终这一辩护策略没能成功,加拿大司法部表示,美方引渡孟晚舟的直接罪名是欺诈,即孟晚舟在对汇丰银行介绍关于华为的业务时,在涉及伊朗的问题上做出了所谓的“虚假陈述”,而欺诈这个罪名在加拿大的法律中是存在的。

这导致,加拿大司法部的律师认为引渡孟晚舟在法律上没有问题,驳回了孟晚舟的诉讼请求。

庭审结束后,孟晚舟离开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图源CBC截屏

尽管这次判决的结果让人失望,但孟晚舟案还有待进一步的结果,这也意味着孟晚舟身陷险境的时间还将拉长。

未来,还有更多听证会等着孟晚舟。加拿大司法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加拿大法院还将举行进一步的引渡听证会,由独立法官来决定孟晚舟被指控的行为,是否满足《引渡法》所规定的定罪标准。

孟晚舟还需留在加拿大,等待新的审判结果。加拿大司法部称,孟晚舟下一次出庭的时间定在了当地时间6月15日上午10点。

另据媒体报道,双方还将在6月讨论此前孟晚舟在机场被逮捕时,加拿大方面是否对其进行了“非法”拘留、搜查和审讯,可能还存在“滥用执法权”和“程序不正义”情况,包括加拿大官员与美国执法人员不当地分享了孟晚舟的SIM卡和她的手机序列号等。

最终孟晚舟是否会被引渡到美国,可能要等到2020年10月才能知晓。根据此前法院的预估排期,孟晚舟引渡听证会的最后一次开庭时间在2020年10月。

接班人之争背后,华为的危机处理

孟晚舟任正非女儿、华为CFO、华为接班人的身份,导致了孟晚舟案的关注度不断高涨。

在事件发生之前,孟晚舟在企业二代中显得格外低调,曾被称之为“华为的秘密”。直到2013年1月12日,孟晚舟才以华为CFO的身份在华为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上首度亮相,但此时她已在华为工作了近20年。2013年以前,关于孟晚舟的消息鱼龙混杂,通过这场见面会外界了解了孟晚舟的真实情况。

她在华为体系中成长,从小职员做到公司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再到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她主导了华为财务体系的改革,亲历了华为的飞跃式成长。

不过,关于孟晚舟是否为接班人的答案,依然是模棱两可的。

按照常规的企业接班逻辑,任正非建立的华为,可能会由其家人接班,其中包括了其儿子、现任华为首席后勤官的任树录,其女儿、华为董事郑黎。

任正非

任正非曾两次公开透露出家人以及孟晚舟不可能成为接班人的讯息。

一次是在2013年的持股员工代表大会上,任正非在描述对接班人的要求时提到,自己的家人都不具备接班的能力,包括视野、品格、意志,“对价值评价的高瞻远瞩,和驾驭商业生态环境的能力”等。

但在2018年公布的华为新一届董事会名单中,孟晚舟接替父亲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出任副董事长,并继续担任华为公司CFO。

当时外界解读,换届释放出了任正非培养孟晚舟接班的信号。因为华为规定由轮值董事长来管理公司,轮值期为六个月,轮值董事长包括副董事长郭平、徐直军、胡厚崑,但5年轮值董事长制结束后,华为的管理层将步入老年,而后孟晚舟可以接班。

孟晚舟被扣押后,接班人的问题再次回归。但在 2019年2月18日,任正非接受英国广播公司 BBC 专访时,他斩钉截铁地说,孟晚舟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为她没有技术背景。

BBC 专访任正非的视频截图

不过,就算加拿大扣押的孟晚舟并不是华为的接班人,但她仍是核心高管。

在美国的步步紧逼下,外界对华为事件对公司内部的影响、危机处理能力等都有所担忧。

早在2018年底,孟晚舟写下一封日记发布在心声社区,通过回忆日本地震时的场景,侧面反映了华为在遇到危机时,高管的决策的危机处理。

日本福岛发生9.0级大地震时,孟晚舟曾从香港飞往日本,当时飞机上包括她在内只有两位乘客。

这次,在孟晚舟无法回国的情况下,华为立即做出了人事调整。孟晚舟留在加拿大期间,华为已任命现任董事长梁华暂时代行集团CFO职责。梁华于1995年加入华为,历任公司供应链总裁、CFO、审计委员会主任、监事会主席、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当时胡厚崑曾公开表示,目前华为的业务运行没有受到个案的影响,整个公司的运行和财务体系运行都处于正常状态。

华为的困境与突围

孟晚舟事件和华为的处境是息息相关的。

在孟晚舟被滞留加拿大半年后,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要求向华为出口美国产品技术的公司必须获得许可证。

如今,在孟晚舟裁决公布两周前,美国对华为进行了升级打击。美国出台的出口管制新规明确,只要是华为及海思设计的产品,在设计生产过程中,使用了美国商务控制清单所列的软件和技术,就要受到美国的出口管制。

孟晚舟身陷囫囵的这一年多时间,华为的艰难处境也是前所未有的。

从去年开始,部分华为供应商合作伙伴迫于政策压力逃离。谷歌的不合作,让无法使用GMS(谷歌移动服务)的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销量快速下降。芯片供应商的断供,也让华为倍感压力。旗下智能计算和服务器等业务也受到影响、发货减少。

孟晚舟被扣押后,任正非频繁接受海外和国内媒体的采访,曾四天内接受了三次采访,发布了两封全员信。在此之前,任正非接受采访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过,华为早已全面迎战,在手机、芯片、5G等业务上都有应对策略。连线Insight曾在《又一位核心供应商逃离?历经磨难的华为如何突围?》一文中详细介绍,供应商逃离华为会造成“双输”局面,部分供应商绕过出口管制禁令,寻找可以供货的空间,部分则与美政府积极沟通。

禁令升级后,华为中国发送的微博,配文“除了胜利,我们已经无路可走。”

在无法依靠盟友和合作伙伴的情况下,华为的“备胎计划”早已上线。

在操作系统上,华为推出了自研的鸿蒙OS,并加速构建鸿蒙系统的生态;

在应用软件上,华为正式向海外市场推广HMS和应用商店AppGallery,满足海外用户的需求;

在芯片业务上,华为海思加大了研发力度,包括服务器芯片、AI芯片、基站芯片、电视显示芯片、可穿戴产品芯片、用在路由器产品上的芯片等,在芯片产品上进行了全方位的布局。

在备受煎熬的2019年,华为顶住了压力。华为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华为2019年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净利润6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

在海外受挫的华为手机,重新攻占国内市场后也取得成效。2019年,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成为全球第二的手机厂商。

华为整体业务在国内市场的表现也有所提升。华为年报显示,2019年,华为国内营收同比增长36.2%,达到5057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从2018年的51.6%增长至59%。

不过在愈发严峻的国际形势下,又要面对全球疫情的压力,华为在2020年依然要面临重重挑战。

但无论是孟晚舟还是任正非,还是其它高管,都积极释放乐观的情绪。任正非曾经在访谈中表示,孟晚舟是在受苦,但也会因此变得更强大,“她应该为自己经历这样的苦难而感到自豪,苦难的经历对她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这些讯息,也让外界更加相信会有冰雪消融的那一天。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