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我不想奋斗了

燃财经 2020-07-07 06:14

编者按:本文来自燃财经(ID:rancaijing),作者:黎明 唐亚华 周继凤 孟亚娜 金玙璠 赵磊 苏琦,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对于很多人而言,2020年是极其特殊甚至荒诞的一年。

年初爆发的新冠疫情,影响了经济形势,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2020年已经过半,最近,有这样一种声音:有人说不想奋斗了,有人说鸡汤喝够了,有人说要及时行乐,还有人一边喊着不想奋斗,一边用实际行动继续坚持。

这背后折射的,其实是人们心态的变化。长期隔离锁定的生活、突如其来的裁员降薪、甚至是亲人的生离死别,给很多人的生活增添了不确定性。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反思奋斗的意义。

那么,奋斗对于很多人而言,究竟还意味着什么?2020年,我们还要奋斗吗?

或许只有穿越疫情、穿越这巨大的不确定,我们才能得到最终答案。但首先,这里有八个人的故事,他们的心态,或许能代表那么一小部分人的真实想法。

燃财经提醒,故事是他人的,奋不奋斗,你说了算

从奋斗狗变成咸鱼

随时准备缩进我的乌龟壳

周楠| 25岁 互联网从业者

不想奋斗就是我本人。

刚毕业前两年我可以说是一条奋斗狗,心思都在工作上,吃饭睡觉都在想怎么快速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周末都在(杭州)拱墅图书馆待着看书上课,基本上就是“学最好的,做第一名”。有标准量化的地方,我都想往前钻,力争让自己达到公司业绩的前20%。

但是现在我啥也不想做,周末都是看剧睡觉看闲书,也很少想怎么让自己成为前20%的人才。到了下班的时候,事情做得差不多,我就回家葛优躺,工作也就只求达到平均值即可。

我也在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挺大一部分原因是受大环境的影响,虽然我在互联网公司,业务受到疫情的影响比较小,但是随便一刷手机就能看到就业形势、经济形势不好的新闻,看多了负面的信息,周围的朋友们都开始消费降级,手里的活儿也肉眼可见少了很多。

再加上,我逐渐认识到,我学的专业不是金融、IT,想通过打工赚大钱是不可能的,努力奋斗的最好结果也就是维持恰饭而已。我变得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过一天是一天,也没什么斗志了。

我的HR朋友说我是职业倦怠,建议我休息下,比如国庆节这种假期就熔断工作试试看。我觉得有可能是这个原因,也想过要换工作,但是如今的就业形势很不好,换工作很艰难。

我也把现在的情况和家里人说了。我妈认为我缺乏目标,有了目标就有斗志了,她一直在和我说:“回武汉!回武汉!我们定个小目标!攒钱买个房子!”

我现在是在杭州上班,沪杭的房子我一个人买不起,如果要买就得“掏空6个钱包+为奴30年”,所以我在考虑要不要回老家湖北随便找个工作,也离爸妈近。现在我在找工作的同时也在考教师资格证,随时准备缩回我的乌龟壳里。

疫情以后觉得活着就好

以前的目标不再重要

刘宏 | 27岁 硬件公司程序员

整个上半年,我都处在失业的焦虑中, 公司是一家从事芯片开发的技术公司,规模比较小,前两年AI概念火热的时候拿到投资,我也是那会儿加入,一是为了比较高的收入,另外也对这个领域非常感兴趣,希望做出一些牛逼的东西来。

但是2020年,接踵而来的不确定性,让我对未来产生了强烈的虚无感,也让我对自己做的事情产生了怀疑。我来自一个五线城市,已经在北京奋斗了三年,今年以来,我和家乡的朋友聚了几次,他们也在北京工作,每次我都问他们,“再过五年怎么办?”

