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贝索斯为何争推美国版“宽带下乡”

IT时报 2020-08-10 22:5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时报(ID: vittimes),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上周,亚马逊卫星互联网计划“柯伊伯”( Kuiper)项目在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获得5名委员全票通过,亚马逊由此正式入局太空互联网,与马斯克的SpaceX 星链(Starlink)展开较量。

图源:亚马逊官网公告

“感谢FCC与我们一起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我们要参加比赛了。”亚马逊高级副总裁Dave Limp说道。

据外媒报道,亚马逊的卫星互联网络将由3236颗卫星组成,在2029年7月30日之前完成全部发射。

图源:FCC许可文件

不过,和SpaceX星链的部署规模相比,亚马逊落于下风。

根据FCC的许可,SpaceX可在近地轨道发射近1.2万颗卫星,最终马斯克准备发射4.2万颗

SpaceX星链卫星高度,图源:Starlink官网

今年6月,马斯克的Starlink互联网服务开始通过网站接受用户预约。

也许是因为用户预约申请太过踊跃,最近SpaceX向FCC提出申请,希望在美国可部署的接收卫星互联网用户终端规模从之前的100万个提升至500万个,从而满足更多家庭用户需求。

无论是Starlink还是 Kuiper,美国农村地区都是这些卫星互联网项目重点拓展方向。

马斯克最近表示,相比洛杉矶这样的人口稠密地区,Starlink更容易为农村地区提供服务,不会像在城市那样受到各种建筑物对卫星信号的干扰,Starlink在城市将拥有少量用户。也就是说,农村地区才是Starlink的“主战场”。

左图为美国第二大城市洛杉矶,也是人口第二大城市,右图为美国典型农村地区,图源:维基百科/Pixabay

亚马逊Kuiper卫星互联网的目标市场也是如此,“仍然有太多地方无法接入宽带或者接入不稳定的宽带,Kuiper将改变这种状况。”亚马逊方面表示。

除了为家庭用户直接提供卫星互联网服务以外,Kuiper还将为移动运营商提供回程解决方案,将LTE和5G服务扩展到农村地区。

这些互联网巨头力推卫星互联网,某种程度而言,堪称是美国版“宽带下乡”

巨头这样做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宽带发展水平相当不均衡,尤其是农村偏远地区,很多人并没有接入FCC所定义的“宽带”,市场潜力巨大。

另一方面政府部门也希望提升农村的宽带发展水平,如在去年9月,FCC通过决议为农村宽带服务提供商提供补贴,这次亚马逊Kuiper项目在FCC内部获得全票通过,和FCC希望提升农村地区宽带发展水平有着相当大关系。

按照FCC定义,只有达到“下行25 Mbps/上行3 Mbps”速率的互联网接入服务才能被称为宽带

根据FCC今年发布的《美国宽带部署状况》报告,美国宽带网络覆盖率从上一年度93.5%提升至94.4%,覆盖人口规模达3.089亿,大约只有1900万用户没有接入宽带服务。

但FCC公布的未接入宽带用户规模被严重低估,根据之前微软进行的一项调查研究,大约有1.62亿美国人没有接入FCC所定义的宽带。

微软的调查表示大约有1.62亿美国人没有接入FCC所定义的宽带,图源:微软

对于原因,美国媒体做过深度分析,简单而言,FCC的统计口径是,在一个人口普查区只要有一位用户使用宽带服务,FCC就统计为整个区域有了宽带网络覆盖,这并没有真实反映用户宽带接入情况。

最近,美国媒体报道了一位名叫Karie Fugett的女作家境遇,她在俄勒冈州农村购买了一座小农场,虽然环境变优美了,但让她尴尬的是,这里没有互联网,没有任何一家宽带商在这里提供服务。

在必须要上网的时候,这位专业作家只能开着车来到城里墨西哥风味连锁餐厅Taco Bell的外面“蹭WiFi”。

作家Karie Fugett在Taco Bell外面蹭Wi-Fi,图源:CBS News

这样的场景还在成千上万学生身上上演。因为新冠疫情,美国学生不得不转移至线上学习,但同样遭遇没有网络的烦恼。

在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市,不少学生家中没有网络,一些学校在校车里安装了WiFi设备,停在公寓附近让学生上网。

据Common Sense Media发布的数据,约有1600万美国学生家中缺乏必要的互联网条件,在农村地区尤为突出,那里有37%的学生在家中没有互联网连接。

美国的数字鸿沟,图源:Common Sense Media

价格贵,是阻挡美国宽带进一步普及的主要因素。Open Technology Institute最近研究表明,在发达经济体中,美国拥有最昂贵、最慢的宽带网络。

在选择设备租赁的情况下美国用户平均每月要为互联网服务支付84.37美元,而欧洲只有46.83美元,亚洲为64.29美元。

更关键之处在于,在通信领域,美国没有普遍服务机制。

因为投资回报比过低、周期过长,作为私营企业的美国运营商根本不愿投入巨资在人口密度过低的地方,尤其是农村地区广泛提供网络接入服务,这和中国统一规划的宽带村村通工程形成了鲜明对比。

按照计划,中国今年继续深入推进电信普遍服务,年底行政村光纤通达率、4G通达率均超过98%,深度贫困地区贫困村通宽带比例达到98%。也就是说,绝大部分中国农村都会接入宽带,而且还是光纤宽带

Space X、亚马逊卫星互联网的进入,为提升美国农村的宽带发展水平打开了新思路,这里是传统运营商不愿涉足的“禁区”,也许是这些科技巨头的新“蓝海”。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