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恩资本凌代鸿:当下谈创业和投资

春涧资本 2020-07-29 15:00

图片来源:图虫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春涧资本(ID:chunjianziben),作者郝德秀 ,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凌代鸿,旦恩资本创始合伙人,关注投资产业互联网、生命科学与医疗服务、教育、新兴市场等领域的创新型企业,形成以企业家为核心资源,以垂直产业为生态基石的投资组合集群。曾成功主导数十个在产业互联网、消费升级及其他领域的投资及产业并购,对于新兴市场与跨境投资并购有丰富的经验与资源。

旦恩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凌代鸿,从来都是一个居安思危的人。“黑天鹅”、“灰犀牛”是他经常使用的高频词汇。

今年1月初,他在一次内部分享中再次强调了“黑天鹅”:“今年的黑天鹅可能是川普不能连任……中东地区会频繁会出现黑天鹅……当然自然灾害的黑天鹅也会不时现身。随着人类发展,黑天鹅会越来越频繁。”

很快,疫情爆发,今年最大的“黑天鹅”出现了。

1

“黑天鹅”,“灰犀牛”,“85%经济”

疫情对社会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但自3月起各行各业开始复工复产,经济复苏的态势逐步显露。此时,凌代鸿说这是典型的“85%经济”。

他说,目前经济回暖到了疫情前85%的水平,而在人类大规模接种疫苗之前,再难往上。究其原因,其一是受疫情影响,旅游业、餐饮业、演艺业、体育赛事等诸多行业回升缓慢,这些产业的停摆,对经济完全恢复至100%产生巨大影响。其二,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受全球疫情影响,出口受阻,自然影响到经济恢复。

大家会觉得,相比全球其他疫情影响下经济衰退严重的的国家,目前的85%经济看起来似乎也不错。其实不然,“85%经济”是一种短缺经济,又名不充分经济,意味着文化、娱乐、艺术等体现社会创造性和多样性的产业被压抑,而经济增长恰恰来源于丰腴,丰腴往往意味着代表社会创造性的产业多点开花,如果社会长期处于85%的短缺经济,增长无从谈起。

当黑天鹅激发的罕见事件成为社会常态,灰犀牛的幽灵将如期而至。

凌代鸿认为,科技的发展本身就是最大的灰犀牛。他提到王东岳的“递弱代偿”理论,从海洋中出现最早的生命迹象到人类完全进化为直立行走的高级灵长类动物,这个时间是46亿年,而科技的出现不过才两三百年,但这两三百年地球上发生的变化远远超过此前几百万年的变化——如果科技发展背离了人的价值信仰,这个地球还能再玩几百年?

“‘黑天鹅’‘灰犀牛’提供了一种看待问题的重要视角,现代人如果不关注风险,可能会遇到很多措手不及的问题。创业者当然更是如此。”凌代鸿说。

2

创业有一种幸运

死亡谷。

这是凌代鸿经常对创业者提及的一个词。这并不奇怪,一个经常用“黑天鹅”“灰犀牛”警醒自己的人,见过太多在死亡谷里挣扎的商业案例。

在成为投资人之前,凌代鸿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他创办的兆迪科技用了十多年时间成为中国印刷包装行业最大的技术服务商。不同于其他财务出身的投资人,他对创业者有着更加强烈的共情,更清楚企业经营过程中死亡谷在哪里,应该怎么爬出来。

95%的企业在死亡谷阵亡,没有看到明天的太阳。旦恩常常会在创业者最困难的时候出现,给企业帮助,凌代鸿一般首先建议创业家去中欧等商学院读EMBA“脱盲”。“研发、营销、市场、财务、人力,都是实践领域,作为一个企业家,不断通过自我学习提升认知非常关键,否则自己就成了企业的瓶颈。”

凌代鸿说,人有三种,一种是顶级聪明的,他像蝙蝠一样有超声波探测能力,可以预知并完美避开前方的障碍物,“你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上有一批绝顶聪明的人,但这种人太少,大部分人在撞上障碍物之后就会立刻学习下次怎么避开,只有超级笨蛋才会在同一个地方撞得头破血流还不知变通。”

他说,大部分创业者都属于第二种。而第三种人虽然受到文学作品欢迎的,但在商界基本不可能成功。所以他并不认同“死磕”这种说法,“这都是文学词汇,不是企业界的词汇,真正的创业是遇到问题就想办法怎么解决。”