焦虑感来自方方面面,疫情期间,我过了一段不点外卖、不和外界接触的独身生活,说实话,挺不是滋味的。偌大的北京,当你一个人独处这么长时间,就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家人朋友都不在身边,那段时间公司变动也比较大,走了很多人,我的工作量也缩减了很多,空闲时间都在打游戏,但感受不到快乐,害怕自己什么时候也被裁员。

疫情是表象,受创最重的是经济环境,其次是人们的心理,人在不确定的环境中,会尤其渴望稳定。以前我家里经常让我回去找工作,甚至想通过相亲让我回去稳定下来,但我都没太在意,但这半年,我有点后悔之前为什么盲目自信在北京能混出一番名堂。

我的一个朋友,3月份返京复工被小区阻挡在外,进不了家门,一怒之下回老家去了,我有时候也期待能有这么一个理由让我放弃,而不是继续死撑着。以前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有没有买房资格、工作居住证怎么办、要不要去天津落户、不涨工资是不是换一份工作,但是这次疫情,我和很多人一样,觉得只要活着就好,那些孜孜以求的,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

前几天,我一口气把积累下来没工夫休的年假休完了,在北京奋斗久了,这些都成了奢侈品,但这本来就是应得的,只不过以前自己的担子太重。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现在觉得很难得的东西,其实很多都是自己放弃的。

未来还得奋斗,但此时此刻我不想奋斗了,就让我任性一次,不用管那么多,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出国留学计划被打乱,我突然抑郁了

Nancy|35岁 互联网从业者

我是去年上半年离职的,本想好好学习,准备出国读书,后面也可能会移民。去年下半年又出国考察了一番,我要上的学校里就有幼儿园,设施完善,跟北京价格差不多,将来孩子也能有学上,所有事情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但疫情来了,一切都被搁置。突如其来的改变,导致我年初突然抑郁了。病中慌乱,心情极度郁结的时候,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目前状态好一些,但确实也不想努力了,觉得发呆也挺好,当废柴也不算难受

出国这些事务很复杂,年龄和学历卡得死死的,并且家人在疫情之后,对我的决定越来越质疑。不被支持,我更走不出去了

除了学业,我觉得自己没有真正奋斗过,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站在过悬崖边上吧。有退路,总是不能义无反顾。虽然我不算特别喜欢打鸡血的人,但是很喜欢在生活或者工作中做出改变,也喜欢提前规划未来。

疫情之后,对未来规划的改变,让我丧失了动力。我对现实很无奈,现在连自己的情绪都无法把控,更别说把控生活了。

这件事情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我看清楚,自己就真的不是个心甘情愿奋斗的人,有花堪折直须折也挺好。

我目前还在治疗中,工作不用提了,出国读书的事也不用想了。身心健康和奋斗之间,不是正相关的关系,对于这一阶段的我来说,身体和心理都健康,比奋斗重要。

未来一切都是未知,先恢复健康吧。对未来除了接受,试着享受,还能做什么呢。

我想开了,给大厂打工不如回家卖米粉

昱阿昱 | 28岁 前字节跳动商业化营销

在北京的这些年,我一直都不是“拼”的心态,工作内容跨度特别大,因为我觉得这些工作很有意思,那就去体验它。

最后离开北京,很大一部分原因真的是气候太干燥,不适应。我知道,回老家不太好找工作,在北京学到的很多东西没有用武之地,那不如做点自己的事情。

今年五一前,终于从字节跳动辞职回湖南衡阳创业,做速食版的衡阳卤粉。

这个决定我自己瞎想两年了,直到去年年底知道湿粉包的保鲜技术有很大的进步了,就决定在2020年把这件事落地。

我个人非常喜欢吃家乡的米粉,市面上的方便速食品种非常多,螺蛳粉、桂林卤粉等,但是湖南口味的,比如霸蛮的口味并不是很喜欢。而且湖南米粉口味很多元,几乎只有霸蛮做到了标准化。我想做出一碗还原度更高的米粉,搬到线上去卖。标准是,这一碗卤粉一定是我自己很爱吃

这两个月我一直在做口味的调试,期间遇到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就是卤粉中的卤水。我们看到的都是工业卤水,因为它有更长的保质期,但是我想做的是口味还原度更高的人工卤水,对应的成本更高、保质期更短,一般工厂不愿意接这种单。

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行业,很多前辈告诉我,你这种模式没办法大规模量产,日产最多几千。这可能在后期会是一个我必须要面对的难题。但我希望它的诞生,是自己满意的一款产品。不是所有的方面速食都要做成康师傅,不是所有的湖南米粉都要做成霸蛮。

直到最近,我开始盯原材料、设计,和调味工程师沟通时才发现,以前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的不饱和。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打鸡血的员工,一直都在追求生活,直到现在为自己做事很难把工作、生活分开,但也会每天抽出时间享受生活。因为我回来的初衷是放慢生活节奏,抽空陪陪家人。

