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文新合同开放作家自主选择,将对网文行业带来什么影响?

犀牛娱乐 2020-06-05 07:54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6月3日,新管理团队履任一个月后,阅文发布新合同。

根据此次阅文通报的要点,可以发现对此前颇具争议的旧合同进行了十余项关键性修改,而犀牛君注意到,这些修改与5月6日恳谈会时的表态都是一致的,应该说有些部分还做出了更大的突破。

比如在回应关于著作财产权问题的时候,阅文答复会考虑提供多版本的合同选择,而这成为此次新合同最大的亮点,推出了基础协议、授权协议(分甲、乙两版)、深度协议等三类四种作家合作合同;比如此前表示会有免费和付费两种内容库,这次也确实把收益模式交给作家自主选择。

整体来看,新合同在保障作家权益、为作家提供自主选择机会方面,可以说有着长足的推进。

这份新合同目前获得了相当多的正面反馈,包括起点的会说话的肘子、志鸟村、打眼、三戒大师等数十位大神作家,都发了微博或朋友圈在社交平台拍手叫好,“改动很大,诚意满满”几乎是共同的声音。

4月28日开始的所谓“阅文合同风波”,至此可以说真正画上了句号。而这场风波所影响的范围必然不仅是阅文一家,作为事件的休止,新合同里的桩桩件件,都在一点点改变着全行业积累20年的沉疴旧习。

未来梳理网文领域的发展史,这份合同或许会被反复提及。

分级协议、著作权、免费阅读……详细解读阅文新合同

先来梳理下这份新合同里的内容。基本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是明确作家所享有的权利,二是重新划分平台与作家的分配方案。关键词包括且不限于分级协议、著作权、免费阅读、作家权益等等。

著作权的问题是重中之重。合同一如此前的承诺,明确著作人身权归属作家本人,而著作财产权则以分层协议的方式,提供了不同的分配比例。

把协议分为基础、授权(甲、乙)、深度的分级模式是阅文的全新举措,以往双方的合同仅有标准授权合同一种。这三类四版合同的核心区别,就在于作品与平台合作程度的深入程度。

先说说“单本约”。基础协议会比较适合萌新或者小众题材的写手,对平台推广的依赖性不强,或者作品本身缺乏广泛扩散的可能。当然部分大神如果空降,也未尝不可,100%收入归自己确实香,但就要完全凭自己的知名度和作品质量说话了。

而授权协议分甲、乙两版,更突出权责对等的概念。甲版协议作品授权期限长,平台会给予更多的资源;乙版协议作品授权期限短,作家及作品享受到的权益也相对会少。从商业角度来看,在平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作家给予的东西更多,收获也会更多,属于合理范畴。

而深度协议可以对比此前的大神约,针对不同的作家需求,以多种方式灵活运营作品。这部分作家可谓阅文的核心力量。

有趣的是,四种合同所设置的平台资源和待遇差别,实则提供了两种思考逻辑。一种是作品质量越高,对协议层级的需求也会越高,以平台资源最大程度推动作品价值;另一种则是最大限度保留自身利益,靠作品硬实力说话,作品越好,自己赚得越多。如何选择,完全交给作家根据自己的层次、性格和需求决定。

在此基础上,合同进一步明确了作家的权益和福利。

明确了双方是合作关系,并将多种作家福利明确到了条文中;明确了无论平台自用还是授权他用,明确了作家都有版权收益;明确净收益亏损由阅文兜底,都是对此前种种传闻的回应。

协议中,作家的自主性也充分释放。平台不再代理和运营作家个人账号,也不会强行安排作品完本或续写。此外,是否将作品加入免费阅读模式,也可以由作家自主选择和确认。

梳理此次合同修改涉及的关键内容,会发现阅文这一个月在恳谈会和调研之后,吃透了几千条反馈的核心内容和想法,确实能看到管理层沟通和变革的成果和诚意。目前这份新的协议,或许是实现平台、作家和读者各方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方案。

同时,也是开启网文行业规范化进程的一把钥匙。

网文行业第一枪,龙头阅文率先做出改变

回看4月28日开始的“合同风波”,是偶然也是必然。其根本原因其实是网文行业长期以来操作不规范、平台与作家存在利益纠纷的顽疾,中间当然也不乏误读和曲解,甚至不排除有恶意策划的因素。

