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净亏损超2亿元,市值缩水七成途牛能否解除“警报”?

美股研究社 2020-06-14 14:27

北京时间6月10日晚间,途牛旅游网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未经审计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途牛营收增速滑坡式下跌,净亏损也进一步扩大。截至6月10日美股收盘,途牛股价下跌6.1%,报1.08美元。据了解,途牛总股本为1.3亿,按1.08美元的股价计算,途牛的总市值为1.4亿美元,距其2014年上市时,市值相对缩水近七成。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18日,因股价已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途牛收到了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根据纳斯达克的一般规定,收到警告后,如果不能在90天内将股价提升到交易标准,将被迫退市。不过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爆发,纳斯达克对此进行了延期。也就是说,由2020年6月30日开始算起,途牛若在180天内,股价连续至少10个交易日达到1美元或以上,纳斯达克将向途牛提供书面的合规确认函。

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全球旅游行业都被按下了暂停键,途牛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细看途牛的一季度财报,我们或许能够发现其业绩不如人意的原因。

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62%,净亏损同比扩大38.5%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途牛净收入为1.74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61.9%,净亏损2.052亿元,而2019年第一季度的净亏损为1.482亿元,同比扩大38.5%。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定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合计为21亿元。

在10日晚的财报电话会中,途牛CEO于敦德提到,在一季度受疫情影响的订单退改中,途牛为客户承担了损失约1亿元。如果扣除这一损失,同比亏损也实现了收窄。截至4月30日,客户退改工作已经基本完成。2020年的第二季度,途牛将首要目标放在了国内业务复苏以及持续提升产品和服务的品质上。

不过,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第二季度途牛的经营压力或仍无法缓解。公司预计二季度净收入在2080万~7280万元,同比下降86%至96%。

从财报数据来看,途牛的业绩并不理想,财报公布后股价下跌也说明了资本市场对途牛的发展抱持不乐观的态度,通过对一季度财报的分析,美股研究社将从以下几点来分析途牛业绩不理想的原因。

营收同比下滑净亏损扩大,途牛深陷巨亏深渊

疫情笼罩之下,全球旅游业几乎处于半瘫痪之中。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测算,2020年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将分别下降56%和15.5%。截至5月25日,OTA头部平台携程今年以来股价跌幅达29%,疫情打击之下,在线旅游行业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但途牛业绩不理想并非是今年才开始,疫情原因确实是导致途牛今年业绩不振的最大因素,但是途牛自2014年上市以来,一直未能摆脱亏损状态,公司的一些潜在的问题在这次疫情的催发下开始被重新审视。

一、 业务单一跟团游缩水67%,毛利率同比表现差强人意

在途牛一季度财报中,来自于跟团游业务的营收为1.202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67.1%;其他营收为5370万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0.9%。途牛第一季度毛利率为53.2%,相比之下去年同期为54.9%。途牛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下降主要原因为受疫情影响,途牛主打的跟团游和出境游都“精准”地踩到了疫情下的旅游业务雷点;其他收入缩水主要原因为金融服务收入和保险服务费收入下降。

在营收方面,途牛的业务相对单一成为业绩增长乏力背后的主要原因。以携程为例,其拥有住宿、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和商旅管理等几大主营业务;而途牛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跟团游,虽然也曾尝试影视、金融等多元化业务,但并未成为拉动收入增长的动力。

2017~2019年,跟团旅游业务占途牛总营收的比重均超过72%,是途牛的绝对核心业务。在此期间,途牛的毛利率徘徊在47%~53%之间,这是因为途牛涉足的跟团游等业务虽然客单价高,但流程复杂,复购率低,同时毛利也不高,利润微薄,而同期同程艺龙的毛利率则分别为67.77% 、69.55%、68.65%。

途牛专注于休闲旅游产品,这能够让途牛风光一时,但并非OTA行业核心,机票和酒店业务才是OTA行业主角。根据财报显示,同程艺龙收入来源分为住宿预订、交通票务以及其他业务三部分。标准化的机票、酒店等业务毛利高,利润丰厚。由于休闲旅游产品消费频次较低,这也无法为途牛带来长期稳定的流量,营收增长也面临瓶颈。

在成长期,单一业务能让企业更加聚焦,而当规模扩大,从某种程度来说,它也会成为一种桎梏。此前途牛想要改变单一的业务形态,曾发力机票、酒店、金融、影视、婚庆等五大新业务板块,不过,由于机票酒店这些利润丰厚的业务早已经被入局较早的携程、同程艺龙等竞争对手瓜分,入局较晚的途牛没有足够的优势去吸引用户导致这些新业务并未取得亮眼成绩,途牛开发新的业务板块陷入瓶颈期。

