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富机器”科创板一周年了,暴富的都有谁?

财经无忌 2020-07-23 08:10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财经无忌,作者凉凉柠檬。

今天,科创板注定是A股市场最靓的仔,万众瞩目之下迎来一周年生日。同时,也是大考交卷之时,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首块试验田的成果如何呢?

这一年里,科创板落地生根,并逐渐枝繁叶茂。上市公司数量从25家快速扩张至148家,截止今日收盘总市值规模超2.7万亿元,新股数量更是占同期A股发行数量的39%。

科创板设立之初,承载了太多的期待,为注册制积累经验、加快A股市场化改革、培育科技企业等等,然而也埋藏众多忧虑……时过一年,市场给出了答案。

诞生多个“第一”

2018年1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首次提出“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目标很明确,让资本活水注入科技企业,培育“伟大”的科技企业。

光峰科技的董事长李屹说:“科创板就是为他们这样专啃科技创新硬骨头的企业,量身定制的融资平台。”

在这一年内,科创板不断的“筑巢引凤”,架起资本市场与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医药环保、半导体等高新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企业之间的桥梁。这一年市场融资金额超2100亿元,占同期沪深两市新股募资金额的 52%。

“不拘一格降人才”。目前,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中,诞生多个A股“第一”。

第一家用20个工作日上市的公司——中芯国际。从6月1日申报获得受理开始计算,中芯国际只用了短短20个工作日、29个自然日,走完了交易所审核与证监会注册的所有流程,创出了科创板有史以来的最快纪录。

第一家亏损上市公司——泽璟制药。泽璟制药是首家也是A股市场首家还没盈利就获准上市的企业。

泽璟制药董事长盛泽林感慨道:“通过这样重大的改革,使很多注重研发、注重科技,但还没有盈利、还没有从市场上获得销售收入的公司,仍能把科研坚持下去、直到产品成功。科创板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契机,使我们能够有了上市的机会,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在监管理念上一次重大的突破。”

第一家同股不同权上市公司——优刻得。多年来,A股只向同股同权的公司开放,但随着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成为首家登陆科创板同股不同权的科技企业,打破也创造了A股的历史。至此,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正式从设想成为现实。

第一家红筹上市公司——华润微电子。从港股退市八年后,作为华润集团半导体投资运营平台,华润微电子于2020年2月27日挂牌上市,成为A股市场上的第一家红筹公司。

当红筹企业遇上科创板,新世界的大门就被打开。以往红筹企业意图在不拆除红筹架构的情况下完成A股上市的难度很大,但在科创板的制度设计中,允许符合条件的红筹企业登陆科创板。

除了企业层面,注册制下,交易所完成了第一场发审会。2019年6月5日,上交所会议审议了安集科技、微芯生物、天准科技三家公司的科创板上市申请。注册制最大的不同在于承担审核工作的部门从证监会转移至上交所,且全过程透明化。

多项A股市场的“第一次”记录在科创板诞生,一方面可见注册制下,企业IPO审核明显提速,已经上市的科创板公司上市耗时平均227天,较同期非科创板上市公司耗时提速61%,另一方面,可见科创板上市的标准更为灵活。这是改革制度下,科创板包容性的创新产物。

硬核科技造富

科创板的造富效应丝毫不亚于当初的创业板,仅开市当天就造就了125个亿万富翁。一批具有核心技术的高新企业实控人成为这场造富运动的受益者。

据数据统计,截至7月21日,科创板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身家超过100亿元有7位,并且大多是做科研出身的。其中,除了大家熟知的雷军外,出现了新的面孔。

刚刚上市仅三个交易日的寒武纪市值已经突破1100亿。水涨船高,公司实控人85后天才少年陈天石登上科创板首富的位置,个人财富超300亿元。

华熙生物的赵燕则位居财富榜第二位,成为科创板最有钱的女人。赵燕与华熙生物其实就是女人和“瘦脸针”的故事。华熙生物以成本不到20元的玻尿酸支撑起20亿元的营收,产量在全球占比达到36%,国内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60%。

金山办公是雷军的第三家上市公司。曾经耗时31年,一度陷入低谷的金山办公在雷军和葛珂的一再坚持下,如今在国内办公用户市场中占据半壁江山,也造就了雷军在科创板260亿元的实控市值。

在85后登顶的同时,95后距离百亿富豪也近在咫尺。百奥泰的太子——易良昱,虽然目前在公司未担任任何职务,但其合计持有公司40.95%的股份,个人身家近百亿。

一周岁的科创板正在上演的造富神话,彰显着“硬核”科技造富的时代正在到来。

更大的变革在酝酿

试验田成绩斐然,改革预期性、流动性、质量差的“漏网之鱼”上市、新股继续爆炒等担忧的问题也没有发生。

显然这一年的试水效果超预期,不仅给我国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打了强心剂,同时还让更多更大的企业将科创板作为一个选项。

回归科创板推出的方式,依然是用政治力量推动市场建设。从政治问题的角度去看,目前科创板主要是高速发展的软件、医疗等相关的科技企业,资本层面上达到支持高新企业发展的目标。

日前,在一场活动上,安集科技董事长王淑敏感慨道:“真心感谢科创板的诞生,假设没有科创板也没有注册制改革,我今天可能不会站在这里。有可能在北京或者深圳准备问询、准备材料等,融到 5.2 亿元的时间可能不是今天,或者是 2021 年、2022 年”。

但最终能否培育出国家期望的“伟大”的科技企业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科创板的一系列试水,皆是为了资本市场更为全面的改革。今年有消息称创业板即将改革,而创业板的改革将会带来两个方面的巨变,一是实施注册制,二是涨跌停限制提升到20%。

实施注册制则意味着满足监管部门设定标准的公司均能上市,但公司的优劣交给投资者自行判断,同时可能带来打新股的红利减少,以往核准制下的A股上市通常折价发行,上市后经常能够大涨。

而,涨跌停限制提升到20%,从投资者角度看,可以减少被迫抛售和炒作涨停股票的现象。此外,能够减少投资者通过杠杆方式追求利益最大化,减少市场非理性的行为。

任何重大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罗马建成也非一日之功,但一步步行进中的资本市场各方面均在完善成熟。

今日的资本市场也非昨日之貌。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