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线复工,我们与影院、片方、宣发、演员和经纪人聊了聊

DoNews 2020-07-27 17:42

图片来源IC Photo

编者按:本文来自DoNews,作者翟子瑶,责编杨博丞,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1.09亿!

在停摆170多天后,影院终于等到了夏天。截至发稿前,在影院复工一周的时间里,猫眼数据显示票房1.09亿元。仅今天一天的票房数据显示1049.3万。其中高口碑新片《多利特的奇幻冒险》成为当周票房冠军,票房达到3567万元。

“《喋血战士》、《多力特的奇幻冒险》17号定档时我就买票了。”黄福建对「DoNews」说。

黄福建是攒片的创始人,也是前豆瓣电影负责人,同时还是电影发烧友。无论作为用户还是从业者,影院复工的消息他早就期盼已久。

全国各地影院的负责人在等待和焦虑中不断徘徊,他们每天分享着各类不确定的小道消息,从希望中带来失望,终于在院线正式复工后走入正轨。

另外,也有部分院线因高额房租和水电成本仍在观望,尚未复工。还有阔别舞台的话剧演员们,以及影视圈的艺人们在尝试视频直播后,也开始进组,为荧幕上的新片做准备。

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低风险地区影院可有序开放的通知:只要做好防控措施、实名买票和管控上座率等,低风险地区影院自7月20日起即可有序复工。

猫眼专业版发布的行业数据显示:影院方面,复工率一周恢复至45%,场次数字翻了近10倍;在观众层面,观影人次与票房均在周日达到巅峰,127.5万观众贡献了3518.2万元票房。

「DoNews」在走访北京的影院情况时,得知了北京确定了从7月24日起,低风险地区影院开放的消息。

院线开工前后的焦虑与兴奋

等待、暴躁、焦虑、兴奋、激动、观望……

这几个关键词或许可以概括这半年以来全国院线的状态。

截至7月15日,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2020年上半年共有约8400家影院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西部证券研报认为,因疫情停业有可能导致部分小型连锁影院倒闭,龙头院线公司资金实力强,在此过程中集中度将会提高。

「DoNews」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悉,他收集了他所在各大影视群以及院线经理群的的聊天截图。从全国各地的院线经理的聊天中,我们看到了他们在院线恢复前后的不同状态。

开工前的各种小道消息足以引起一个群内的激动讨论,有的在这个过程中撑不住退出了,有的在相互鼓励,也有互相调侃。无论真假,他们在即时分享各个渠道的小道消息。

最终,官方通知影院复工时,我们看到了院线一致的兴奋,积极分享防疫措施,开工筹备经验。

某院线经理告诉「DoNews」,她一天开了三场媒体采访,半年来院线经理无人问津,就在影院宣布复工的几天里,各院线经理都被媒体采爆了。昨晚忙完后,她在朋友圈分享了一张被影厅工作人员拦截下的零食照片。复工后的影院严格执行不让带零食饮料进入影厅的规定,该院线经理表示,他们的工作人员还在影厅不断巡视,不让观众在观影中吃喝。

阿里影业旗下的影院系统凤凰云智,正式在其管理系统中推出“一键隔座售票”的设置功能。在系统操作页面上,影院管理者只需通过一键设置,即可快捷地将售票系统改为隔座模式。

(左图为凤凰云智售票管理界面,右图为淘票票将呈现的购票界面)

但也有影院仍在观望,某影院管理公司负责人称,“票房不好,疫情不稳,不如不开,北京这边我还想观望一下。”

兴奋激动之余,业内也在讨论影院开与不开,亏损多少的问题。

“目前影院分为几种情况,对于一些大型的影院投资管理公司来说,说开肯定马上就能开了,无论是人力财力都可以驾驭。但对于规模小的影城,生存成本太大,影院复工后,钱还没赚到,可能房租、水电费等都会追来,有的还在观望,怕是开不起。”黄福建分析道。