创业公司在爬出死亡谷前,会经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凌代鸿将此解释为找到天使客户:“拿到你的产品后边骂边用,边用边骂,始终不离不弃,恭喜你,这就是天使客户。”

为什么会一边骂还要一边用?说明你的产品可能是一个颠覆性创新的产品,满足了用户的刚需,不然用户早就找到替代品把你的产品扔掉了。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凌代鸿极为推崇的《创新者的窘境》。哈佛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创作的这本书,被凌代鸿奉为“创业者的圣经”。这本书的核心思想就是“颠覆性创新”。

凌代鸿说,成熟企业都有自己的主流方向,其在发展过程中也有创新,这是一种持续性的创新,是服务于企业的主流目标和KPI的,但在这个主流赛道之外,企业可能就无暇他顾了,“两耳不闻窗外事”。因此,很多创新企业都是在大企业的眼皮底下冒出来的,在大企业看不清楚、看不明白甚至是看不起的地方野蛮生长,等大企业真正注意到它的时候,发现已经灭不掉它了。

换言之,小公司永远有机会,大公司永远有盲点。

“创业者必须要和大企业不同轨。如果他用什么方法,你用什么方法;他用什么技术,你用什么技术,那完了,你绝对干不过他。或者你在他的主赛道里面去创新,那你肯定也干不过他,你早就阵亡了。”

那些没有阵亡的5%,都是靠着颠覆性创新和一些运气熬过了死亡谷,迎来了转折点。这对企业而言,就是最大的幸运。

凌代鸿颇有些宿命色彩地说,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生意,一种是lucky business,另一种是unlucky business,创业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3

望闻问切

成立于2012年的旦恩资本,不同于绝大多数的VC机构,这是一家完全依靠自有资本进行运作的长青基金。对此,凌代鸿认为“这是比较幸运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拿的是自己的钱,没有在外面融一分钱,我们是合伙人广义上的family style”。同时,他也会更有感触地说:“旦恩也是一家地道的创业公司。”

这家“创业公司”发展至今,在医疗健康、硬科技等投资领域已多有布局。凌代鸿却说:“我们这家‘创业公司’最大的成绩就是爬出了死亡谷。”“爬出死亡谷”的标志则是实现了资本的增值和基金的可持续发展。他将此归结为“运气+运气+运气,再加一点点勤奋”。

其实,这归功于旦恩资本独特的投资逻辑:“不断开拓认知边界;陪伴优秀企业家共同成长。”

“不断开拓认知边界”首先需要团队不断自我学习、自我批判、提升认知,从而挖掘出最优秀的企业。目前,旦恩资本同时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布局,从而进行一二级市场联动,这就更需要无远弗届的认知能力以在芜杂中发现价值并投资价值。

巴菲特曾经说过,投资就像滚雪球,关键是要找到足够湿的雪和足够长的雪道。即便在二级市场,凌代鸿更愿意将旦恩的投资理念理解为“寻找小黑马”,在足够优秀的赛道里找到它,并陪伴它成长,“我们看重的是企业内在的长期成长动力+赛道。我们从来不会去炒周期股,哪怕我们明白地知道,利用周期可以大赚一笔,我们也绝对不会去做(炒周期股)。”

斯蒂芬·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说,同代人往往很难一眼就看出一个人的伟大或一部作品的伟大。这句话同样适之于投资领域,如何一眼就找到那匹小黑马而不至于错过?

关于这个问题,看过3600多家企业的凌代鸿回答得很直接:“二级市场可能一切基于数据分析,创业公司哪有那么多数据给你做判断,那些数据都是在跟你瞎扯。你得像老中医一样,望闻问切,慢慢找到自己的手感,当然既然是老中医,就也会有失手。”

他坦诚也有看错的时候,而且还不少,至少有一两个亿人民币“用在了刀背上,没有用在刀刃上”。但因为完全是自有资本,没有来自LP的压力,凌代鸿倒也看得开,只是云淡风轻地一笑了之。他甚至表示,早期投资虽然让他busy,但这并不是他的business,这对其他VC而言,恐是石破天惊之语。

至于那些看走了眼的案子,“虽然投错了项目,浪费了钱,但有一点比较欣慰的是,这个钱还是培养了一批社会力量,他们今后可能再去创业,也可能成为其他公司中坚分子,总之还是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4

