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互联网企业走不出北上广深杭?

锋科技Daily 2020-07-26 21:54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编者按:本文来自锋科技,编辑利剑,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近期,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据路透社报道,蚂蚁集团最新估值超2000亿美元(约合1.4万亿人民币)。

“全球最大独角兽”蚂蚁集团宣布上市计划后,总部所在地的杭州,同样引发关注:

《杭州一夜诞生几万个千万富翁,啥情况?》

《蚂蚁一旦上市,杭州房价又要开启上涨模式?》

《蚂蚁上市:一大波千万富翁将诞生,曾推高杭州城西房价》

......

诸如此类的网文标题,一拥而上。互联网企业上市的造富能力不容小觑,更不要说蚂蚁集团这样的“巨无霸”。当然,阿里、蚂蚁之于杭州的更大意义是助推其产业高质量发展,从而实现一个城市的华丽转身。

近些年,高质量发展逐渐成为中国城市间比拼的“主旋律”。从互联网到高端制造业,从科技到金融产业,中国的大中城市掀起了新一轮的竞赛。

互联网,作为其中的明星产业,最近二十年不仅实现了超高速增长,而且也在影响中国城市间竞争格局。

中国互联网城市的“一超多强”格局

中国互联网产业发轫于上世纪90年代。1995年,中国电信开通了北京、上海两个接入Internet的节点,这一年也被称作中国互联网商业元年。

同一年,丁磊辞去宁波电信局工作,来到广州淘金,并在两年后创办网易;马化腾在深圳创建名为“PonySoft”的站台,并于三年后创办腾讯。

除了90年代这四个“潮流”城市,1995年,英语教师出身的马云,在去美国出差的过程中参观了当地的一家ISP公司,开始与互联网结缘,当年在杭州创办了“中国黄页”,并于四年后从北京返回杭州创办了阿里巴巴。

90年代末,中国互联网产业开始进入发展快车道,以新浪、搜狐和京东、用友等企业为代表的第一个互联网产业集群在北京中关村出现。进入新千年的第一天,李彦宏也在中关村创办了百度。

本世纪头十年,中国PC互联网的黄金期,360、58同城、完美世界等在北京诞生;第二个十年,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字节跳动、美团、滴滴等在北京诞生。

能赚到大钱的互联网产业细分领域,主要有网络游戏、电子商务、O2O、网络广告(内容平台)这四大板块。

北京互联网,网络广告(内容平台)领域既有老选手新浪、搜狐和百度,更有新巨头字节跳动;O2O领域则由美团、滴滴领衔;电商领域,京东打头;网络游戏领域也有昆仑万维这样的专职选手。

基于中关村发展壮大的北京互联网产业集群,历经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管头部企业数,还是领域多样性,一直都是中国互联网城市中最强的产业集群。

“一超”之外,中国互联网城市还有“多强”的格局,即其余三个一线城市上海、广州和深圳,以及“新一线”标杆城市杭州。

上海互联网目前的龙头企业有成立于1999年的携程,成立于2004年的巨人网络,成立于2009年的B站,成立于2013年的小红书,以及成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

网易之外,广州互联网目前的龙头企业有成立于2005年的欢聚时代,成立于2006年的多益网络,成立于2008年的唯品会,成立于2011年的三七互娱。

腾讯之外,深圳互联网目前的龙头企业有成立于1993年的金蝶,成立于2003年的迅雷,成立于2013年的分期乐。

阿里、蚂蚁之外,杭州互联网目前的龙头企业有成立于2000年的丁香园,成立于2005年的顺网科技,成立于2012年的有赞。当然,由于网易近年来持续加码杭州业务,实际上也形成了广州-杭州“双总部”的发展格局,所以同样可以视作杭州的互联网代表企业。

根据工信部公布的“2019年中国互联网企业100强榜单”,前十强中,总部在北京的互联网企业拿下六席,杭州的阿里和蚂蚁拿下两席,深圳的腾讯拿下一席,广州的网易拿下一席。

中国百强互联网企业中,总部在北京的有31家,上海的有19家,广州的有8家,深圳的有8家,杭州的有4家;另有17个城市瓜分余下的34家互联网企业。

引入注目的是,厦门有5家互联网企业入选百强名单,在数量上超越杭州,位列第五。厦门这5家互联网百强企业,以4399和美图领。此外,苏宁和芒果TV杀入中国互联网企业前二十强,对应的总部所在地南京和长沙均有3家企业入选100强榜单。苏宁在2009年成立苏宁易购,湖南广电在2014年成立芒果TV,两大企业全面杀入互联网行业。

中国大中城市分布着海量的互联网公司,而从数以万计的互联网公司中脱颖而出的百强企业,可以作为中国城市互联网产业发展情况的一个大致参照:

北京的互联网产业集群,超然于其他所有城市,“一超”;深圳、杭州和上海、广州的互联网产业,明显领先于余下城市,“多强”;厦门、南京、长沙的互联网产业,领衔余下城市。

为什么互联网企业走不出北上广深杭?

