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研还是自嗨?技术崇拜正在把我们带进沟里

歪道道 2020-06-30 07:25

编者按:本文来自歪道道(ID:daotmt),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前几日,知乎上出现了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一个为了讽刺国内科技圈“有人敢吹就有人敢信”乱象而虚构的操作系统“天赐”,居然挤进了知乎热搜。答主们一本正经的回答,反而引得一群不明所以的人奔走相告,集体狂欢,最后知乎不得不主动撤下了热搜。

业内人士编瞎话忽悠小白,着实非常简单,有时候忽悠甚至都多余了。很多人凭借网上流出的信息,不假思索就能脑补出马上赶超美国的戏码。

比如最近中兴的乌龙事件。在股东大会上,徐子阳宣布,“中兴通讯的7nm芯片已规模量产并在全球5G规模部署中实现商用,预计在明年发布的基于5纳米的芯片将会带来更高的性能和更低的能耗”。这句话很快被解读为“7nm芯片已实现规模量产,5nm芯片正在技术导入”。

最后还是中兴特地出面澄清,称“并不具备芯片生产制造能力”。

三人成虎,当民众情绪次次被妄想的、吹捧的技术成果或概念吊起,继而失落,时间一长,相信技术独立的热情还剩多少?

一场媒体和舆论的共谋

自中兴、华为事件过后,国人深切体会到技术受制于人的痛楚,而这和过往有些人内心坚信大国崛起的理念和感情相冲,也由此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反应:一面认为美国“持强凌弱”,是为不义,一面又极度渴望我国高精尖技术实现自研或赶超,打脸美国。

因此,科技圈一点点的风吹草动,舆论都能原地自嗨半天。

2018年8月,矿机公司嘉楠耘智对外宣称全球首个7nm芯片进入量产阶段,许多连矿机和比特币都没搞懂的人群情激愤,高喊着中国芯片逆袭的机会已经来临;12月,一篇《我国成功研制出世界首台分辨力最高紫外超分辨光刻装备》的文章刷爆朋友圈,类似“中国光刻机终于突破了欧美限制”的呼声再次响起;

这种论调真的有人信吗?其实大有人在。红芯浏览器被戳破谎言之前,所谓“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的幌子,已经帮助红芯完成2.5亿元的C轮系列战略融资。换句话说,它不仅忽悠了一部分不懂技术的爱国青年,还成功蒙蔽了一众精明挑剔的投资人。

也恰恰是因为有投资人敢投,外行人想当然地认为总不至于是假的,然而真相一出,着实打脸。

媒体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是在爱国成为了一门生意之后,不少媒体乐于用醒目、夸张的题目轻而易举地调动起国人的自豪感,谋取流量和利益。

说到底,这其实是各有所需。受制于人的技术现实不再能满足人们坚信大国崛起带来的精神胜利,他们急需一个弯道超车的故事弥补这种“伤害”和“挫折”。所以,对于不良媒体扭曲的事实,很多人不是去选择辨别,而是选择相信。而媒体深谙国人的心理诉求,类似“美国慌了、怕了、后悔了”之类的套路层出不穷。

但媒体与舆论“共谋”已经影响了科技行业的正常进程。当外界不断赋予这些公司超出实力的“声望”,他们每次不得不出面澄清,甚至往后在没有如期待般展示出成果时,很可能将会面对舆论的反噬。

当然最可怕的或许是,如果公司拿不出成果,反而学会了媒体夸大、曲解、爱国绑架的套路,这就不再是舆论自嗨的问题了。

科技公司完全无辜吗?

