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反转内幕!为游戏礼包,三人伪造老干妈公章骗取腾讯合作,“老千妈”真的存在?

SL 2020-07-01 17:50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报道,作者SL,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020下半年度第一部大型魔幻连续剧来了,剧情两度发生重大反转,戏味十足。

6月30日,一则民事裁定书,将腾讯与老干妈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企业联系到了一起: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称,同意原告腾讯请求查封、冻结被告老干妈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1624.06万元的财产。

裁判文书显示,腾讯诉老干妈此案是因为服务合同纠纷。

根据腾讯方面的解释,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侧投放资源用于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腾讯已依约履行相关义务、但老干妈未按照合同约定付款。腾讯多次催办无果,因此不得不依法进行起诉。

创业邦从公开渠道获知,腾讯与老干妈唯一一次交集是2019年老干妈曾与腾讯旗下《QQ飞车》展开合作。

有游戏行业媒体曾报道过,“2019年4月26日,QQ飞车手游S联赛2019年春季赛正式开幕。在开幕现场,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QQ飞车手游运营总监赵斯鹏现场宣布了将与国民辣酱品牌老干妈展开合作的消息。老干妈将成为S联赛最新的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这是老干妈首次与电竞的跨界合作。”或许这正是这起纠纷的缘由所在。

然而反转来得更快——6月30日晚,已经两年没更新的老干妈公众号迅速发布一则声明,称:“经核实,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过任何商业合作。”

老干妈同时还在声明中表示:“对于该事件给我司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司保留追究相关主体法律责任的权利。”

两方各执一词,似乎都底气十足,网友为此戏称,难道是“老千妈”和腾讯签的合同?

然而“老千妈”真的出现了。

反转又来了——7月1日下午,贵阳警方通报,经初步查明,3个犯罪嫌疑人冒充老干妈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再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腾讯法务部一直被网友调侃为“南山必胜客”,因其在深圳市南山区法院打官司几乎未尝败绩。与此并列的,还有“最强法务部”——任天堂法务部,“版权狂魔”——迪士尼法务部,这三个企业都是版权业界公认的维权强者。

据媒体公开报道, 腾讯法务部在2013年至2019年12月,已经创下29次诉讼不败傲人成绩。除了鲜少有败绩,腾讯法务部还是个相当赚钱的部门——据媒体报道,根据估算,腾讯法务部在2015年仅《英雄联盟》维权就获得了3000万赔偿。

普通公司的合同都是一审再审,腾讯拥有如此强大的法务,为何会被区区伪造的公司印章骗过?老干妈与腾讯之间的这出罗生门连续剧,是已经到了尾声,还是刚刚开始?

目前来看,存疑的点,不止一处。

“欠款”1624.06万,老干妈没钱了?

从财务上来看,老干妈并不缺这1624.06万。据媒体报道,2019年,老干妈完成销售收入50.23亿元,同比增长14.43%,创下了历史新高。

在贵州当地,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贵州有两瓶,一瓶是茅台、一瓶是老干妈辣椒酱。

陶华碧白手起家的故事广为流传。陶华碧1947年出生于贵州遵义一个偏僻山村,因家中重男轻女,陶华碧没有上过一天学。

1989年,陶华碧用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在龙洞堡街边将小吃摊位扩展为“实惠饭店”。由于饭店分量足味道好,生意很不错,附近贵阳红星机床厂技校的学生经常光顾这里。

尤其是陶华碧自制的豆豉辣酱、香辣菜等小吃和调味品深受途经的货车司机们喜爱,他们把“龙洞堡老干妈辣椒”的名号传播了出去,很多人专程从市区赶到龙洞堡就为了买点陶华碧做的辣酱。

1994年,她把“实惠饭店”更名为“贵阳南明陶氏风味食品店”,专门经营起豆豉辣酱等佐餐小食、调味品来。随着生意越来越红火,陶华碧决定放手搏一搏,把辣椒酱产业做大。

1996年陶华碧开办了陶氏风味食品厂,正式推出“老干妈”风味豆豉。1997年,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成立。