可能这件事我不会做得太长远,如果明后年品牌做出来了,希望把它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如果被我做黄了,那也挺好,我就拍拍屁股走人,回去上班

经历过爆赚、踩雷、割韭菜

我对人生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季飞 | 34岁 某投资机构投资人

过去一年多,我待了三家投资公司,这三份经历,完全颠覆了我对投资这件事情的认知,也让我对财富和人生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爆赚、巨亏、踩雷、疫情,这些事件叠加,让我觉得,奋斗真的不是最重要的。

在第一家投资公司的时候,正值一大批中国互联网公司集体上市,当时市场行情很差,大部分公司都破发了,股价腰斩。于是我开始做空这些公司,做空趣头条、360金融、蔚来汽车,我给公司赚了300万美元。

当时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我非常认真研究这些公司的基本面,四处打听内部消息,做空的时机和仓位控制得非常好,所以大赚了一笔。

在第二家公司,我亏惨了。同样的方法论,我开始做多,但踩到了瑞幸咖啡这颗雷。瑞幸1月份的那轮增发,我帮公司投了200多万美元,在接近50美元/股的价格接盘,基本血本无归。

这对我的投资理念冲击很大。那些所谓的基本面研究、技术分析,突然都变成了纸面功夫。因为这个世界可能是虚假的。订单可以造假、收入可以造假,什么都可以造假。作为投资人,面对如此多的骗局,如果你不能识别,或者你拿不到内幕消息,那奋斗有什么意义呢?

后来是疫情冲击。我看到很多之前认识的传统企业老板破产,这些老板都很努力,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公司的毛利率非常低,赚的是辛苦钱。但是疫情一来,他们没有选择

疫情过后,我想明白了。于是我加入了一家量化交易公司,用机器算法来指导投资,这样可以避免情绪干扰。我们主要做区块链方面的投资,年化收益率能超过30%。

直到接触区块链,我才知道奋斗只是一碗鸡汤。这个行业真的是太赚钱了,简直是遍地黄金。韭菜太多,而且永远割不完。只不过以前是明着割,现在是暗着割。

我觉得之前做的那些技术层面的投资研究,其实都只是表象。在这个层面再努力,也只是韭菜。如果你是搬砖的,你可以高喊奋斗,多搬几块。但你要是做投资的,如果无法识别表象,奋斗可能是无效的。这是本质。

计划不要做得太长远

一味埋头苦干不等于奋斗

豹豹 | 35岁 视频工作者

我是一名不怎么上进的视频工作者,平时会接一些宣传片和广告,前期拍摄后期剪辑,熬上几个通宵能拿一笔钱过活。

生活中,我更是一个快要看透一切的中年大叔,对功名、车房、女色都提不起来太大的兴趣,属于比较陶醉在自己小世界里的那种人。曾经,只要看到国家地理杂志上某处风景独好,我立刻就会独自开车杀过去露营住上几天

疫情来后,工作与生活的脚步都猛地停了下来,我却更佛系了。我所在的行业,受疫情影响业务缩水严重,各地防疫封锁,也不好出门。

这段时间宅在家里如果不鼓捣点事情,就要闷出病来——我先是把家里的水管电路改造了一通,又把坏掉的数码产品一一修复,实在觉得不过瘾就开始修车当乐子。从1月份到现在,我用2万块钱买了5台十年以上的二手车,当作大玩具,修复改装,磨了很多性子,避免了一场因宅家而闷出病的悲剧。

有一句话我觉得说得真好,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一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疫情期间,看了很多比较消极的新闻,比如某户家庭一夜之间多位亲人去世,让我顿时感觉计划不要做得太长远,拼了命奋斗意义也不大

某天在家,接到老家打来电话,说是姑姑去世了,生病卧床两年,这一别终于还是来了。难过之余,不禁感叹生命脆弱,也更相信有些事情就是天注定。我一直的信条是,活出生命宽度,在同样的时间里,折腾更多体验更多,这才不枉白活一场。

我不算是一个热爱奋斗的人,更像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年少时读书不怎么用功,但押题很准,侥幸踉踉跄跄读完一所还不错的大学。踏入社会后,也是这种心态附体,都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我没发财却也没输掉单车,感恩老天眷顾吧