6月20日,中兴通讯发布澄清声明表示,近期多个自媒体针对中兴通讯7nm芯片规模量产,5nm芯片开始导入的信息存在误读,部分报导与事实不符。紧随其后,中兴发布公告称,中兴新于2020年6月22日通过证券交易所的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公司20,366,800 股A股,交易均价为39.44元/股。

股东在这个时候减持套现,让此前出现的乌龙事件变得有些微妙。有些人认为中兴有刻意引导的嫌疑,因为在这一跌一涨之间,股东已经从中获取了大量的利润。

尽管舆论动不动就高潮的习惯让科技公司们倍感困扰,但不可否认,利用舆论获得关注、投资或利益也成为可能。

2018年,嘉楠耘智在杭州正式发布全球首个7nm量产芯片后,各大股票交易APP头版刊发中证投资关于《全球首个7nm芯片成功量产 我国专用芯片实现弯道超车》的相关报道,这使得相关概念股全线封板涨停。

当众多媒体为嘉楠耘智唱着赞美歌,嘉楠耘智不会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消息被曲解了,但它没有站出来提醒正处于兴奋期的国人,提醒他们一句“一款专用芯片的突破不能与手机、电脑等主流电子产品芯片领域的全面超越进行类比”。因为这一舆论热潮对公司当时急于奔赴港股上市大有裨益。

打着“自主研发“、“自主创新”等字眼谋求关注、提升品牌形象的公司,其实不在少数。自中兴事件过后,国内互联网公司也掀起过一阵重视技术研发的热潮,并为此展开了一系列看似大动作的并购事宜。然而直至现在,即使是巨头,也鲜有研发进程或成果的新消息传出。

在盲目吹捧和信任的舆论环境下,科技骗局也渐渐变得频繁。

2003年汉芯事件爆发后,一度令国内整个芯片制造产业蒙羞,也让企图靠吹牛皮、赚快钱的投机取巧之人心有余悸。然而近两年,从红芯浏览器到水氢发动机再到国产编程语言“木兰”,构造骗局的成本似乎更低了,一篇宣示自主研发的文章似乎就足以搅弄风云。

成本低且惩罚少,这或许是伪自主骗局不断涌现的主要原因。陈进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至今没有受到任何法律上的追究;龙芯处理器架构与美国MIPS相似度达95%,十多年过去,龙芯中科从未承认造假,最近外界亦有“龙芯”蒙冤的声音。

技术受制于人,何止是受制于外国人,还有自己人。

科技圈走向“形而上学”?

伪自主是很容易被戳穿的,就像红芯浏览器、“木兰”编程,它们不像汉芯事件整整骗了三年,这一方面这得益于网络世界能人众多,而另一方面在于这些所谓的原创成果是客观存在的、可验证的。

为什么这个理由值得拿来一说?是因为不少国人的情感已经上升到对目前尚无法证明存在的东西自信满满,而且还有一套逻辑自洽的理由。

比如针对某国产操作系统,支持者的理念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不能说它是假的,更延伸一下,你怎么能不希望它是真的呢?但反驳者则认为,“如果你主张一个东西存在,那就要拿出证据证明它存在,而不是要求别人证明它不存在”。

哲学上,形而上学是对不可证明的无形世界本质的猜测,如今,一个国产操作系统也成了不可证明的、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的东西,这未免有些荒诞。而联系此前知乎上网友虚构出一个“天赐”,引得众人围观、险些生起风波,这实则也是对这一现象的讽刺:如果一个技术公司也开始搞形而上的东西,普通用户很可能难以发觉。

其实,大多数持反驳态度的人并不是不能接受技术攻坚过程缓慢,而是担心成果未出、舆论已经制造出成功的氛围,难免潜藏着更大的隐患。

不可置否,国人对核心技术赶超美国的热衷,正在走向两个极端。一方面把希望集中于个别技术实力突出的企业,坚信其会带领国家会实现技术自主,另一方面则悲观地认为一旦这些企业无法很快实现技术自研,那我国现有的互联网商业将会大大受挫,永远难以摆脱受制于人的状态。

实际上,无论哪种都带有些“急于求成”的病态。

从汉芯到红芯再到“木兰”,技术自主的闹剧之所以能频频引起风波,在于国人始终对这一梦想抱有极大的期待。但如同高喊着“狼来了”的少年,如果期待被越来越多的骗局消耗,在这漫长的技术攻坚战中,到最后还会剩下多少人相信技术自主的梦呢?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