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掉Tiktok只是打响了第一枪

计算广告 2020-08-07 17:25

图片来源:壹图网

编者按:本文来自计算广告(ID:Comp_Ad),作者北冥乘海生,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这两天,Tiktok的事闹得纷纷扬扬。虽然结局也还未卜,不过我从未怀疑,美国必然封禁一切觊觎其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外国产品,只是原来威胁从未出现罢了。果不其然,今天就传出消息,蓬佩奥提出了“清洁网络计划”,要坚决扫除一切中国应用。

看来,这次围绕Tiktok的争夺,好比网络时代的一次古巴导弹危机,拉开了将看上去自由开放的网络世界彻底撕裂的序幕。有人说,这太小题大做了吧,几个APP能掀起什么风浪?短期看来也许没错,但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威力,美国人看得最清楚。

为了说清此事,咱们先来谈谈互联网时代的朝廷与江湖。

关于国家的起源,有人说是为了兴建大规模的灌溉系统;有人说是为了集结军队对外征伐劫掠;也有人说是为了修建大型神庙以飨上苍。无论哪种说法,都是控制了某区域人、财、物的组织和分配能力,才形成了国家机器,在我国俗称为朝廷。

在那些政权力量孱弱的局部,便会有占山的草寇、割据的诸侯,他们在自己控制的小块地盘上,不受国家的约束和规范,调配人财物以供己用。而他们自立规矩构建的社会组织,就是所谓江湖。

互联网产生后,占山为王这个传统行业,忽然有了新气象。有人发现,不靠在繁华地段租旺铺,网上开个店也能卖货了;不用组织广场集会,开个直播成千上万人就聚拢来了;甚至不用银行转账,有个比特币钱包就可以在黑市做买卖了。因此成长起来的互联网社交、电商、社交平台,部分具备了原本属于朝廷的人财物组织特权。

和平崛起的互联网巨头,暗度陈仓地接管了许多基础能力。更可怕的是,它还展现出了传统手段望尘莫及的效率。在今天,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这些巨头对人财物的调动能力,早已远超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机器。它们在虚拟世界组织起来、用以支配现实世界的秩序,就是个新江湖。

这种秩序,绝非传统媒体宣传力的翻版!想想互联网,能洞悉被一个人兴趣,给你提供独特的内容,还能方便地完成支付,甚至调动线下资源,这种一帮一对对红式的贴身服务,跟传统的媒体概念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那么,朝廷可以用法律约束它们吧?但那也只是约束,好比拳击场上的裁判,可以不许泰森咬耳朵,但人家用直拳还是勾拳,你就管不着了。这与官军亲自下场,可是天壤之别。在守法的前提内,巨头们只要调整下算法参数,比如改改内容排序,就足以翻云覆雨,这就是新的财富集散地啊!

仅谷歌和Facebook两家,年收入就有2000亿美元。如前所述,这并不是抢的传统媒体收入呢,而是在大规模生态系统上的税收。再说,传统媒体哪有这么大规模?你看央视每年两百多亿的收入,在中国连前五名都排不上。

所以啊,如今的商人,都开始收起关老爷,改供马爸爸。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才是大中华区做买卖挣钱的真神啊!

歪个楼,特别要提醒在互联网意气风发的码农们,实际上,你们拿到的高薪,与在顺风顺水的聚义厅上大碗吃酒、大秤分金是一回事儿。

互联网的崛起太快了,前后也就短短二十年。所以到现在,传统国家机器也没找到约束和管理它的好办法。

比如在我国,中央有网信办,下面有省网信办,再下面还有市网信办,靠这种地理网格化的办法管巨头,无异于刻舟求剑——人家组织个千里共婵娟的虚拟活动,靠广东省广州市某某区网信办来制约,这不是开玩笑么?

于是,在过去20年里,互联网靠着技术带来的效率代差,在传统秩序错愕与愣神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形成了组织和调动人财物的重要渠道,其作为基础设施的意义,早已远超过去的铁路、电视乃至电信诸部门。

有人把媒体权称为国家的第四主权,其实,互联网基础设施,是比传统媒体权重要得多的又一主权。今天,就算是所有的电视报纸都一夜消失,大家除了发发牢骚,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可是如果把所有的互联网应用都关了,社会怕是难以运转了。

这好比江湖上出现了一方豪侠,兵强马壮,手段高强,有时候连朝廷办事也绕不开他。官府对付这种江湖豪强的手段,无非是两条原则:对内怀柔招安,对外收为鹰犬。

对内招安,中国搞得积极。你看看现在国内的支付、出行,乃至疫情中的紧急追踪和控制,无一不附着在互联网巨头的产品中。实际上这也反映出,现代高效的社会组织管理,已经再也离不开他们。

对外鹰犬,美国独霸全球。硅谷的互联网巨头们,与朝廷达成心照不宣的默契,以自由开放的技术进步为名,在各国原有秩序猝不及防的虚拟空间中,完成对人、财、物调度能力的全面攫取和控制。如此一来,并不血刃甚至足不出户,就完成了对各国基础设施的全面接管。