据了解,不少院线为了节省成本,半年内裁了大部分员工,临时复工,人力跟不上,在防疫、测温、检票等环节无法保证有足够的员工执行这些工作。

而北京已经开放的为数不多的影院中,多部电影7月24日的场次票已经售罄。华人文化院线、UME集团市场部总监蔡晓雪表示,“这几天UME各家门店都在紧张筹备复工前的各项工作,为了让关注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影院在各个细节上做足了人情味。UME在全国54家门店里,目前已经有十几家复工,北京的三家门店会会尽力在24号之前复工。”

第一制片人创始人刘向禹判断,观众在家里憋的太久了,只要控制疫情,观众没有了顾虑,院线电影市场会迅速恢复,到十一档期会和往年一样繁荣,如果十一前有大片定档,这个时间会更短。院线恢复,给行业人建立了信心,院线电影的、筹备、开机率也将猛增。

片方等来了夏天

1000万。

截止7月24日下午两点零三分,影院复工后单日票房破千万。

刘向禹分析称,目前上映的新片较少,旧片重映观众的兴趣度不大,从开300多万票房,到今天有新片正式上映的1500多万票房数据已经很不错,相信周末票房数据会有一个很大的提高。

在北京开放的影院中,电影《第一次的离别》7月24日的票近乎满座售罄。“现在来影院看电影的观众,看的都是情怀。”首都电影院总经理邓永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我们现在要慢慢培养观众,让他们安心走进影院,观众上来后,片方信心提上来,市场就好起来了。”

“从收到复工消息到最终决定7月20日上映,这中间大概用了30分钟。”大象伙伴影业创始人,电影《第一次的离别》出品人、总发行人吴飞跃告诉「DoNews」。

在这30分钟时间里,大象伙伴影业的团队跟整个产业链上相关的各个环节,从DCP的制作、拷贝复制、快递,再到中数这边的发行通知,都确认了一遍,确定大家是能够支持电影在7月20日之前把拷贝寄送到全国复工的影院手上之后,《第一次的离别》确定可以在7月20日上映。

“这一切发生得都非常匆忙,但这是我们整个团队都共同期盼的那一刻,它来了,它非常突然地来了,那我们就用最大的热情去接住它。”吴飞跃感慨。

目前影院上映的新片较少,电影档期没有竞争,对于电影票房来说也是一个转机。黄福建认为,此时上映的新片或许是一个好的机会。同时电影上映前不能各地做点映以及更多线上线下的宣传,几乎“裸发”的情况也节省了相应的成本。

刘向禹也表示, 档期没有竞争是一个好事,但是还要靠影片的内容和口碑传播,只有好的电影内容,才会有高票房,品质不高的片子想在此档期骗钱的投机行为不会得逞。“因为现在互联网的传播快速,内容不好的电影很难骗钱了,内容优质的中小成本电影现在是一个良机,竞争不大,放映周期也长,相信会有很好的收益。”

谈及《第一次的离别》的电影宣传,吴飞跃称,“这一次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动作,可能就是我们将《第一次的离别》定档在影院复业首日上映。”用导演王丽娜的话说,就像影片的名字一样,这是中国观众与影院的“第一次离别”,也是“第一次重逢”。“希望以实际行动力挺影院复业,让第一场观影变成温暖的仪式。”

片方迎来了夏天与转机,缺少竞争档期对于宣发方来说,却并不是个好消息。电影营销活动减少预算的情况下,需要各电影档期的竞争热起来,才能温暖到冰冻已久的宣发公司。

影视营销等解冻

“院线复工了,我们依然很惨。” 黄福建感慨。

作为电影发烧友,黄福建是兴奋的,但作为影视宣发一环的从业者他又很焦虑。在攒片的盈利业务里,一方面是为影城提供自有电商平台,让影城拥有自己的私域流量和会员系统(在这次疫情中显得更加重要);另一方面,基于互联网技术为片方做宣发服务。