时值阅文高层履新,这个时间节点上发生舆论危机几乎是最差的局面。但阅文的反应还是及时的,一方面厘清概念,所谓“新合同”实则是2019年9月已经出台的版本;另一方面也明确了态度,5月6日召开恳谈会,解决问题的诚意和思路都在。

但许多非理性的声音是在延续的,比如非要打倒阅文才是胜利,或者称作家和平台“不死不休”;包括好事者发起“5·5断更节”,还会对当天更新的作者进行人身攻击。切实从作家的角度说,这种砸饭碗的偏激方案恰恰是无用甚至有害的。

他们该抬头看看,问题的核心是,网文行业确实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

一方面,平台和作家的关系有着许多模糊地带,双方的权责和利益分配几乎是一家一个样,版权归属和改编收益的问题始终悬而未决。

另一方面,外在环境的改变促使整个网文行业重新洗牌。内部是行业竞争加剧、经营成本增加,外部则是泛娱乐业态的逐渐丰富,网文市场玩家持续增多。这也是免费阅读近两年开始铺开的原因,行业需要找到新的市场增长点。

在这种情况下,阅文首先打开了口子,对作家群体开放更多权益和自主选择余地,是基于集团发展的理性判断,也能看出作为龙头的责任和担当。

阅文的新管理团队上任一个月,始终在对行业积弊和合同问题做出相当正面的回应。比如此前阅文版权内容在微信读书限时免费招致争议,新团队正式在公告中称为“渠道工作的管理失误”,并将该运营活动下线;此外从6月1日起,平台停止发放免费赠币。种种改变,都力图建立平台发展的良性生态。

要留住用户,需要优质内容;要留住内容,需要专业作家;留住作家,就留住了核心竞争力。通过新旧两份合同的对比,会发现这是新管理层和作家共同完成的探索,更是平台与作家关系、平台管理模式和运营机制的全面洗牌。

复盘整个“合同风波”或许也可以说,这是一次打通了网文行业上下游、共同发起的自我调整的过程。阅文用新合同,给出了一锤定音的答案。

从阅文到“阅文+”,新合同里的平台新生态

在合同里,也可以看到下一阶段阅文可能的一些经营策略和模式。

最直观的比如说“付费+免费”多元模式,原先免费阅读模式的问题主要在于如果全面推行,将极大损伤腰部以下作家的利益,其收入主要来自分成和奖励。而自主选择方案,将让各个层级的作家可以各得其所。可以预期的是,阅文有可能收获一批高质量的内容投入免费阅读市场,实现在网文领域的两条腿走路。

还有分层协议的设置,将原本平台进行内容筛选评定的工作移交给了作家,构建一个更立体也更明确的作家生态,对平台来说也是作家体系自我完善的过程,整体打造更立体的作家生态和内容生态,进而搭建优质内容的有机培育基地。

无论对于阅文原有的在线业务,还是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构建的版权运营生态,这个动作都颇具价值。

一方面,阅文平台的价值在于内容。1220万本原创网文、800万在线作家和440位白金大神,是阅文以规模效应吸引用户、多维开发IP的战略壁垒,而这些数字的不断更新,是阅文紧跟时代、不断打开市场的生命力。

(起点白金大神)

而对于腾讯体系来说,新文创生态需要阅文提供更具活力的内容。2019年《庆余年》的成功,成为双方日益成熟的配合打法一次成功的范例,而这本书是十年前的作品,其创作理念和故事构建与现在的新网文又有不同。下一个十年,腾讯和阅文需要更多《庆余年》,也更需要经过市场验证的、新的内容导向。

新合同的推出是一个节点,下一阶段,更多高质量内容亟待产出,平台有望在新合同的推动下进一步盘活和优化生产能力。

一方面,阅文将在腾讯新文创体系中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双方的协同作战能力会持续增强;同时,新合同为网文行业注入的生命力,助力行业迈向更多维、更长远的发展,作为这一过程的引领者,阅文会有更多故事可讲。

新的合同里,阅文出让了部分利益,而期待收获的或许是未来。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