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猛涨500%,被数码时代抛弃的柯达,却能制药?

芳博士 2020-07-31 16:38

图片来源:壹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芳博士(ID:Doctor-Fancy),作者芳心,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本山大叔说: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

不,这还不够疯狂。胶卷都能给人治病了!

胶卷的名字叫柯达。对,就是你熟悉的柯达。

今天伊士曼柯达(NYSE:KODK)涨幅突破了537.28%,报50.6美元,开盘至晚上10点半,已经触发9次熔断。

01.

曾经你对柯达爱答不理

今天柯达让你高攀不起

曾几何时,柯达还在破产的边缘垂死挣扎。

这个曾经的黄色巨人,因无法适应数码时代的技术变革,而被新对手们远远甩在身后。

柯达最好的归宿,就是成为商学院中一个令人唏嘘的失败案例。

《南方周末》2012年1月的文章《被遗忘的柯达:破不破产有什么关系》中说:

这家131年(到2020年已经139年)历史的著名影像产品巨头,传出正考虑申请破产保护的消息——柯达已聘请了以处理破产案闻名的律师事务所琼斯德易。

柯达股价随即狂跌54%,至每股78美分,处于38年来最低点;随后评级机构惠誉和穆迪也将柯达债务的评级下调至“垃圾级”。

上世纪90年代,数码相机开始普及的前夕,柯达的市值最高达到310亿美元(1997年2月)。

然而,正是柯达自己在1975年研发出的数码相机,杀死了自己。

2005年,柯达斩获美国数码相机市场销量第一。但这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2009年,柯达停产胶卷。连续的亏损,拖垮了这艘商业巨轮。

2012年,柯达申请破产保护。

柯达拥有的一万多项专利,被当时新型的IT巨头苹果、谷歌、微软等抢夺。

柯达似乎消失了公众视野里,只剩下低廉的股价,畏缩在美股的角落。

商界向来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后来,智能手机,又杀死了数码相机。

然后托起了各式各样的互联网巨头。而,胶片相机却成了昂贵的奢侈品。

我之前的文章《马化腾又套现60亿,涨了740倍的腾讯,凭什么越卖越涨?》说:

如果你在2004年腾讯上市时买了13.5万元的股票,那么,在上个月抛出这些股票,你就实现了王健林的1亿元小目标。

这时候再来看看从78美分涨到50多美金的柯达,似乎也不觉得它离谱了吧。

不,2020年我们见证了太多奇迹。其中一项就包括:柯达要做仿制药了!

02.

你以为你以为的柯达

就是你以为的吗?

7月28日,柯达获得了7.65亿美金的政府贷款。

即便在垂死挣扎在破产线上,柯达也从未如此得到政府的垂青。

这是柯达第一次获得《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贷款。

而且柯达获得这笔贷款的原因,是生产用于仿制药的“起始原料”和“原料药”。

柯达能制药?这让人匪夷所思。但其实由精细化学品过渡到制药业,并非鸿沟。

拜耳公司、3M公司,甚至富士胶片,都进行了相似的转型。

在2012年,柯达申请破产的时候,富士胶片就实现了转型,胶片业务占比将至营收的1%。

这些年,富士胶片一直在扩大生物制药的业务,并购了多家医疗健康领域的公司。

2008年富士胶片收购的Toyama Chemical,所生产的Avigan也曾被用于抗击埃博拉病毒。

2019年富士胶片的生物医疗和新型材料业务,创造了全年43%的营收。

正因为富士胶片在生物制药领域开创的成功先例,美国联邦政府看重同为胶片领域巨头的柯达,不足为奇。

即便处于破产保护、股价低到土里,但柯达还是开出了花来。

柯达拥有庞大的工业设施,1.5平方公里的有机化学制造场地、实验室及88个批量生产反应堆等,加上长期积累的生产经验,可以调动较大的生产能力。

所以,柯达制药,可以成立。

其实,这不是柯达第一次跨界。

在破产保护后,柯达曾进军打印机市场,开发过智能手机,也做电影胶卷。

2017年开始推出《Kodachrome》的艺术杂志,又一头扎入时尚圈,创造了一系列“柯达风”联名产品,玩了一波复古。

2018年,还发行过柯达币——“以图片为核心的加密货币,将助力摄影师和代理机构在图像版权管理上有更多的控制权”。

当时,在区块链概念风生水起的背景下,柯达的股价也曾一日翻倍。

此次的“柯达制药”的信息,又会重演“一日辉煌”么?

03.

美国为何需要

柯达来制药?

柯达首席执行长Jim Continenza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柯达的药品原料生产将占到其业务的30%至40%。

暂且不论柯达的雄心壮志是否能真的成就雄途霸业,美国对于药物的需求已迫在眉睫。

尚未得到抑制的新冠疫情,让美国不得不正视自己在药品生产的关键材料商,对外国的依赖。

《国防生产法案(DFC)》已明确要为控制新冠病毒蔓延而提供资金支持,以便加强美国国内药物生产供应链。

美国国内的药品生产在上世纪70年代逐渐转移出去,主要是为了节约成本和减轻污染。

目前,美国人消耗着全球大约40%的仿制药原料,但只有不到10%的仿制药生产位于美国境内。

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在这方面的短板,镇静剂、麻醉药以及牛津大学发现可能对新冠肺炎患者有效的地塞米松等,供应急剧短缺。

在非常时刻,美国必须重塑自己的药物生产供应链。除了柯达,美国还将为大约30家公司提供资金,以保证药物供应的充足。

这真不是特朗普又一次心血来潮,确实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插图 | 《华尔街日报(WSJ)》

当然,这笔资助并非白拿。柯达必须要在25年内偿还,只不过利息低于商业贷款。

同时,柯达是否真的能够成为原料药的供应商,也让人犹疑。

毕竟,按照过往经验,FDA需要10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批准一个原料供应商。

如果不能顺利获批,柯达即便生产出的原料药,也没有制药公司敢采购。

同时,即便柯达在化学化工品上的经验充足,但在原料药领域,能否在保持质量的前提下降低成本,与成熟的海外供应商一决高下,也是摆在这个“老巨头”面前很难跨越的障碍。

一天猛涨500%,反映了市场对于柯达的强烈期望。期待柯达别让人失望。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