我也不是一个埋头苦干的人,这个词儿听起来是褒义,是在给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打基础,但一味埋头苦干也是笨拙的体现,更不等于热爱奋斗。

我一直在创业,用“微创业”来形容更精确一些。比如在家接一些设计方案,还有留学中介的工作,再有,自行车涨价挺多的,我会在闲鱼收一些年久失修的自行车,修复保养好再卖掉。再就是,去年租了楼上的房子,做民宿。

我不相信所谓的疫情后的报复性消费,所以也不赞成疫情过后“抄底”创业。我觉得创业最基本的条件是:要么是资源独一无二,抱住大树好乘凉,要么是创业成本极低,低到血本无归也无所谓。

经常会感到不想努力了,但我还在坚持

Eason | 26岁 互联网商务

前段时间在家远程办公的时候,我时长会坐着发呆,什么都不想干,完全放空自己,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压抑。我之前是一个非常积极有拼劲的人,现在就经常会感到不想努力了。

我是去年年底拿到这家公司offer的,本来想着年后还能看看别的机会,挑选一下,但是受疫情影响,生怕再等下去会一直失业,我就入职了。

入职这家公司后,我感觉开展业务的难度要比想象中大很多,压力非常大,而且现在的领导总会说一些比较难听的话来否定我的工作能力。有段时间,领导经常会在晚上十一点多,打电话过来布置任务。我现在已经养成了隔十分钟看一眼手机的习惯,生怕领导找,整个人非常焦虑,这种状态之前完全没有过。

六月初是我最丧的时候,有一次被领导批评完,刚好那天还和女朋友吵架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非常难受,感觉自己的努力完全没有方向。

让我感到不想努力的还有来自朋友的刺激。我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开网店的,另外一个是做直播电商的,刚好今年赶上了一波红利,两个人都发展得很好。而我不仅工作压力大,还没赚到什么钱,感觉很糟糕。

这两个朋友对我的影响挺大,之前我对自己的规划是做个职业经理人,但现在我可能会考虑自己创业。生活其实有很多种选择,有时候不需要按部就班。自己投入一些时间和精力,往往也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成就。

虽然我现在正处于低谷期,但我能感觉到自己在发生一些变化,也在开始慢慢回升。最低谷的时候,我甚至还去面试了另一家公司,拿到了offer。之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肯定二话不说选择跳槽,但今年的形势,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也让我变得更沉稳了。我会更多反思自己,想着即便换一家公司,可能还是会遇到一样的问题,我不能逃避,加上现在手里还有几个不错的Case,如果能拿下也能有一笔不错的收入,就留下来了。

当然,如果有一个亿的现金和理想让我选择,我会选择一个亿现金。毕竟,钱能解决生活中99%的问题。

该奋斗时努力奋斗

行情不好时坦然享受生活

小宝 | 30岁 前教育基金行业从业者

去年年底被裁员之后,一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工作。

原本我在一家国有企业的投资部门工作,2018年8月入职,当时正好碰上2018年11月15日印发《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我所在的基金就需要重新布局赛道。

由于一些原因,基金没钱了,去年一年看了一堆项目都投不了。没钱的情况下,募资事宜迟迟又敲定不了,我被迫拿了N+1的赔偿离开了。

赶上疫情,今年教育行业本身也大受影响,尤其是培训行业,学前教育、托育等,线下业态几乎哀嚎声一片。我一直都是做幼儿园这块的投资,幼儿园开学估计得明年,找工作就更难了。

现在你去猎聘上看,招人的岗位大部分都是房屋中介,或者是保险销售。我在简历里已经把预期薪资调整到6000-8000元,还是没有找到工作。

疫情期间,我尝试过摆地摊,卖毛绒玩具。摆摊从下午5点一直摆摊摆到快9点,期间城管来了,来回来去挪地方,一共才卖了20块钱。后来我尝试用闲鱼卖,买家都是买来在三四线城市做套圈生意,直接从我这进货,我还能赚些零花钱。

人这一生就和经济周期一样,总是有起有落,该努力奋斗的时候努力奋斗,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也别太焦虑,要学会享受生活。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我非常喜欢这句话,换个心态看世界,一切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Nancy、周楠、Eason、季飞、昱阿昱、刘宏、小宝、豹豹为化名。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