黄福建表示很尴尬,现在大部分的电影临时上映,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所做的准备都不够充分。等来了院线复工,看到希望的同时,还需要观望片方的宣发需求。

攒片平台中覆盖了全国200多个观影团,为片方提供请观众看电影获得好口碑的服务,目前来看仍无法进行。黄福建告诉「DoNews」,上半年公司开始在B站和西瓜视频分别做电影类的视频账号,希望把电影营销向线上转型。对于原创短视频内容的制作,目前团队还在摸索中。

刘向禹向「DoNews」分析称,“疫情的原因,线下的传统影片的主创路演会减少,会主打在线明星直播路演售票的方式,具备线上策划、运营能力宣发方会异军突起,营销的费用会大幅度集中在直播、短视频平台上。”

新片上映量有限不足以形成竞争、疫情防控下线下点映宣传活动难以开展、中小型成本电影相应会减少宣发预算……种种原因使得影视宣发方的日子仍没看到盈利的希望。目前攒片平台覆盖了全国1000多家影城,其中已有150多家影城目前已经回归使用攒片的票务平台。

“影院每售出一张票,我们可以从中拿一块钱。今天已经看到几十块钱的进账了。”黄福建调侃道。

对于电影营销宣传来说还需要等到电影档期有了竞争之后,片方才会更多考虑营销预算。黄福建觉得,这或许要等到八月份会慢慢有所起色。“目前,影视营销公司,大家都陆续动起来了,手头有项目的团队,已经开工,着手准备项目素材、开项目策划会等等;没有项目的,也都开始拜访客户了;还有的,由于疫情期间人员流失,当务之急是招聘人才。”

刘向禹也很乐观,他告诉我们,“宣发方作为电影的服务宣传方,因为疫情的原因档期无法确定业务和收入有很大影响,随着影院的陆续恢复,半个月左右院线的票房起来后,宣传方会陆续进入繁忙期。”

演员有了更多可能

“穷!”

大半年没演话剧,Alex用一个字表达了最直观的感受。

“话剧演员的收入来源基本靠所演话剧场次计算。没有话剧演就没有钱赚。”国内某知名话剧团演员Alex说道。

从业7年多来,Alex每年要演100多场话剧,今年疫情对他的收入影响巨大。在不演话剧的日子里,Alex尝试过直播带货、游戏直播解说、以及影视刚开始复工时,接一些网大网剧的戏来增加收入。尝试了多种可能之后,Alex还是想做话剧演员。

他透漏,公司内除了演员之外的很多岗位都离职了。而大部分演员依然留在话剧舞台,目前公司已经开始安排接下来的话剧场次。

Alex目前还在深圳,当影业陆续开放后,剧院也会逐渐开放。目前他们已经进行了第一场排练。“我们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在排练厅嗨爆了。”Alex说道。

相比于话剧演员,有些电影以及网剧的艺人情况要好一些。

一位影视业经纪人告诉「DoNews」,他们今年状况还好,疫情严重的时候,虽无法拍戏但艺人刚好在组里。当疫情有所好转时,各剧组也相应开工。

“上半年无法拍戏时,部分艺人参与了微博、抖音等线上平台的合作,有艺人尝试直播带货,也有艺人上了综艺节目。”该经纪人说,目前公司对艺人的培养今年还是以剧为主,小的艺人还是会接触一些网大,因为网络播出目前的风险会比较小。

结语

当疫情趋向稳定,久未开工的影视圈也逐渐恢复,在「DoNews」的多方了解中,疫情期间演员、艺人们也在不断尝试多种职业方向。但当影视业逐步恢复后,他们终将回到难以割舍的舞台和荧幕中去。

无论是焦虑还是兴奋,整个行业的境况在不断向好,我们也可以看见,艺人们在疫情期间不断转型以应对不断发生的变化,影院老板和员工们的翘首以盼等待复工,片方和宣发行业在寒冬中迎来春天。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