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直播带货能救搜狐吗?

极点商业 2020-06-10 07:30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极点商业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对一个曾笑傲江湖的互联网大佬来说,这可能真是最大的悲凉了:直播带货首秀结束后两个小时内,没有一篇报道。

都说不带货的CEO不是好CEO。在董明珠、梁建章、李彦宏等大佬纷纷入局直播带货之后,6月8日晚7点,搜狐创始人张朝阳终于姗姗来迟,在搜狐视频APP进行了首次带货。

带货结果并不算理想:除了“翻车”的咖啡机演示,热度最高不到130万。直播结束后2小时,百度资讯还没有一条新闻收录。

外界反应更是静悄悄,一位互联网自媒体创始人就对“极点商业评论”说:他的好友圈、微博中,几乎难以看到张朝阳直播带货相关消息,与董明珠、李彦宏等直播首秀时朋友圈刷爆热度相比,可称凄凉。

实际上,张朝阳早就在千帆直播、搜狐视频平台上英语教学三年多,是最早进行直播的那一批CEO,而搜狐视频又是杀入最早直播领域的平台之一,却都在直播江湖中毫无建树,甚至早被彻底边缘化。

所以,这次直播带货,能给搜狐带来什么呢?能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么?连关注都所剩无几,何谈未来?

不过,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外界早已习惯张朝阳和他的搜狐起大早赶晚集现状:过去这些年,移动支付、020、移动社交、直播、短视频相继成为风口,张朝阳似乎很多风口都曾进入,却没有抓住任何一个风口——如同去年,搜狐推出社交软件狐友APP,重新杀入SNS领域时,张朝阳还表示狐友是搜狐的未来。结局后来大家都看到了,它目前最大作用,是作为狐友高校校草评选的指定APP。

01 查尔斯直播首秀静悄悄

6月8日百度搜索指数显示,张朝阳最近30天日均资讯指数为6.4,万,同比下降80%。而李彦宏指数为25.8万,董明珠为318.8万,就连6月11日才直播首秀的丁磊指数也是23.3万。

或许,也许是意识到今不如昔,查尔斯、张朝阳这位曾经的“互联网教父”,在此前谈到直播预告时就提前认输:不在意带货销量的多少。

在一位MCN机构负责人看来,相比董明珠、梁建章,他更类似推广百度直播的李彦宏,即借助直播来宣传5G下搜狐的分屏互动品牌,拉动品牌广告。

“我带货先开个头,希望更多名人明星入驻搜狐视频更多带货。”张朝阳亦如此表示,他围绕自己真实的办公生活场景,一边介绍自身的生活方式,一边带货,ERGO CHEF My Juicer S榨汁机、奔腾加湿器、德龙咖啡机、星巴克咖啡豆等物品。

和罗永浩一样,喜欢喝咖啡的张朝阳,却在亲自操作演示德龙咖啡机时,翻车了,迟迟无法出来咖啡,满腹疑问的询问工作人员也未得到答案。而他在办公室边聊边直播的方式,除了让更多人知道其办公室布局外,也未激起更多用户的购买兴趣。

当然,即便董明珠首秀也翻车,更别说至今频频翻车的罗永浩。对于张朝阳的直播首秀,也难以给予更多的苛刻。

不过,无论如何,张朝阳都必须面临一个问题:直播带货不是灵丹妙药,他能否用自己的IP和声望,能让搜狐视频、搜狐直播业务重回互联网中心?

答案是:基本上不可能。

目前,直播格局渐定。快手、抖音领跑短视频,淘宝直播、京东直播等以供应链优势也来势汹汹,而搜狐早在2016年千播大战时就推出的千帆直播,根据七麦数据显示,近三个月千帆直播下载算从少于100,增长到现在的超过150。

显然,与那些竞争对手相比,差距可以用天渊之别来形容——尽管张朝阳过去三年来每天早上8点,风雨无阻地在千帆上直播英文读报,也难以扭转无情的事实。

另一方面,虽然说在搜狐视频的长短视频双引擎战略中,直播是短内容的重要板块,但目前直播做得真正好的,是抖音、快手这样的内容平台,以及淘宝直播这样拥有产品供应链、KOL大V的平台。即便张朝阳直播首秀是和京东合作,但搜狐这样的长视频平台,是否适合做直播,在业界都未被论证——即便是目前疯狂布局直播的爱奇艺,在直播方面也未见起色。

虽然搜狐视频曾在2011年,凭借《越狱》、《迷失》等美剧,成了行业领头羊,在“限外令”出台后,又用《屌丝男士》等自制剧勉强维持了江湖地位,但从2015年开始,搜狐视频就在优爱腾大举进攻中败下阵来。

而且,张朝阳还错失了直播先机。2014年10月搜狐视频收购视频分享网站56网,却未包括56网最赚钱的直播业务“我秀”。未曾想1年后,直播成为新风口,搜狐才匆匆发布了千帆直播。

彼时,张朝阳将搜狐视频的归结为无法跟巨头比拼财力,那么在当前竞争更惨烈的直播业务中,持续亏损多年、沦落为三线的的搜狐视频凭什么去跟对手竞争?

