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遗憾”毕业

数娱梦工厂 2020-06-25 22:22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作者杨雪,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内娱首个限定女团火箭少女101,还是走到了最后一刻。

火箭少女告别典礼6月23日晚落幕,10个女孩最后一次以组合的形式合体亮相,为她们限时两年的女团历程画上了句号。

这个出道两年来一直话题不断的女团,临近解散这几天更是热搜不断。成团前就话题度爆表的杨超越,在昨晚的告别典礼上哭诉“我真是干啥啥不行,和老板吵架第一名”,又一次上了热搜。

令人惋惜的是,刚成团时成员出走的坎坷还历历在目,火箭少女的告别又留下了遗憾。

受疫情影响,火箭少女今年原计划的巡演取消,告别典礼只能转为线上付费观看。成员之一的李紫婷因突发性耳鸣,最终缺席了告别典礼的表演环节。

不少粉丝对运营方的不满,最终在告别典礼达到了顶峰。他们涌入官博的评论区,千言万语化作一句“哇唧唧哇DB了”。

火箭少女是当年《创造101》人气最高的前11位练习生临时凑成的团体,从成团之初就决定了唯粉和团粉的诉求难以统一,类似的问题困扰着后来的选秀选定团。

依靠腾讯的平台优势和龙丹妮团队的选秀运营经验,火箭少女一直拥有丰富的“售后资源”,限定团,团专、团综、演唱会一个不落。对比后来的选秀限定团,说是“最佳售后”也并不为过。

但资源分配不均、团体舞台不足、对艺人发展规划路径不清晰等,是“鹅选女团”也不得不面临的现实。队长Yamy此前就在《炙热的生活》上感叹过对成团前后人气落差的不适应。

火箭少女解散后,各位成员的事业还会迎来更为明显的落差。上位圈的人气成员,或有经纪公司强力支持的,还可以依靠热度抓紧转换跑道(如Sunnee就在今天24日官宣签约环球音乐,赖美云也发布了个人单曲),处于下位圈的成员则有人气一落千丈的可能。

唱跳能力最受批评的杨超越,第一个修改了微博认证,急切地脱去了火箭少女的身份。但一直以来居高不下的话题度,是她继续闯荡娱乐圈的资本。

(杨超越微博认证已修改)

前路难定。而比起火箭少女,后来的THE9、《创造营2020》尚未出炉的限定女团,面临的征途只会更艰难。

80分的毕业答卷

“Pick me Pick me up,你越喜欢,我越可爱。”

两年前“全民搞创”的盛况还历历在目。2018年6月,11位成员从101位女孩中脱颖而出,组成了两年限定团。

回头来看,火箭少女的配置可以说是全面且能打:

颜值方面,性感、可爱、酷帅,各种风格齐聚;

唱歌方面,有3大实力vocal,也有Yamy这样的rap担当;

舞蹈方面,成员普遍有较强的舞台表现力;

唯一在唱跳上落后的杨超越,综艺感却很强,是组合的流量和话题担当。

当时,大家都对这个集结了实力Vocal、舞担、Rapper的团寄予厚望,也喊出了“中国第一女团”的目标。

不负众望。出道仅一个月,火箭少女便迎来了“破圈”之作《卡路里》,神曲唱遍了全中国的街头巷尾。

在随后8月的首张迷你专辑发布暨媒体见面会上,团体首席运营、哇唧唧哇总裁龙丹妮宣布了火箭少女两年限定期发展计划,称将从音乐、满足女团创始人的想法和愿望、综艺和商业回报四个方面发力。

具体而言,火箭少女将推出超过20首音乐作品和演唱会,计划举办10场以上粉丝见面会,打造101期“轻团综”和两季“大团综”。此外,公司也会为成员们安排商业代言等活动,火箭少女会以团队、小组、个人等多种形式进行工作。

回顾两年来火箭少女的发展历程,运营方承诺的规划很多都兑现了。两年来,火箭少女一共发行了三张团体专辑,另有9首左右的团体单曲。加上成员个人单曲和影视OST,合计共有83首歌曲,成团以来音乐作品总销量更是超过了5000万。而演唱会在北京、上海、广州3地实现了万人规模,粉丝见面会也举办了5场。

综艺上,两季大团综《横冲直撞20岁》和“轻团综”《火箭少女101研究所》都得到了粉丝的认可,团综的豆瓣评分更是高达8.2和8.7分,走沙漠、爬雪山也让她们收获了“战狼女团”的称号。不过“轻团综”只播放了50期,只完成了一半。

除了团综没有断过之外,火箭少女全员还参加了超过20档综艺、近10次卫视演唱会。虽然集体活动火箭少女并非次次全勤出席,但成员们保持了一定的合体频率。

在大众印象中,火箭少女较为出圈的合体有《仅三天可见》的采访综艺、超新星运动会和最近在播的《炙热的我们》。她们在和姜思达对话的过程中表达了内心的想法,在运动场上展露出活力的一面,还在团体竞演节目中合作完成了选曲、主题设计再到舞台编排。

“我认为龙丹妮承诺的规划、资源,后续实现了7到8成。”资深粉丝蕾蕾(化名)对数娱梦工厂表示。对比其他内娱限定团连合体都很艰难的情况,火箭少女的团体资源已经算是相当突出。

