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一年前,我更看好今天的初创企业

红杉资本 2020-07-02 13:34

编者按:本文来自红杉汇(ID:Sequoiacap),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2020年已半数过去。疫情带来的变化成为了许多企业必须面对的“新常态”,而机遇也正在挑战中渐渐萌发。

近日,红杉资本合伙人Roelof Botha在一场线上对话中谈到了他对未来经济复苏的展望、初创企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以及哪些领域会在变化中获得新的发展机会。

我们对上述采访进行了编辑整理,以期对创业者有所启发。

初创企业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Q1:如何在压力和挑战下寻找商业决策的最佳框架?

Roelof Botha:我们创作了一个新冠肺炎矩阵。实际上,它是由我们成员企业的一位CFO开发。我们把它重新构建,并与大家分享。矩阵会列举各种情况,以及在未来12-18个月内世界可能有怎样的发展。如果你实施了计划A、B或C,公司会采取怎样的行动,以及从现金的角度来看,最终处境会如何。

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现金流以及生存。这个框架可以帮助人们在不同场景下,得到不同的演算结果。如果我们做了A、B或C,结局是什么?我们又需要什么来确保生存?我们能不能在这个决定上等三个月?然后也许能指向另一个决定?我认为它非常有帮助,我们很多公司也都接受了这个框架。

Q2:新冠疫情期间,如何评估哪些企业可以在趋势变化面前取得“常胜”?

Roelof Botha:我们的预测永远不完美。但我们会思考:未来如此发展会不会更加合理?

例如在线杂货配送公司Instacart提供的服务,对一些人来说无比便利,免去了到店的麻烦。但是新冠疫情之前,Instacart的服务还没有被大多数消费者认同。新冠疫情大大提高了人们使用Instacart的频率,因为它为许多人提供了便利。

在我看来,这是不可避免的发展趋势,只不过本应在2023年发生的事情提前到了2020年。这说明历史站在了Instacart这一边。购物篮子会一成不变吗?可能不会,因为人们可能正在囤货,而在新冠疫情之后,这样的囤货将不复存在。但是,人们已经意识到网上买菜配送的便利性,这种意识会不会变成习惯呢?很有可能。

我们的数据科学团队研究了不同应用的使用情况,发现其中一些应用获得的新用户可能是临时的,现有用户群的使用度并未得到强化。所以某些游戏类别——比如很多休闲游戏——虽然能够吸引新玩家,但游戏方式与老玩家大相径庭。在我看来,这是不会成为习惯的行为。反观Instacart,还有Zoom,还有提高生产力软件的使用量总体上呈爆炸式增长,这些是会成为习惯的行为。

Q3:疫情期间,初创企业该如何加速用户行为的改变?

Roelof Botha:我们一直在思考,哪些行为会成为习惯,哪些行为不会。大多数情况下,人类是享受彼此陪伴的。人们渴求回到餐厅,渴求参加真正的活动。身临其境会带来美妙的体验,这不可否认。我也确信在线体验这一新门类已经开放,我们也将接受新的习惯。

这也是不幸之中的幸运,客观上加速了行为习惯的改变。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硅谷的产品和服务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得以应用,是因为它们与历史站在同一边,疫情将许多企业对这些产品和服务的采用周期大大压缩了。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很多初创企业会感兴趣,因为它会加速你的业务发展,获得本该需要许多年才能够达到的采用率。

Q4:为什么小型创业企业会在疫情中占据优势?

Roelof Botha:变化产生的机遇会更垂青初创企业。公众的注意力总是聚焦在以“五大强”(Apple, Amazon, Facebook, Microsoft, Google)为代表的科技巨头身上。它们的确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而且会将这种成就延续下去。但是我认为高速变化的环境更有利于初创企业的发展。我常将初创企业比作一艘小帆船,更容易乘风而行,迅速地找到出路。

大型公司就像一艘油轮,有着确定的目的地和已被开辟的航线。但是,油轮调转得太快就会把船体弄坏。相反,那些小公司、小帆船更容易顺势而为。这一点让我兴奋不已。相比一年前,我更看好今天的初创企业。我认为变化产生的机遇将垂青那些机敏的小型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应该关注的几大变化

Q5:如何看待科技创业成功在地域上越来越均等化?

Roelof Botha:事实是,现在人才的分布比机遇的分布更加平均。但遗憾的是,很多非常有才华的人因为地理位置或流动性的限制无法从事真正有趣的工作。

在疫情期间,人才的国际流动要比过去难得多。不过,这一变化也有非常酷的一面——因为创办公司和招聘人才将不受地域的限制,办公将更加容易,你可以对未来充满兴奋和热情的期待。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硅谷即将迎来终结,只是更多的硅谷公司会把招聘人才的范围扩展到硅谷以外。现在有必要尝试在其他地区开设办公室,或者雇用远程办公员工。这种情况的发生越快、越多,就会有更多的人才进入这些领域,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催生出自己的初创企业。

我们在硅谷经历的这些,有一部分可以追溯到斯坦福和惠普公司的那段历史,斯坦福孕育了惠普公司,随后一波又一波的公司从硅谷的历史中受益。一批人离开了PayPal,又给我们带回了YouTube、LinkedIn和Yelp这些神奇的公司。你会看到同样的级联效应开始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比如在欧洲,十年前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多的创业者。这些第二波的创业者,他们在第一波初创企业中成长,在榜样身上汲取了灵感,开始创办自己的企业。

Q6:如何看待云计算服务的发展前景?