受疫情影响,直播带货已成为潮流,线下消费受阻的旅游业,也积极参与其中。途牛CEO于敦德近日也开始亲自出面直播带货,在直播间里,两人即可成团的迪士尼3日游私家团产品获得了大量用户的好评。这类定制化小团深度游产品或将成为未来国内旅游行业趋势之一。

从途牛的动作来看,今年在直播上的动作也会不少,可能会给它的其它收入带来一定增长。不过对于直播销售旅游产品中,途牛如何保证价格优势,又如何确保有完善的售后渠道保证消费者的权益方面仍然有很大的隐患,从目前的形势来看,途牛如果想利用直播电商改变业务单一的现状,存在一定机遇的同时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忽视。

二、 运营模式隐患重重,线下自营店被迫关店拖途牛后腿

在一季度,途牛运营支出为3.080亿元人民币(约合435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8.6%。其中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247亿元人民币(约合176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43.0%。尽管运营支出有所下降,但成本支出较高仍是途牛面临的一大问题。

其中,途牛的运营模式很大一个问题就是“烧钱”。起初途牛在营销上下了血本,2014~2016年,途牛先后签下林志颖、周杰伦作为代言人,并赞助了《非诚勿扰》、《爸爸去哪了》、《奔跑吧兄弟》等综艺节目。但是收效甚微,2014年、2015年及2016年,途牛销售费用的增速分别为294.5%、164.7%及65.3%,而同期途牛净营收的增速分别可达到81.3%、116.3%及38%。2019年,其销售费用增加了18.7%,但净营收仅微增1.8%。

长期居高不下的销售和营销费用、运营费用等营业成本,令途牛陷入困境。此外,从2018年起自担成本的线下门店布局,更是加重了途牛的成本负担.

从2017年开始,途牛就开始拓展线下零售店。财报显示,2019年途牛投入3亿元,完成了全国最大的直营门店网络建设。自营意味着租金和人力成本等都由公司承担,对于尚未实现盈利的途牛来说将是沉重负担。现阶段因为疫情,途牛主营的跟团游业务并未被各地政府大规模放开,如何承受直营门店较高的房租及人力成本,是目前途牛亟待解决的问题,这也极大影响了途牛的复苏进程。

从这一季度财报可以看出途牛的营销费用开始有了大幅缩减,并且据界面新闻报道,今年1月,途牛开始尝试在二三线城市启动加盟制,尚在摸索利益分配等具体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得以解决,再加上现在国内旅游市场开始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缓慢恢复,途牛在营收上的表现还是会有所好转。

凯撒旅业“暂不接盘”,途牛前途莫测

5月22日,途牛宣布与凯撒旅业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旅游资源整合与业务协同、创新业务以及金融业务等方面展开合作。到了5月28日晚,凯撒旅业公告称,控股股东凯撒集团与京东就后者所持全部途牛股份达成合作意向。交易完成后,凯撒集团将持有途牛股份合计约7806.18万股,持股比例21.1%。凯撒集团表示,作为途牛及凯撒旅业共同的股东,京东成为促成此次凯撒集团计划入股途牛的重要推动力。据了解,凯撒旅业原第一大股东、现第二大股东海航集团也是途牛的第一大股东,而京东为途牛的第二大股东。

该消息发布后,途牛股价一度涨至1美元以上。不过5月29日,凯撒旅业发布公告称,考虑到其与途牛存在一定竞争关系,并且途牛目前仍处于连续亏损的运营阶段,以及预计收购金额较大等原因,拟暂时放弃购买途牛股权的商业机会,但保留未来的优先购买权。

途牛股价随之回落,不过6月3日~6月10日,公司股价连续6个交易日保持在了1美元以上。截至北京时间6月12日收盘,途牛股价为1.12美元/股。

凯撒集团最终是否会接手途牛、以何种方式接手,仍存在不确定性。如果交易达成,途牛或许会获得喘息之机,京东则有可能获得进一步进军旅游业的机会。在当前旅游行业尚未完全复苏的情况下,本就濒临退市的途牛又陷入无人接盘的境地。内外交困下的途牛未来该何去何从?这些都迫切需要途牛之后向市场给出答案。

结语

目前国内OTA行业格局基本形成:携程去哪儿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同程艺龙紧随其后,飞猪、美团虽然入场较晚,但凭借原有业务占据一席之地。途牛的境遇就变得较为尴尬,从曾经的OTA头部公司逐渐边缘化。

随着疫情在国内开始得到控制,并且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游客量达60.1亿人次,同比增长8.4%,这可以证明国内市场旅行消费的不断上涨。在将业务重心转移到国内的同时,途牛如果能借直播电商改变业务单一的现状,并且控制不必要的成本或能使其业绩开始逐步改善。

本文来源:美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