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直播带“祸”

牛刀财经 2020-07-11 11:38

编者按:本文来源牛刀财经(niudaocaijing),作者萧虹,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这是吴晓波尝试的第一场直播,他拿着公司刚刚发布的三万字研究报告《2019新国货白皮书》登场,边讲课边售货,直播到一半时意识到自己搞砸了,来这里观看直播的是“宝宝”,而不是他以往熟知的,求知欲旺盛的“同学”。

图源:IC photo

坑位费高、带货量少,媒体与网友更早意识到这场直播失误,吴晓波也不得不自己站出来自黑与自嘲了。7月10日,他在《吴晓波:十五罐》一文称,“我把大家喊成‘同学’,其实,他们是‘宝宝’。”

这篇文章中,吴晓波把直播翻车的原因归结于一是自身表现,二是选品逻辑。

此外,吴晓波为没有听从直播主管的建议懊悔不已,自信害死人,那些成为“网络笑话”的产品,是自己坚持要上的。

在这之前,吴晓波的身份是财经作家、以及提供知识经纪服务的创业者,他创办的公司“巴九灵”,有大批刚刚踏入社会,渴求获得职场、理财知识进阶的年轻人。在这里,除了邀请社会知名人士授课,吴晓波也亲自上场,担纲大任,传授新知,《每天听见吴晓波》的学习人达7047万,新课程《影响商业历史的50本书》的学习量达124万次。

吴晓波喜欢用数据说话,他在“十五罐”一文中也不无自信,“由我主讲的六集大型纪录片《新国货》正在腾讯视频播出,每集的播放量都突破了1000万。”

甚至这篇文章发布不久,阅读量很快冲到十万加,吴晓波把此次直播的客户定位为企业主和一线白领等中高端收入人群,文后点赞数达到三千多的最高票留言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吴晓波存在的认知错位,“高收入人群是不会为了一件东西去花几个小时看直播的。”

事实上,吴晓波团队最后发出的直播战报也被怀疑注水。

对于这一点,吴晓波文章援引了第三方平台统计。观看人次830万、最高同时在线4万,客单价695元,交易金额2200多万元(后来发的战报,把定金换算成商品售价,“引导交易额”成了5000多万元)。

有自媒体作者甚至以标题直接犀利地质问:吴晓波道歉半天,也没提要退钱啊?

吴晓波没有理由不自信,他的成功已经得到无数次证明。

吴晓波1968年出生于浙江宁波,父亲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浙江大学教授,母亲出生于绍兴书香门第,在良好家庭氛围的滋养下,吴晓波成绩优异,1987年,以杭州市文科第二名的身份,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在这里求知、阅读,励志成为像李普曼那样知识渊博的人。大学毕业后,吴晓波加入新华社浙江分社,在工业组担任记者。

吴晓波的妻子邵冰冰是一位很具商业头脑的女人,师范大学毕业的她,当了几年教师后开始创业,当吴晓波写完成名作《大败局》、从浙江新华社离职后,开始与美国商业出版机构贝塔斯曼合作,此后,创办“蓝狮子工作室”,两人搭档,开始创业。

传统媒体式微后,一大波从传统媒体走出的人开始创业,他们有从《中国企业家》杂志社走出的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创业黑马营创始人牛文文、虎嗅网创始人李珉,从《东方企业家》杂志走出的“商业人物”创始人迟宇宙、新经济100人创始人李志刚,以及从中央电视台走出的得到创始人罗振宇等人。

论财技,吴晓波是其中当之无愧的佼佼者。除了凭借《大败局》、《激荡三十年》等著作,在作家富豪榜上与韩寒、郭敬明、余秋雨等人齐名外,吴晓波还有其他多种收入来源,早在1999年与邵冰冰结婚那年,吴晓波就开始了一年买一套房的行动,那一年他甚至买下千岛湖的一个小岛,随着房地产形势的水涨船高,吴晓波的财富大幅增值。

微信开始兴起后,在老朋友罗振宇的怂恿下,吴晓波创办公众号“吴晓波频道”,并且成立了以杭州巴九灵为主体的公司。公众号的创业,本质上仍然遵从知识创业的逻辑,这是吴晓波的强项,2015年,运营不久,吴晓波便写出上至总理,下至百姓都关注到的爆款文章《去日本买只马桶盖》。

不难从吴晓波的字里行间窥测,他要成为时代弄潮儿的野心。

创办公众号时,他写下,“纸质媒体及传统新闻门户正在迅速的式微,我所依赖的传播平台在塌陷,而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要么被它吞噬,要么骑到它的背上。”

他写别人的文字,很难说不是在写自己。在《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结尾,托克维尔创作《旧制度与大革命》之前这样舒缓焦虑,“我只能考虑当代主题,实际上,公众感兴趣、我也感兴趣的,只有我们时代的事。”

吴晓波常常想到张五常,为了见证一场正在发生的伟大变化,不惜放弃可能让他获得诺比尔经济学奖的西方主流研究领域,回到中国,“年轻人应该在盛年之时,找到最伟大的课题,这才不至于浪费才华。”

吴晓波抓住了中国经济改革的红利,写作出描述其进程的多本著作,他抓住过房地产经济的红利,实现财富增值,他抓住了移动互联网之下的社交红利,成为一名备受瞩目的创业者,乘上国运的电梯,实现自己的成长,时代给出的红利面前,吴晓波很少纠结,很少失手。

“我看见了风暴,激动如大海”。

直播卖货的浪头,在新冠肺炎与新基建的危险与机会中,奔涌而来。

直播开始于早年的秀场和游戏场景,2016年随着蘑菇街、淘宝的涉足,进入卖货领域。2019年,在以淘宝为主的电商平台,以及以快手和抖音为主的短视频平台的带动下,直播电商越来越受到消费者与商家的关注。

这个修罗场里,直播一姐薇娅、直播一哥李佳琦等素人脱颖而出,堪比明星;罗永浩、董明珠、梁建章、刘涛、陈赫等明星亲自下水,激流勇进。

吴晓波从去年开始接触直播,学习、调研,为这场首秀做足准备,尽管有各种加持,他还是意外翻车了。

除了写作《吴敬琏传》时被指抄袭,巴九灵上市被否时,被他曾经报道过的罗永浩反唇相讥,“梦太大、入错行”,这是他人生中少有的几次不堪与失败。

为了跟上潮流,注定要呛几口水。这位经济领域的观察者、思考者,为别人提供了复盘的样本,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罗永浩们的胜利。

明星直播带货翻车谁之过?吴晓波们究竟是谋财(色)的西门庆,还是含冤受屈的窦娥?大众心中有杆秤。

正如《十五罐》的评论区所说,“吴晓波是个好老师,但短期内无法成为好主播。”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