小标题这个问题,再精确表述的话——为什么中国互联网头部企业总是聚集在北上广深杭?

究其原因,首先,三十年前互联网进入中国时,还是新鲜事物,所以饮到“头啖汤”的企业和用户,都高度集中在当时还叫“京沪穗深”的这四大潮流城市。在“浙商”大本营的杭州,因为马云的存在,抓住了互联网之于传统商贸变革的历史机遇,从而也拿到了四大城市之外进入中国互联网“多强”城市行列的唯一一张船票。

对于握有先发优势的北上广深杭,其互联网产业及企业发展从一开始就领先于其余所有城市。

其次,北上广深杭不仅最先发展互联网产业、拥有第一批企业,而且也都在其后建立起了产业集群。一个城市互联网产业强不强大,核心评判标准就是有没有建立起产业集群。

北京拥有中国最强的互联网产业集群,上文已有解释,这里不再赘述。而深圳、杭州的互联网产业,因为腾讯、阿里已经发展为腾讯系、阿里系,这两家“巨无霸”级平台型企业及其庞大的产业布局,无疑能撑起当地的“腾讯/阿里产业集群”。对于上海、广州而言,除了在电子商务和网络广告(内容平台)领域均有代表企业,而且也都在网络游戏领域建立起了颇为强大的产业集群。

北上广深杭所建立起的互联网产业集群,也天然地形成了“铜墙铁壁”般的产业壁垒:

做互联网去北京,到深圳、杭州找腾讯、阿里工作,做游戏去上海、广州。

再者,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发展,离不开一定的资源支撑和政策支持。在一线城市开办互联网公司,不仅成功概率会更大一些,而且也更有希望发展成大企业。

一线城市,人才多、资源广、机会大,而且也掌握着中国城市中最大的话语权。好比头部互联网媒体多数都在北京,而北京一直都掌握着最大的媒体话语权,同时也是政治运转中心。上海、广州、深圳等城市,作为大区中心,同样有着该片区城市所无法企及的资源优势,故而也聚集了大区内压倒性数量的互联网企业和大区总部。

对待互联网产业的新技术、新应用,一线城市不管官方还是民间,一般都会有更大的支持力度(包括政策扶持)和容错态度,同时官方在政策延续性上也会做到更好。

最后,互联网产品在初期推广和市场建立的过程中,一线城市用户因其尝鲜感、消费力更强,同时获取难度更低,从而成为业务布局的重点市场。对于那些重线下推广的互联网企业而言,选择在一线城市发展和壮大,不仅能最快时间获取最大量的核心用户及宝贵的推广经验,而且对加速其业务推广和市场布局亦会起到一定帮助。

例如,对O2O企业而言,如果这家公司本身就在某个一线城市发家,那么在本地发展壮大起来以后,或许只需把这套“地推”策略再“Copy”到另外三个一线城市;如果这家互联网企业不在一线城市,亦不在三大城市群,那么本地壮大起来之后,还要再花大力气去研究一线城市的“地推”策略,并募集“精兵干将”去逐一“攻克”四大城市。

结语

去年12月,“求是”杂志发表重磅文章《推动形成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其中有这样一句表述:

经济和人口向大城市及城市群集聚的趋势比较明显。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特大城市发展优势不断增强,杭州、南京、武汉、郑州、成都、西安等大城市发展势头较好,形成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区域增长极。

在高质量发展这一城市竞争新的“主旋律”上,一线城市依然走在了最前列,而杭州作为东部强二线城市中高质量发展的代表城市,也被列在了非一线城市的第一位,显然这与其互联网产业的强劲发展,以及在新经济新产业上的良好表现有着莫大关联。

对于一些传统大区中心而言,虽然没有本土互联网大企业,但依然可以成为头部互联网企业重点布局的区域中心,例如成都、西安这样的西部地区国家中心城市,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同样会对其重点布局,甚至是建立区域总部和研发中心。《王者荣耀》这款现象级手游,正是诞生在成都的腾讯游戏天美工作室。武汉近些年也提出了发展“第二总部”战略,头部互联网企业同样可以借此机会在当地建设“规模更大”的区域总部或研发中心。

互联网,作为可以助推城市高质量发展的一大明星产业,虽然有着鲜明的头部企业扎堆头部城市特征,但更多的二三四线城市还是可以努力发展更多中小互联网企业,而在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新浪潮下,互联网也将越来越靠近国民基础产业,所有城市的其他产业及其企业也将从中尝到全面信息化的甜头。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