蕾蕾去了北京和上海的2场团体演唱会,因为提前划好了各家应援区,现场颜色都很整齐。“我在帮其他家喊口号的时候,甚至还短暂地燃烧过团魂。”

限定团各方博弈,成员间资源断层

然而火箭少女成团了,却埋下了“共享合约条款”这个不定时炸弹。

成团后第一个月,火箭少女多名团员被原公司接走,直接导致出道发布会延迟举办。

更大的分裂发生在8月,孟美岐、吴宣仪、张紫宁的经纪公司乐华发布联合声明,以“两团无法并行”、“经纪管理团队不顾及艺人身心健康”为由,宣布三人退团。

后经谈判协商,这场闹剧最终以腾讯的“硬刚”落幕,成员最终归队,孟美岐也因此失去了C位(队长Yamy在很多口径里依然被放在第一顺位,直到去年9月孟美岐才回归C位)。

尽管腾讯、哇唧唧哇最终控制住了团体局面,但各经纪公司、各家粉丝的隔阂从此时起愈发明显。

蕾蕾对当时的风波印象深刻。“两位泰国成员杨芸晴和李紫婷是受到了国籍的影响。尤其是李紫婷由于签证的问题,不仅缺席了第一季团综《横冲直撞20岁》的波兰部分,还有很多商务活动也没办法到场,最后又因为身体缘故没能出席告别典礼,让粉丝非常遗憾。”

“这年头做偶像不难,难的是做偶像团体。”对于经纪公司而言,团体运营的难度要远高于个人,更别提是选秀节目的限定团。

以《偶像练习生》出道的首个国内限定团NINE PERCENT为例,在限定的18个月里,9个人从代言到单曲到杂志和综艺,每个人的表现都堪称亮眼,但合体只有短短60天,团综和团专也自然成了奢望。

除了成员早期的两次离开,粉丝对于公司的多次投诉、粉圈内部从没停止过的撕逼大战、到了分别的最后时刻依然没有苏醒的“团魂” ……这些都让哇唧唧哇的限定团运营之路饱含曲折。

Battle出道的限定团,从站上舞台的第一刻起就卷入了不能认输的战场。明面上是粉丝们拼镜头、抢资源,私底下则是经纪公司和平台方各自使劲。

经纪公司关心的是,如何在限定团中为原公司或者选手本人带来更多利益。平台方则忙着让整个团的曝光度有所提升,“先富带动后富”。

这种商业模式加剧了资源向头部3位成员的倾斜,资源不均成了火箭少女老大难的问题,也是各家粉丝长久以来抨击的重点。

孟美岐、吴宣仪和杨超越肉眼可见地站在上位圈,无论是商业还是影视剧和综艺的资源,与下位圈8位的差距几乎是断层式的。

杨超越是团内搭上资本的第一人,原属经纪公司闻澜传媒被传递娱乐收购,她的商业价值得到了极大认可(见杨超越公司“上市”背后:新一代流量的资本术)。

杨超越先后拿下了7个代言、4个大使,影视剧领域更是优势突出,已播和待播剧加起来多达5部,还登上了《中国新闻周刊》和《人物》的杂志群封。她通过选秀改变命运的故事,被赋予了超越阶层的公共话题价值。

C位出道的孟美岐,参演了电影版《诛仙》,还参加了《演员请就位》,获得李冰冰力挺。同门的吴宣仪除了《斗罗大陆》外,还参加了不少的的综艺。

而下位圈里,傅菁走影视路线,参演了两部电视剧和电影《阴阳师》。段奥娟、李紫婷更加侧重于音乐方向,前者为《快把我哥带走》演唱了主题曲《陪我长大》,后者为《凤弈》演唱了主题曲《凤翼》。杨芸晴则有意在唱跳领域发展。徐梦洁只有1首单曲,各项资源团内垫底。赖美云受到身体状况的影响,有很长时间没有出来参加活动。

在很多粉丝看来,这并没有达到运营方所说的“根据成员特点去为个人选择合适资源”,而是进行了很多打包活动。综艺、影视剧甚至代言都有塞人的情况,用上位圈成员带下位圈。

“我们粉丝管这种情况叫‘扶贫’或者‘拖拉机’,甚至有的时候还要带师弟团R1SE,进一步加重了粉丝间的敌对情绪。”蕾蕾说。

发展到后来,甚至变成了“上位圈粉丝每天都在盼解散,下位圈成员对未来充满不安”。

在此前《GQ报道》中,徐梦洁就焦虑地向记者表示,“会怕没有那么多工作了,会怕赚不到那么多钱,没办法开咖啡店。”

解散后第一天,杨超越率先去掉了微博的“火箭少女”前缀,宣布成立个人工作室。赖美云的工作室今天也发布了个人单曲《女孩与王冠》,杨芸晴也迅速宣布签约环球音乐。

孟美岐、吴宣仪则重回乐华,不排除和程潇一起回归宇宙少女组合的可能性。张紫宁、徐梦洁等6人也都回到了各自的原公司,有望开设个人工作室,单飞活动。

火箭少女成团那年,热议的话题是“偶像元年”开启。短短两年,话题变成了“出道即巅峰”,偶像如何活下去都成了问题。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