Roelof Botha:事实是,大多数企业级应用仍未在云架构上运行。这次新冠疫情让我们看到,很多仍使用自建基础架构的团队或公司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正凸显了云计算的力量,你可以根据需求的变化而优雅地扩大或缩小使用规模。

我们投资组合中的一些公司如Confluent、MongoDB、Snowflake已增加云基础架构的支出,他们看到了相关业务的加速变化。

归根结底,宏观经济危机的出现最终会影响到每一项业务,人们很难摆脱这一“地心引力”的影响。但总的来说,有些受影响的企业仍会从中受益,因为他们所建设的未来正在提前到来。从指标来看,那些自下而上、循序渐进的自助式公司正在从目前的情况中受益。

那些非常依赖直销人员的公司正在遭受巨大压力,因为出行受到诸多限制。但是这些销售人员正在非常迅速地接受和使用像Zoom这样的工具。人们很快意识到,可以通过视频会议完成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企业软件订单,这就引发了关于商务旅行一些有趣的思考。考虑到其必要性和成本,商务旅行的次数可能会大幅且永久性地减少。

Q7:如何在没有面对面的情况下建立信任?

Roelof Botha:我们经过长时间的摸索,逐渐理解了身体语言和面部表情的细微差别。在无法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比如打视频电话,你的大脑始终在高速运转中试图摸清状况。

你无法像面对面交流那样接收到高精度的信号,这确实是个挑战,不过一旦理解了这个挑战,你总能找到解决办法。信任问题特别值得一提,而信任来自于展现脆弱性。

我们在合伙人会议上提出过这样一个担忧:如果信任关系破裂,我们会做出糟糕的投资决定。也许我们在视频里会显得太犹豫不决,或者担心会伤害到他人的感情。在现实生活中,艰难的磋商过后,与会者可以到咖啡屋或休息室,迅速交流几句作为缓解。

应对办法之一就是展现脆弱性,人们应该谈谈自己失去的安全感和面临的挑战。在一些会议上,我们会谈到远程办公的不便。遇到过哪些困难?你的家人意见如何?是否有家人感染?当你表现脆弱的一面时,人们很愿意伸出援手,由此建立的信任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另一个应对办法是更加注重第三方推荐。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如果你正在考虑招聘第一个远程办公的员工,别人的推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你需要通过其他途径来获得在疫情之前可能得到的信息。

Q8:社交领域还有机会吗?

Roelof Botha:大型社交平台拥有巨大的权重,有惊人的工程团队和优秀的产品人员,而且迭代速度非常快。他们是令人敬畏的竞争对手。但是,新冠肺炎对系统带来的冲击,好比流星撞击地球一般,重置了地球上物种的秩序。当这样规模的冲击来临时,公司的自然秩序将被重置。

这就创造了后发制人的机会。社交并不会就此消失,但十年后会一如今日吗?新的问题不断涌现,不过人们总会发现出色的解决方案。经历了社交领域数年的缓慢发展,新机遇的出现让我倍感兴奋。

Q9:AR/VR是否/何时能够成为主流?

Roelof Botha:我觉得很近了。Unity公司是一个3D内容创作平台,他们的用例之一就是打造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体验。作为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我看到他们正在构建的东西,是有趣的尖端产品。

但这仍然取决于硬件的普及,因为你需要足够多的头戴设备来做VR体验。一位开发者需要构建一个可以容纳10亿用户的平台,而不仅是1000万或2000万用户。我们仍然需要经历一个硬件周期。

我本人对AR还是非常乐观的。Google Glass(谷歌眼镜)是一个很优秀但有些超前的概念,但我感觉它一定会实现。畅想二十年后,你认为大部分人还会低着头走在大街上,盯着小屏幕?很难想象那会是最终的形态,未来一定是另一番景象。对我来说,通过AR与额外信息互动显得十分自然。

Q10:如何看待那些在其他平台上建立业务的企业?

Roelof Botha:我们通常会思考的问题是,这一层级有多少参与者?时间回到我还在PayPal工作的时候,当时有很多公司都想围绕竞拍生态圈建立业务。但到了最后,只有一家公司赢得了“竞拍”,那就是eBay。从此当你想引入一个新功能时就会受制于eBay,或者你的初创企业产品变成了他们的主打产品。然后你别无他选。这就是你要认真考虑的事情。

以视频为例,Zoom是行业领导者,但谷歌已经开始严肃对待Meet了,还有微软的Teams。你至少有了三家供应商,这就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如果你要在这三个平台之上建立业务,至少有多个选择。云动态也是如此。AWS显然是行业领导者,但Azure正在取得很大的进步,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旗下的GCP(Google Cloud platform)做得也很好。这为企业创造了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企业能够使用云基础构架,而不是依赖单一的供应商。我们会关注市场结构和依赖率。出现单点故障(SPoF)的后果将会非常棘手。

如何看待未来经济复苏?

Q11:今年的疫情之后,你对未来最大的期待是什么?

Roelof Botha:我最期待的可能是我们对医疗系统进行深度反思。这次疫情给了我们重新审视的机会。例如,我们的远程医疗一直受阻于各项法规。“如果医生给你远程看病,你如何报销?是否允许医生在办公室之外行医?”这些问题阻碍了该领域的创新。我最大的希望是借此机会,能一起彻底改革医疗系统,使其充分发挥作用。

Q12:在你看来,经济复苏的时间线会是怎样的?

Roelof Botha:在这一点上,我没有很乐观,而是感到非常担忧。上周我读了阿尔贝·加缪的《鼠疫》,这本书很有意思,可以与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联系在一起。书中的某些情况正在现实世界里上演,即疫情的持续时间比人们预期得更久。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乐观主义者,我们都希望这一切很快过去。但我认为事实是,在研制出疫苗之前,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等居家防护结束之后,经济上会有一定的反弹。

很显然,现在有很多不能工作的人,但考虑到他们的工作性质,复工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出现急剧的 "V "型下跌,就会再出现轻微的 "V "型回升。部分经济会恢复,但整体经济的复苏要花很长一段时间。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