各国的小朝廷,你们做个土地爷发发牢骚可以,但是人财物集散的咽喉要路,我已经拿下了。当然,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霸主,歃盟者和纳供者甚多。对他们来说,被潜规则的时候,对方选择什么体位,并不是太重要。

互联网基础设施一旦被接管,平安无事可以坐收渔利,一旦有变还能上下其手。其威力远程多数人的想象。

早在十年前,英国的整个广告市场,就有半壁江山属于谷歌一家公司了。换句话说,英国的大小买卖只要做宣传,就得给谷歌交一道税,而那些世代簪缨的传统媒体大亨,在虚拟世界建立起来的新秩序面前,显得毫无还手之力。对此,欧洲的政客们能做的,只是像一群泼妇一样,隔三岔五开出一张垄断罚单罢了。

去年9月,土耳其以谷歌不允许更改默认搜索引擎等问题而违反竞争法为由,对谷歌罚款1740万美元,并给他们半年时间整改。哪知道,谷歌轻蔑地一笑,决定不再批准土耳其市场的新安卓手机的许可申请。没有了谷歌的授权,在土耳其卖的手机也就无法使用谷歌应用商店、Gmail、YouTube等应用了。于是,土耳其的互联网一夜回到解放前。

也有图穷匕首见的时候。前些年席卷中东的颜色革命,被戏称为“Facebook革命“、”Twitter起义“。显然,那些只会打枪操羊的当地小朝廷掌握的组织能力,在互联网巨头面前被秒得渣都不剩。而且,后者只要以人工智能和技术至上的说辞,找工程师调调算法就够了。

其实,我们还可以仰望星空,做更多遐想:假如滴滴的调度算法出了bug,北京某地是不是可能会突然拥堵?假如亚马逊调调定价机制,是不是有可能影响某国的物价水平?假如Facebook悄悄提高某个总统候选人内容的权重,他的支持率会不会也随之提高?

更可怕的是,在垄断的互联网环境下,这些都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即使发生了,你都无从知晓。

有人说,不愿意被接管,关上大门不就好了?你看印度都能干。可是,要自行造出能服务本国人、产品技术还不太落伍的互联网产品,其实没几个国家能办到。如果简单关门了事,那就必然如同拒绝印刷术的奥斯曼土耳其一样,自甘沉沦于效率低下的社会组织方式,最终全面落后。

总之,目前的互联网国际秩序,是美利坚朝廷利用硅谷诸豪强,顺利接管了大部分国家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掌握了调动和分配人财物的巨大潜能。只有几个技术上有一定能力,又不愿或不能给白宫递上投名状的国家,游离于此秩序以外。

近几年,情况有所变化: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也开始嗨置了,而且挟996以令众码农,战斗力爆棚。既然名义上说,互联网如同南极大陆一样,是开放之地,那么大家都能来薅一把。于是,中国涌现了一大拨“出海”企业。只是最早出海的这一拨,大多是些手段拙劣的劣币,我们在《被谷歌剪掉命根子的出海应用,没几个冤枉的》一文中有过介绍。

直到Tiktok横空出世,才真正有了一家非硅谷公司,加入到为本国人以外提供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行列中。站在全球博弈的角度来看,此事就像苏联人把导弹布在美国咫尺之遥的古巴,对于执天下互联网牛耳的美国人来说,掀桌子是迟早的事。至于奉公守法么,把导弹运到古巴,也跟美国法律扯不上关系吧?

首先,如果任由Tiktok其做大,相当于一统天下互联网版图的美国人,居然大本营上被人撕了一个口子,而且来者并非盟友,这示范作用太坏了!另外,只要具备了调动人的能力,就可以渐渐往其他能力上延伸,大家想想二十年前的谷歌、腾讯和阿里,恐怕与今天布武天下的势头大不相同吧。

我认为,美国人的原则,并不是“逢中必反”,而是“非我必反”。就算是有家德国企业开发了替代谷歌的安卓系统,也一定会被干掉——老子搞出个互联网是为了接管世界的,不是被你们接管的,就是马仔也不行!

既然桌子都掀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找茬封禁一切有点基础设施苗头的应用,已是箭在弦上。这么想来,微信、支付宝为部分接管一点点美国市场人、财的组织能力而做的百般努力,是不是也有点想多了?

当然,这场大戏,未来还会有新的剧情:江湖毕竟是江湖,天生脑后有反骨。更何况如今坐拥网络要冲,聚敛了大量财富的巨头们。硅谷和华尔街的精英们,对国家的主权边界并不是十分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跨越国家桎梏,建立寰宇一家的大规模生态:让勤劳的东亚人干活,让富有的欧美人投资,让全世界的网民买单,这才是他们心中的理想模式。

未来的世界,几大互联网巨头的权势,必将远远超过大多数主权国家。甚至现有国际秩序,在他们的影响下也许也会有变。而围绕整个网络世界基础设施的争夺战,才刚刚打响第一枪。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