守正出奇,兴趣驱动

投资有科学素养的创业团队,是凌代鸿的一大风格。2012年的夏天,凌代鸿在南京见到了一个由5名生物学博士组成的创业团队。他们在树荫下和他畅聊公司的广阔前景,还买了个西瓜招待他。凌代鸿被他们探索精神和超越欧美企业的信心所折服,当即做出了投资的决定,“那个西瓜忘了吃了,被太阳晒的,一咬,都烫嘴了。”

这家公司就是南京诺唯赞生物科技公司,最近刚完成了5.5亿元C轮融资,已经成为中国生物科技领域一颗闪耀的明珠。

凌代鸿对博士创业团队的要求很简单:守正出奇。

守正,意指对技术和价值观的坚持。技术要过硬,自无需赘言。所谓价值观,“创始人是不是真的愿为此事业而奋斗,这种信念不能勉强,必须是兴趣驱动。”

凌代鸿非常迷恋“兴趣驱动”一说,因为他自己就是因为兴趣驱动,才会从自己创立的公司功成名退,转而投身投资事业,并一扫之前的疲劳感,拥抱他所热爱所信仰的“创新教”。

他说,所谓韧劲、刻苦、坚强、毅力,都无法支撑你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充满活力并持续获得满足感,只有兴趣才是真正的源动力,“你要小心呵护你的兴趣,它会慢慢迭代,终生追随你。”具体对创业者而言:“人类最好的老师是兴趣,只要你有兴趣,你在行业里面一定不会干得太差;如果你没有兴趣,把这作当成种负累,那么你这一辈子再努力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一个伟大的企业家,不仅要守正,更要出奇,“在丛林法则中,要有另辟蹊径的打法。”

或许,我们也可以把“出奇”理解为右脑开放,因为凌代鸿开玩笑说“上帝给你左脑的时候,不一定也给了你一个优秀的右脑”。为此,旦恩资本与竹间咨询的资深导师团深度合作,全心全力辅佐被投企业,这些导师每年在企业的入驻时间接近200天,相当于给企业配置了一个全职的智囊团,“我们投资的创始人,很多都是博士,他们的研发水平很高,但在经营管理方面开始时可能并不擅长,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的这扇窗打开,那这就是了不得的事。”

外人闻此可能想当然地会认为旦恩资本对被投企业干预太多,加之凌代鸿本身就是企业家出身,难免会有“好为人师”的嫌疑。恰恰相反的是,凌代鸿追求的是“以弱我为中心”,他喜欢搭建平台,招揽优秀的人才加入,自己则只是站在旁边提个醒,“我永远不会把袖子一撸,把鞋一脱,自己下场去干活。我做企业的时候也是这种风格。”

但他也承认自己有企业家的张扬自信人格,而做投资需要非常小心地去求证,不能太过乐观主义,“所以我需要团队里有思维严谨的同事,我们旦恩CEO新纪夫就是这种特征,旦恩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的研究力量正在快速成长。”

5

关于资本市场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尼古拉斯·巴特勒曾经说过:“有限责任公司是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现,就其重要性而言,蒸汽机和电力是远远不及的。”很多学者也都表达过类似观点:历史上最伟大的商业创新是“公司”制度。

凌代鸿深以为然。不过他补充说,公司制度之所以风靡全球,成为最重要的经济方式之一,得益于其背后的交易流通市场,即股票市场。

2019年科创板正式推出之前,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是银行贷款,这都是间接融资方式,大量的社会资本并没有直接参与中小企业的融资,从而也就没有直接参与推动科技创新的进步。而美国的资本市场早在多年前就深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才会出现纳斯达克。“现在,科创板出来了,说明我们也已经彻底想明白了这个道理,那就是彻底打通社会资本,才能够推动中小型企业的发展,推动科技创新。你不要认为这是一个容易的事,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只有美国刻骨铭心地理解了,其次就是我们中国和香港,欧洲日本也没有理解。”

他强调说,社会资本参与推动创新和创造,而不是去支持砖瓦块(指房地产),这个是一个巨大的福音,“科创板的推出,创业板注册制的施行,资本市场的深度改革,才有可能孕育了中国最大的牛市,而且这个牛市会持续多年。”

最近刚刚在科创板正式挂牌上市的寒武纪,市值已突破千亿元,佐证了凌代鸿的“牛市说”。他表示:“中芯国际回归科创板,以及寒武纪成功上市,都是一些资本市场标志性事件,这些公司可能有泡沫成分,但起码代表一种趋势,我们的社会对创新的鼓励和容忍前所未有,若干年后科创板和创业板一定会诞生新一代的华为阿里腾讯。”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