甚至,别说快手、抖音、淘宝直播,就连刚刚切入直播领域的百度,搜狐视频也没有任何竞争之力:拥有搜索信息流天然优势的百度,正以各种打通的产品和平台为核心,构建一个从平台到B端,从创业者到用户,从流量、信息到服务的全场景移动生态闭环——在这个移动生态中,直播是百度各个场景的重要承载体。

02 总是起大早赶晚集

对张朝阳而言,让带货直播像此前的英语直播一样成习惯不难,但带领公司走出困境不是几场直播就能解决的。

2016年11月,张朝阳立下FLAG:3年内带领搜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心。但如今3年已过,搜狐还挣扎在转亏为盈的边缘。

5月18日,搜狐2020年Q1财报显示,搜狐一季度营收4.36亿美元,同比增长6%,环比下降11%;归属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1800万美元,同比减少65.38%。

这是搜狐最近几年来少有的好看财报,因此张朝阳在财报发布后,面对媒体反复强调:“搜狐活下来了”,并且他认为搜狐正在重回“中心”的状态。

不过,对比搜狐最近多年来的亏损状况,自2015年以来营收就从未超过20亿美元。以及目前3.15亿美元市值,就知道搜狐距离重回互联网中心还差得远。

今年1月份公布的一份榜单显示,2019年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100强未见搜狐身影,最后一名(也就是第100名)市值为126亿元。巧合的是,正是从搜狐独立出去上市的搜狗。

不是张朝阳不努力,过去十年来,微博、社交、视频、信息流、在线游戏、直播等等风口,搜狐都尝试了一遍,却诸事不顺,总是落得一个“起大早,赶晚集”的结局。

搜狐的衰落,从2009年开始。2009年,搜狐紧跟新浪推出搜狐微博,由于起步晚且无新意,仅是靠人缘和花重金买来名人入驻,难以与新浪微博抗衡,逐渐以失败者的身份,消失在空气中。而它的竞争对手新浪微博,虽然唱衰声音不小,但也无疑在独立上市后,带领新浪弯道超越,从门户转型到了移动互联网。

在信息流,尽管张朝阳2012年以内部有成熟新闻客户端为由,拒绝投资今日头条,但搜狐仍是所有门户中最早布局信息流业务的,其很早就上线了“搜狐号”。但因为团队管理不力、活跃用户数、创作者数量、营收能力等方面都与其他平台差距越来越大原因,其逐渐跌出前五的阵营。

游戏领域,搜狐畅游早在2009年就上市,如今却连同期的网易,后来居上的腾讯背影都看不到。但即便如此,一季度收入为1.33亿美元的畅游,仍是整个搜狐集团比较重要的盈利中心。不过,由于畅游在今年4月完成了私有化,未来何去何从,对搜狐未来的影响,都未有答案。

视频就不用说了,当初唯一王牌搜狗,也在被百度碾压后,不得不接受腾讯战略入股——事实上,搜狗如今的地位,更多是王小川坚持的结果。

在社交领域,搜狐的历史要追溯到2000年,以3000万美元收购彼时最大的年轻人社区ChinaRen,但最终无疾而终,给直接关闭了。

这是最让人遗憾的,ChinaRen本有很大机会成为搜狐自己的 QZone 。在知乎,一个发表于2013年的高亮帖子说:ChinaRen 不是被博客、微博等社交网站格了命呢,其错误就在于卖给了搜狐。

事实上,社交作为一个用户最需要的需求从未远去,后来社交领域的爆发也有所证明。去年6月,55岁的张朝阳带着社交软件“狐友APP”,再次杀回社交领域——他每天都不遗余力在狐友上发几十条动态,从吃喝拉撒睡到工作、娱乐无所不包,只是社交江山基本已分割完毕,狐友这款APP,最终也没有撑起搜狐的未来。

这甚至让业界有了一种看法:似乎只要张朝阳亲自管什么,什么就做不起来。

03 错失的互联网12年

现在,张朝阳希望更多的名人和专家入驻搜狐视频更多直播,而在更远布局中,张朝阳说准备将搜狐直播打造搜狐的流量重地,为其他业务带量:“甚至未来畅游的游戏推广也可以和搜狐视频直播结合”。

但豪不乐观的说,直播可能又像和此前其他搜狐业务一样,起了大早赶了晚集,最终悄无声息被人遗忘。

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领军人物,中国曾经最大门户创始人,张朝阳功成名就很早,他和搜狐最后的巅峰,都已停留在12年前,彼时,搜狐拿下北京奥运会赞助权,也是在这一年,搜狐业绩首次超越新浪,迎来历史上的巅峰时刻。

但危机已经悄然到来。张朝阳开始了“梦游”状态,忙着享受人生,公司事务几乎全部由几位高管打理。

那几年的张朝阳,最多的是带着各路明星登雪山、私人游艇纵情享乐的八卦绯闻。《博客天下》在一篇报道中,这样形容当时的张朝阳:

“他就像菲茨杰拉德笔下的盖茨比,上山下海,拥有豪宅和游艇,稠人广坐,夜夜笙歌,搜狐大楼的玻璃外墙足以反射出100个太阳的光辉。”

▲张朝阳和高圆圆登山合影

但在微博微博一战,折戟惨败后,他开始了幡然醒悟,亲自主抓诸多业务,却又往往是开局不错,后续乏力,张朝阳又在无可奈何中,迎着下一个风口开始了下一次轮回。

有人说,张朝阳无为而治,在公司动员和组织能力方面有很大软肋,管理松散、奖惩不分明,导致很多能人流失。有人说,与其他互联网企业相比,张朝阳至今是孤身一人,独怆然而涕下,没有任何帮手。还有人说,这不是张朝阳一个人的问题,很多老一代人在这个时代都已难以有天下。

但无论哪种原因,都不重要了。毕竟他真的很早就什么都不缺了,毕竟他在台上演讲时的台下聆听者马云都已退休,他现在还愿意以自己最后仅剩的名气和IP影响力,义无反顾一次次带领搜狐试水下一个业务,哪怕都是起大早赶晚集,人们仍愿意相信:

终有一日,他能带着当年大西洋的风和傲娇归来,重现成为一代“中国互联网教父”的查尔斯的风采。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