老干妈在陶华碧的带领下,从辣椒酱小作坊逐步变成了国内知名品牌,到2019年,其产值已经从1998年的4549万元增长到50亿元。

陶华碧恪守的“四不”名言也广为人知,即“坚决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

在外界看来,老干妈之所以能坚持不上市,得益于其充裕的现金流。

2016年,华泰证券出具的题为《“老干妈”的品牌塑造之路:注重产品质量,维护品牌形象》的研究报告指出,老干妈采取“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一方面公司应收账款周转期为0天,公司现金流充裕;另一方面,应付账款周转期亦为0天,而同行业主要公司应付账款周转期均在30天以上。

虽然公司“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没有充分利用供应链资金,但“老干妈”不欠账的管理模式亦吸引了优秀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公司较好的信誉赢了上游供应商信赖,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上游供货渠道,保证了生产供应和产品质量的稳定。

老干妈缺钱吗?显然是不缺。那么对于这样一家现金流充沛的企业,为何会拖欠1624.06万的广告费?

陷进“表见代理”疑云?

不光不缺钱,老干妈经营这么多年,官司也是没少打,大多集中在商标权。

当年,贵阳的老干妈与湖南“老干妈”展开了一场长达5年的商标争夺大战,最终以贵阳陶华碧的老干妈胜诉高中,湖南“老干妈”被判停止在风味豆豉产品上使用“老干妈”商品名称,并停止使用与贵阳老干妈风味豆豉瓶贴近似的瓶贴,赔偿贵阳老干妈经济损失40万元。

后来,还和贵州的“老干爹”打过一场。

但是这次与腾讯之间的官司,完全不同以往。

法院采取保全措施,是认为存在基本事实而下的保全裁定,而腾讯也是有专业法律服务团队的,不可能冒然起诉。而老干妈现金流充沛,不存在“缺钱”现象,从老干妈主动报警立案一举来看,老干妈也是有底气的。那么这个事件如何解释才合理?

从公安机关通报的情况来看,涉事3人可能涉嫌合同诈骗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合同诈骗罪一般起始刑期是3年以下,最高可判无期徒刑;伪造公司印章罪是3年以下。

那么,本案的合同是否必然无效呢?

不一定。

原因是,合同法中有一个“表见代理”的概念。表见代理,是指虽然行为人事实上无代理权,但相对人有理由认为行为人有代理权而与其进行法律行为,其行为的法律后果由被代理人承担的代理。表见代理从广义上看也是无权代理,但是为了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与交易的安全,法律强制被代理人承担其法律后果。

通俗来讲,虽然事实上是假冒的或者没有授权,但是合同相对方有理由相信这个是有效的。相关行业内人士猜测,老干妈之前可能有一个负责广告的代理人,后来这个代理人不再代理,或者说老干妈已经解除了代理关系,但是腾讯并不知情,而这个代理中间人,继续使用老干妈代理人的身份跟腾讯签约了合同。

所以,合同效力的问题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审理,腾讯方若要主张合同有效,就得举证证明构成表见代理。专业人士认为,这几个犯罪嫌疑人均不是老干妈公司员工,使用的公章也是伪造的,这个案件有没有表见代理的适用余地,要看之后开庭所还原出来的事实。

表见代理主要审查两个关键要件:一是行为人是否有能够代表老干妈的权利外观,二是腾讯是否是善意且无过失。

专业人士解释道,表见代理这个制度,最重要的是保护善意第三人。也就是说,这三个人提供的材料以及他们的种种行为,让腾讯有理由相信这几个人就是老干妈的员工,相信印章也是真的,那么这个合同仍然是有效的。腾讯是善意第三人,法律保护这个合同的效力,腾讯可以向老干妈主张合同权利,老干妈只能先履行合同,再向骗子代理追债。

现在需要关注的点或许在于:合同是否有效?腾讯是否属于善意第三人?伪造公章三人是否属于表见代理?老干妈是否需要履行合同义务?后续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法律问题待解决。

当然,这只是针对目前情形做出的合理猜测,个中事实究竟如何,还需等待法院最终的解释。但毫无疑问,这场连续剧,只是刚到高潮,还远未结局。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